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0年被红军俘获的国民党高级将领张辉瓒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30年12月,国民党对中央革命根据地发动第一次“围剿”,以张辉瓒为前敌总指挥兼第十八师师长,10万人“分进合击”。毛泽东采取“撒开两手,诱敌深入”的作战方针,伏击敌军,俘虏了张辉瓒,粉碎了敌人的第一次“围剿”。毛泽东有诗云:“万木霜天红烂漫,红军怒气冲霄汉。雾满龙冈千嶂暗,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


此前,国民党向前线“剿共”部队悬赏索取红军朱德、毛泽东、彭德怀、黄公略四人首级,计价5万元,红军鄙夷之。此次,张辉瓒领军袭扰苏区,兵败如山倒,张于溃败之际仓皇扮作士兵企图逃脱,不料因“身广体胖”行动不便为红军捕获,张当下灵机一动,隐瞒身份,自称是书记官,却被国民党俘虏兵揭穿,遂被红军押解至龙冈大坪。


毛泽东见到被押来的张辉瓒,疾步上前,握手说:“石侯先生,分别数年,不期在此相见矣。”张见到毛泽东,双手一拱,“润之先生”云云,说了一番景仰和钦慕的话。毛泽东问他敌人内部的情况,张赶紧回答不误。最后,张辉瓒提出愿意以捐款、送枪弹和医药物资的方式赎回自己的命。毛泽东答应了他的请求,并嘱咐部下不要杀张。


张辉瓒说来是毛泽东长沙求学时就知道的人物。他字石侯,长沙人,曾留学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护法运动时为湘军游击司令,后为兵站总监,参与过毛泽东等发起的“驱张(继尧)运动”,此后又任湘军混成旅旅长、湖南警务处处长等。1923年谭延闿起用他为湘军总司令部参谋长、第二军第九师师长(北伐开始时,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军第四师),又任副军长、代军长等,后来成为顽固反共的蒋介石的一员爱将。1929年,国民党建立南京政府后召开军事编遣会议,张所部为第十八师,此后所部参加“剿共”,张被任命为江西“剿匪总部”总指挥、南昌卫戍司令等,是“剿共”的急先锋。在誓师大会上,张曾立下狂言:“吾党与共匪势不两立,此番不踏平赤区,剿灭赤匪,誓不生还。”他还鼓动士兵:“朱毛主力猬集于东固,那儿有赤匪的银行,弟兄们打进东固,金子银洋任你担。打到东固去,发财归自己。”结果不曾想“出师未捷”,自己却成了红军最早捉到的国民党高级将领。不过,毛泽东还念旧,嘱咐士兵好生招待他,大概张自己也认为并没有生命之虞吧。


国民党悬赏索取红军领袖的首级,不料第一战就损兵折将,国民党上上下下惊成一团,更不料一个堂堂中将师长食言“誓不生还”的许愿,忙不迭地甘愿把自家的头颅变成双方交易的砝码。


不久,张的家属得到张被俘的消息,其妻朱性芳急赴南昌,哭求省主席鲁涤平,又电请程潜、唐生智等想方设法保全丈夫的性命,同时又在上海辗转寻找中共中央线索,表示愿以钱物换回张辉瓒的性命。蒋介石在众将领的恳求下,答应用武器、钱款同红军做交易,赎回张辉瓒。于是,在鲁涤平等反复计议下,开列出同红军交易救赎张辉瓒的条件:张部未投入“剿共”的朱耀华第五十四旅全部人马合4000余众连同全部枪械归降红军;由上海三家殷实的银行担保,给红军20万元现洋和20担西药,并提供可武装两个团的武器;释放关押在江西上沙窝监狱里的共产党“政治犯”。


应该说,这对当时的红军来说,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交易。然而,在战争环境下,这笔“交易”最终没有达成。


当国民党江西当局拟出救赎张辉瓒的条件并报请南京军政部批准时,张妻以及国民党江西省府秘书、也是张辉瓒亲戚的黄信宜,先后赴上海寻找中共中央(通过接头人龚饮冰已与中共中央取得联系),派人赴南昌谈判。经研究,周恩来等同意进行谈判,遂派中央军委副秘书长李翔梧为红军代表、特科成员涂作潮(化名吴思浩)为中共中央代表赴南昌与鲁涤平谈判。周恩来还通过地下交通线致信毛泽东和朱德:一旦谈判成功,即释放张辉瓒。然而,由于上海的中共中央与中央苏区的电讯联系还未开通,地下交通线传递信息速度缓慢,当同意释放张辉瓒的决定抵达苏区时,张的首级已经不在他的脖子上了。


原来,在此前的1930年1月10日,中央红军总部胜利粉碎国民党第一次“围剿”后,召开了全军祝捷和迎新大会。群情振奋之下,遂把张辉瓒拉出来示众。一些由国民党俘虏转变为红军的新战士,出于对国民党军队内将官欺压士兵的愤怒,要求杀掉张辉瓒,大会适时制止了这一请求。后来,吉安苏区地方政府迁就东固一带群众对国民党烧杀苏区的仇恨情绪,于1月28日召开公审大会,将张辉瓒游街示众后,未经请示,擅自将张枪毙并枭首,并置其头颅于“张氏宗祠”木匾小舟上丢入赣江,让其顺流而下。当时的想法是欲使之漂流至南昌国民党“剿共”大本营,对国民党官兵起震慑作用。


后来,张的首级被国民党哨兵于吉安处江上捞获,经过辨认(鲁涤平命将其头颅浸入酒坛内,亲自验看,又让与其有姻亲的人验看其有特征的“复齿”,这才辨明其身份),送至南昌大殓。蒋介石闻讯,致电国民党江西省主席鲁涤平,称张“死事之烈虽常山睢阳何以加兹”,即套用古人颜真卿、张巡等故事表彰之,后又将其葬于长沙岳麓山。


再说李翔梧和涂作潮从上海携带供谈判参考用的照片底片(内有对方许诺的条件)抵达南昌后,正准备前往吉安交涉,不料李翔梧在街上买了一份晚报,上面竟刊登着张辉瓒的首级已顺赣江漂至吉安的消息。李、涂大吃一惊,张辉瓒已被杀,自己这不是送上门来给人报复吗?于是,二人乘着对方还未动手,赶忙销毁了照片底片,身着国民党军装,匆匆沿乡村小道溜之大吉,后来总算侥幸逃出,水陆并用回到上海。当时负责中共特科的顾顺章还去旅馆看望了他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