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智商最低的宰相

johnny-R 收藏 3 1089

论智商,明朝的宰相是普遍较高的,譬如大改革家张居正、连中三元的商辂、著名的三杨内阁等等,在历史上都是赫赫有名的。但是到了明朝末期,尤其是在天启和崇祯期间,宰相的素质越来越差。明朝最后一任皇帝崇祯在短短的十七年间,就频繁撤换了五十位宰相,也始终没有找出一位能力挽狂澜的得力助手挽救大明江山。这其中就包括一位名望高、智商低的宰相——周道登。


周道登(公元?-公元1632年),为宋朝理学的鼻祖周敦颐的后裔。他打小就是个美男子,“仪观甚伟”(清乾隆《吴江县志》卷二十八),而且勤奋好学。在万历二十六年(公元1598年)的全国大考中一举中第,被选为庶吉士,进入翰林院供职。此后经过多年摸爬滚打,于天启元年升至礼部左侍郎。多年的官场生涯中,周道登认认真真装孙子,等到自己修成正果的时候,他终于不用再装了,因为他已经成了真的孙子。无论做官还是做事,此时的他都是不求无功,但求无过,能迈半步绝不迈一步。这样的性格使得谁都敢上前踹他一脚。譬如他刚刚担任礼部左侍郎,就有人不满,吵吵闹闹要他下台。周道登的孙子性格这时显露无疑,皇帝没下命令,他就主动辞职,回家抱孙子去了。


转眼到了崇祯年间。崇祯皇帝十分讨厌当时的内阁大臣黄立极、施凤来、张瑞图、李国普等四人,因为他们都是魏忠贤的爪牙,人品和能力都很成问题。为了重建一套像样的领导班子,他命令大臣们推荐十个能力和人品都优秀的宰相候选人。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捣乱,周道登这样的大笨蛋也位列其中。十个候选人有了,怎么选呢?崇祯皇帝别有高招——抓阄。第一次抓的结果是钱龙锡,次李标、来宗道、杨景辰四人。崇祯不满意,接着又抽了一次,周道登、刘鸿训这次被抽中。踩了狗屎运的周道登快快乐乐地从老家赶到京城,正式上任了。临别时,家乡的父老乡亲们纷纷前来送行道贺,不少人当场写下赠别诗章鼓励他重振朝纲,中兴朱明江山。例如著名文学家沈璟作有《送周文岸太史还朝》,诗云:


五载居庐痛蓼莪,九重侧席望岩阿。

然黎已照青油舫,载笔还催白玉珂。

平淮无书须著述,盐梅有鼎待调和。

东南杼柚曾留意,讲幄应传谠论多。


经过天启年间的腐朽统治,沈璟希望他还朝后继续留意有关“东南杼柚”(新兴的吴地手工业、市民的要求),多多发表正直的言论。令人遗憾的是,后来由于他能力平庸,辜负朋友们的殷殷期望。这一年的十二月,周道登在崇祯皇帝和满朝文武的盼望中,终于风尘仆仆进了京城。第一次晋见崇祯皇帝,他就一口气提出三条建议:“一曰守祖制,二曰秉虚公,三曰责实效。”崇祯皇帝很高兴,全部予以接纳,加封他为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副宰相),兼上书房总师傅、国史官正总裁,官位显赫一时。


崇祯本来对他寄予厚望,希望他能力陈时弊,多进直言。然而他“性木强,不好矜饰”,连说谎都不会,纯粹是个直肠子加二百五。有次在金銮殿上,皇帝正和满朝文武正在讨论国家大事。周道登脑子走神,想起了一件好笑的事,就地笑了出来。崇祯眼睛尖,问他为什么笑。周道登一时语塞,不回答也不解释,像根旗杆似的杵在那儿一动不动。崇祯拿他没办法,就没有追究。下班后,钱龙锡责备他不该这样,谁知他却说已经笑了,又能怎么样?


还有一次就更逗了,崇祯御经筵的时候,问周道登:“宰相须用读书人,当作何解?”周大宰相想了半天,顺口说了一句雷倒众人的话:“容臣等到阁中查明后,再回奏皇上。”对这种老实迂腐之言,崇祯皇帝开始十分不悦,到后来也只好一笑了之。过了一段,崇祯忽然想起件事,就问:“近来诸臣奏疏中,总有‘情面’两字。何谓情面?”周道登回答道:“情面者,面情之谓也。”这种回答,竟然出自堂堂阁臣之口,真令崇祯皇帝哭笑不得,就连站立在旁边的太监都忍不住笑出声来。崇祯和他讨论政事,顺口问道:“近来诸臣奏疏中,总有‘情面’两字。何谓情面?”周道登大傻帽不学无术,来了个绕口令:“情面者,面情之谓也。”崇祯皇帝愣了半天,连火都发不出来。


崇祯皇帝是个急性子,大明江山当时岌岌可危,他恨不能找到一剂药方,三天就把国家变成老祖宗朱元璋时的景象。看到周道登这么没出息,他忍了不到一年,就让周道登滚蛋了。后来,崇祯接二连三更换宰相,直到李自成打进北京城,他也没找到一个能像张居正等人那样精于国家管理的优秀宰相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