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守护者 第一集 第四章 生死一刻 (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9/


“下一枪,我将对准你的脑袋!”

除了多了一个枪孔,尸体没有任何动静,王少杰再度抬起了枪,神情严肃。

少校等人面面相觑,不清楚王少杰打算做什么。

“哈哈,有意思!”

可接下来的一幕令众人大惊失色,躺在地上的董冬忽然睁开了双眼,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腿上的弹孔以一种人眼可见的速度自动愈合。

“是他!”

指挥车里的秦瑶望见董冬的双眼,忍不住一声惊呼,她无法忘记眼神中的阴冷,董冬就是那个神秘的卖家。

“你是什么人?”

王少杰按捺住心中的惊讶震惊,沉声问向董冬,枪口对准了他的额头,食指压在了扳机上。

“死人是不需要知道的。”

董冬诡诈地一笑,忽然冲着王少杰抬起了右手,一道白色光柱迎着他飞了过去。

砰!

与此同时,王少杰扣响了扳机,一颗子弹带着犀利啸声,疾驶而出,击向董冬的额头。

被光柱击中的王少杰只觉得浑身一颤,双腿一软,倒了下去,在失去知觉前,他看见可惊诧的一幕:弹头在董冬的额前像是碰到了一股无形的墙壁,光当一声,从空中垂直落下,掉在了地上。

“哈哈……”

董冬伸开双手,嘴角露出了残忍的笑容,一个白色光团包围住了他的身体,周围建筑里的电压顿时变得不稳定起来,里面亮着的灯忽明忽暗,闪烁不定。

望了一眼倒在前方生死不明的王少杰,少校面色一沉,举起了右手,四周的士兵们不约而同地举起了手中的枪,对准了光圈里的董冬。

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屑,董冬闭上双目,仰面向天,深深吸了一口气,噼里啪啦,四周建筑里的灯管爆裂开来,无数电光从电缆中涌出,从四面八方向他汇聚,进入了他的体内。

随着电能的吸收,董冬的头发开始伸长,颜色也由黑色逐渐转为深绿色,周身肌肤逐渐变成墨绿色。

“开枪!”

少校面色一寒,用力挥下了手臂。

哒哒……

士兵们扣动了扳机,一阵闷响中,无数弹丸呼啸着飞向董冬。

啪啪……

子弹打在护着董冬的光团上,发出悦耳的脆响,纷纷掉落在了地上。

听到枪声,守在警戒线外的记者和民众吃了一惊,不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不安地骚动了起来,现场顿时变得混乱,警察们紧张地维持着秩序。


“S级警备!”

大屏幕前的刘主任目睹了发生的一切,噌地站起来,右拳一砸桌面,沉声下达了指令。

汪卫国和刘子风没什么反应,但坐在刘主任身旁的两名少将已经变了脸色,他们清楚s级警备的含义。

三架盘旋在空中的武装直升机调转了方向,在董冬前方的空中并排停住了身形,地面上的人员赶忙疏散,远远离开了董冬。

感觉到危险,董冬缓缓睁开了双目,他的眼珠已经成为了鲜艳的红色,显得更加阴森恐怖。

“嘿嘿……”

直升机产生的气流使得董冬的长发迎风飘散,他高举着双手,忽然低声笑了起来,两行蓝色的液体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几乎同时,得到命令的三架直升机各自冲着董冬发射了两枚穿甲飞弹,六颗飞弹划着白色的轨迹飞向了董冬。

轰隆,飞弹相继打在了董冬身外的光团外上,产生了剧烈的爆炸,强烈的气流夹杂着无数大小不一的碎石块,掀翻了靠近的车辆和帐篷,也震碎了四周建筑上的玻璃。

气流过后,趴在地上的少校狼狈地站起来,伸手扇了扇面前的灰尘,然后怔住了,愕然望着完好无损站立着的董冬,刚才的爆炸使得他身前的地面上出现一个大坑。

呕!

忽然,董冬嘴一张,一股蓝色液体顺着嘴角流了下来,看来刚才的爆炸使他受到了一定的伤害。

滋!

此时,涌向董冬的电光猛然消失,警方切断了这个区域的电源。

“一起去死吧!”

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角的鲜血蓝色液体,董冬瞅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惊惶着的士兵和医护人员,握紧了双拳,狰狞地狂笑了起来,映衬得更加阴森恐怖。

滋滋――

董冬身外的光团随即消失,无数道闪电从他的体内涌出,环绕着他的身体,发出刺耳的声响,显得异常狂暴。

一个士兵手里的能源探测仪上的数字不断上升,他连忙把这一异常情况向指挥中心做了回报。

“难道他想自爆?”

刘主任盯着屏幕上的董冬,双手撑着桌面,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扭头冲着一旁的军官吼道,“快,立即撤离!”。

算上军人和医护人员,海龙酒吧的人数已经接近五百人,而且几百米外还有数千记者和民众,一旦发生什么意外,后果将不堪设想。

警戒线外的记者和民众在飞弹爆炸后便惊慌起来,纷纷向外拥去,场面十分混乱,维持秩序的警察被挤得东倒西歪,根本无法组织有效得撤离。

指挥中心的官员们默默地注视着屏幕上的画面,他们现在毫无办法,只能在沉默中等待即将到来的结果。


少校接到命令的时候已经晚了,董冬的身体已经变得透明,胸腔内出现一个白色的光球,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鄙夷地望了一眼正向外撤离的军人和医护人员,董冬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准备引爆那个小光球。

“完了吗?”

少校呆立在原地,愕然望着董冬体内剧烈抖动的小光球,他已经感觉到死亡的气息,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你个混蛋!”

正当少校发呆的时候,忽然,一个人影从地上一跃而起,大喝了一声,扑上前一把抓住了董冬的双手。

“你没死?”

睁开双眼,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王少杰,董冬显得异常惊讶。

身上冒着电光的王少杰并不回答,咬着牙紧紧死死抓着董冬的手,原来,董冬身上聚集的大量电流像是决堤的洪水,汹涌而出,传到了他的身上。

董冬冷笑一声,双目寒光一闪,王少杰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身体绷得笔直,微微颤抖着,像是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无数道闪电围绕着两个人上下翻舞,周围的空中不时出现闪烁的电火花,发出滋滋的声响。

此时,指挥中心里悄无声息,众人紧张地盯着屏幕,眼睛里流露出某种期待,尤其是刘主任,双拳紧握,暗中为王少杰鼓劲。

“去死吧!”

望着面部肌肉扭曲的王少杰,董冬轻蔑地说了一声,胸中的小光球受到感应,开始剧烈得颤抖起来。

如遭重击,王少杰闷哼一声,一股鲜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董冬的嘴角露出了冷酷的笑容。

滋――

伴随着一阵轻响,董冬胸腔中的小光球爆裂开来,巨大的能量宣泄而出。

“啊――”

王少杰一仰头,口中发出了一声怒喝。

奇异的现象出现了,小光球中的能量化为一条肉眼可见的白色光带,离开了董冬的身体,缓缓流进了王少杰的体内。

当光带完全进入王少杰体内的时候,王少杰身体一软,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昏死过去。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围绕着董冬的电光已经消失,他的身体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眼球转变为蓝色,迷茫地望着地上的王少杰。

在经过了几秒的沉默后,少校率先反应了过来,冲着身后站着的几名士兵一挥手,蜂拥而上,把发呆的董冬按倒在了地上。

刘主任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松开了紧握的拳头,无力地靠在了舒软的椅背上,他的手心和背上满是汗水,小会议室外面的大厅已经传来了工作人员兴奋的欢呼声。

“王少杰!”

盯着屏幕上被军人们七手八脚地抬上救护车的王少杰,刘主任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随后,警方新闻发言人向媒体透露了具体案情,声明警方全歼了一群拥有重武器,准备实施病毒袭击的恐怖分子……


两个星期后,晚上,某军事基地,一个宽敞的房间内。

穿着白色的病号服的王少杰无精打采地躺在床上看书,房间里干净整洁,摆设简单,正前方是一面巨大的镜子,镜子后面是一群紧张地围绕着各种仪器忙碌的工作人员,记录着他的一举一动,包括每天上厕所的次数和起止时间,以及排泄物的相关信息。

虽然死了9名患者,但海龙酒吧事件还是取得了圆满结束,董冬在被捕后意外地主动说出了艾德拉病毒的解药,从而拯救了其余人的生命。但从此以后,董冬便闭口不语,保持了沉默。

各个国家纷纷强烈谴责恐怖分子的行为,对遇难者表示了同情和哀悼,一些国家甚至呼吁建立全球反恐机制,以应对越来越严重凶残的恐怖主义分子。

王少杰在昏睡了一天一夜后醒了过来,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这使得参与抢救的医护人员相当惊讶,从而也“幸运”地进入了这个秘密基地,像个小白鼠,接受专家的研究。

忙活了一个多星期,专家们没有任何收获,所得到的数据显示,王少杰身体的各项机能一切正常,没有任何特殊之处。

忽然,摆在一旁桌子上的电脑发出了悦耳的音乐声,王少杰伸了一个懒腰,起身坐在电脑前,一个卡通女孩的头像在QQ上闪烁着。

“嘻嘻,偶来了!”

王少杰点了一下卡通女孩的头像,一行东倒西歪的彩色的文字弹了出来。

进入这个基地后,无聊的王少杰无意间登陆了时下最流行的一款街舞游戏,取名“无聊的呆子”。

在一次比舞的过程中,王少杰和一个名叫“疯丫头”的女玩家配合默契,成功地击败了其余的对手,两人也因此成为了朋友,经常组队和别人比赛,击败了众多高手。

通过聊天,王少杰得知疯丫头十七岁,今年夏天高中毕业后便来到了北京,准备参加冬天举行的艺术院校考试,报考著名的北方艺术学院。

“喂,呆子,我找到了一份晚上的工作,明天开始不能来上网了,这是我的手机号码。”

一连打败了五组挑战者,趁着中场休息,疯丫头打过来一个成功的手势和一个手机号码。

“丫头,我现在没有手机,以后有了告诉你!”

王少杰抓了抓头,无奈地给她回了过去,他现在被全方位监控,根本就不能和外界联系。

“好!加油哦!”

疯丫头并不介意,打过来一个笑脸,她还误以为王少杰生活窘迫,买不起手机。

“嘿嘿!”

清楚了疯丫头的心思,王少杰也不否认,嘿嘿一笑。

接下来几天,王少杰果然没有在网络上遇见应聘到一家夜总会当服务生的疯丫头,只在QQ上看见了给他的几句感慨有钱人生活奢华的留言。


终于,百无聊赖的王少杰被一名上校带离了那个秘密基地,乘坐着一架军用飞机返回了北京,被安排住进了一家豪华的五星级酒店。

新闻上已经看不见任何关于海龙酒吧的消息,在政府的冷处理下,随着时间的推移,处于快节奏生活的人们已经逐渐淡忘了那起恐怖事件。

傍晚时分,正当王少杰津津有味地看肥皂剧的时候,房门被人推开,身穿西装的刘主任笑容可掬地走了进来,几名精壮的保镖警惕地守在门外。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国家战略规划局的刘汉良。”

刘主任示意站起来的王少杰坐下,然后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什么时候能获得自由?”

王少杰没听说过国家战略规划局,但他并不想知道这是个什么部门,于是耸了一下肩头,看向刘主任。

“你不想知道国家战略规划局是干什么的吗?”

刘主任有些意外地望着王少杰,他感觉王少杰不是一个容易退缩的人。

王少杰肯定地点了点头,显得有些尴尬,他现在已经害怕了秘密基地里的枯燥,打死也不想和这个刘主任扯上任何关系。

“国家战略规划局是专门负责处理危及国家安全事务的特殊机构,隶属于军委,但又对国务院负责,拥有最高行政执法权。”

刘主任没有理会王少杰,自顾自地开口。

王少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海龙酒吧事件后,军委和国务院决定提升国家安保体系,即将成立一个更加强大的部门――国家安全中心,全面负责国家安全,应对来自外太空和地球上未知领域的威胁,我希望你能加入。”

并不想和王少杰绕圈子,刘主任双目如矩地盯着他。

王少杰在海龙酒吧事件中的表现吸引了刘主任的兴趣,根据王少杰事后提交的报告,他是依据患者的反常反应判断出有人在暗中操控病毒,目的是扰乱军方的视线,借以脱身。

但也正是由于董冬对病毒的操控,使得王少杰怀疑他依旧混杂在海龙酒吧的人群中,为了逃过军方的监控,最安全的莫过于一个身份――死人。

之所以拿董冬第一个开刀,因为他是酒吧新近招聘的服务生,没有任何人能证明他的身份,跟其他四个人相比,嫌疑最大。

在秘密基地的时候,一位大校曾经问过王少杰,如果董冬不是要找的人怎么办。王少杰的回答很简单,那就是一直试下去,试探所有的尸体,使得那位大校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想考虑一下。”

王少杰不由得左右为难,虽说为国效力义不容辞,但他心理上实在无法忍受严格的规章制度和枯燥无味的生活。

“好,什么时候想通了便给我打电话。”

刘汉良微微一笑,起身递给了王少杰一个纸条,上面写着一个电话号码。

“国家安全中心将在三个月后的16号举行成立仪式,我希望到时候能见到你。”

和王少杰握了握手,刘汉良目光复杂地望了他一眼,然后在保镖的护持下离去。

“国家安全中心!”

望着手中的电话号码,王少杰干笑了几声,脑袋大了起来,他并不是一个不识时务的人,刘主任亲自前来已经充分说明了他对自己的看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