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炮加坦克打败蒋中正——谈苏军对我军的支援

第五鹰 收藏 72 730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解放战争期间苏联是否向中共提供了军事援助,提供了多少援助,这个问题历来是中共党

史和军史上引人注目,却又长期得不到确切答案的问题。而在我们自己避而不谈的时候,

我们却无法避免前苏联公布它所掌握的资料,把中国方面披露的片断的文献史料与前苏联披

露的总体援助数字的文献档案结合起来,讨论这段历史的。

官方学者称“东北野战军的炮兵,是靠‘拣破烂’建立起来的”,飞机、坦克是自己“搜

集、缴获”的,军工生产也是自筹粮食、资金,招收当地工人,使用日本技术人员“白手

起家”的。与苏联在武器问题上发生关系,只是“在1946年底到1947年初这个时期”,但

也不过是用粮食换了些武器过来。这段时期真正援助过东北野战军的,只有北朝鲜,而且

数量也不多,虽无确切统计,比较1947年4月和1946年5月两次部队装备统计可知,枪至多

不过万余,机枪至多不过数千,炮至多不过数百,如此而已.好像完全不曾想过,在苏军占

领下,少量枪可以拾,个别一两门炮可以拣,如成百上千门炮、97架飞机,没有苏军帮助

,自己怎么去“搜集、缴获”?


官方学者又称:说东北解放战争所用的武器弹药多半都是自己生产出来的。假如东北的军工

生产真是像他描写的那样,很少机器,只是招几个当地工人,利用几个日本技术人员,赤

手空拳一年多就能造子弹数千万、炮弹数百万,那么抗战八年,延安等根据地也用了不少

日本技术人员,也搞了一些机器,八路军为什么连黄色炸药都生产不出来,还只能靠游击

战对付日本人?事情很清楚,东北的军工生产从制造大批子弹、炮弹直至钢材和冲压设备

,没有哪一样不是借助于日本留下来的兵工、化工和钢铁工厂的基础。这些工业设备,又

都是在苏军的控制之下,必须要由苏军提供便利才能取得,怎么能说东北军工生产完全是

“白手起家”,与苏援无关呢?东北军区后勤部军事工业部之建立,主要目的就是负责从

苏军手里接收沈阳及南满地区的工业企业,特别是兵工厂。[12]而军工部成立伊始,就接

连从苏军手里接收了沈阳地区大东区兵工总厂、文官屯坦克修理厂和孤家子火药厂等多家

重要的兵工厂。只是由于后来苏军受到国民党的外交压力,要求中共所有单位撤出沈阳,

这些工厂才又交回到苏军手中,但苏军还是允许中共东北军工部拉走了30多部机器和200多

吨物资。同样的情况,苏军也先后将抚顺、本溪、辑安、鞍山、辽阳、延边等地及其兵工

厂、化学工厂交予中共接收,中共撤出时更运出了数百台机器和上千吨各种原料。中共19

46年6月向北满撤退时,仅各种军工机器和原料就运了300多车皮。[13]中共后来能在哈尔

滨、齐齐哈尔、佳木斯、鸡西等地建立军工生产基地,能够大批生产并及时供应战争所需

的大量弹药,也都与苏军提供便利甚至是提供帮助有关。仅旅大地区就为前线供应了30万

套军服、236.5万双军鞋、50余万发炮弹、80余万枚引信、450吨无烟火药、1200门迫击炮

和各种兵工生产设备,以及其他大量军需产品。大连生产的收发报设备、药品等,更是在

苏联帮助下成立的苏中合营公司生产出来的产品。

一.对东北共军的军事援助

1. 1945年8月下旬至9月中旬:中共军队还被接入沈阳等各大中城市,准其接收政权和重要

工厂及武器库等。

据曾克林回忆,当该部被苏军迎入沈阳后,苏军就已将沈阳兵工厂,及沈阳、抚顺、辽阳

、本溪等地的军火库、军需被服仓库等交给了该部,甚至把日本关东军最大的苏家屯仓库

也交给了该部。曾克林一部原仅4000人,一举发展到数万人。据中共中央9月16日给各解放

区的情况通报中针述曾克

林妁话说:“曾克林部队现已发展为2万余人,全为新式装备。曾率4个连到沈阳

一星期,即发展成4000人,并收编保安队万余人。”“在沈阳及各地堆积之各种

轻重武器及资财甚多,无人看管,随便可以拿到。曾克林已看守沈阳各重要工厂

及仓库,据说有枪数十万支,大炮数千门及弹药、布匹、粮食无数。”“

进入承德、滦平、叶柏寿、朝阳和山海关、绥中、兴城、锦西、锦州、锦县、北镇、黑山

、新民等地的中共军队也得到了大量武器。仅进驻锦州担任卫戍任务的周家美部500余人,

就在苏军的协助下,通过解除锦州伪满军队一个旅5000余人的武装,获得火炮28门,轻重

机枪216挺,步枪3200余支,手枪150余支,炮弹100余箱,子弹500多万发,汽车20辆。另

外,“苏军还从缴获的日伪武器仓库中,交给卫戍司令部大批武器弹药,计有各种火炮50

余门,轻重机枪480余挺,步枪1万支,手枪200余支,各种子弹500多万发,以实际行动援

助中共军队。”


2. 1945年9月下旬前后,苏军发现美军准备在中国华北登陆,为在外交上立于主动,劝说中

共武装退出城外。

曾克林部还是运出步枪20000支,轻重机枪1000挺,和156门各种炮,不仅装备了出关部队

,“还将一部武器支援了后续部队和原抗日联军以及关内其他解放区部队”。此后,该部

仍陆续利用没有交回的仓库取运武器,包括拉出一批军火于10月前后“发给三五九旅和山

东鲁中部队、胶东部队和延安来的教一旅等部队”和“用船向山东龙口送去一批武器、弹

药,其中有500万发子弹、炮弹”。该部甚至还完整接收了一个日本航空大队,装备有重型

轰炸机、九九高级教练机共40多架

彭真9月21日电已说明又接收到27架双引擎日本飞机和单引擎完整的战斗机70架。此后彭真

并有专电报告中央称,他们已经又接收了一个航空大队。

彭真等到沈阳后,也仍旧陆续得到大批武器。其9月30日又告“用各种方法得枪万余支”,

次日再告发现新的武器库,“搜得山炮八十门,迫击炮百余门,子弹稍多”。

3. 从10月上旬至11月中旬期间,这期间因发现美军在紧邻东北的华北地区大举登陆,因此

怀疑美军有意在苏军撤退后进入东北地区,苏军开始受命积极支持中共占据东北。中共大

规模进入城市,接收政权和工厂、武器库,甚至直接接防苏军允诺国民党军登陆的沿海口

岸,武装拒止美舰运载国民党军队在东北上岸.

特别是10月3日与一位未透露姓名的苏共中央军委委员会见后,整个情况更加乐观。正如东

北局4日致中共中央电称:“苏军已下最后决心,大开前门,此间家务全部交我,因我力量

微小,现只能接受一部分,允许在一月内替我保存。”[23]这里的所谓“此间家务”,指

的就是在东北的全部日军武器。所谓现在只能接受一部分,是因为这个时候在东北的中共

部队还不够多,几十万装备拿不了。即便如此,也还是拿了一部分,这就是会谈后一次得

到的步枪30000支,机枪100挺,大炮15门。也正是基于这种情况,考虑到苏军即将撤退,

只能代为保存一月,东北局因此明确电告中共中央,说这里的武器数量极大,全部交给我

们确系远方(指苏共中央)决定,要求中央下最大决心抽调30万主力于一个月内赶到东北

,以便接收“大批武器”。到25日,东北局更进一步致电中共中央,说明苏军要求中共速

派人接收东北工业中心城市及其各工厂,苏军除已搬走者外,都交中共,除已交中共的飞

机和有一个日本航空大队全部人员可以使用外,仅抚顺一处便有300万发炮弹可供使用。苏

方建议中共赶快接收,同时抓紧编练炮兵和生产大炮。而兵工厂及武器库也最好保留一部

分,分散一部分,以免遭到轰炸。在此期间,中共陆续运出了一些武器弹药,但因各地出

关部队还在路上,大量的武器库也只是派兵看管而已。

4. 1945年11月17日至1946年2月中旬前后。这时国民党发现中共军队已经开始先期进入中

心城市并占据交通要道,进行接收,遂采取断然措施,撤退东北行营,并向美国政府提起

控告。苏方撤军不成,迫于外交压力,不得不考虑与国民党进行外交和经济谈判,力图与

蒋介石达成妥协。为此,因急于与中共撇清关系,苏军不顾中共方面的反对与不满,在一

些地方采取了强行驱赶中共军队出城的做法。

12月30日,彭真向各部队通报:东北局组织

李运昌部“运赴锦州方面的各种弹药物资(七九子弹49万发在内),叁八子弹达

80万发,手榴弹15万个,皮鞋、帽子各3万,大衣1万,棉裹腿10万。另由北面运

去12000支步枪,机枪300挺”

这只是东北共军总部离沈阳后,将原存沈阳总部的物资西运至“叶柏寿及马三家”的其中

一部分而已.

李运昌报告黄克诚师得到的武器为步枪1200支,轻重机枪44挺,山炮10门,野炮4门。其中

野炮明显在彭真9月21日和12月30日电提到的武器装备中都不存在。

因11月17日国民政府撤退东北行营,苏军态度改变,致使许多已经接收到手的武器库和兵

工厂等,又重新被苏军收了回去。因此才会有黄克诚等部虽赶来东北,却未能很快获得想

象中的大批武器的情况。


5. 1946年3月以后,由于美国坚持东北要门户开放,苏联与国民党谈判不成,苏军态度再

度改变,全力推动中共抵抗国民党进入东北。故其撤军时处处让中共预先接收,抢占先机

,并主动提供了许多积极的帮助和大量军事援助。在此以后,苏联与美蒋交恶,与中共的

合作关系逐渐趋向稳定。

苏军态度再度转变,并且十分强硬,坚持中共应该全力阻止国民党进入东北,为此特将沈

阳以北地区全部交给中共接收,不向国民政府办交待。中共因此再度得到大量武器装备。

只要比较一下刘文所举1945年底与1946年5月这两个时期东北部队的武器装备增长情况,就

不难了解在此期间中共得到了多少武器。据刘文称,1945年底中共出关部队的武器数为:

步枪39641支,轻机枪1139挺,重机枪105支,掷弹筒59支,迫击炮64门,其他“能够用于

战斗的重武器如榴弹炮、坦克、飞机,更是一无所有”。[24]几个月后,部队有长枪1608

81支,轻机枪4033挺,重机枪749挺,各种炮556门。[25]两相对照,在此前后各部队得步

枪超过12万支,得轻重机枪3500余挺,得掷弹筒近千支,并得各种炮492门。而尤其需要了

解的是,1946年5月底这一统计数字,是在东北部队几乎全部主力在四平及本溪作战遭受严

重失利之后的数字,必须把战争中损失的装备数加上去。而此次作战,仅人员损失就将近

20000人[26],不少部队甚至丧失了战斗力[27],再加上撤出战斗时极其艰难紧张,北撤时

又遭受追击,以致“散的散,叛变的叛变”,逃亡现象十分严重[28],武器装备的损失自

然很大。如果把战争损失的武器,和林彪等战役发生前所报尚未装备部队的库存武器数加

上去[29],1946年初的几个月里中共得到的武器数显然是颇为可观的。如果在此基础上,

把刘文所列1947年4月部队装备增长的各项数字加上去,再把1946年以后陆续运往关内的武

器数,和1947年以后我们还不十分了解,但明显存在的其他可能的武器数加上去[30],说

苏联在解放战争期间为进入东北的和在华北的中共军队提供了足够装备几十万人的武器弹

药,似乎并不为过。

原四野参谋长、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上将在谈到解放战

争中的中苏关系时说:“后来以四野的名义,用粮食和他们换了一些武

器。用红军票子到大连买黄金,购买了一些武器。朝鲜同志不错,卖给我们一些

武器。当时我曾两次去朝鲜谈判,朱瑞同志曾同我去过一次。”

当年在东北参与接收的国民政府官员田时雨在其回忆录中写道: “

东北的日、伪军既几全部被俘,俄军所获武器无数。从松北进出的难胞所见:如

许多战车、武器,俄军除已随时补给共军外,络绎不绝的多以运向佳木斯途中,

那里是集中之所。──佳木斯之为共军的后方,兵源的重镇,造成日后松北袭进

的大规模攻势,卒使战局急转而下。”[

当年在朝鲜办事处工作的丁雪松等回忆:“两年多来,朝鲜方

面支援了我们2000多车皮日本侵略军留下的战略物资,有的是无代价支援我们的

,有的是通过物资交换取得的。在请求朝鲜政府支援的作战物资中,第一批是朱

理治向金日成同志提出的、重2个车皮物资;第二批是刘亚楼提出的24个车皮物资

;第叁批是朱瑞提出的110个车皮物资;第四批要多达600到800个车皮物资。


6.苏联的援助使东北共军在火炮上占明显优势。

中共军史称:“在朱瑞领导下,炮兵干部

在抚顺“收集”了20余门高射炮,在沈阳“抢”出几辆坦克,在抚顺、通化等地“收集”了几十辆汽车。移师牡丹江后更派人四处搜山,先后在镜泊湖、阿尔山等地“收集”了上百门山、野、榴弹炮及各种零件近万件,在这一基础上建立了叁个榴弹炮团,并由南满炮兵旅拨来一个炮兵团(收集的山炮全交给了纵队)、一个高射炮大队、一个战车大队。”到至1946年5月,共收集各种火炮700门,朱瑞领导下的炮兵共收集到各种火炮700余门。炮弹50多万发,坦克12辆,汽车23辆以及大量的零配件和各种器材,为建立东北炮兵奠定了物质基础。其中,榴弹炮49门、野炮97门、山炮108门、步兵炮141门、迫击炮300余门。[10] 在此基础上,很快组建装备起十个炮兵团、六个炮兵营、八十个炮兵连和一个高炮大队、一个坦克大队、一个修械所。

1946年10月山炮、迫击炮分到各纵队,重炮集中使用,组 成特种兵纵队,亦称“炮纵”。在1947年初“叁下江南”战役中,东北野战军首次使用了重炮,共有七十多个炮兵连队参战,给国民党军以沉重打击。至1948年8月,东北炮兵已发展到16个团,拥有各种火炮4700余门,在装备上己占优势,为即将到来的辽沈战役作了充分的准备。可以说,东北野战军的炮兵,是靠“拾破烂”建立起来的。这在中外战争史上也是没有先例的”


其实读者

不是傻瓜, 在苏军占领下,少量枪可以拾,个别一两门炮可以拣,如成百上千门炮、97架飞机,没有苏军帮助,自己怎么去“搜集、缴获”?

在整个东北解放战争过程中,苏方态度“恶劣”只在个别时段。除了第二、四两个阶段大约三个多月的时间以外,其他三个阶段三年左右时间苏军对中共的态度基本上是好的。不论其利益着眼点是否与中共不同,但其放手让中共发展,甚或帮助获取武器的态度是明显的。否认中共有过不满固然不可,只根据上述两个阶段的一些言论就否定存在着苏援的事实,显然更不可取。


二.对关内共军的军事援助

1945年9月21日中央致重庆代表团电曾谈到晋察冀军区聂荣臻部来电,内称:苏蒙军本月底

将从察哈尔撤完,军用品一部交我,并愿今后助我。[16]实际上,这时来自晋察冀和晋绥

军区的这种电报还有不少,大都谈到与苏军合作及获取武器帮助的问题。二是曾克林回忆

提到,9月及10月,他所在部队曾不止一次地将他们在沈阳、锦州等地接收的大批武器弹药

,转运给了关内的部队和山东的部队。[17]三是1946年5月20日东北局曾致电中央,说明苏

军坚决支持东北野战军死守四平,并已经指示驻朝苏军立即提供弹药应急,并劝中共在关

内另辟战场以减轻东北压力,为此希望中共能够组织海上运输,从东北向山东运送武器弹

药,说要多少给多少。随后驻朝苏军即向中共东北野战军提供了第一批武器弹药。5月28日

,第一批82挺轻机枪,32挺重机枪,43万发子弹和一万箱炸药及大量电器材料等即由海路

运往山东。至6月下旬初即已运送三批。以后运送则更为频繁,数量也更大。到8月间,步

枪已达数万支,机枪达上千挺,最多一次朝鲜苏军即提供了上百车皮武器弹药。


三.苏联公布的对中共军事援助统计:共100个师的武器装备

前苏联公布的数字,即70万步枪(也有资料称加上先期提供的30万一共一百万支步枪),12000─14000挺机枪,4000余门各种炮及600辆坦克,汽车约2000多辆,另有弹药库679座,800余架飞机和炮艇若干。,按当年中共东北野战军的配备,已足够装备上百万人的部队了。[同时1946年前后苏军将绝大部分日本关东军武器提供给中共军队以后,还曾向东北的中共军队提供过一定数量的苏联制造和捷克制造的武器装备。据毛泽东与米高扬1949年2月初的谈话,为了宣传的目的,东北野战军1948年11月入关前将苏制武器均留在了关外。[国民政府认为苏联还把美国二战期间援助的美国武器支援中共,冒称是缴获国军的美国武器]


1纵队2师炮兵营4连3排长,4连4门105榴弹炮,就是“老大哥”给的,冬季攻势后装备上了

。德国造,大概是在欧洲战场缴获的。1纵也就这4门。谣传共产党用大姑娘和“老毛子”

换大炮,老百姓可害怕了,问多少大姑娘能换一门大炮。他们就把德文凿掉,说是缴获国

民党的美国炮。其实老百姓也不认识是甚麽炮。[《雪白血红》15章]

前苏联公布这些数字距今已经有30年了,海内外众多关心这段历史的读者相信它们也已经

30年了。奇怪的是,身为受援方,又不同意这些数字的中国方面,迄今并无任何具体澄清

的系统研究,甚至几十年来连一篇有关这个问题的论文都未见发表。既不便开放相关档案

,提供人们进行研究对比,也不鼓励相关研究者做深入探讨,弄清史实.

自20世纪90年代俄国档案陆续开放以

来,我们经常会发现一些与官方过去的解释不同的文献史料。对此,多数学者的态度是欢

迎的,他们会把任何新史料的披露都看成是深入研究的新的机遇和挑战。但总是有少数本

能地采取一种排斥的态度。他们只相信自己过去的认识,因此坚称俄国档案“不可靠”。

其实苏联的援助绝非简单的一个武器问题。它还包括预先让中共接收各地政权和工厂矿山

,包括派遣专家帮助大量修复铁路、桥梁等各种交通设施,更包括开展双边贸易,建立合

营公司,帮助中共恢复经济,稳定社会。仅贸易一项,双方交易总额(辽东地区除外)19

47年即达9300万卢布,1948年增长到15100万卢布,1949年更增长到20500万卢布。这些都

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中共解放东北。О Борисов, 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

и Маньчжурская Революционная База(1945-1949), 2

-е доп. Москва, 1977.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