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能变成一天的中国就好





陈文茜:我今天要特别播出一个我们所拥有的独家专访,这个独家专访在我台湾的《文茜世界周报》里头播出,我们访问的人就是非常著名的《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他曾经得过三次美国的普利策新闻奖,它的名字Thomas Friedman,在美国几乎一个人都知晓。


他最著名的著作The World is Flat《世界是平的》,最近他有一个新的作品,《世界又挤又热又平》。在对他的独家专访里头,他独具眼光的特别提到,他说人类现在所需要的未必是像人们神舟七号般的“太空竞赛”,我们要的是地球竞赛。


什么叫地球竞赛呢?就是想办法做下一个阶段的绿色革命,绿色产能。谁能够掌握克服全球化的关于绿色工业的,比如绿色革命产能,各种能源的革命的先进技术,谁就掌握了下一个阶段的世界经济的龙头,这是Thomas Friedman一个重要的寓言。


我们今天为大家播出对他的独家专访,那么这个独家专访是由台湾的《远见杂志》跨海到美国访问他,特别独家授权给《文茜世界周报》,我们今天在凤凰播出,也让大家来思考一下,中国下一个阶段的产业未必都是你现在所感受的工厂形态。


如果在绿能的产业,中国在这个时刻可以因为它非常丰沛的财政手段,也就是说美国财政很严重的赤字,欧洲如此,日本也是如此。只有中国政府是有足够的钱的,还有能力做新的扩大内需的方案,而这个扩大内需方案是下一个阶段整个人类产业最具产值的绿能产生的话,那么中国很可能在这次的整个经济大衰退的洗牌之后,再度掌握了未来全球的个很重要的火车头,让我们来看Thomas Friedman的专访。


解说:佛里曼认为人类生活水平的提高,全在于对能源依赖,但是人类正面临“大转型”,我们依赖的石化原料从原本认为的便宜、无害、永不枯竭,变成昂贵,有毒,而且终将耗尽,因此引发全球而深远的影响。


佛里曼:它将引发五个大问题,非常大问题,能源及天然资源供需问题,从油价到粮价,这是第一。第二,石油独裁主义,苏俄、沙岛地阿拉伯、伊朗、查维兹和委内瑞拉的兴起,这些国家的强大只是因为油价不断上升,而不是像台湾因为生产微电脑晶片,而只是因为它们垄断油源。


第三,气候变迁。这将引发很大的麻烦,我们已经看到了很多例证了。第四、生物多样性丧失,大量的动物目前面临灭绝。第五,能源匮乏,很多人没有办法得到,发展成长所需要的能源。


解说:上一本书《世界是平的》,佛里曼语调乐观的说着全球化,最新著作《世界又热又平又挤》,作者却显然口气焦虑,他认为只有解决了能源问题,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佛里曼:不论是国家或公司,能够找到能源气候世纪这五大问题的解答,我认为他们将不只享有更高生活水平,经济上影响力,而且会获得尊敬。


原则上我希望我的国家,当然我希望最好的所有的国家都如此,像台湾也说,喔,不,我们也要加入绿色革命。然后我们将一场竞赛,不是“太空竞赛”,而叫“全地球竞赛”。这不是指谁想要第一个登陆月球,而是谁能发明让人类得以永续存活的科技。


解说: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所有人获益,企业也有利可图的好事。


佛里曼:永续议题是我们的大好机会,当世界变得又热、又平、又挤时,那些有绿色干净能源科技的国家,将享有永续的成长,这将会是很大很大的机会。好比台湾宏基电脑,下一步如果不只是IT,而是ET所以(Energy-Technology)。懂得利用能源科技的公司,这将是很大的机会,这将是很大的机会,所以永续不再只是面对威胁的危机的处理,而是应战下一个世纪的大好机会。因为下个世纪的最有希望,最有前景的产业是干净能源产业。


解说:但关键在于政府政策,只有公权力能引导市场,从消耗煤、石油等来自地狱的燃料,转换成使用“来自天堂的燃料”,如太阳能、风力。自由民主信徒的佛里曼,甚至“幻想”美国能变成专制的中国。


佛里曼:只要一天、一天,小小的一天就好,一天不会太坏,我们美国只要变成中国一天就好,我们可以由政府强势主导,朝着正确的方向,立刻改变各种规定、市场,改变市占率等。


隔天,我们的自由市场机制开始运作之后,我们就会在新的对的规则之下起飞,只要一天的中国就好。我当然还是相信自由市场,我还是民主体制的信徒,但变成一天的中国,只是我的幻想,我只希望我们的体系运作的更好而已。


解说:所有为能源投注的心力无非是为了我们的地球,为了我们的下一代。


佛里曼:我们下一代孩子,他们一定也会问,在我们这个进入能源气候年代的关键时刻,你们在哪儿?为什么你们不做点事情?你们在想什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