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祖国之战 意料中的战争 初战澎湖(六)

王建69 收藏 13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5/[/size][/URL] [内容简介] 初战澎湖(六) 曾兵在新型坞登的指挥部里,一动不动的盯着墙上的作战态势图,这位目前澎湖前线的最高指挥官的眉毛已经拧成了一个重重的“川”字!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683158/][size=14][color=#FF0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5/


初战澎湖(六)

曾兵在新型坞登的指挥部里,一动不动的盯着墙上的作战态势图,这位目前澎湖前线的最高指挥官的眉毛已经拧成了一个重重的“川”字!

“从各方面反馈回来的情报看,敌人没有理由就这样把机场和港口让给我们呀?就是登陆场敌人也只是象征性的做了一些火力覆盖,没有理由呀?”摸着下巴,曾兵自言自语的继续道:

“现在敌人明显在向马公市区和白沙屿、渔翁岛的市镇内有计划的收缩兵力,摆开了一副与我军进行城市争夺战的架势,算盘打的到不错,可这也有点过早了吧?……敌人有更大的阴谋是可以肯定的!可这个阴谋是什么呢?”

这些问题已经反复在曾兵的脑海中出现多次了,可问题的答案却一直无法找到。

战场上的战机稍纵即逝,反正一时无法正确判断出澎湖守军的真实意图,曾兵也就不再伤脑筋下去。他来到一个作战参谋边,伸手接过了送话器:“接季政委!”

作战参谋迅速的在键盘上敲打了一会,政委季长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老曾,我这边的进展很顺利。就是在刚刚拿下万安岛的滩头表面阵地时,敌人引爆了事先埋下的大量炸药,我军损失了近40人!现在万安岛已经被我拿下了!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我这边也很顺利,敌人基本没有组织象样的抵抗,现在开始有组织的向城镇收缩兵力,摆开了要与我进行城市巷战的架势。我估计敌人可能有更大的阴谋!等等你刚才说万安岛引爆了事先埋下的炸药?……”

“是的!老曾!你的意思是说敌人……,喂!老曾你说话呀?”

曾兵没有等季政委的回答,就连忙来到地图前:“宋参谋长,你来看!”

“现在敌人已经龟缩到城镇内,外围的防御阵地仅仅部署了少量的兵力,从这些情况看来,敌人是要用巷战来大量杀伤我有生力量,达到延缓我军、等待援军的目的!而敌人过早的撤入城内,除了保存实力以外,很可能在外围防御阵地设有陷阱!一旦我先头部队突入市区,他们很可能会启动这些陷阱,给我后继大部队带来重大损失!这样我先期入城的部队也会被他们给吃掉!”

“我想这完全有可能!”参谋长宋海清点头说:“我看敌人不但会象万安岛那样在外围防御阵地埋设爆炸物,而且还可能有地下出口,可以从两翼甚至侧后对我部队实施反包围!”

“嗯!分析的有道理!为了保证上级赋予的20个小时解决澎湖的任务,我看这样……”曾兵随即就想到如何应对了。

在曾兵的请求下,总前指很快就将一份台军外围(包括刚刚占领的滩头阵地)的地下工事照片发了过来!由合成孔径雷达经过计算机生成的图片被宋参谋长拿在手上,亲自用红蓝铅笔标在作战地图上。

6时许,我火力支援舰队开始了对白沙屿外围阵地的火力打击。

30分钟后,炮火开始延伸。随即曾兵以大约一个加强连的兵力以坦克和步战主主力,配合空中的武直及中高空盘旋的歼10A,开始了对外围阵地的冲锋。

躲过炮火打击的台军,为了防止我军炮火假延伸,起初并没有离开防炮洞,只是派出了一部分的监视组。直到我步战内的步兵下车展开进攻队形后,才开始进入预设阵地。

已经有了实战经验的我陆战旅指战员们,面对台军的交叉火力。并没有麻木冲击,而是第一时间呼叫空中的火力打击。而他们和后面的狙击手们更多的精力这放在了对台军偶尔跃出的防空导弹射手和反坦克火力的打击。似乎他们并没有要尽快拿下外围阵地的意思!

我军这次漂亮的空地协同作战,虽然给予了外围阵地上的台军以很大的伤亡。但短时间内并没有能拿下阵地,虽然我军曾数度在一些突出部撕开了口子,但都被台军给堵了回来。

台军后方的炮火支援一直打的很刁钻!分散在澎湖各处的大口径火炮都是以集火急速射来对我进行阻拦的!而每次急速射每门炮也就打连发炮弹就立马转移阵地,由于这样他们可以在数分钟内利用民房为养护,快速的转移,因此我军无法对其实施有效的毁灭打击!

外围攻坚战进行了两个小时了,双方仍然处于胶着状态,双方的人员伤亡数字也在不断的上升。只是本来进攻一方的伤亡应该大于防守一方的,但是现在却倒了过来!作为防守一方的台军的伤亡却数倍与解放军。

对于解放军在白沙屿和马公(由于志强团和随后增援来的另一个空降团,从两个方向上协同进攻)外围的打法,陆建是可以理解的。

解放军为了减少巷战的伤亡,逼自己在外围战斗中采用添油战术,其目的就是要把我们的有生力量给消灭在外围,妄图把自己当成在四平街的林彪!可这样一来自己却可以成为陈明仁第二,再来个四平大捷。而且现在的伤亡还是可以承受的(因为台军每个阶段在防线上的兵力投入并不大!而且能守就守,不能守就退回市内),但解放军如果在澎湖久拖不克,那么就为台湾本岛和盟军的介入关键是赢得了时间。

但是以解放军目前掌握的有利局面,他们应该还有手段的,再说解放军一贯善于声东击西!可这个“西”究竟会出现在哪里呢?

现在轮到陆建伤脑筋了。

“旅长,已经准备就绪,是否可以开始了?”

宋海清参谋长在证实了最后一组消息后,将各部队到达指定位置的情况报告递给曾兵,并请示道。

曾兵下意识的看了看表,差5分就九点了。

“开始吧!”

“排长,阿共仔又开始撤退了,是不是让我带几个兄弟出击一下?”

刚刚换防上来的那个号称“高大胆”的班长在C型防御阵地的左侧,露头看了看外面,对自己的排长说。

排长一把高大胆拖进掩体内。

“你不要命了!小心阿共仔的狙击手。”

排长又看了看四周:“需要5、6个自愿兄弟和高班长从侧面冲击一下!有自愿的吗?”

终于有愣头青聚了过来,排长没有多说什么,轻轻地擂了每个人一拳,而后亲自向外面打出了一串烟幕榴弹,随即一挥手。

随着榴弹出膛,高大胆已经冲出了掩体,并抬手打出一个短点射,烟幕中一个模糊的身影倒下了……

7个从侧面冲击的台军,让解放军撤退的速度加快了。

高大胆胆子也真的有够大!他一直随着我撤退部队追出了很远,已经有5个人倒在了他的枪口下了,可他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此刻仿佛他的大脑已经不受自己支配了,一味的麻木往人多的地方冲!手中的T91步枪机械的重复着射击动作。

“咔”子弹打空了,高大胆摸了一下胸前。

“槽糕!没有弹夹了。”他随即向前一扑,卧倒在我一个牺牲了的解放军战士边上,一把抓过95式突击步枪,顺手在尸体上搜到两个弹夹。

“啊!”身后传来一声痛苦的叫声,高大胆回头一看,那个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老乡的上半截身子倒在自己身后,被步战上30毫米机炮击断的下半身仍然向前挪动了两步才倒下。

这个老乡是和自己一起从太平岛上把昏迷的陆建架到潜艇上,逃回来的4个兄弟中的一个!现在他的嘴里咕噜咕噜往外冒着血泡,两手在虚空向自己乱舞。

“大…胆…救…”一个“我”字没有说完就睁着双眼去了!

“兄弟!”大胆滚到老乡身旁,座了起来,一把把他搂在怀里!

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此刻大胆的眼睛已经不争气的开始流汗!

“老天啊!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高大胆就这样做在地上,一声一声的嘶喊着。就是头顶上,再次从头顶上飞过并在百米开外击中目标引起的巨大爆炸声和而后轰鸣着从头顶编队飞行的直升机群都没能打断他的思绪。

仿佛战场上的高大胆已经与世隔绝,他的被泪水模糊了的双眼中出现刚刚的一幕幕。那个在烟雾中被击中倒下的年轻解放军战士、还有那几个在追击时被自己击中没有完全咽气的士兵那空洞的眼睛、老乡的下肢……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文化程度并不高的高大胆不知怎么就想起了这首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