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篇纯种爱国家的文章

年时卖酒那人家 收藏 46 63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我的一篇文章里,提到了精英的界定问题,我的精英是不用加引号的,因为精英就是精英。但是惜取江南月说不是,我的精英不是她的精英,我的精英在她那里要加引号的,即所谓伪精英是也。


其实此中分别,我在文章里也提到过,即惜取江南月这样的人以是否爱国爱党作为是否精英,或者是不是要给精英加引号的标准,我的疑惑是:是不是爱国或者爱党,谁说了算呢?


在这篇文章的后面,惜取江南月在回复中引用了长长的一篇文章,以说明她的加引号的精英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对这篇文章也很不欣赏。在回复中,惜取江南月没有给出文章的链接,那么,在我这篇回应的文章里,做以下假设:


1.惜取江南月引用的全文;


2.惜取江南月对所引文章的意思完全赞同;


我在本文中将会引用惜取江南月所引的文章中的话,为方便起见,也做以下处理:


1.将惜取江南月所引文章简称为“纯种文章”,文章的作者简称为“纯种作者”,原因后面再说;


2.我只引用其中简单的话,为避免断章取义的问题,给出文章的出处:《精英的1+1等于几?》


下面就开始说说。


1.纯种一文说“网络论坛上一拨人等,他们的共有特点便是极度敌视政府,对欧美的大腿抱的极紧,因自诩站位高,视角广,一曰自诩为“民主人士”,另曰为反对派讥讽为“精英”。 ”


我的看法是,网络论坛上有人极度敌视政府,抱紧欧美的大腿,这样的人我想肯定是有的,因为既有大腿可抱,必然会有人抱。但是问题还是老问题,怎么就算“敌视政府”,而且还“极度”,谁说了算?是政府说了算,还是精英的反对派说了算。倘若是政府说了算,那是党中央国务院说了算,还是中宣部说了算,还是公安部说了算。比如说最近几件大事闹得沸沸扬扬,惜取江南月的态度就是等着政府来解决,但是政府解决之前,有人就批评政府,政府解决之后,有人有对政府的解决不满,这算不算“敌视政府”呢?


“抱紧欧美大腿”也是一样的,我说欧美制度有可取之处,你说美国人民水深火热,我是抱紧大腿的吗?三十年前中国人民的儿子去日本坐新干线,是不是抱大腿呢?


或曰,你说的这些都不是,我们说的是那些只要政府说东,他必说西的人。但即使如此,也还是有个问题,政府说东他说西,他说的有没有道理,是不是真的“站位高、视角广”,如果是,那就不是他“自诩”。即使他说的都是错的吧,又有什么不好呢,伟大领袖不是告诉我们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吗?忘了?伟大领袖离开我们才32年而且至今仍活在中国人民的心中啊?


2.纯种一文在提出上面的定义之后就要论证了,文章说“精英哪方神圣,而愤青又是何处草莽?一方进攻有力,组织严密,一看便是高手中的高手;而另一方只有一股蛮力,言不成据,辞不达意,高低胜负,当下立判。也在此时,我对双方的身份有了一定感觉,可以肯定的是,精英者,确实是精英,更为重要的信息是,他们是一股有组织的精英,战斗力极强,破坏性极大,蛊惑性也极狠。而其背后组织也绝对能量巨大,至于究竟为哪路神仙,想必现在依然昭之天下了。”


这篇文章的纯种作者很客观,还能先抑后扬地给精英一些好评,但是文风中却透着狗仔队加文革的色彩。


比如说“组织”,这真是有意思,要说精英是网特吧,那自然是有组织的,哪儿有单打独斗的特务呢?可是什么算是组织,就又很难说清了。比如说一帮人喜欢周杰伦讨厌王力宏,他们见到有关这二位的帖子就要进去发表一番见解,这算不算组织呢?算,也不算。这里我说个自己见识过的事情,我觉得这件事刚好可以用在这里:


前几年年胡主席访问英国,BBC的新闻说看到很多中国留学生来欢迎,明显是有组织的,因为记者看到有人从一辆大巴上拿下成箱的饮用水发给参加欢迎的留学生,欢迎活动结束后,留学生们又分乘大巴离开。


看了上面的报道,不知纯种作者和惜取江南月有什么想法。你们觉得BBC说的对不对啊?他们说的没错,就看受众怎么理解了。什么叫“组织”,有个什么活动,你不愿意去不行,因为单位会一层层下达组织工作的布置安排,这是组织;要春游,去哪儿,怎么去,也是有个组织的。这都是组织,可是分别很大。胡主席来访,可能有5000留学生都想去欢迎,但是只能去100,哪100人能去,这要开个会研究一下,研究出来了,怎么去也是个问题,得商量时间地点方式。等候时间可能很长,累了渴了发点儿水,谁拿钱谁去买都要事先安排——这些也是组织啊,其实和春游没什么区别,但是到了邪教组织的媒体到那里就成了大家都不愿意去而必须得去的“组织”了。


不知纯种作者精英是有组织的这个重要信息是怎么得出来的?我的一些文章,总要那么几个人来表示支持,他们是有组织的吗?我不知道,至少没和我有什么联系,但是即使有联系又怎么样呢?比如说这几天我忙,没上网,有个朋友看到有篇文章很有意思,觉得可以推荐给我看看,于是发个短信,这是有组织呢,还是无组织呢?


因此,纯种作者自己先肯定别人有组织,然后论证别人有组织,这就和文革时的罗织锻炼没什么区别;而从自己发现的对方有组织,直接跳跃到背后组织能量巨大,再到肯定是抱紧欧美大腿,就是我们常见的狗仔队风格了:


狗仔问一个男明星:“你觉得最近和你配戏的这个女明星怎么样?”


男明星说:“我觉得她的演技很好,我们配合得不错。”


第二天报纸的标题是《男明星坦言喜爱女明星,双方如胶似漆》


——狗仔队说的不对吗?


3.纯种做这显然认为现在形势一片大好,因为形势教育了人民群众,当然这里有个转变过程,纯种文章举了两个标志性的事件:一是非典,据纯种作者说“情况一直到2003年的非典才有所好转,原因是政府更加自信,透明度更高。”在一开始,大家还无所适从,被精英蛊惑了,但是:


“政府及时开辟了自己的言论阵地,实事求是的将情况向国人传达,祸就是祸,福就是福,直到非典消除,大家终于相信了政府的声音”。


我真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实事求是,实事求是,这是我们的传家宝啊!


决定性的胜利则是上半年西藏事件,据纯种作者说“藏独分裂,稍有血性的国人莫不以全力镇压此等宵小之辈为快事,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此时只要是中国人,就应该抛弃所有的政治成见,全力支持政府平暴。而精英各色人等却齐刷刷胳膊肘往外拐,摆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慈善样,大呼“人权”啊“民主”啊“自治”啊,此等卖国之举与当年的汪精卫之流有何不同,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首先我想提醒一下纯种作者和其他纯种爱国者的是,“平暴”这个词不好随便乱用,这样带有定性性质的措词,最好和政府保持一致。


不过主要的想法,还是纯种的作者找到一个好的突破点——主权。中国人民的儿子说主权不是一个可以谈判的问题,虽然实际上常常在就主权问题谈判,但那和我们无关,我们只要记住伟人的话就行了。因此,一涉主权,你还有什么话说?你还敢说什么?


我不知道汪精卫之流就藏独问题有哪些胳膊肘往外拐的行为,但是很好奇为什么一开始要把境**体劝离西藏,我的想法是正该让他们好好看看西藏的事情,这不是一个大好的宣传机会吗?


人民的好总理说“多难兴邦”,我不知怎么总对这句话有疑问,也许是我一贯极度敌视政府的缘故吧。但看了这纯种的文章,似乎略有所悟,中国人这么多,什么时候才能抛弃一切成见与分歧,全力支持政府呢?就是有难的时候啊。这么说起来,有难也未必是一件坏事了,至少可以坏事变好事。像这次问题奶粉事件(“问题奶粉”是政府的措辞,有人说“毒奶粉”,这是极度敌视政府的言论,大家千万不要上当),实在没什么还弘扬歌颂的,还可以想出“海**体盛赞中国政府处理问题及时果断”这样的转折点,真可谓皆大欢喜是也——极少数问题奶粉受害者可能不这么想,但那是极少数。


4.有上述论据,纯种作者得出结论是:“我终于明白了精英们到底为何物?答案曰:乃杂种耳。 ”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


“若他们是一群黄头发、蓝眼睛、白皮肤而只是利用汉语言文字来搞破坏那我倒无话可说,所谓两国交战,自然要各出奇谋,各施巧计了。然而若这群人渣若是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的所谓华夏后人,那我不禁要问问,此等民族败类,是何等畜生转世! ”


原来如此,在纯种作者眼中,外国人说中国坏话天经地义,中国人说中国坏话罪不容诛!


好在事实教育了人民,也锻炼了人民,现在形势一片大好:“如今的论坛大战,愤青们已团结一致,而且不断有更多更优秀的人加入进来,……此时再看看论战情况,愤青们各个论点鲜明,论据充分,言语犀利。而反观精英队伍,早已理屈词穷,不复当年风貌,动辄以问候别人家人、扣帽子或故作高雅,说句“典型SB、五毛贴”等应付之。 ”


被对手骂做SB、五毛贴,自然要勃然大怒的,于是冠对手以“杂种”的封号,那么自己这一方该是纯种了。据这位纯种的作者说,现在愤青们有了很大长进,不知包不包括他本人,诸如“蛊惑性极狠”、“西方婊子”之类的搭配和称呼,是不是也算“言语犀利”呢?当然,这也好解释,你们不是人,是畜生转世,自然不配享受人的对待,正好比40年前要把你这样的人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让你永世不得翻身一样,用不着客气。


对这篇文章,我难得的赞同之处就是,也和纯种作者一样,希望不断有更多更优秀的人加入批判精英的行列了,让我看到论点鲜明、论据充分的好文章!


最后说一句,“杂种就是杂种,靠别人圈养才能咬人”,这话我是有异议的,因为圈养与否,和杂种纯种无关,问问农民就知道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