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大钱了?你们却花的很恶俗

舟不系 收藏 3 27
导读:  买最贵的车,盖最高的楼,去最远的地,上最贵的课,吃最贵的席,用最露骨的方式炒作自己……“我们赚钱了赚钱了,不知道怎么去花”。   2008年,恶俗不再是一句空话,而是众多富豪合力盖起的一座高楼。   在恶搞玩转世界的今天,我们还能用什么样的概念去定义恶俗?是“超级女声”的无端煽情,还是热播剧里的动辄绝症?   事实上,每一种恶俗背后,都有相当数量规模的追随者在乐此不疲地津津乐道。刻薄的福塞尔在他那本出名的《恶俗》里总结得好,“所谓恶俗,是指某种虚假、粗陋、毫无智慧、没有才气、空

买最贵的车,盖最高的楼,去最远的地,上最贵的课,吃最贵的席,用最露骨的方式炒作自己……“我们赚钱了赚钱了,不知道怎么去花”。


2008年,恶俗不再是一句空话,而是众多富豪合力盖起的一座高楼。


在恶搞玩转世界的今天,我们还能用什么样的概念去定义恶俗?是“超级女声”的无端煽情,还是热播剧里的动辄绝症?



事实上,每一种恶俗背后,都有相当数量规模的追随者在乐此不疲地津津乐道。刻薄的福塞尔在他那本出名的《恶俗》里总结得好,“所谓恶俗,是指某种虚假、粗陋、毫无智慧、没有才气、空洞而令人厌恶的东西,但是,有很多人竟会相信它们是纯正、高雅、明智或迷人的。”



既然如此,那么恶俗当然不仅仅属于“平民”,来自富人阶层的恶俗创意更加富有想象力,“雷倒一片”是他们习惯的表达方式。



富豪们挨过了太多的苦日子,所以迫不及待地要向世界炫耀他们今天的成功和财富,于是问题就来了:钱到底该怎么花才能惊世骇俗?一贯想象力匮乏的富豪们贪婪地从世界上、历史上、新闻里搜索奢侈生活的样本,生怕自己再次被下流社会的阴影笼罩。此时此刻,“暴发户”这个陈旧的词汇已经不足以概括恶俗商人的花钱成果。



从90年代初流行的“北京四大傻”,到“一手一个诺基亚,一手一个摩托罗拉”,那些过时的东西早就不再是“有钱人”的证明。让我们来看看近年来富豪们的状态——20多位温州商人投下人民币1.3亿元,集体订购22架私人飞机;山西煤矿老板看车团,一口气共同买下20辆悍马车;国际顶级精品展览会上,单单四天就成交了近人民币2亿元,每一次停在展会门前的加长版豪车都早早被“神秘人”收入囊中……新东方的老师们口口相传着一个笑话:刚刚“暴发”时的俞敏洪坚决拒信任任何银行,所以他的钱都是一麻袋一麻袋运到家里去的……



用最恶俗的方式朝拜金钱,用最拙劣的模仿为自己树碑立传,在富豪们的自信心严重膨胀的状态下,文化和品位成了不靠谱的空话。买最贵的车,盖最高的楼,去最远的地,上最贵的课,吃最贵的席,用最露骨的方式炒作自己……


--县政府建得像天安门,**酒店建得像央视大楼,富豪名言“谁反对奢侈品,就是反对社会进步”, 花211万与一个在世的人共进午餐,四川成都彭州龙门寺住持2万3千8百元EMBA课程高级研修班报名费, 200亿横店版圆明园, 亿万富豪登报炫富征处女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