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一季 烽火九州 第一百二十一节 《荷兰王国政府与中华民国政府关于荷属东印度群岛问题的议定书》(2)

wuyanlai 收藏 0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


民国二十九年三月二日凌晨 四川省 重庆市 中华民国最高统帅部


今天即便不是军委会的这些大人们最倒霉的日子也差不多了,正在熟睡中的大佬在凌晨被最高当局派来的卫兵一个个的从被窝中拎了出来,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便被塞进汽车里拉到了这里,在军委会这间最严密的会议室中此刻充满了一股弥漫的被窝味儿。


而我们的最高当局也好不到哪里去,在深夜里被陈布雷闯进公馆的尴尬是不言而喻的,若不是陈布雷手中的那份电报勾起了他无限的兴趣与斗志的话恐怕他真的会让卫士把陈布雷关上一整天,可是现在他不能这么做,因为有人将一件十分棘手而又代表着巨大的荣誉的事情交到了他的手中,因此在这个夜晚他必须对这件事情做出抉择和安排。


“诸位,这么晚让大家到我这里实在是不好意思,但是眼下的事情确实十分的棘手,我希望大家能够和我一起研究出一个对策来,发到大家手中的简报就是我们这次要讨论的内容,大家看看有什么看法?”看到眼前一个个提不起精神的手下最高当局是又气又爱,气的是这些家伙在这样的时候居然还是一副懒散的样子,要知道最高当局的眼睛里似乎已经可以看到后人对着自己顶礼膜拜的清醒了;可是他又爱这些人,在这样艰苦的岁月中他们没有舍弃自己已经是难得了,如果他们也像南京的那位(汪精卫)一般倒向了日本人自己也是没有办法的。


看罢手中的简报在座诸人都受到了极大的震撼,要知道这可是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第一次将自己的触角向外伸了一伸,虽然条约还没有签订但是这其中意义却是在座的大佬们不难看出来的,在一片惊叹声中国民政府主席国民党元老林森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中正啊,这是好事情,好事情啊,当年国父带着咱们大家闹革命的时候不就希望可以恢复国家的荣誉和尊严吗?这是一个机会啊!机会啊!我一直都觉得你没有赶上好时候,国家积弱百年造成的几乎所有的恶果都在你上台后出现了,咳、咳、咳,没有想到啊,真是没有想到,自从这个武太行出现后我们的国家居然有了生机,咱们干的也开始有滋味儿了,好啊!看到这个即便是老头子我今天就去见国父也值了!”


“长仁(林森号长仁)老,您放心,中正一定会好好的处理这件事情的,如果这件事情处理不好的话我也会觉得对不住国父的啊!”看着这个一直以来都对自己有意见的老前辈居然如此的激动最高当局的心中自然也是百味交集。


“委座,中共方面不经中央同意擅自派人和荷兰人进行这样大的交易是不是有破坏统一战线的嫌疑啊?”何应钦在一边十分不满意的说道,在他看来中共方面越过中央私自和外国人搞了这么一套是十分的说不过去的,自己那位印象中一向对于正统地位十分的看重的最高当局不发脾气才怪。


“敬之,你这是什么话,现在是抗战时期,我们和中共是战友,战友,什么是战友,战友就是要互相帮助、互相扶持、互相信任、互相理解,在这样的对国家对民族有好处的事情面前中共都出手了,我们又怎么能够退缩呢?话说回来,即便是内战期间中共给我一份这样的文件我也是会考虑签字的,你要知道这涉及的不是一个人或一个党派的利益,它涉及的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的利益啊!”最高当局显然对于自己的这位高参十分的失望,他实在是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对这些人多灌输一些国家和民族的意识呢!


最高当局的话让下边不少还想着如何借着这次机会诋毁中共的人大大的汗颜,一个个的低下了头,看大家都不说话一直都不太喜欢在人前主动说话的孔祥熙拖着他肥胖的尸体站了起来,“委座,对于能够得到荷属东印度群岛这件事情我是十分的高兴的,但是委座,国家的财政状况不用我说您也是应该清楚的,现在的这种局势下别说是一年三千万英镑,就是一年三百万英镑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天文数字,也就是说您即便是签署了这份协议我们也是无力履行的!”无奈孔祥熙只好给最高当局泼下冷水,作为财长孔祥熙十分的清楚中国的家底,此时的中国财政没有崩溃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哪里还能找到闲钱支付购买东印度群岛的巨额资金呢?


看着自己的姐夫差点就要哭出来的表情最高当局连忙解释道,“庸之啊,你不要担心,这次的交易我们并不需要出现钱,因为有人在替我们担保!”


“担保?委座,是谁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敢为我们担保呢?”孔祥熙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这样的情形下居然还会有人为即将崩溃的中国财政担保的,于是乎他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这个超级“冤大头”究竟是哪一个。


“前清皇室!前请爱新觉罗溥仪先生以他存放在瑞士苏黎世银行的大量珍宝作抵押,担保我们的国家有能力支付这写款项。如果国家不愿意支付的话他和爱新觉罗家族愿意代替中央支付购买东印度群岛的费用。”(武太行其实是非常难做的,大量的印刷高质量的假币的事情自然是不能说的,而孙殿英巨额的财富也是不能让中央政府知道的,于是乎武太行只好再次将咱们的溥仪先生拉了出来。


“委座,这个小皇帝为什么这么好心啊,他是不是有什么要求啊?”何应钦问道。


“诸位,是这样的,溥仪先生希望在未来即将诞生的东印度群岛的地方政府中可以为他家族的成员保留一个拥有无限的尊荣的位置,也就是虚的元首。”这个问题对于最高当局是再无所谓不过的一件事情了,因为在最高当局的眼中只要这块土地是中国人的就好了。


“我看行啊,中正啊,既然这个小皇帝有这个意思我看咱们就不要拒绝了,给他们家族一个位置其实也没有什么,只不过对于驻军问题我们一点都不能让步!”林森怕最高当局碍于面子不好表态便带头对于“溥仪的建议”表示了认可。


“委座,没有足够的海空军部队仅仅依靠陆军部队我们该如何防守东印度群岛呢?万一日本人发起对于东印度群岛的进攻的话我又该怎么做呢?”坐在最角落里的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众人大多忍不住看了过去,一看不要紧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心中问自己一个问题:“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他不是别人,正是当年的中华民国海陆空军副总司令张学良将军,谁也没有想到这位被启用后一直默默无闻的少帅会突然间出现在最高统帅部的会议室里。


最高当局显然也没有想到张学良会突然发言,但是最高当局毕竟是最高当局迅速的调整好心态便道,“汉卿说得对啊咱们的空军、海军几乎已经打没了,甚至连陆军的精锐部队剩下的都不多了,但是我们不能因为我们没有实力就不要这片土地了,你们应该看到,只要拥有了这片土地我们就等于将整个的南中国海变成了中国的内海,甚至连整个的东南亚都会处于我们的势力辐射范围中,这就等于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恢复了明末中国在东南亚的存在啊,所以说东印度群岛必须成为中国的领土!”(明代政府曾经在东印度群岛(今印尼、马来西亚)的某些地区实行了有效的统治,但是后来由于某种原因中国政府将势力撤出了东南亚地区。)


“委座,那我们拿什么抵御日本人绝对优势的海空军呢?”张学良接着问,其实这个问题在1931年他就开始问自己了,多少年过去了他依然没有明白究竟该怎样做。


“汉卿啊,这个你不必担心,武太行的新编第七十八军会抽调出一个海防炮兵旅到东印度群岛,另外中央方面也会尽全力加强那里的实力的,目前滞留河内的一批前往英国学习海军的学生已经接到军委会暂停一切行程的通知,另外我们刚刚俄国人那里得到的一百架飞机也将都加强都加强到那边,总之东印度群岛我是要定了!”


“委座,既然您已经做出了决定属下就不好说什么了,不过,委座,驻守东印度群岛的最高指挥官的人选你有吗?”张学良问道。


“这个——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七十九军的军长许崇智!”最高当局突然想到了自己这位在军事上绝对出色的大哥,作为一位在军事素养上丝毫不逊色于蔡锷和蒋百里的军事家自己的这位大哥完全有实力出任这一职务。


“到!”许崇智怎么也没有想到最高当局会叫到自己的名字,更加让他想不到的是本来打算为自己的兄弟训练出一支强大的军队后便离开的他会真的重新披上战袍。


看到已经十几年没有带兵打仗的大哥居然还保留着昔日军人的作风最高当局的心中自然也是感慨万分,“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七十九军的军长许崇智,我现在以军委会的名义命令你和你的部队迅速开赴中越边境整训同时等待命令,只要是中央和荷兰人签约后你的部队便迅速的经越北装船运抵荷属东印度群岛,而你也将接任我国军驻东印度群岛军队的最高指挥官,你看怎么样?”


“坚决完成任务!为国家、为民族、不成功,则成仁!”作为一名纯粹的军人许崇智对于战争的命令实在是太渴望了,特别是在这种国家民族的危亡存于一线的时刻可以接到开赴战场的命令是再好不过的了!


“好,兄弟我就在这里代四万万民众谢过大哥了!”


“中正,你我是兄弟就应该是一世的兄弟更何况这还有国家民族的大义在里边,你放心,我一定尽最大的努力保住这块地!”


“好!散会!子文,你留一下。”


——


“姐夫,是不是要我去一趟荷兰?”宋子文早就猜出来这次的差事自己一定少不了了。


“子文啊,还是要辛苦你啊,你这就去准备飞机,经由西北德国人的航线前往欧洲和荷兰人谈判,一定要尽快的罢这件事情敲定下来!”


“姐夫,有什么底线吗?”


“有!你告诉荷兰人条约的第六条,也就是‘对于在荷兰统治期间为荷兰政府效力的当地土著居民尤其是那些曾经在殖民地当局任职的当地居民,中华民国政府必须对其合法的生命、财产的安全做出保证,在他们的权益受到其他土著居民的威胁的时候政府应给予其与荷兰政府无差别的保护,进而维护荷兰王国在当地的权威;另外中华民国政府还必须保证不对当地曾将参加过排华活动的居民实行清算。’中的不对参加过排华的人员进行清算的条件是万万不能答应的!”


“姐夫,为什么啊,要知道这里边有很多的内容可是比这一条不平等的多,你为什么仅仅不同意这一条呢?”


“子文,你不明白,当年国父和我们的党的大多数经费都来源于华侨的捐赠,我们的党也承诺在革命成功后一定会用强势的国家机器来为他们撑腰,但是几十年过去了虽然我们的华侨们还是一如既往的支持者我们但是我们却没有能力兑现曾经的承诺,我不想那些曾经帮助过我们的人心寒!”说到这里最高当局的脑海中浮现其当年自己在东南亚一带筹款的时候华侨们是怎样的毁家输国的,想想那些连饭都吃不饱的老人将棺材本拿出来交给自己时的情形最高当局的眼角不免湿润了起来。


“姐夫,你没有事吧?”说实话在宋子文的印象中很少有自己的这位姐夫流泪的记忆,他印象中最高当局上次流泪还是自己的大姐夫(孙中山)去世的时候的事情。


“没有事,我没有事,子文,我刚才说的话你记住了吗?”


“姐夫,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一定办的漂漂亮亮的!”


“好!你去准备吧,今天晚上就飞延安!”


“好的,姐夫,我走了!”


“子文,保重!”


“恩!”


——


昭和十五年三月五日 日本 东京 倭皇宫


“阿部首相,你还是无法说服海军的那些家伙吗?”天皇对于首相阿部信行显然不是十分的满意,原因就是阿部信行一直无法说服海军军令部的那些家伙全力的支持自己的北上计划,海军的将领认为既然要打当然没有理由让帝国强大的海军力量闲置在一边,他们认为在美国人遏制帝国的表现越来越明显的时候必须对美国一战,只有这样才能奠定帝国的霸业,不让的话即便是占领了整个的远东地区也只不过是一栋空中楼阁罢了。


“对不起,陛下,是阿部无能,阿部辜负了您的期望,请您处罚阿部吧!”


在以前的时候如果首相受到军方的强烈抵制天皇一定会考虑撤换首相,但是现在天皇却不能,因为天皇十分的清楚眼前的阿部信行和石原莞尔、岗村宁此、坂垣征四郎等人都是自己实现帝国千秋霸业的助力,没有这些人的效忠自己是看不到乌拉尔山上的旭日旗的,于是道:“阿部君,我并没有说过要处罚你啊,作为帝国的首相最近一段时间你的表现还是让我十分的满意的,但是我希望以后注意以下海军和陆军的平衡的问题,你要十分的清楚在日本目前的国情下你绝对不能失去军队的支持的!”


“陛下,您的话阿部都知道,但是战争已经耗尽了帝国的鲜血了,现在东京的市场上甚至连做饭的铁锅都买不到,在黑市上夸张一点的说的话铁就是黄金,另外我们的大部分国民已经几年没有做过一件像样的衣服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内阁实在是没有多余的钱给海军啊!”阿部信行说话的声音略略有些激动。


“阿部首相,国民真的这么困难吗?”刚才阿部信行说的话可是天皇从来都没有听过的事情,这位“强大”的国家的统治者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国民过的这样的困苦。(其实单从饮食上讲的话日本人从来就不如中国人,太子认识的日本小丫头就坦言她在来中国前从来就没有见过有人买一整个的西瓜吃。)


“陛下,是臣等无能,臣让陛下不高兴了!”意识到自己失言的阿布信行连忙解释道。


“阿部君,这是我的名片,一会儿你就可以到我的内库去,告诉他们上个月从中国运来的五十吨黄金全部给内阁支配!内阁要全力从美国抢运生活必需品和物资回国!”


“陛下!这怎么可以!”


“阿部君,你不要担心,军部每年从中国运回的黄金都在几百吨,可以用这些为我们的国运赌上一把也是值得的!”


“陛下!”


“好了,不要再说了,你下去吧!”


“可是,陛下——”


“阿部君,还有什么事吗?”


“陛下,情报机关发现中国的一个集团军近十万人已经抵达中越边境地区,军方怀疑中国人是想在法国关闭边境的时候使用武力解除法军的武装后控制那里,一旦他们控制了那里对我们是十分不利的!”


“阿部君,命令海军派出一定力量的海军力量到那一带去给他们双方一定的压力就好了,在我们完成对苏俄的攻击前我不希望多线作战!”


“是!天皇陛下!”



——


谢谢您对于《脊梁》一如既往地支持,欲知后事如何,且听太子下回给你继续分解!


第一百二十二节 北部湾的幽灵 正在写作,一定准时奉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