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帝克己节俭兴盛世(zt)

康熙帝是清代入关后第二位皇帝。他在位61年,恪守勤慎,励精图治,扭转了清初国家战乱不安、社会破败萧条的局面,为清代的空前统一和强盛繁荣奠定了基础。

康熙帝不仅是一位卓有作为的封建帝王,同时也是一位严于律己、躬行节俭的地主阶级杰出政治家。他念念不忘明季诸君奢侈亡国的历史教训,以身作则,尚俭戒奢,力求把皇帝的个人生活消费乃至整个国家的各项财政支出都控制在最低限度之内,这也正是他开创康乾盛世局面的一个不可忽略的重要因素。

康熙帝对于尚俭去奢极为重视,把它当作治理国家的一项基本原则。康熙九年,即在他除掉权臣鳌拜、真正掌握大权的第二年,他发布了重要的治国纲领《圣谕十六条》,其中第五条就是“尚节俭,以惜财用”。他倡行节俭,首先是从自身做起,时时处处以勤邦俭家的上古贤君大禹、文王等为榜样,“俭身省心”,自觉地过着简朴寡欲的生活。封建帝王的消费性开支,主要有宫中日常用费、土木修建、宫廷庆贺活动、巡幸游历等四大方面。康熙帝以节俭惜财为念,对这四个方面的消费支出都特别注意加以节制。

1.宫中日常用费的减省

皇宫之中的各项用费与皇帝的日常生活有直接的关系,康熙帝对此甚为关注。他说:“朕于宫中费用,从来力崇俭约”。① “虽贵为天子,而衣服不过适体,富有四海,而每日常膳,除赏赐外,所用肴馔从不兼味。”②关于康熙帝的俭朴生活,与他过从甚密的法国传教士白晋有过具体详细的描述:“就其个人有关的方面看,那种恬淡素朴简直是没有先例的。……除了循例供奉的东西外,他毫无奢求。他满足于最普通的菜肴,从未有过丝毫的过度。他的淡泊超过人们所能想象的程度。……即使是皇帝所居住的,也只有几幅字画,几件描金饰物和一些相当简朴的绸缎,……他的衣着,除了几种宫廷里极为常见的过冬的黑貂、银鼠皮袄外,还有一些在中国算是最普通、最常见,只有小百姓才穿不起的丝绸服装。逢到雨天,人们有时看到他穿一件毡制外套,这在中国被视为一种粗制的衣服。夏天,我们看见他穿一件普通短布褂,这也是一般人家常穿的衣服。除了节日大典的日子,我们从他身上发现的华丽物品就是一颗大珠子,那珠子在夏天便照满族人的风俗佩在他的帽沿上。”③

康熙帝的节俭并不简单停留在个人衣食方面,他还经常亲自过问宫中用费的具体支出情况,既为了尽量节省开支,也借此教育影响臣下养成朴素俭约的风气。康熙二十九年初,他让大学士们察明代皇宫费用,与目前宫中费用比较,并令朝廷官员共知之。结果得悉:明代宫内每年用金花银九十六万九千余两,现均已充饷;明代光禄寺每年送宫内所用各项银共二十四万余两,今只用三万余两;明代每年用木柴二千六百八十六万斤,红螺等炭一千二百零八万斤,今分别只用六七百万斤和百余万斤;明代各宫的床帐、舆轿、花毯等项,每年共用银二万八千二百两,现俱不用;明代宫殿楼亭门数共七百八十六座,今不及十分之一。关于宫中用人数量,康熙四十九年,他亲自做了统计,查明“皇太后宫及朕所居正宫不过数百人,较之明代宫人则减省多矣。”④而其中皇帝所住乾清宫妃嫔以下使令的洒扫老妪、宫女等合计仅一百三十四人。宫中的太监共有五百人,较之明末的十万人更是大大减少了。康熙年间的宫中日常用费开支,总的来说,比起明末要减省百分之九十以上。

2.土木修建费用的控制

土木之费是历代宫廷最大的开支之一。康熙帝对以皇帝个人享乐排场为中心内容、劳民伤财的大兴土木之举颇为反感。他在位长达61年之久,自然不可能不进行大规模的土木兴建。但在这方面,他也是非常注意节俭的,尽量控制和减少土木修建的费用开支。明代宫中建筑都要用造价高昂的楠木料和临清砖,而康熙时除特殊需要之外,宫中一概用普通砖瓦,并且尽量不使用楠木修建宫殿。康熙八年,太皇太后以乾清宫交泰殿栋梁朽坏,提出拆掉重建,作为皇帝寝宫。年仅16岁的康熙帝不敢违背祖母之命,但他指示工部官员修乾清宫“毋事华丽,只令朴质坚固”。⑤康熙十六年修造孝诚仁皇后陵墓,按例必须用上好的楠木,他又作指示:“殿门虽用楠木,年久仍至毁坏”,“着将沙河殿楼楠木取用,如不足,应否添用松木修造及减损尺寸。”⑥康熙二十五年,四川松威道官员奏请从四川酌量停减运送楠木,康熙帝对此明确表态:“川民鲜少,移送楠木最属艰难,”“蜀中屡遭兵燹,百姓穷苦已极,朕甚悯之,岂宜重困?且今塞外松木大而可用者甚多,若充取殿材,即数百年可支,何必楠木?”大臣们见皇帝如此恤民节俭,都由衷感佩说:“皇上仁慈节俭,远超前代,虽茅茨土阶亦所安然。”⑦康熙年间比较重要的皇家土木工程有两项,一是清代第一座皇家园林畅春园的修建,二是兴建著名的热河避暑山庄。

清代宫禁规矩森严,多数皇帝都不愿把自己禁锢在深宫之内,而要另寻一处更为清静、自在的处所供办公、休息之用,康熙帝修建畅春园的目的就在于此。比起后来修建的皇家园苑,畅春园尚算不上豪华奢侈。汉官们对这个园林的记述是:“垣高不及丈,苑内绿色低迷,红英烂漫。土阜平坨,不尚奇峰怪石也;轩楹雅素,不事藻绘雕工也。”白晋则对畅春园作了如下描述:“……他让人在这座离宫内挖了两个大池塘和两三条水沟。除此之外,在这里再也看不到象康熙皇帝那样有财势的君主应有的豪华迹象了。这个离宫布置得确实是整洁而朴素。无论是从建筑上看,还是从占地面积来看,这座离宫远不如巴黎近郊的几个王公的别墅。”⑧

热河避暑山庄是康熙年间最大的一项土木工程。避暑山庄的修建除了作为皇帝避暑和举行木兰秋 的行宫之外,更有觐见蒙古王公和其他少数民族上层人物这一政治目的。避暑山庄在康熙年间经过十年多的修建,建成了36个景点,整个山庄初具规模。康熙时期对避暑山庄的修建在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了节俭的原则,山庄内的建筑简素淡雅,不彩不画,其正殿澹泊敬诚殿在初建时亦不用楠木(后来在乾隆年间才改建为楠木殿)。山庄外的溥仁、溥善两座喇嘛寺,在规模和奢费程度上都远不及乾隆年间所修建的另外九座寺庙。

3.不搞隆重的宫廷庆贺活动

康熙帝从节省财政开支考虑,一向反对举行各种没有实际意义的宫廷庆贺活动。每年3月18日是他的生日(即“万寿节”)。这在其他帝王看来是最重大的喜庆日子之一,一般都要举行很隆重的庆贺活动,好好地热闹一番。康熙帝却从不讲究这一套。每逢到了这一天,他只是率领百官先分别到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宫中行礼,然后再回自己的宫中接受百官对他本人行礼。康熙四十二年他50岁生日时,有大臣进献鞍马缎匹等物,他严肃指出:“尔等如此进献,在外督抚亦必效之,朕必不受。”⑨又对群臣说:“朕向来爱好文学,尔等当中谁有诗文,可送给朕过目。”10康熙六十一年十月,他病逝的前一个月,群臣奏请明年举行他七十大寿庆典,被他最后拒绝了。他说:“自古庆贺多者,后人不取,况亦何益乎?朕御极六十余年,元旦之外,未尝受贺,唯六十寿时,三月十八日进表行礼。今卿等所请,无庸多议。”11

4.外出巡幸时严禁扰民

作为中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康熙帝的外出巡幸活动较多。他出巡主要是为了了解下情,安抚吏民,为各地兴利除弊。他知道皇帝出巡很容易给各地百姓带来额外的沉重负担,因此每次出巡都一再告诫臣下严禁扰民。康熙二十三年第一次南巡之前,他特意指示户部、工部及光禄寺官员:“朕凡巡幸一应动用之物皆从节俭,此番户部采买草 工部木炭,光禄寺食物,勿令地方官派取民间,扰害百姓。”12康熙二十八年第二次南巡之前,又谕示:“所至沿途供亿,皆令在京司储 ,一切不取之民间。”13他还下令,不许为此修路,不得擅治行宫,滥建者令拆毁;不用华贵的车船;不许地方官讲排场隆重迎送;不许官员们互赠礼品;更严禁地方官和扈从人员借机苛敛百姓。船经扬州时,民间聚众结彩欢迎,康熙帝“恐致稍损物力,皆为惜之。”下令“前途经历诸郡邑,悉为停止”。14江宁地方官为其“装饰舟船以待”,他不乘坐,不观看,反令“将造饰物料俱行拆毁,于应用处用之”15,并要求当地官吏引以为戒。他对于出巡时的住处,也不讲究舒适奢华,“所有巡狩行官,不施采缋,每处所费不过一二万金。”16

由于康熙帝率先垂范尚俭戒奢,同时经常训戒监督民部、工部等理财部门注意节省开支,又在全国范围内惩治贪腐,提倡居官清廉,从而有效地抑制了清初官场中业已滋生蔓延的奢靡腐败之风,保持了康熙朝数十年间的政治清明。康熙帝崇俭去奢的直接目的是为了节省财

政开支,改善国家经济状况,在这方面所取得的成效更为明显。在他即位之初,因连年战乱经济破败,国家财政濒临崩溃状态,国库存银告馨,且每年亏缺四百万两。经数十年的治理,入不敷出的局面得到根本扭转。自康熙二十三年以后,国家始终有相当数量的积蓄。到康熙四十一年,国库存银达四千五百万两。节省下来的财力,主要被用于出师、治河、赈灾和税赋蠲免之上,其中以税赋蠲免尤为康熙帝所重视。他曾说到,由于倡行节俭,方能“以历年节省之储蓄,为濒岁涣解之恩膏。朕之益蠲屡行,而无国计不足之虑,亦特此经筹之有素也。”17康熙帝在位期间,蠲免税赋数量之多为历史上所仅见。康熙四十八年前免除百姓钱粮计一亿余两。康熙五十年至五十二年,三年间在全国19省上分批通免全部地丁钱粮及旧欠,计三千二百多万两。正是在这种节省民力、藏富于民的政策推动之下,康熙中期以后社会经济出现了空前的繁荣,迎来了中国封建社会历史上第三个鼎盛时期——康乾盛世的到来。

注释:

①④⑤11《圣祖仁皇帝圣训》

② 《庭训格言》

③⑧[法]白晋:《康熙皇帝》

⑥⑦12 13 14 15《康熙起居注》

⑨10 11 16 17《清圣祖实录》

(作者单位:中共吉林省委党校)



本文内容于 2008-10-4 11:41:28 被微言大义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