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报/中国成立59年,已成为影响世界的政体模式之一。那种认为不实行「多党制」、「全民票决」、「三权分立」,就叫「独裁」、「专制」、「不民主」的政体观,属于「西方政体意识」,在21世纪全球文明大综合时代,已经是非常落后非常保守的政体观。世界上从不存在统一的政体模式。中国一党执政,多党合作,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四位一体发展的「综合模式」,显示出巨大优越性,创造了震惊世界的「中华盛世」。应当说,中国政体已经成为世界性政体模式。


中国政体备受全球讚誉


2008年4月,中国日报网发起「我眼中的中国」全球英文网民互动活动,证明中国政体在全球的巨大影响力。美国的Raymound:「中国政党制度具有优越性」——「中国政党制度不会出现经常变更而导致政策缺乏连贯性。中国能确保在经济、外交、政治、贸易等政策的持续性。1978年来连续30年取得10%的发展速度……证明中国政体的『奇妙之处』」。「中国用最低管理成本取得了比其他国家更大的成绩,让世界刮目相看。」澳大利亚Zglobal:「中国有聪明的领导和睿智的政府」——「建议中国实行多党制,是十分愚蠢、十分幼稚的。世界上两党制国家都受到大利益团体、金钱和背后的权力控制。选民只是工具,『从两个白痴中选择一个』……中国政府正在创造全新的政党执政模式。」加拿大Susan:「人民感觉政府为他们谋利益」——「中国人民感觉他们的政府真正为老百姓的利益和未来着想,是真正代表他们的政府。」马来西亚Mark:「负责任的政府全心全意谋发展」——「目前的政府是个非常有责任心的政府……中国正在建立一种全新的和平发展模式,她的持久繁荣将造福世界。」


读美国华侨网民Observer:「中国敢于拒绝照搬外国政治体制」一文,笔者归纳出西方民主制四大缺陷。其一,「完美乌托邦」意识与否认政体创新。「同北美某个超级强国的领导人不同,中国领导人知道,完美的政府形式在世界上并不存在,这正是推动中国政府有组织地进行经济、社会和政治变革和创新的内在因素」。其二,「自诩永恒唯一」与排斥其他政体。「那些恶意批评中国的人永远不会承认中国可以创造出更好的政体形式。他们不能容忍中国敢于拒绝照搬他们国家的体制……拒绝彷效他们就是一种『异端』」。其三,「走向分崩离析」与金钱操控选举。「在诋毁中国改进自身制度的时候,他们标榜的『完美民主』却像古罗马帝国一样分崩离析。金钱是他们政治制度裡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没有钱,整个拉票参选的过程根本没法实施。到底这个政府真正代表谁?是选民还是捐献了几百万、几千万美元的大亨?」其四,「违背多数实质」与民主的拜金性。「个人投票已经越来越不重要了,两个政党都很清楚如何操纵民意。钱越多,就会有越多的媒体帮你说话,就会有越多的选民投票给他们。这就是揭开一切宣传面纱背后的所谓民主。」笔者以为,西方民主制虽然是政体伟大创举之一,但随着全球综合文明的兴起,其多数原则、天赋人权原则、人民利益原则等等,都出现了颠覆性退化。而中国敢于并善于突破西方模式,确实是中国政治智慧的完美体现。


显示东方综合模式特色


胡总书记权威概括中国政体的综合特色:「我们党把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结合起来,把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同坚持改革开放结合起来,把尊重人民首创精神同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结合起来,把坚持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同发展市场经济结合起来,把推动经济基础变革同推动上层建筑改革结合起来,把发展社会生产力同提高全民族文明素质结合起来,把提高效率同促进社会公平结合起来,把坚持独立自主同参与经济全球化结合起来,把促进改革发展同保持社会稳定结合起来,把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同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结合起来。」


笔者以为,中国综合政体,以伟大实践回答了西方政体崇拜者的困惑——为什麽一个他们认为「高度集权的专制社会」,能够使公民在市场经济中自由发展,会出现经济社会发展的巨大突破?他们陷入逻辑悖论与困惑的原因,在于根本不了解,中国模式独创了儒、道、佛合一传统文明与现代化的精妙综合,东方社会主义与中国国情的综合,并以辉煌成就了中国特色政体——东方综合模式。


只要为民一党执政亦优


澳大利亚Zglobal说,「中国一党执政发挥了很好的效用。这在世界近代史上是史无前例的……相比之下,某些高举民主旗帜的政党却只关心个人利益和政党得失。」中国长期被攻击为「一党专政」、「一党独裁」。此论的僵化肤浅之处在于,政体实质从来不在于「一党」或「多党」,也不在于「独裁」或「群裁」,关键在于是否为最广大人民利益而作为。文景、贞观、康乾三次盛世,无一不是「皇帝专制」、「皇党独裁」,但很得百姓拥护,因为它确确实实使中华民族强盛起来,确确实实为最广大人民带来了利益,至今我们也讚扬其对人类文明的历史性贡献。欧洲文艺复兴时代,马基雅弗里既肯定「民主政体」,也表示对「开明君主制的讚扬」。笔者并非提倡君主制,只想说明政体的名称、多数、少数、票决、一党、多党等等,并非本质,只是某种利益游戏规则。政体的唯一本质是,是否为最广大人民谋幸福。由此观之,当今中国政体无疑是世界最优越的模式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