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受命指挥辽沈 一天能发39封电报

内容简介:辽沈战役后,林彪率东北野战军进关、南下,一直打到海南岛。这部长篇报告文学,记述了主要发生在共和国元年的这样一个全过程。枪打炮轰中,是鲜为人知的历史中的新闻,是用枪杆子打江山的亲历者的刻骨铭心的记忆,和只有他们才能触摸到的那种惟此一次的感觉,也是因此改变了命运的人类中有着共同文化、历史的最大的一群人的弥足珍贵的精神遗产。[连载内容]


四野够荣耀的


林彪是1948年11月30日离开沈阳的。


1947年7月7日哈尔滨东北局会议决议(即著名的“七七会议”决议)号召:“跑出城市,丢掉汽车,脱下皮鞋,换上农民衣服,不分文武,不分男女,不分资格,一切可以下乡的干部统统到农村去……”


接下来,就是艰苦卓绝的“三下江南,四保临江”,是攻势凌厉的夏季攻势、秋季攻势、冬季攻势,是三大战役中的第一个战役——辽沈战役。


只要醒着,林彪脑子里的那个车轱辘,就没有闲着的时候。


全力以赴在战争的轮子上飞转。


让我们看看1948年1月5日这一天,林彪发出的电报的标题:


1.关于歼敌四十三师等部,我各部攻击任务时间区分;


2.胺岭岗子等地作战部署;


3.炮师应于本日十四时赶到川心店参战;


4.关于进至河套一带抗敌给二十九师的命令;


5.给骑师关于本日十四时赶到巨流河以北的命令;


6.给八、九纵关于立即向老边前进的命令;


7.给一纵关于力争在本日十四时赶到巨流河的命令;


8.黄家岭辛家店之敌由二纵担任迂回切断;


9.关于九师应向巨流河前进的命令;


10.望八纵立即向旗堡前进;


11.四纵应全力向老边前进;


12.望十六师随时抓住公主屯撤退之敌;


13.二、七两纵应立即出发;


14.八纵仍须向大民屯方向前进;


15.炮兵应立即向川心店前进;


16.望十纵及三师抓住增援公主屯之敌;


17.关于包围敌第二师给四纵的命令;


18.十一师应进至马堡子一带防敌撤退与增援;


19.望三纵令九师首先歼灭敌一九五师;


20.六纵应正面抓住敌人;


21.望一纵向老边方向派出有力部队;


22.关于歼灭由石佛寺以东向西增援之敌给十纵及三师的命令;


23.给独五师于明日进至调兵山以南的命令;


24.望四纵各师监视敌二○七师的行动;


25.三十师应到东蛇山子一带协作二十师作战的命令;


26.给炮师关于向公主屯以南前进的命令;


27.关于第六、七纵、炮兵统归二纵指挥的命令;


28.关于歼敌五十五师给二十九、三十师的命令;


29.给骑师关于明日向沈阳近郊前进的命令;


30.同意关于二、七纵、炮师五日二十时关于协同作战的报告。


一封电报,少则几十、上百字,多则几百、千把字,这一天30封电报,该是个什么篇幅?他脑子里的那个车轱辘又是怎样飞转的?


这些只是给下边各部队的电报,还有给上级的呢?而且,那是战争年代,是不是还有遗失的呢?


接下来的3天,分别是28封、27封、19封。


同年5月24日的电报,竟达39封。


不知道是不是林彪的最高纪录。


也不知道是不是中国将帅的最高纪录。


在锦西,在四平,在双城,在牤牛屯,林彪那双穿着布鞋、或大头鞋、或皮鞋(很少穿皮鞋)的脚,在地上踱步。有时踱到墙下地图前就看起来,站累了就坐着看。不时伸手去桌子上布袋里抓把炒黄豆,放嘴里咯嘣咯嘣地嚼着。有时踱着踱着,或是看着看着,就对秘书季中权说:“小季,记录。”就开始口述电报。一口气儿能口述几封电报,一字一句绝少重复。无论前方战事如何激烈,乃至千钧一发,那口典型的鄂东口音总是一个腔调,让人感觉不到任何情绪的起伏跌宕。


问题的实质,不在于一天口述了多少电报,如何熬精费神,呕心沥血,而在于究竟在战场上收获了什么。


“一点两面”,“三三制”,“三猛战术”,“三种情况三种打法”,“四快一慢”,“四组一队”——可与一口气儿口述几封电报媲美的,是林彪在战术问题上的婆婆嘴。


谈起林彪的六个战术原则,当年的四野老人津津乐道。


老人们都说,这些战术原则,别说师团干部,就是连排干部,甚至许多班长、老兵、骨干,当时都懂、会用。这是打胜仗的原则。林彪这人话语金贵,在这上头却不惜话语,各种场合有机会就讲,不厌其烦地讲,就怕你搞不懂,不按他的来。


国民党称东北共军战术水平高。


对辽沈战役的评价则是:“对兵力之分配,完全符合节约与集中之原则”,“对大兵团之运用,时空力之分配,缓急先后,悉合机宜,决非幸致。”


1948年12月2日,林彪从喜峰口入关。


快到马兰峪时,两架敌机飞来轰炸、扫射,警卫人员赶紧将林彪保护起来。



从吉普车上被架到路边沟里,到爬起来重新坐到车上,林彪那神色,跟在地图前踱步没多少异样。


杜聿明、陈诚、卫立煌已是手下败将,黑土地辉煌的一页已经翻过去了,“黑土地之狐”在琢磨黄土地上的对手了。



3年风霜雨雪,好像没在他身上留下什么印记。脸色依然是那么苍白,话语依然是那么金贵,步子依然是那么不紧不慢,丝毫没有统兵百万的大将军的威凛、杀气,也看不出什么喜怒哀乐,永远都是那么不动声色。


“撤退将军!”“逃跑将军!”“林总在苏联养了几年伤,是不是不会打仗了?”在四平撤退后弥漫全军的沮丧、失望中,从他那张脸上既读不到从容、镇定,也看不出惊慌失措,那颗心好像无动于衷。他好像天生就不会用包括脸色在内的形体语言倾诉情感,连辽沈战役那样的胜利,也不能在那张脸上荡起激动、喜悦的涟漪。听说捉到了范汉杰,刘亚楼乐得跳起来,跑去报告。俯身看地图的林彪,头也没抬,只是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


遵照毛泽东的指示,在林彪到达喜峰口时,新华社和《东北日报》发表一则消息,说林彪正在沈阳主持东北局会议。


国民党情报部门就向蒋介石和傅作义报告:林彪尚在沈阳开会。


共产党蒙起国民党来,那是一蒙一个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