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嗖嗖 子弹嗖嗖 五十三章

怀旧连长 收藏 7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size][/URL] [内容简介] 肖峰在侦察地形回来的路上拐上了九峰山。 王冠英说打谁? 肖锋说日本鬼子。 王冠英说那没二话,你说你要借多少人马,多少兄弟,肖老弟你尽管开口,哥我一个磕巴都不会打。 肖锋说,“我不是借人,也不借枪,我是要王司令你亲自带队下山跟我联手的打这些鬼子的。” 王冠英说,“哟,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53.html


肖峰就把具体的方案说给了王冠英听“我带义勇队的兄弟们埋伏在关口,这条关口是省城通往陈家湾的必经之路,除此之外,再无第二条路可走,四面皆是崇山峻岭,偶尔有条间道,那是望山跑死牛的绝路,当日军进入头口后,义勇队先按兵不动,115师686团杨勇杨团长在南200米处的一个山包张了布袋口等着呢,鬼子一旦进入袋中,杨勇团长率先打响第一枪,义勇队这边立时切断鬼子退路,完成对敌包围,这叫收口,又叫瓮中作鳖。这边战斗一旦打响,势必会引来田原的援兵,到时,王司令你带着飞虎的弟兄们封住永安桥,终他田原有千军万马也是白给,这在战术上叫做围点打援。”

王冠英听罢,一摆胸脯,“肖老弟,哥今儿就听你的了,你放心,别说田原的人马,到时要是能从永安河上飞进一个蛟子,我就一头磕死在永安桥的石头楞儿上。娘个逼,我王冠英今儿弄不死他个王八操的,兄弟们准备家伙。三时造饭,四时出发。”

肖峰离开九峰山的时候,飞虎队的弟兄们已经开始擦枪,擦炮,搬运弹药,忙得吊毛穿腚了。这些人平日里一队队在黑夜里,在高粱地里,来无踪去无影地穿梭拉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杀人越货,绑户架票,被老百姓戳着脊梁骨骂土匪王八蛋,干过的好事、坏事成车匹拉,数不用数,可一旦要真跟日本鬼子交起了手,那种落后的土匪、农民意识立时就会被精忠报国的深沉思想所取代,这些一个个原本就不拿自个的命当回事的土豹子们瞬间就成了无愄不惧的英雄,这些人一旦有了崇高的思想作了支撑,那他的干的事就能惊天地泣鬼神,就是人世间最可怕也是最不可议的壮举,何况要对付的只是区区小日本鬼子,那又何足挂齿。

就在肖峰杨勇他们两部人马在预设地域埋伏下来的时候,王冠英也带着他的几百名弟兄扛着七长八短的鸟枪,老汉阳造,土压五,更为夸张的是,还有两个光着膀子露着黑乎乎胸毛的壮汉扛着一樽盖着红布的庞然大物,浩浩荡荡下了九峰山,马不停蹄地向着永安河赶来。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那块红布下盖着的是一门专打铁弹子、铁沙石的火铳。这种土造的火炮,又笨又重,用火绒照着屁股门的引火绳上一触,咣当一声,喷出的铁沙石就是盆口大的一个扇面的火球。是架飞机挨着了也是当场报废。王冠英把话早已传了下去,“所有的人今儿都给我精神着点儿,咱们是土匪,这名不好听,都说我们好事不干,专门祸害人,这话我听不中,土匪咋了,土匪也是他娘的大年初一五更天起来要饭,日子逼的。可咱土匪的心是红的,血是热的,咱也是中国的爷们,日本鬼子来欺负咱,咱操着家伙就跟他个狗日的干,这没说的,也不能含糊。今儿都给我把狗日的小鬼子往死里打,子弹我有的,可着你糟,只是丑话说到头里啊,要是哪个小舅子当了软蛋,给我水了,那你可别怪我王冠英翻脸不认人,不讲情面,没说的,亲娘老子都没用,我也是照崩不误。都听到了没有?”

众人齐喊,“听到了,”

听到了什么了?

“不能水了”

王冠英一挥手,“出发。”

“鬼子来了!”睡了一会,这会精神倍儿好,眼睛也倍亮的疤瘌三突然大惊。

所有的人都没有吱声,空气在那一刻仿佛也骤然间变得呆滞凝固了一般,整个山谷瞬间静得吓人,连一丝丝风吹草动都没有了。

“兔崽子们,终于还是来了,”二孬叫兄弟们都准备好了,按原计划行事,喇叭一响就开火,喇叭两响,就扔手榴弹,喇叭三响,就冲下去,跟鬼子们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此时的天空已完全放亮,太阳已经在东边的山尖上露出了半点脸,像只巨大的探照灯顿时把原本黛色的山峦映照得霞光万道。

鬼子的汽车已由原来的黑色小点,渐渐放大,车体的轮廓也渐趋清晰。所有人的心一下子全都提到了嗓子眼,油锤的老毛病又犯了,尿急,总是这样,哪一次在队伍开战前,就会感觉到裤裆里那玩意立时有了感觉,明明没喝多少水,却也憋得不行,就为这事,他也没少受人奚落,也没少丢人,时不时就会被人当成话柄提起,冲着他油锤嘲笑一翻,油锤觉得自己没面子死了,很多次羞得恨不能把脸钻到自己的裤裆里边去。他也想像别人那样装出平静的样子,可不由人, 一到真要干起来了,他就尿急,狍蛋说,我教你个方法,压根别去想它,就不尿急了。

油锤说那也白吊搭,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痛,那玩意没长在谁身上,谁不心疼。

这一次油锤暗暗发誓无论如何都要憋着,趴在草丛里一动不动,尿就禁不住地渗了出来了,油锤依然没动,日他奶奶尿湿就尿湿吧,一会如果有人问起来,油锤的理由都想好了,就说是叫露水给渍湿的,油锤的手指已紧紧地搭在了长枪的扳机之上,他的枪身上盖着一层乱草,枪口却透过杂草黑洞洞地朝外伸着。

马达的轰鸣越来越近,汽车的体积也越来显得越大,隔着草丛的间隙,肖峰已经看清了山下的情景,前边是几辆偏三轮摩托车开路,一边的挎斗里都坐着一位拄着指挥刀留着一撮仁丹胡的日军军官,每辆三轮摩托车的挎斗上边都插着一个膏药旗,后边是汽车跟进,一共有六辆,汽车上站满了身穿杏黄色呢子军装,戴着钢盔,肩着三八大盖的日本士兵,一个个泥神似的沉着脸,目光呆滞,面无表情,冷若冰霜。最后边是队骑兵,尽是些东洋战马,那马的个头比一般的要足足大出一号,蹄子大如面盆,马腿硕大粗壮,结实有力,一匹匹看上去油毛光亮,膘肥体壮。马上的日本兵都拎着马鞭,腰里挂着修长的钢刀,斜背带着刺刀的长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