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挽狂澜之中华帝国 梦醒何处 丁忧守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


清晨,袁崇焕闻鸡起舞,在守墓寮屋旁的空地上练起了剑,一时间剑花朵朵、剑声潇潇,最后一招长虹贯日,此时一轮红日刚好跃出地平线,一声清啸,剑指红日,在侧面映出英姿勃发的剪影。


“爹!爹舞的剑真好看!”,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提着食盒走了过来,一边说着,“爹,我给您送早点来了”


“志文,来、来、来。和爹一起吃早点。”,袁崇焕一边收起剑,擦擦额头的微汗,一边走进寮屋。“好啊”,志文也走进寮屋,把早点摆在餐桌上,坐下来,两父子吃起了早餐。


一边吃,袁崇焕一边问道:“志文的功课可有进步?”,一早从袁刚口中得知,袁志文,袁崇焕的儿子,有着和父亲迥异的志趣,偏爱读书、写字,爱看一些策论、内政、历史等方面的文章,对武功、兵法方面毫无兴趣。子不类己,袁崇焕也没有任何办法,所以袁崇焕让大哥的儿子袁刚跟着自己,本意是想好好培养,但袁刚性情过直,少了些心机,为将也许尚可,却不是帅才。想到这些,袁崇焕不禁摇了摇头。


“还行吧,爹你摇头干嘛?”,“哦,没事,叶阿姨、袁刚他们在干啥?”,“叶阿姨给乡亲们免费看病,没事的时候总在看医书;袁刚哥、张铮哥他们帮大伯下地干活,有时也练武。”,“哦”,袁崇焕一边吃着早点,一边问道“那你的学业可有进步,你现在看些什么书,可有什么心得?”。


“哦,最近在看王守仁先生的《王文成公全书》,也有看红毛蕃的《圣经》”,袁崇焕不由得一怔,广东虽已有西洋的传教士传教,但毕竟很难为普通民众所接受,更被一般士大夫和读书人当成异端,而袁志文竟然找这样的书来看,袁崇焕不由得好奇地问道:“《圣经》?看出什么门道了吗?”,袁志文回答道:“看了一些,但觉得很迷惑,有些东西似乎与儒家、佛教的东西相通,但又有很多的矛盾,比如。。。”,袁崇焕连忙做了个手势打断儿子的话,毕竟这些话在目前的年代绝对是异端,让人听到了是不得了的事情。


袁志文的话令袁崇焕刮目相看,这个小家伙竟然有思想家的潜质,该如何引导呢?袁崇焕陷入沉思,一旁袁志文以为自己说错话了,大气都不敢出。好一会,袁崇焕抬起头来,看着儿子,说道:“你能看到这些事情,很不错!但你暂时不能和别人谈这些事,谁都不行,听到了吗!”,“是!”,看到袁崇焕严肃的表情,袁志文赶忙回答。


“你可以继续看,你还可以看看道家、法家、墨家的典籍,一家学说代表一种思想,各种学说是各有长短的,不要把他们当神来看,而是要看他们思想的精髓。”,袁崇焕喝了口水,继续说道:“同时,你要带着你自己的思想来看,看他们的长短,看他们的局限性。总之,一句话,多看、多想,不说!至少是暂时不说”


“谢谢爹,我知道了。哦,我该回去了”,袁志文收拾好桌上的食盒,准备离开。袁崇焕忙叫住道:“你有认识红毛蕃传教士吗?”,“有,有一个。”,“好,改天你带我去会会他”,“好啊。”,袁志文提起食盒,走出寮屋。


袁崇焕看着儿子的背影,心里暗暗说道:这孩子,该如何引导呢?转念一想,自己能给的也只是大方向而已,其它只能靠他自己了。


袁崇焕转身翻出带回的辽东地图,又一次细细研究起来。为将者,不识天文,不知地理,若非必败之将也必是庸将。袁崇焕深明此中的道理,天文的事情只能回辽东之后再了解了;地理方面,正好利用现在的时间,把辽东的地图背熟。带回的地图虽是军事地图,但相对于现代的地图来说却也简略很多,只是多了一些标注。袁崇焕细细地查看地图上每一处标识,山峰、峡谷、河流、森林、沼泽、大道、小路、城池、隘口,细细琢磨,哪里是生地、哪里是死地、哪里适合设伏、哪里适合火攻、哪里适合骑兵、哪里适合步兵展开等等,以及估算的步兵、骑兵在各据点之间的行军时间、容易遭受攻击的地方、进攻或撤退的路线等诸多细节一一揣摩、默记。一份地图,竟然让袁崇焕花了近十天的时间,细节尚有诸多不清晰的地方,但地图不完整,只能到辽东后实地勘查了。


对辽东地图的仔细研究,使得袁崇焕琢磨出一些辽东形势的应对之策,战略方向与部署慢慢清晰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