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十一章 大风起兮云飞扬 第五节

wanglong6410 收藏 22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内容简介] 帝都警察厅在调查一般的刑事案上有着特殊的优势。他们对帝都的刑事犯,黑帮等潜在的犯罪人员和组织有着更为完整严密的档案。桓泰刺杀案不是一般的刑事案,但帝都警察厅对凶手张恪的调查却是按照一般刑事案程序走的,他们分了四个组,1组调查张恪和酒店人员,2组调查张恪的亲属,3组调查张恪的社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帝都警察厅在调查一般的刑事案上有着特殊的优势。他们对帝都的刑事犯,黑帮等潜在的犯罪人员和组织有着更为完整严密的档案。桓泰刺杀案不是一般的刑事案,但帝都警察厅对凶手张恪的调查却是按照一般刑事案程序走的,他们分了四个组,1组调查张恪和酒店人员,2组调查张恪的亲属,3组调查张恪的社会关系,重点是张恪平时来往的人员,4组则查张恪的通信和通讯。4组的成员主要是保安总局的人,他们在这方面比帝都警察厅有着更大的优势。三天功夫,案件便有了重大突破,几个组的线索汇集到一点,厚厚的卷宗摆上了高天成案头,帝都警察厅前所未有的展现了他们的高效率。

张恪,男,现年四十九岁,帝都人。父母已经去世,妻子甄氏,无业,二子一女,除了在青旗军某部服役的次子外,另外的一子一女均已成家,在帝都有自己的职业。案发后警察实施对其家属的布控,发现其妻子儿女均已离开帝都,据其邻居单位或合伙人(其子在墨阳区与人合伙开了一家小酒馆)反映,他们都在事发前一日悄悄(未与任何人打招呼)离开了,不知去向。证明作案是蓄谋的。另有一个弟弟,在建筑公司工作,对张恪所为一无所知,据其弟讲,他们兄弟很少来往。警察经过审讯和调查,认为张恪弟弟所讲的是事实,但仍将其弟拘捕了。而在青旗军服役的次子尚在去往东平洲演习的军列上,现在已被控制,正在带回帝都的路上。警察厅向全国发出了最高级别的通缉令,通缉抓捕张恪在逃的家人。

龙行健确定在桓泰酒店为其子办婚宴也是最近几天才确定的事,因此,进入高天成亲自掌控的破案组的帝都警察厅的刑侦专家们认为,存在着一个针对龙行健元帅的阴谋,当龙帅确定其子的婚宴时间和地点后,这个阴谋便启动了。

1组的调查显示,张恪在案发的前一天晚上没有离开酒店,他有充足的理由留在厨房,因为他要做那道“富贵吉祥”的汤。这人是个死士,他(或者是同伙)安排了家人的撤离,自己精心准备必杀的一击。当时留在厨房的还有另外两名厨师,他们均证明张恪在那天(8月12日)晚上并无异常,还和他们有说有笑。

1组和3组继续追查张恪的历史。此人曾当过兵,当然是轩辕寂的帝国军了。在英州战役的最后阶段跟随部队放下武器向靖难军投降,当时是上士班长。战后重操旧业,做起了厨师,换过好几个酒店,技艺日渐提高,得以在四年前被执帝都餐饮业牛耳的桓泰大酒店重薪招入。据桓泰和张恪曾干过的其他酒店的同事供认,张恪爱好甚多,算的上“多才多艺”。此人爱好户外活动,登山、钓鱼、远足。交游甚广,三教九流都有来往。警察将其社会活动的范围缩小到进入桓泰的四年,张恪的同事至少有三个招认其与一个叫“德哥”的黑社会分子有来往,因为这个德哥曾数次来酒店聚餐,每次都叫张恪陪酒,据桓泰的经理讲,德哥手面豪阔,随从甚多。警察是有着帝都黑社会主要人物的档案的,只要在“道上”混久了,大名就会被警察厅记入档案。

3组查明,“德哥”本名张德财,今年四十岁,经营落霞山北麓的一片采石场,还在市区拥有一家装潢公司。警察立即抓捕张德财,和张恪的家人一样,此人也神秘失踪了。警察在8月14号中午找到张德财公司的一名会计,证实张恪在张德财处借过钱,一共三次,总计22000金元。这笔巨款用来干什么,这名惊慌失措浑身发抖的会计却说不清楚,他找出了张恪的借条,都是最近两年内所借的。继续深入调查,警察发现张德财有一个从事过色情业的外室,此女原是贱民,花钱赎为平民,已经洗手从良,开一家低档美容厅,警察找到了此女,她招认与张德财就是那种关系,为了钱呗,张德才前后大约给了她大约三千金元,她用这笔钱洗脱贱籍并买了所房子。她对警察一再强调对桓泰的事一无所知,张恪更没有说起过。警察厅的专家从此女闪烁的眼神得知此女一定另有隐情,带回警局稍一用刑,此女吃痛不过,招认大约在三天前张恪曾到她那里住过一宿,长吁短叹,情绪很不好,她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张恪不说,给她留了1000金元,劝她赶紧搬出帝都。搬家岂是件容易的事?她好不容易才在帝都立住脚,当然没有将张恪的劝告放在心上。警察当然不会满足这些消息,继续深追她知道的张恪的一切,这个风尘女说张恪最近来的很少,他这半年来似乎结识了什么大人物,忙得很。究竟是些谁,她根本不知道。

负责追查张恪电话的4组也取得重大进展,他们将酒店最近的电话记录全部调出来,逐个排除,将和张恪无关的电话全部剔除,加上张恪家里的电话记录,重点分析张恪打入和打出的电话,特别是最近几天的通讯记录。探员发现,在8月9号晚上11时30分打入张恪家的一个电话最为可疑。这个电话是从青羊区的一所住宅打出的,通话时间1小时11分。保安总局立即突袭了这所房子,发现是个普通的公寓楼,设施完善但没有人居住。再了解,这所房子是出租屋,户主在四个月前就将屋子租出去了,租房者是用身份证租用的,叫刘观涛。根据房主出具的资料,三个半小时后,警察查明刘观涛是个化名!帝都共有十七个刘观涛,都不是户主所说的租房人。警察兴奋起来,不怕线索难,就怕没线索。将房主带回警局,令其详细描述租房者的体貌特征,二名画像专家立即画出了头像,几经修改,房主认定其中一张画像跟租房者“很像”。警察厅据此印制了几千张,交给帝都驻军、各个辖区的警察所和各交通口,机场,车站和出租公司。8月16日上午11时,确定刘观涛的真名叫刘涛,是前禁卫军司令王宁的司机。王宁被捕后,刘涛也辞去了军职。

在4组取得重大进展的时候,负责追查张恪家人下落的2组也有了收获。在慈州的一间旅馆里,发现了两男三女五具尸体。五人是在中了迷药后在昏睡中被人用刀刺死的。慈州方面很快就核实这无人就是张恪的家人,妻子、儿子、女儿及媳妇女婿。保安总局慈州分局和慈州警察局已经展开调查,相信很快就有消息传来。

而3组则在英州抓获了潜逃的张德财。张德财作为案件的重要嫌疑人,帝都警察厅立即发出了最高级别的通缉令。他在英州的娱乐场所一亮相就被英州警察局盯上了,确认无误后实施了抓捕,专车送往帝都,张德财看上去很彪悍,其实是个胆小鬼,在去往帝都的车上就招供了,他给张恪送了一支枪和八发子弹以及剧毒的牙套。英州方面还不知道发生在帝都的大案,只是从帝都警察厅的最高级别的通缉令上猜出了帝都出了大案。他们小心翼翼地将张德财押送帝都,交给了警察厅便回去了。帝都警察厅对张恪进行了突审,张恪招认他是奉了“初爷”的命令和张恪交往的。初爷是何许人?此人名叫初雪林,是帝都商界的大佬之一,名下有十几个企业公司,是王林联合投资银行的股东之一,真实的身份是帝都黑社会的主要领袖之一。张德财算是初爷豢养的打手,他的命令是控制张恪,引诱他赌钱嫖妓,引诱他吃喝玩乐,包括到他的采石场玩射击。都是用手枪,都是初爷提供的。迫使张恪在半年内大量的花钱,然后借钱给他。老一套的办法,但屡屡奏效。为什么这样做,初爷没说,张德财不敢问。8月11日张德财从初爷手里拿到一支挫掉编号的旧式军用手枪和子弹,并且将一副牙套给他。张德财承认,张恪的家人都是他安排送走的,但车票和旅费都是初爷给提供的。8.13大案一发,张德财正好在桓泰酒店旁边的另一家酒店吃饭,大批军警包围酒店的情景将他吓坏了,因为他们吃饭时就在议论龙行健元帅儿子那天在桓泰的婚宴。张德财意识到自己卷入了惊天大案,初爷将他坑了,他头脑简单但不是傻瓜,用公用电话给家里打了电话后没回家就跑出帝都,跑到英州一个朋友家避风头。

高天成阅读完报告,召集史大桢、陶克定、齐平等人开会,将事发第二天就从鼎湖赶回来的周峰也请了来,在保安总局的防窃听会议室开了个会,决定对王宁、初雪林等人实施抓捕。一向温和处事的高天成出人意料的表现出强硬的一面,要求将可能涉案的人全部抓获,比如王家的成年男人。除了周峰外都同意高天成的意见。陶克定还好,史大桢现在已经感到了自己的位子的岌岌可危,“8.13”案件本和他无关,因为警卫工作他并没有参与,但此案已经涉及黑社会,那可是他管辖的范围。事件的结果必须有人为此付出代价,否则没法子向龙行键和永平公主交代。比起陶克定,自己更可能是牺牲品。

“高将军,是否向龙帅汇报一下呢?”周峰问。

“不必!”高天成用力摆摆手,“他没心情管这种具体事。案子的主谋和动机还没有最后搞清楚,请示他是否抓人吗?这本身就是我们的职责。王家绝对卷入了,黑社会又猖獗到这种程度,全都抓了!告诉你们,陆战2师的部队已经空运帝都,4师正在铁路线上,让部队出面吗?我们要争取主动,否则如何向龙帅和永平公主交代?”高天成的语气明显带着对史大桢总监的训斥,警察总监曾经是帝国五巨头之一,现在的地位可不能与过去相比了,绝对不能和高天成相比。

“就这样。抓捕由总局和帝都警察厅联合实施,以7局为主。朱月为现场指挥。争取抓活的,但如有抵抗,就地格杀!”高天成拍了板。

8月16日凌晨,大批警察和秘密警察按照预定的方案,对帝都十几处目标地展开了突袭。疾驰的警车和摩托车将帝都表面的宁静打破,杏林区王家被数百名全副武装的总局行动队包围,王宅一名保镖稍一反抗便被冲锋枪打成了筛子,王家的护院在家主的命令下放弃了抵抗,王家的所有人,包括女眷,都被杀气腾腾的大汉们们从被窝里拖出来戴上械具扔上警车,一些哭喊抗议的几个耳光就老实了,王家的外系子弟,直系亲属在帝都其他地方居住的也遭遇同样的命运。警察的强硬镇住了曾经不可一世的王家,名单上的主要人物在天亮前全部落网,包括住在西区的杜金少将。

杏林区的居民惊恐不已地度过一个令人心悸的凌晨。帝都的其他区也大同小异,初雪林的所有企业被查封,高层管理者被抓捕,期间发生了小规模的交火,十一人伤亡,其中死九人,警察对黑社会的态度变得异常强硬,少一反抗就开枪镇压。初雪林闻讯逃走,但他手下的骨干几乎全部落网。

与此同时,帝都周遭的几个军用机场全部进入战备状态,一架架运输机频繁起降,在空军的全力配合下,陆战2师的部队用空运方式从好望港抵达帝都,他们的重武器则走了铁路运输。按照龙行键的命令,部队出发前将帝都子弟或跟帝都有着直系亲属关系的官兵全部留在了军营,抵达帝都的2师16000名官兵是与帝都官场毫无关系的“外来户”。

8月16日凌晨,奉龙行键之命,童山先期到达的师警卫营接管了龙府的外围防卫,龙行键原来的卫队除了贺小枫和吴迪康两名队长外全部被这些对帝都一无所知的童山精选的陆战队士兵替代。杏林区的居民尚未从王家的大变故中清醒,随即惊恐地发现百胜公府周围停满了军车,全副武装的陆战队士兵构成了保卫龙府的几道警戒线,没有通行证明,根本走不近龙府200米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