料罗湾海战发生于1958年9月2日,亦称为九二海战,属于八二三炮战中,规模最大的海战。海战两方分别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与中华民国海军。


海战前的鱼雷艇突袭战


时任解放军海军鱼雷六支队一大队参谋长的张逸民回忆,这一年的7月,他因肺结核正在杭州疗养院治疗,忽然接到命令,立即返回码头有重要任务。他被直接带到司令部作战室,进门发现里面坐着司令员陶勇等人,正在研究一个代号为“陆地行舟”的绝密军事行动计划。


解放军军舰艇从上海到厦门港,途中必须驶经马祖、金门等敌占岛封锁线,容易遭到空袭和炮击;况且从上海到厦门路途遥远,长距离航行会损伤鱼雷快艇主机。因此,报经总参批准,决定使用“陆地行舟”的方法,用火车装载鱼雷快艇从上海运至厦门。


会议结束后,一行人赶往上海张华浜码头。此时张逸民手下的9艘鱼雷快艇已经在此进行改装装载。张华浜火车站严密警戒,封锁一切对外往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为了迷惑敌人,部队一律换上陆军的黄军装。


装载持续了一夜。30日晨,陶勇对每一节车厢进行了反复检查,才下令出发。张逸民看了一下表,时间是3点半。上海铁路局党委书记一直把他送到车厢门口,握住他的手叮嘱:“你记住,这趟军列的编码是10689。路上你不管遇到什么事,只要说出这个数字绝对不会有问题,一路通行。”半个世纪后,他已经是80高龄,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熟练地说出这组数字,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惊讶。


8月2日凌晨,军列抵达厦门,开进一片靠海的丘陵地带。两天后,快艇被逐一吊入水中。至此,鱼雷快艇第一大队神不知鬼不觉地进驻了厦门前线。



8月24日,炮战中被击伤的国民党军“台生”号舰半夜里悄悄摸回金门料罗湾港内……截至16时30分,料罗湾已经停泊了准备卸载的10余艘舰艇。


17时15分,“前指”决定,先以海岸炮兵轰击料罗湾,一俟港内舰艇逃出,快艇再坚决消灭之。在解放军的炮击下,正在卸载的“中海”号当即被两发130毫米炮弹命中,调头外逃。“台生”等舰船也争先恐后逃离岸炮射程,至外海徘徊。


18时10分,岸上指挥所下达命令:鱼雷快艇出击!


隐蔽的9艘鱼雷快艇如离弦利箭,呈单纵队由东往西向战区高速进发。距离15链时敌方蓦然分辨清楚是解放军的鱼雷快艇,遂开火同时采取紧急规避。距离4链时,张逸民命令一中队103艇负责牵制“台生”号,184、175艇执行攻击。


19时25分,距离500米,184、175艇齐射,103艇单独发射。约20秒,“台生”号冒出两个巨大火球。“爆炸后,又有一次更大的爆炸,我估计引爆了台湾带来还没有来得及卸的弹药。五分钟后,敌舰沉没。”张逸民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台生”号生还者仅56人。



8月25日以后,国民党军企图维持金门的海上补给,利用夜晚运补。而解放军则以舰艇与岸轰,维持封锁。



料罗湾海战经过



9月1日,为掩护从台湾后勤运补至金门的美坚号登陆舰(LSM-249),编号104的中华民国沱江号驱潜舰由马公启航。


9月2日,沱江号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军的多艘鱼雷艇正面冲突。


中华民国沱江号为美国Nashville公司(厂)所出厂的PC级(原编号PC-1247)驱潜舰所改装,为二战末期的1943年出厂,1948年于国共内战晚期,由美国拨交给中华民国海军所使用的军舰。该军舰长约52.94米,宽7.16米,最高速率18节,经改装后配有3吋主跑一门及机关炮数门。而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军所属鱼雷快艇则为自制,吃水仅22公吨,但速度可达40节以上。



中华民国沱江号于战役中虽完成运补作业,却于金门料罗湾附近外海,遭到解放军鱼雷艇包围。国民党方面声称沱江号击沉解放军鱼雷快艇3艘、大型炮艇8艘,击伤炮艇2艘,但解放军资料则称只两艘沉没。但在短暂交火后,沱江号舰亦在海战中遭到严重毁损,并导致舰上80余名军士官中,10人阵亡,29人轻重伤(国民党军方数据),之后,经中华民国军方其他船舰解围后,完全失去动力沱江号被其他船舰拖回澎湖马公军港。不久,因为无法转运到其他港口,于是在澎湖解体除役。



海战尾声


9月7日:美国第七舰队护航中华民国海军补给船团运补金门成功。美国海军避免与解放军直接交火。



9月8日,解放军海岸炮兵第150连击沉国民党军海军“美乐”号中型登陆舰(LSM242),官兵死伤11人。


9月11日:金门守军以不寻常的弹药(据传是吸氧弹)炮击厦门火车站,造成大量(一营正在下火车

的解放军)伤亡。


9月15日:美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华沙会谈开始,寻求台海停火。


9月24日:美国提供中华民国空军F-86军机并配备AIM-9响尾蛇导弹。


10月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长彭德怀发布《告台湾同胞书》,金门战线自10月6日起,停火七

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