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上海的秋天

这两天上海的天气真让人喘不过气来,加之国庆长假的无聊、无所事事,就到陆家嘴和南京东路转了一圈。冰冷的雨滴敲打着我的脸,在萧萧秋风中感受了上海的秋雨。

曾经在深夜看过一篇古文,久久不能入眠,觉得很有些哲理:佛、道、儒三家,为善为公,像是杂货铺,唯儒家大些,都在诠释自己的道理,四季花草,春夏长,秋冬杀,月圆日云总有它的因果。看了,理解一二,悟了,事出有因,想来,世间万物,环环相扣,百家争鸣,各有各理。

马上就到了10月8日的霜降,上海这两天看不到天高云淡,城里感受不到万物秋实的气氛,但能让人感觉到四季的轮回,到个自己认定收获和总结时期的驿站。

人们划分四季,是千百年来摸索自然得出的规律,是敬仰自然求得繁衍生存的总结。四季,对于自然是一样的,人们,对秋季是渴望的,一句‘春华秋实,'似乎不偏不倚,但‘华而不实'的出现,则反映了人们对词句的反复斟酌,毕竟美丽是养眼的,秋实才是实实在在的

秋天,是检验祈祷的试金石,收获,才是达到物阜民丰的定理。从一些书上能了解到文化大革命和大跃进时期的"人定胜天"甚嚣尘上,最终了,还是靠天吃饭的几率多,就说现代化科技手段能呼风唤雨,前期的北京奥运会期间,说什么要使用气象武器来改变北京的天空,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求得上苍的保佑也是心理上安宁不是?神仙是我们自己供的,礼多人不怪,况神仙乎?

不累赘诉说秋实的美好,不烦叙金秋收获的喜悦,当然,秋天还有它的另一面。沉稳,厚重,苍凉,肃杀,随秋日深渐渐走来。

秋尽,一切似乎走到了尽头,就像一个耋耄老人。

探秋,感悟日月铿锵的脚步,似一切都在不言中。

在城里看不到水面的平静,绿色的荷叶不再,被人们摘剩遗留的叶片,泛黄的低耸着,荷杆儿干了,荷叶坚挺着,对着水面照着自己的影子。几许落伍的孑孓,在水中僝动,几条鱼儿懒得抬眼看它昔日的尊容,岁月已经定影,繁华走累驻足,一缕夕阳斜映,照耀曾经逝去的光景,雨中更添几分凄凉的景象。只有在这在心中慢慢的构思那一幅幅美丽的画卷。

我曾想走得很远了,看看那荒凉的大漠。无尽的沙丘泛着波浪,黄的晃眼,黄的浩瀚,寂寞无边的景象。只要有风,沙丘会动,波浪会涌,无悔的扩张着自己的领地。芨芨草泛黄了,沙柳枯叶了,一所老房子,在沙漠的边缘半掩着,房脊还在无奈的挺立着。

小区里的草枯萎了,外面世界的草也都黄了,虽然还有些绿叶,只能看成是生命的渴望与抗争,呼啦啦风吹草动,几许叶儿飘落,几许草絮飞去,游离到更远的地方。草叶不尽的飘落,飞絮无尽的飞翔,直到枯竭的无法卸妆。

平时和平公园的繁华、说不尽莲藕花香已离去,想象中大漠的西风瘦马,道不尽古道斜阳,岁岁枯荣,回想那踏青熙攘。此时此刻,真的是又一种大美献上,城市里被现代文明所包容,看那钢精泥墙所表现出来的病态的,去又显得不那么娇柔做作,反而觉得是天然之美,在秋天的季节,古老而秋天的外滩给人一种老成持重,这是天作之合的美。

秋,走着自己的脚步,它只知道如约守时,天降大人于斯人,怎么办?不妨想想,只有春夏的疯长,没有秋冬的肃杀,世界该是什么样?对四季的偏执是人们的事情,秋,默默走自己的路,不大理会人们的评说。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