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天才译电员破译日本密电

会飞的鱼520 收藏 3 693
导读:从客观的、历史的角度来看,军统局、中统局作为蒋介石独裁专制的工具,阻止民主、镇压革命、扑灭群众爱国运动的罪行是不可改变的,但是在与日伪进行斗争、在抗日时期隐秘战线上的斗争,以及与同盟国的合作中所做的巨大贡献也是不应该忘记的。 重庆时期的国共以及英美德日谍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地交织在一起。重庆成了名副其实的谍战之城。 军统和中统的严密组织已经遍及当时世界各发达国家和主要军事区,他们截获的一系列重要情报又被中共战略情报人员获取,这些情报为中国抗战和国际反法西斯战争做出了重要贡

从客观的、历史的角度来看,军统局、中统局作为蒋介石独裁专制的工具,阻止民主、镇压革命、扑灭群众爱国运动的罪行是不可改变的,但是在与日伪进行斗争、在抗日时期隐秘战线上的斗争,以及与同盟国的合作中所做的巨大贡献也是不应该忘记的。

重庆时期的国共以及英美德日谍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地交织在一起。重庆成了名副其实的谍战之城。


军统和中统的严密组织已经遍及当时世界各发达国家和主要军事区,他们截获的一系列重要情报又被中共战略情报人员获取,这些情报为中国抗战和国际反法西斯战争做出了重要贡献。


央视热剧《英雄无名》刻画的,是中共战略情报专家阎宝航获取德日各方情报并传递给延安时的大智大勇。


在他的背后,还有一大批隐秘的国共情报破译人员为历史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你中有我的暗战


-本刊记者/杨东晓


中统机密二股股长李直峰始终没有让池步洲填写加入特务组织的申请表,李直峰的另一个身份是共产党员,他不想看到一位天才的爱国青年变成特务


池步洲1934年从日本早稻田大学工学部毕业后到中国驻日大使馆武官署任职,“七七”事变爆发他决定回国抗战,此时在日本留学工作了10年的池步洲已经娶日本女子白滨英子为妻并生育了3个子女。


池步洲1937年冬天赶到南京谋求抗战时,蒋介石已经移师重庆,救国无门的池步洲下榻南京华侨招待所正巧遇到了留学期间的老朋友陈固亭。陈固亭此时已是陕西省政府社会处处长,因为陈知道国民党正在筹建对日密码情报破译机关,所以建议池步洲去尝试译电,他的话对于一腔热血的池步洲来说充满说服力:“中央要找留日同学研译日本密电码,蒋委员长说过,谁能译出日本密电码,等于前方增加几十万大军。你回国不是为了抗日吗?还是试试吧。”


国共合作破译日密


池步洲并不知道等待他的“中央调查统计局”是一个什么机关,他在后来的回忆中说:我根本不知道它是特务机关。在与徐恩曾交流之后,池步洲被分配到总务组机密二股,这里的任务就是侦收、破译日本的密电码。


对密码学一无所知的池步洲就是从这里,开始了他的译电生涯,并在4年后译出了日本偷袭珍珠港的情报,6年后发现了山本五十六在南洋诸岛的行踪。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副馆长马振犊2008年3月最新出版的《国民党特务活动史》中,记载了国民党中统局和军统局以及后来的保密局在大陆活动期间的种种机要,有很多池步洲这样的爱国青年就是在这个时期因投身抗日而进入国民党特务机构的。马振犊告诉《新世纪周刊》,从客观的、历史的角度来看,军统局、中统局作为蒋介石独裁专制的工具,阻止民主、镇压革命、扑灭群众爱国运动的罪行是不可改变的,但是在与日伪进行斗争、在抗日时期隐秘战线上的斗争,以及与同盟国的合作中所做的巨大贡献也是不应该忘记的。


池步洲是幸运的,他在中统工作了8个月,在个人履历上不是“中统特务”,只是中统局的临时雇员,这都与他的股长李直峰有关。


李直峰是置身国民党中统局的中共党员,他早年给阎锡山做电报员,后为西北军杨虎城的机要秘书,在西安事变中李直峰译出蒋方密电供周恩来参考,并秘密加入共产党,1937年奉命打入国民党的李直峰被中统局任命为机密二股股长。看到池步洲这样政治单纯、热忱爱国的海归青年来投奔中统,李直峰故意没有发给他加入特务的组织表和宣誓书,直到1938 年6月池步洲调入汉口新组建的“日本陆军密电研究组”离开中统局。


李直峰打入国民党以后,一直从事日本密电的研究工作,1938年11月军委会又成立了密电研究组。李直峰被任命为军委会少将参议,他可以持蒋介石的命令到各战区搜集国民党缴获的日军电报,理由是他的研究需要,必须通过这些作战命令找出发电所用密码的规律。


为了尽快找到日军密码、变换密码的规律,李直峰同样需要中共方面向他提供延安截获的日军情报。凭着他与中共的特殊关系,中共中央同意了他的请求,将八路军所获的三种日本陆军双重密码电报本,通过他人交给了重庆——这是为了掩护李直峰的共产党员身份。得到了这些机密资料的军委密电研究组负责人霍实子,还曾要求蒋介石为共产党领导下的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颁奖,可见当时国共合作破译日电时团结协作的精神。


上海师范大学法政学院教授洪小夏说,由于中共方面的支援,国民党情报机构很快掌握了日密的规律和特点,池步洲多年后的巨大贡献,也与此番支援有关。

打入军统当少将


杨肆又是一位数学奇才,1935年进入国民政府交通部电政司,研究密电破解。他的数学天份在破译工作中发挥得淋漓尽致,到了第二年他已经能够跟上日本密码频繁变换的速度。戴笠此时看上了杨肆,想把他调到自己的军特处(军统局前身),命人找到他谈话还许以高官厚禄。马振犊在整理杨肆资料时,在他的堂弟杨述的妻子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总编韦君宜的《思痛录》中,记载了30年代中期,杨肆由拒绝军特处的邀请,倒在中共代表团秘书长李克农的说服下,于1939年打入军统的卓绝历程。


第一位去劝说杨肆答应服务军统的,是他的堂弟杨述,由于对军统的厌恶,这次劝说无果。李克农在得知杨肆坚决的态度后,专门把他约出来,在重庆上清寺进行了一次密谈。李克农终于说服杨肆同意打入军统去,同时接受了中共交给他的使命。


不久以后,杨肆传出了他们破译出的情报,此后每隔一周,他都在不定的变换见头地点交给中共地下党一份新破译日本的密电。


不到一年时间,杨肆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与八路军办事处处长周怡的单线联系,同时他在军统的表现也很好,还得到戴笠的赞许和表彰。三年后被破格提升为特种技术研究室少将主任。也正是这个少将主任,使他在20年后“左”的时期,很难在解释清自己的“历史问题”,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直到20世纪80年代,才被得以平反。


杨肆在军统期间,尽管对军统的份内工作做得很出色,但是在那个到处是特工的地方,他也时时提心吊胆。1944 年他到成都去看婶母,就被同行告发是“通共”。戴笠派了一男一女两名特工去跟踪调查,把杨肆吓得差点不敢回重庆了。但是后来戴笠查清他的确是探亲,也就没有任何发落。


破译日本偷袭珍珠港及存疑


池步洲自1938年离开李直峰后,又被请到何应钦管辖的国民政府军政部进行日密破译工作。这位数学天才通过对阿拉伯数字使用频率的统计,开始逐步译出个别文字、短小段落,在1938年3月刚建台的一个月间,就译出日本外务省发往世界各地的密电数百封。初战告捷使得军政部大喜过望,不仅给池步洲授奖,还扩大他的队伍,创建了军用无线电台第四十三台。此后池步洲就是这个台的主任,他破译出日本偷袭珍珠港密电时,职位就是四十三台主任。


但是情报系统从来不是依靠单一信息源来工作的,国民党情报系统得出日本将要偷袭珍珠港的结论,也是建立在各种渠道、大信息量、同一指向之后的结论。马振犊说,来自各方面的情报都表明日本将对美军珍珠港实施武力,池步洲的破译,只是其中之一。


马振犊的研究表明,国民党军统和中统在二战期间,已经遍布日、英、美、苏、德各发达国家及东南亚、南亚各重要军事区域。他在《国民党特务活动史》中列举了1941年底,国民党掌握有珍珠港事件的种种迹象:现在已经查明的,计有军统派唐生明打入汪伪从日本军官处听到的信息;军技室中共党员杨肆从破译出的日密中获得;军统局机要室经济秘书邓葆光破译日本外交密电分析推断;池步洲在回忆录中提到了自己的破译,也是一种说法。


池步洲在他的回忆《一片丹心破日密》中说,珍珠港事件爆发前大半年,他们四十三台已经从所破日本密电中发现了征兆,日本密电里的隐语代号越来越频繁地出现,比如:“西风紧”表示“与美国关系紧张”、“北方晴”代表“与苏联关系缓和”、“东南有雨”是“与中国战场吃紧”、“女儿回娘家”是在指示“撤侨”。


通过大量的相关情报的破译和分析,池步洲说,在事件爆发的前五天里,他们又做出了准确的判断。


池步洲破译的珍珠港密电,后来就是由阎宝航通过自己在国民党内部的关系得到的,然后又传送给了延安。


对国民党抗日游击战史进行过系统研究的洪小夏说,池步洲的回忆中虽然说明了自己当时已经破译出珍珠港事件的时间,但是曾经与池步洲共事过的一些国民党译电员曾经也有过回忆并记录了下来,反映池步洲破译了日军将偷袭珍珠港的许多先兆,但是对于事件的发生日期当时并没能截获准确的情报。洪小夏说,应该客观记录历史而不是拔高它,这种质疑不能忽视。

苏美不相信中国情报而酿灾


在电视剧《英雄无名》中,直接受周恩来领导的中共地下党员阎宝航,通过自己多年混迹国民党上层,与蒋介石、宋美龄、张学良、陈诚等的密切关系,以及他与国民党军政界盘根错节矛盾的利用,多次将国民党破获的重要情报传递给延安方面。


从国民党处,阎宝航获取了德国将于1941年6月22日执行“巴巴罗莎”计划出兵苏联的绝密情报、日军将于1 941年12月8日偷袭珍珠港的战略计划、关东军在中国东北的军事部署等影响战争走向的战略情报。


但是历史总是如此地相似,正如斯大林一开始并不相信延安送给他的德国情报一样,罗斯福也并没有把珍珠港将面临的危局公诸军界,进行防御。斯大林是在德军进攻的前夜才开始布防,而罗斯福直到舰队被炸才像是猛醒。


对于这两个相近的战略现象,洪小夏分析说,第一种情况是,苏联和美国当时并不相信中国的情报获取能力,中国驻德国大使馆武官桂永清中将把“巴巴罗莎”计划经蒋介石转告苏联时,斯大林并不重视;后来延安方面毛泽东于1941年6 月16日将阎宝航传来的情报转报苏联,才引起斯大林的重视。加之6月15日在日本的佐尔格小组、年初在法国的特雷伯“ 红色乐队”情报网、6月17日在瑞士的“拉多”情报小组,都发回了同样的情报;以及在开战前一天6月21日,一名身为捷克共产党员的德军司务长在前线向苏联边防军“投诚”,苏军总参谋长朱可夫和国防部长铁木辛哥均向斯大林要求立即命令苏联红军进入紧急战备状态。通过对多渠道信息的综合,斯大林终于在德国进攻的前夕,有保留地批准了铁木辛哥的命令。


6月30日,斯大林给毛泽东打电报:感谢中共向苏联提供的准确情报,使苏联得以在德军进攻前宣布苏军处于紧急状态。


第二种情况,在近年解密的罗斯福日记中,能够找到一些根据,就是罗斯福在用“苦肉计”迫使国会同意美国参战,此前这位主战的美国总统一直遭到国会的反对,为了克服美国的孤立主义思潮,促使美国国会批准他的的参战决定,罗斯福才 “留中不发”。但也有人反对这种解读,认为罗斯福日记有伪造的嫌疑。


罗斯福这种苦肉计的做法,在后来发现的斯大林有关文献中也有类似的痕迹发现。这不能不使我们产生更深层次的思考。


军技处:破译情报处


-本刊记者/杨东晓


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1943年4月18日,横死在他的飞机坐舱里,这个手中“月山”军刀沾满同盟国鲜血的日本海军大将,到死都不会想到,他丧命于一份被中国人池步洲破译的情报


南洋拉巴乌尔,1943年4月18日晨,一个适宜飞行的好天气。


在日本海军大将山本五十六带着他的幕僚们登上飞机之前,已经获得了准确无误的情报:美国空军从未在此线轰炸过,密码本就在当月修订过,不可能半个月时间就被破译。这些条件保证了山本及其幕僚的此番“巡视日程”能够万无一失地进行。

行踪败露


早上6点,两架飞机载着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和他的随员,在6架战斗机的护航下从花笑山下的机场起飞,平稳地飞行在1500米高空。


与此同时,迦答尔卡拿尔岛美军基地16架P-38战斗机悄然升空。


就在山本五十六巡视的第一个目的地进入视线的一刹那,正在空中侦候的美战斗机也无法躲避地出现了。山本座机迅速向原始森林下降,美军战斗机紧追不舍,终将他们的死对头击落在黑森林里。


日本军人森村在他的《回忆》中写道:“幕僚所乘的第二架飞机也被无情地击沉海底,翌日,搜索队好不容易到达现场,发现这位威望压过全海军的山本长官的遗骸,手里握着‘月山’军刀,横倒在其原来的座位上面。”


日本军令部于1943年4月20日才收到山本五十六毙命南太平洋的消息。惊骇于这场空袭,又为了不损军威,他们将山本的死讯拖延许久才发布,并于6月5日举行了国葬。


曾经提议并指挥偷袭珍珠港的日本海军大将、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是被美国人恨之入骨的太平洋战争罪魁。偷袭美国军港以后,山本五十六又进犯了南洋的英法荷等南亚属地,他的战略目标是打通欧亚海上航线,与他的盟友德、意会合。


盟国当然不会放过他,而美国则一心要铲除这一心腹大患。为保守同盟国已能破译日军电报的秘密,美国采用了“障眼法”加以掩饰。因此,长期以来,日本人一直认为是山本运气不好,碰巧遇上美国飞机。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池步洲所在的军技室通过日本外务省的电文破译出山本的行踪并提供给美国。


摧毁山本座机并致其毙命,当然是盟军的一大胜利,也使军技室感到很光荣。


微妙关系中的秘密武器


事实上,军技室在抗日战争乃至二战期间所破获的更多成果,为中国战场、东方战场以及整个战争的战略决策,都发挥过重要的作用。


从二战初期开始,中国所处的地位就非常微妙,蒋介石成了各大国际势力争夺的对象。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杨天石研究员告诉本刊:“在抗战初期,国民党内部有种意见是与德国联合,白崇禧和孙科是这股势力的两个代表人物,当时德意日还没有结成轴心国。但蒋介石是坚定地主张抗日的。1940年,日本加入轴心国,签订了三国同盟条约,德意日正式结成轴心军事同盟。”


近代史上,中国与德国的经贸关系平稳地持续过很多年,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张宪文主任在接受《新世纪周刊》采访时说:“20世纪30年代初中德关系持续发展,希特勒上台后的德国,因此军备需要急需大量的战略物资,特别是他们不能出产的金属钨。1933年之后,中德之间还有过一段‘蜜月期’,他们的退役军官曾经组成过援华的参谋团。”2 0世纪初德国人发现中国的钨产量世界第一,这使德国格外看重中德关系,他们需要钨,而民国各届政府都需要武器,这种自然而然形成的钨砂外交,以钨砂贸易和军事顾问的形式,促成了多年的军经合作。所以德国曾经极力拉拢过蒋介石。


骑墙派美国对中国的态度是边观望边利用,在蒋介石强硬地抵制外交官史迪威时,罗斯福能把史迪威调走,而在抗战末期,美国争取苏联,又能在外蒙问题上出卖中国。


而日本从1931年起,对蒋介石提出的要价越来越高——开始是东三省,后来竟然向蒋介石索要江南的广大地区。


中国在当时所处的地位,决定了隐秘战场的复杂,军技室成果的地位也显得尤为重要。

战略性贡献


在马振犊展示的史料中,苏日之间1941年4月13日签订了《苏日中立条约》,该条约中,日本与苏联商定“将来由日苏共同开发满洲”,而苏外长莫洛托夫在签字时致辞:“日苏有共同的利害关系,中苏不会成为好友”。这一系列情报的破译,使蒋介石深感苏联之不可靠,从此寄希望于美国。然而,蒋介石很快又感到了这种希望的破灭。导致这一希望破灭的情报同样来自于军技室。


被破译的电文还能挽救国民党政要于危机时刻。在一份被军技室截获的日军谍报中,提到了日本空军将袭击孙科飞机。电文破译出来的时候,孙科正要登机。孙科性命因为这份情报而保住了,照常起飞后飞机上其他司乘人员全部遇难。


在军技室破译的电文中,有时能看到重庆、西安等重要军工机构里藏有日本间谍正预谋破坏,或者正在调动汉奸进行潜伏和活动,有时候还会透露出最近某某重要人物已被日本收买。国民党能除掉最大的汉奸汪精卫,所赖竟也是军技室的译电。


南京伪府主席汪精卫1943年旧病复发,8年前被刺时留在背后的弹片折磨得他不得不到日本就医。在他医毕回国之前,与在广州妻子陈璧君通密电,汪说要回国,陈说不要让外界知道,要改名换姓住进上海虹桥医院,静候陈赴上海后细作商议。


这两份密电被军技室截获破译后,报给了蒋介石,余下的事自然由戴笠去处理。对于戴笠来说这不是难题,只要用惯常的手法就能办妥。他派军统特务买通了虹桥医院的女护士,于是汪精卫每天吃进的药中,都有一点点无色无味的添加物,这种慢性毒药,半年后不声不响地要了汪精卫的命。1943年10月汪死,到了11月,讣告谎称其死在日本。汪的这一死因是池步洲的回忆,马振犊对此的看法是“存有此一说而已”。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国民党设置的各种情报机构不胜枚数,情报人员们的确为国内抗日和世界反法西期斗争做出重要的贡献,有些成就是国共合作获得的,有些成果通过中共情报人员的传递,更为广泛地应用到战争中去。


本文内容于 2008-10-4 17:07:28 被会飞的鱼520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