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dadao40 收藏 5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7/


第十一章

“好兄弟,你一定要撑下去啊!”搂着昏倒在自己怀里的张凯,晓龙似乎又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知为何,自己心里总是会不由的泛起这种悲壮。短暂的迟疑了一下,晓龙又重新的振作起来,眼睛里前所未有的坚定和冷酷。

略显吃力的将张凯背起,迈着有力的步子向灯光处前行,此时的晓龙早已顾不上腿上可能加重的蛇毒,脑子里只有让张凯醒过来一个念头。体内的不停窜动的气流现在渐渐的规则了许多,就连晓龙也开始惊觉自己身体的变化,原本松垮的肌肉开始一点点的紧张起来,整个身体仿佛在不停的膨胀,偶尔似乎还听到关节“啪啪”的错开声,全身就像是冲了气一般,原本还算艰难的步伐此刻却不禁的轻盈了许多。感觉着自己像是和在宿舍那次打破了自己身上的什么枷锁似的,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源源不断的向外涌,一些无意识的动作甚至让自己都有点惊讶,好像自己以前有过如此经历一样,一切变的都是那么诡异,难道背后真的有什么故事?

“开门,有人吗?”虽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晓龙敲响了第一家人的门,过了很久仍旧没有回应,无奈只好赶往另外一处。一连喊了好几家门,都是死一般的沉寂,难道人都死光了吗?发着牢骚的晓龙终于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一脚揣开了一家还算看的过去的大门,随着一声难听的怪响,那扇门歪斜的横在了路两旁,屋里顿时一阵女人的惊叫,紧接着一盏昏暗的灯被打开。透着光亮,晓龙看到一老一小两个女的全身颤栗的缩在床角。

“不用怕,我不是恶人,我只想知道哪里有医院?”将张凯小心的放下,晓龙以他一贯的声调冷冷的说道。

床上的那位年龄较大的女人看了半天,确定自己没有危险后,慢慢的从床上下来,看了看昏迷的张凯,小声的说了一句“跟我来吧!”便从桌上操起一个手电筒,带头走出门去。各自一前一后相对无语的走着,没多大会,女的在一个看上去很是简陋的房子前停下,上前轻轻的敲了几下门,屋里的灯马上就亮了起来,很快便传来了一个老头子的声音,“谁啊?”“是我啊!海兰,李医生,有人要看病!”

一阵响声后,门被微微的打开了一条缝,一个年迈的老头探出头来,花白的头发稀稀拉拉的散布在小巧的头上。转过头来瞧着晓龙,把整个门全部的打开,“进来吧!”转身朝屋里较为宽敞的一个角落走去。指着一张还算干净的空桌子让晓龙把人放在上面,然后摘下挂在墙上的一副快要散架的老花镜戴在上,再慢慢的踱到张凯的身边,把几根手指放在张凯的脉搏处静静的侯着。

趁着他把脉的空隙,晓龙粗略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简陋的屋子里错乱的放 着许多晾的草药,还有许多磨药的器皿,整间屋子里弥漫着浓厚的中药的味道。待晓龙回过头来时,那老家伙像是还没睡醒似的,两只手在张凯身上胡乱的游荡着。强忍着怒火看那老头从药箱子里拿出一副很精致的针盒,挑出一根晶莹透亮的银针,把脸紧贴在张凯身上,寻找了半天,才慢慢的将针扎了进去,两根手指轻巧的拧了额半天,然后再去拿另外一根。就这样不知站了多长时间,老头将最后一根针被拿了出来,慢悠悠的扎在张凯的身上后,老头像是来了兴致,挺起腰杆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转过身来看着张凯,露出一个十分诡异的笑容,就近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朝海兰摆摆手,让她先回去。然后继续转向晓龙说道:“年轻人,她的伤情没什么大不了的,主要是劳累过度了,倒是肋骨断了几根,不过用点药就好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谈谈?”然后抛给晓龙一个狡邪的眼神,微笑着摆弄着自己的一小戳胡子。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瘦削的老头,晓龙不得不重新打量眼前的这个老家伙,满是褶皱的老脸上看不出丝毫的畏惧,反而是一脸的镇定,尤其是他那犀利的眼神,看的晓龙也不禁发毛。

“老先生恐怕也不止是老中医这么简单吧?”晓龙眼睛没有刻意的闪躲,冷静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神秘的老头。

“哈哈。。。。。。。你看我像吗?”老头大笑着,整个身体都被震的全身颤动,悠闲的点燃一个小烟斗,美美的抽了两口,笑咪咪的盯着晓龙不放,上下的打量着,还不时的肯定的点点头。

“小伙子好运气啊!你们是我这么多年见过的头一个从里面走出来的啊!而且是在中了蛇毒的情况下。”老家伙不紧不慢的说道,眼睛依旧盯着对方不放。

本来已经忘记了伤口的疼痛,现在经他一提,晓龙低头一看,整条腿都已经变的紫青,可能都已经麻木了吧,早已没了感觉。

“年轻人,别逞强了,你的事我也懒得管了,还是想想怎么保住你的腿吧!”老头吃力的站起身来,向晓龙招了招手,示意晓龙跟过来,然后独自进了另一间屋子。晓龙愣了一下,径自走了进去。

此时,在丛林的一角,一个男人正在小心翼翼的向前搜索着前进,厚厚的丛林油彩下看不出一丝的表情,男人微倾着自己的身体,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一草一木,似乎不乡放过一点的踪迹。突然,男人在一棵大树旁停了下来,半蹲着身子拣起脚边的一个沾着泥土的弹壳,凑近观察了一番,又在附近仔细的找了很久,在一处草堆下又发现了些简易陷阱,但看起来并没被破坏,并且在相隔不远的两处距离,各有一个看起来类似美国丛林军靴的印记。男人在察看的时候,右手食指一刻也没有离开他心爱武器的扳机,一把加了丛林伪装的AUG,在这危机四伏的丛林里,必要的警戒永远不会显得多余。仔细的处理过自己的痕迹,男人站起身顺着线索向远处跑去。

“年轻人,歇一会吧,放心,我构不成威胁!”老头将一把锋利的小刀擦拭干净,放进他的小药箱里,端起整盆的血水向外走去,脸上依旧是那副另人搞不懂的笑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