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挽歌

hdszm 收藏 0 63
导读:帝国的挽歌

那个雷曼的年轻人神情冷峻,拒绝回答任何提问。2008年9月23日的下午,在华尔街,当我的同事试图跟他聊两句的时候,他坚决地说“NO”。在他身后的天空下,雷曼的电子广告牌已经变身为两半:一半是雷曼,一半是巴克莱银行。


这是那个有着158年历史的投资银行留下的侧影。一周前,雷曼宣布破产,美林投入美国银行的怀抱,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则开始了变身为银行控股机构的历程,加上几个月前被JP摩根纳入旗下的贝尔斯登,华尔街五大独立投行就此终结。华尔街的丧钟敲响,有人惊问资本主义是否已经完蛋了。


这些跟雷曼的电子广告牌一样,都已成为历史的侧影。不过这并非历史的全部。如果我们有机会在50年或者更长一段岁月中回看今天,或许会发现,这一系列碎片最终拼合起来的影像令人震惊。那些华尔街上冷峻而匆忙的面孔,在夕阳下拉长的身影,在投资银行的废墟中碰撞出的音符,正是一首帝国挽歌的序曲。


这一切令人难以置信。上个世纪的最初几年,美国的人均收入已经超过了英国,成为世界第一。美国的经济历史学家约翰·戈登说,除了按日历计算,20世纪都是从1914年8月1日——第一次世界大战在这一天爆发——开始的。当战火最终平息之后,地缘政治上的惟一赢家是美国。


那个时候的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它是最大的债权国和出口国,也是最大的资本输出国;它取代英国成为世界的金融巨头,资金围绕华尔街而不是伦敦的金融城运作。然而,20世纪的前半叶,仍然是一个行将谢幕的黄金时代的最后歌唱。英国,这个崛起于19世纪的日不落帝国或许已不复最初的光芒,但是它依然光照寰宇。


80余年后,玛格米特·麦克米兰在她的《大国的博弈》那本书中感慨,美国在法西斯主义风行之前失去了一次控制欧洲的机会。然而在1919年的巴黎和会上,欧洲人也的确忽视了美国的意志。尽管这是改变世界的180天。后来美国拒绝加入国联,不过这无济于事。玛格米特的曾祖父,前英国首相劳合·乔治正是那段历史的一部分。


1991年,美国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在海湾战争中,美国领导的联军几乎兵不血刃,就打败了伊拉克,成为解放者。伊拉克战争使美国在全球的军事声誉达到顶峰。美国如此自信,以至于次年,在美国总统老布什的一项被称为“基本力量”的计划中,同时打赢两场大规模战区战争的战略,已是美国军事战略的核心。


那时候没有人对此表示怀疑。不过,2008年,老布什或许会为当初的决策感到后悔。在曾经的超级大国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发生冲突时,美国正深陷于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的泥潭而不能自拔。即使美国希望扮演拯救者的角色,也已经是有心无力。美国军方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早在1997年的防务报告中他们就坦白,如果失去了这种能力,“美国为全球超级大国、盟国安全伙伴和国际社会领袖的地位将受到怀疑。”


这正是70余年前,英帝国曾经品尝过的滋味。1939年德国闪击波兰,英国和法国发誓要帮助波兰。1940年,当英国的盟友法国沦陷于德军的铁蹄下时,英国军队惟一可以做到的,就是在法国海岸边成功地上演了敦刻尔克大撤退。这个昔日的霸主除了求助于美国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德军的轰炸机日复一日在伦敦上空轰鸣。


历史在那一时刻以悲剧的一幕为英帝国奏响了挽歌。不过,直到珍珠港倾泻的炸弹击碎美国孤立主义政策之前,甚至美国也不真正清楚自己未来的角色。1945年,二战结束之后,美国一跃成为超级大国。当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的时候,已经注定美国在另一场金融和货币战争中也成为最终的赢家。


美元就此崛起,成为世界首要的储备货币和全球贸易的货币基础。这种花花绿绿的纸片似乎具有超凡的魔力,不被质疑的信用。正是基于这种信用,在过去20年中,美国人可以举债度日,维持自己固有的生活方式。全世界的机构和央行毫不迟疑地增持美国国债,即使在次贷危机爆发之后。


而在这个金融帝国的心脏地带,以经纪业务起家的华尔街,最终以他的投资银行征服了世界。这是一种彬彬有礼却同样残酷的征服。那些西装革履、手提电脑包的投资银行家们穿梭于全世界,以自己的方式在世界范围内分配资源。在世界任何一个有金融活动的地方,他们都是权势和财富的象征,他们具有绝对话语权,几乎攻无不克。


这并非帝国的全部秘密。同样具有攻击力的是他的知识霸权。无论微软、谷歌、英特尔所引领的信息产业,或者500强中的高端制造业企业,构筑起帝国的另一个支点。这似乎也是那些乐观的人们愿意指出的地方:即使华尔街模式终结了,美国的实体经济仍然有超强的竞争力。


过去200余年美国的全部历史,最终裂变为美国在军事、金融和知识领域的霸主地位,成为这个年轻的帝国得以傲然挺立的全部基石。现在,21世纪最初的10年,正在改变过去200年中塑造的一切。


美国仍然有无可比拟的军事实力,但已不是无所不能的拯救者和美国价值观的全球护卫者。即使美国军方也不再相信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战略。而在华尔街的夕照下,这个财富帝国的金融基石也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纹。没有人知道这道裂纹是否可以修复。


更大的悬念是,美元会随之坠落吗?已经有预言家毫不犹豫地做出了这样的判断。如果这是可以预期的图景,美国国债将不再会是各国央行和机构压箱底的宝贝,美国以债务扩张而持续的经济增长和生活方式也将终结。没有人知道,在最坏的结果到来之前,历史还会经历怎样的反复。也许,未来的美国会像今日的英国——没有人否认,英国仍然是一个实力雄厚的国家,不过他再也没有能力重演帝国当年的荣耀。


在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这可能是改变我们生存的世界的最深刻的变化。但是现在,或许没有多少人真正理解这一切。历史不会以一种我们臆想中的符号宣告一个时代的终结或者开始。他也不会那么快就告诉我们,在一个帝国衰落之后,谁将会成为历史的继承者,又或者我们将生活在一个没有霸权的时代。实际上,在新与旧的转换间横亘的变迁或许要几十年或者更长。


身处历史进程中,我们看到的无非是散落的碎片。不过,会有那么一天,这些飘落的碎片会拼合成一幅完整的图景,历史的暗示在那一刻真相大白。这个辉煌帝国的挽歌,在这个10年就已经奏响最初的乐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