美国CIA阴谋被揭露 美欧同床异梦大白天下

浪急天涯 收藏 0 11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爱尔兰今年6月否决对欧盟统一进程有着重大意义的《里斯本条约》,幕后的黑手就是美国的中央情报局(CIA)以及五角大楼。《泰晤士报》援引一位名叫柯本迪(Daniel Cohn-Bendit)前欧洲学生运动领导人的话说,有证据显示爱尔兰反对《里斯本条约》运动的资金支助者与美国五角大楼以及中央情报局之间存在联系。柯本迪说:“如果这得到证实,那么就能清楚地表明,在美国有势力在拿钱破坏一个强大而自治的欧洲的稳定。”爱尔兰电信企业家甘勒(Declan Ganley)发起过一个名叫Libertas的反对欧盟条约组织,在今年6月爱尔兰对《里斯本条约》进行全民公决前发动了大规模宣传活动,宣扬《里斯本条约》不利于爱尔兰经济发展的恶劣交易,不利于保持爱尔兰的竞争力和繁荣发展。柯本迪说,甘勒可能得到了五角大楼和CIA的支持。他还明确地表示,华盛顿的智库“传统基金会”就是CIA破坏欧盟统一进程计划的“智力来源”。柯本迪的说法得到了欧盟议会议长珀特林的支持,珀特林说:“这件事一定要拿到桌面上来,我们不能允许欧盟被那些要求透明而他们自己却不捍卫透明的人伤害。”《泰晤士报》报道称,欧盟议会资深议员上周已经敦促对甘勒的资金进行调查。今年6月12日,爱尔兰全民公决否决了旨在取代《欧盟宪法条约》的《里斯本条约》,使欧盟统一进程遭遇挫折。△

◇一直以来美国对欧盟的崛起都是喜忧参半,自冷战结束后,由于没有了共同的敌人美欧一直在许多问题上都有分歧,而且这些分歧近些年在各个领域不断扩大,特别以是伊拉克战争为甚,欧美关系就进入了一种新模式,这种新模式的表现就是欧洲在一系列问题上与美国意见相左。美国卡内基和平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罗伯特·卡根将之形容为“美国来自火星,欧洲来自金星”。他说,欧洲正在摒弃实力,进入一个以法律、规则、跨国谈判与合作进行自我约束的世界;而美国则认为,在无政府状态的霍布斯世界里,实现真正的安全、防务和推行自由秩序,仍然依靠拥有和使用武力。尤其是布什政府上台的近几年,美欧(主要是美国与欧盟)矛盾不断激化,矛盾分歧已从经贸领域扩展到政治、外交和安全领域,从具体政策和利益纠纷的浅层次矛盾,上升到涉及战略和思想观念上的深层次分歧。矛盾的焦点都是集中在单边与多边、控制与反控制上面。现在大西洋两岸关系的裂痕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政治领域

“9·11”事件之后,欧盟一体化推进速度迅猛,,一个人口大于五亿、面积将近400多万平方公里、国内生产总值超过过八万亿美元的“新欧洲”正在形成。欧元的诞生和流通,也在挑战美元的霸主地位。一个统一的实体性大欧洲正孕育成形,欧盟努力成为世界一极的战略目标正在实现中。所以欧盟应对国际局势变化的影响力明显增强。在经济全球化加速发展和世界多极化趋势的大环境下,欧盟力图争取欧洲事务的主导地位,加速推进欧洲一体化。与此同时,欧盟开始规划实施全球战略,推行全方位外交,彰显欧盟在全世界上的存在和影响力,试图在国际格局重组中为欧盟战略定位占据优势地位。一体化以后的欧洲对美国的需求和依赖会明显减少,所以不再像过去那样听从美国的指挥,而是追求与美国的平等关系,试图摆脱美国控制,谋求成为世界一极。然而美国是不会放弃控制欧洲的,习惯对欧洲仍沿袭传统的“领导方式”,这就使美国的不满情绪上升。美国的战略目标是建立“单极世界”,防止任何挑战美国势力的崛起,一体化的大欧洲无疑对美国是个威胁,同时更是经济上的竞争对手。欧盟追求与美国的平等伙伴地位和世界独立一极的战略目标是与美国的全球战略相违背的。




二、外交领域

美国仍信奉冷战及之前的传统权力政治,而欧洲国家则强调的是全球化语境下的思维理念。“欧洲理念”强调“多边与多元”、“合作与对话”、“包容与共存”;而美国注重单边,崇尚强权,试图将世界“美国化”。欧洲有些舆论甚至把美国称为“反动国家”,称布什为“希特勒”。美欧看待世界的方式也不尽相同,美国倾向于自我表达和传统价值观,而欧洲则更倾向于世俗理性的价值观。

自布什上台后,单方面决定从巴尔干地区撤军、退出《京都议定书》、撕毁反导条约、加征钢铁进口关税、发动伊拉克战争、执意除掉阿拉法特、建立导弹防御系统等,都直接影响了欧盟各国的整体利益。美欧由于面临的安全威胁不同也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利益冲突。最突出的是在“伊拉克战争”问题上所反映的不同利益。欧洲认为萨达姆政权崩溃所导致的混乱对欧洲来说将是一场灾难。中东地区出现的动荡会威胁欧洲南翼的安全与稳定,损害欧盟与地中海沿岸国家建立共同市场的“南下战略”,显然这不符合欧洲国家的战略利益。

而美国却想要控制全世界,并切断欧亚之间日益密切的联系。对伊拉克的军事行动是美国确立自己超级全球霸权地位的第一步,绝不会在伊拉克得手后偃旗息鼓。欧洲拥有经济潜力和技术,亚洲拥有市场和人力,如果欧亚联合起来,就会形成对美国霸权的真正挑战。海湾地区无论从资源还是从地缘方面看,都是欧亚联合的中心环节。如果美国占领了中东地区,一方面会制约中国的发展,一方面会打击欧元和欧洲经济,并能进一步阻隔欧亚大陆的合作,“一石三鸟”,是十分重要的战略举措。美国的一意孤行触动了欧洲的根本利益。 美国和欧洲在伊拉克问题上的分歧不是偶然的,而是基于深刻的观念和利益分歧。在美国的全球战略中,石油的重要地位毋庸置疑。从雅尔塔体系形成开始,美国就在有计划地控制全球的石油资源。迄今为止,美国已经控制了中东、非洲和南美的大量油田,并且还把手伸向了中亚地区,在吉尔吉斯斯坦设立了军事基地。通过伊拉克战争,美国更是加强对中东地区石油资源的控制。

欧洲从自身利益和特性出发,倡导分三环向外辐射的外交战略。欧洲一些国家与美国合作发动科索沃战争,原因是巴尔干地区处于欧洲战略扩张的第二环。欧洲联盟的战略家们认为欧洲有能力改造巴尔干地区,消除该地区动乱给“核心欧洲”带来的各种威胁,所以与美国联合,实行了所谓“外科手术”,然后再推行所谓“康复计划” 东南欧稳定公约 。与此相比,伊拉克位于欧洲三环外交的第三环,欧洲人认为,西方没有能力在海湾地区实行有效的“民主化进程”,“外科手术”会适得其反,同时害怕美国方式会导致全球范围更多的恐怖主义,挑起***和***之间的所谓“文明冲突”,使欧洲遭受牵连,所以不主张采取战争手段。


三、经贸领域

欧美为维护各自的经济利益,贸易摩擦层出不穷,美国每年立案的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中,有1/4左右是针对欧盟的。从香蕉战、牛肉战、钢铁贸易战到美单方面对进口钢铁加征30%的关税,制定增加补贴的新农业法等举措引起欧盟不满,并指责美国违背世界贸易组织规则,决定向美国商品加征100%惩罚性关税。法国一位曾在情报机构任职的研究人员达尼埃尔·雷米在最近出版的一部题为《谁欲杀死法兰西》的著作中,认为美国已经发动了一场看不见的“经济战争”,旨在征服欧洲。


美欧由于内部的利益分配方式不同,所以对世界秩序有不同的设想。欧洲不愿意看到美国以自己的方式统治世界。美国的单边霸权主义是私人资本扩张的必然发展。欧洲的私人资本是在一种受到政治和社会制约的情况下发展的。美国政治代表私人财团,而欧洲政治则代表着私人资本和社会力量之间的妥协。倘若美国在全世界推行美国式的资本统治,将对欧洲迄今的文明产生根本性挑战。所以,至少在目前,欧洲人更倾向于在法制框架之下,促进资本和社会的共同发展。这种根本利益的差异决定了欧洲和美国对世界秩序的不同设想。


四、在安全领域


欧洲防务问题一直是美欧矛盾的焦点。在法德两国的大力推动下,欧洲防务联合取得了新的进展:建立欧洲“军事指挥部”计划已经出台;加强“欧洲军备署”在协调军工生产和购销方面的作用,已在欧盟内部达成广泛共识;“ 军事互助”条款也列入正在制定中的欧盟宪法。这意味着欧盟在实施军事一体化方面又迈出了意义深远的一步。这些加快欧洲防务联合的新措施,立即引起了美国的“不安和愤怒”。美国认为,这明显具有针对北约“另起炉灶”的意图。美国政界一些重量级人物公开指责这些措施是“对北大西洋联盟和北约前途的最大威胁”,要求召开北大西洋理事会紧急会议,研究欧洲防务联合对北约的影响。听起来有些离奇的“欧洲威胁论”,也随之在美国媒体中泛起。

冷战时期,为了共同对付苏联,美欧联盟是比较稳固的。那时美欧之间虽有摩擦和矛盾,但是美国和北约作为西欧军事安全保障的地位从未动摇。苏联解体之后,中东欧已“重返欧洲”,俄罗斯也在向欧洲靠拢,美欧相互借重的需要降低,联盟的凝聚力削弱。随着实力的增长,欧洲不甘于“美主欧从”的关系格局,谋求与美国平起平坐,争当世界的一“极”。加速实施欧洲防务联合,正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关键性步骤之一。

美国看到了欧洲“独立”对其称霸全球战略的威胁。为了牵制欧洲防务联合,早在克林顿时期,美国就在欧洲防务同北约关系问题上提出“三不”政策(不重叠、不脱钩、不歧视),企图将欧洲的防务联合限制在北约的框架之内。眼看欧盟在推行防务联合方面越走越远,美国转而采取阻遏态度,以保持对欧洲的控制。据法国媒体称,美国的内部文件强调,要全力阻止“伽利略”全球卫星定位计划和欧洲自主防务情报系统的实施,并将之列为仅次于建立导弹防御体系的第二大战略目标。由此可见,美国这次对欧洲加强防务联合新措施的公开抨击实非偶然。

使美国感到特别不安的是英国在欧洲防务联合问题上立场的变化。英国“ 有条件地赞同”法德两国关于成立“军事指挥部”的计划,被美国指责为“不可接受的背叛行为”。美国深知,如无英国的参与,欧盟在安全和防务上难以迈出大的步伐。长期以来,英国是美国牵制欧盟政治联合特别是防务一体化的依靠对象。然而,从1998年起,英国首相布莱尔对欧洲防务联合的立场和态度开始发生变化。伊拉克战争再一次使之认识到一味追随美国,既损害了英国在欧盟内的地位,又难以真正对美国施加影响,因而调整了欧洲政策,在欧洲防务联合问题上趋于积极。

欧洲防务联合虽取得了新的突破,但是美国和北约对欧洲防务的主导权在短期内不会发生根本性改变。制约欧盟自主防务同北约完全脱钩的因素有很多,比如:欧洲在安全和防务问题上还不能完全离开美国和北约;欧洲自身力量有限,特别是军事预算和研发能力不足,等等。但是从长远看,争当一“极”是欧洲的既定目标,随着美欧之间力量对比的消长变化,欧洲防务联合当会不断取得进展。

欧美的实力和历史经验不同,所以行为方式也不同。欧洲历史上长期战乱,饱经战争之苦的欧洲目前已经找到了一条用和平的方式解决争端、走向联合的方式,既不接受“非敌即友”的思维方式,也不接受“战争外科手术”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观念。美国是军事强国,欧洲在军事方面无法与美国抗争,所以一旦发生战争,美国将获得最大的利益。欧洲在第三世界有广泛的影响力,拥有巨大的“软力量”,在没有战争的情况下,才能显示自己的实力,并获得利益。


当然,对美欧之间的矛盾我们要冷静分析,首先美欧关系是美国最重要的对外关系,跨大西洋伙伴关系目前和今后都是美国的战略基础。现在美欧双方经济上互相高度依赖,美国的全部海外利润中有60%来自西欧;美欧公司企业互相在对方的投资远远高于其他国家和地区;美国商品的60%销往欧洲,外来资金51%来源于欧洲,技术合作项目的60%是和欧洲国家进行的。在基本价值观上尚能维持基本一致,在战略上仍是不可替代的联盟。欧洲国家虽然想加强自己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但无意挑战美国的霸主地位。所以欧洲在一些根本的问题上还同美国站在一条线上或最起码不会掣肘。近期的格鲁吉亚问题就可以看出来,在许多利益纠纷中双方基本是斗而不破。短期内美欧不会有根本性的分歧,欧洲在一些重大问题上仍会和美国保持一致,可以说美国和其他国家接近只是陌生人之间的客套话,美欧之间的矛盾则是一对同床异梦的夫妻。

就中国而言,应当重视欧美之间产生矛盾的根本原因,尽可能地避免笼统地看待西方,尤其是在对待中国崛起的问题上。在对华政策上,美国一直把中国作为潜在的对手,而欧洲却还没有把中国作为战略竞争对象。所以美国对华政策的基础仍然是直接或间接的“遏制”,而欧洲却把中国视为“全球治理的战略伙伴。”美欧为了协调在对华军售解禁问题上的步调,启动了跨大西洋的对华政策双边协调机制。但迄今为止,成就十分有限。当然,我们也必须看到,美欧在对华政策上也有共同利益,双方都面临着中国廉价产品的激烈竞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