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机趣

fengyimin 收藏 0 52
导读:“美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机趣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理论是灰色的,而生活之树常青”,是的。经历过三民主义、马列毛和特色理论的主流更替,感受了新自由/罗斯福和中国主流的声势盛衰,在沧桑感中邂逅了顶级“先进生产力”的金融危机,困惑应接不暇之际,忽闻西方媒体爆出了“美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音符,真如醍醐灌顶——简直是一个绝妙的机锋!


1,“特色社会主义”


思想解放30年,愚民刚刚开蒙:所谓社会主义原来不过是“集权专制”和“封建专制”的别称。苏东崩溃,举世狂欢,好容易迎来了“社会主义历史终结”。如今怎么了:连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的堡垒,也要建设“美国特色社会主义”了?

这是与时俱进了,还是与时俱退了?

“不问姓社姓资”是否也“全球化”了?

华盛顿的反共纪念碑刚刚不过一年,人们记忆犹新——连美国也“特色”了,这“特色理论”就不劳精英智囊们煞费苦心诠释了。


2,“小政府,大社会”


“小政府,大社会”一直是改革的方向。

亚洲金融危机时美国人也一直以 “减少政府支出和债务”、 “放任房价下跌” 教导大家。

如今,以七千亿美元救市,美国联邦政府到底算“小政府”还是“大政府”?

我们中国在为美国救市,光伸一只“看不见的手”行吗?


3,罗斯福主义


“新自由”独霸失宠,罗斯福主义开始时髦,“大国崛起”热后, “京城高层人手一册《罗斯福传》”——“衣带渐宽终不悔”,“圣经”总是在西方。

1930年代资本主义空前的世界性危机,产生了罗斯福主义。

次贷危机, 30年代大萧条的阴影又在徘徊——罗斯福主义能保证“先进生产力”永葆青春吗?


4,三鹿事件与“尊重生命”


汶川地震震出了个“普世价值”, “公民意识”之类一直是主流媒体的主旋律。

“尊重个体生命”,乃普世价值之一—— “范跑跑”歪打正着。

“尊重”的要害是潜台词:毛泽东的集体主义和牺牲精神俱不“尊重个体生命”也。

三鹿事件为毛泽东平了反:毛泽东时代“不尊重个体生命”,却没有毒奶事件,没有黑窑奴工和频发矿难,没有腐败,黄赌毒绝迹。

如今“尊重个体生命”了,假冒伪劣沧海横流。

较之范跑跑,“三鹿”是“尊重生命”更为绝妙的解读。


5,襄汾溃坝与“科学发展”


襄汾溃坝后,中央“科学发展”会议甫开,鹤岗、深圳登封又连续三起灾难 。

“实践”在向“科学发展观”挑战。

“大矿大开,小矿小开,有水快流” ——还是这道理“硬”。

始作俑者,只闻颂圣之声; “大开快流”,依然讳莫如深。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硬道理”自然永远坚挺。

频发矿难、食品安全、“群体事件”,与官场腐败“与时俱进”,且愈演愈烈——能否解决,也得“实践检验”。


6,“土地改革”


“土地改革”在霸权媒体紧锣密鼓中呼之欲出。纪念30年怎么“流转”到60年以前了?

“一退退到解放前”——多年前的一句俗谚倒不折不扣成了谶语。

“将土地还给农民”——60年前就“还”了,如何再“还”?

将欲取之,必先予之;能卖才能买;不颠覆集体所有就不能 “产权明晰”——他们要“还给”的,恐怕是黄世仁和刘文彩。

司马昭之心也——不光卑鄙,而且欺人太甚!

其实,这还不是“天津”,用张维迎博士的话,“物归原主”才是最终归宿。不妨看看“前车”:东欧 “转型”后,工厂和庄园就是物归原主的。就是说,要给刘文彩黄世仁们“落实政策”!那时候, “产权明晰”和“私产神圣”了,“市场经济”才算圆满。

十年剿共,杀人盈野,为一个“土地革命”。靠着为中国最大多数劳动者解决土地问题,共产党战胜了国民党。告别革命,剥夺农民,也就最终告别人民。

中国革命以土地改革始,也将以“土地改革”终!


7,“拐点”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主流精英最爱唱的旋律。

冲破几个几个“拐点”——皇甫平们最爱标榜的贡献。

是的,与时俱进,高歌猛进,与世界“接轨”,功德无量。

试问:

俄罗斯从“崩溃边缘”到重振雄风举世瞩目,是否也算经历一个“拐点”?

比起老戈和老叶的“与时俱进”来——“与时急进”也好,“与时渐进”也罢,反正都是“进”——普京是否算“走回头路”了?

我想,如果这算“走回头路”的话,那中国老百姓一定会说:我们宁愿走这样的“回头路”!


8,“坚持体系”


“真理标准”的讨论开启思想解放之门,乃纪念的重中之重。种种宏文讲“实践经验”有一美中不足——健忘:当年批“凡是”是为了“坚持体系”。

坚持30年,除了资本主义万年常青和人间正道私有化之外,马列“体系”还剩下什么?


“改革开放以来,每推出一项有利于发展生产的世界通用的政策,必进行一层社会主义理论包装” “比如在北京向‘东’走,目标是天津,但不明说,先说到通县,然后再说到廊坊,再走下去自然是天津。”

“中国第三次思想解放,首当其冲的是直面私有制和资本主义,指鹿为鹿。承认当今社会中资本主义的出现是改革开放题中应有之意,名至实归,不再指鹿为马。把改革开放以来可意会不可言传、能做不能说、要群众跟着走又不向群众说明白的问题说明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只有在资本主义高度发展的基础上才能建设成功,这是不能超越的经济规律。”


回首“解放”,感受最深的是 “中国老一代政治家的智慧是了不起的”。所以,写纪念文章, 还不如纪念“打左灯向右转”的策略——那样倒使人感到实事求是。


9,“工人阶级一部分”


思想改造和“文化专制”乃毛泽东的罪恶之一。故“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一部分”解放出了知识分子的春天,是纪念的重头主题。

看今朝“精英智囊”、“独立董事”、金领白领们的辉煌,“老下”和打工仔们一定会想:要是工人阶级也能成为“知识分子一部分”,那该多好哇!


10,“历史性会晤”


某大报纪念文章,有1989年两位设计师的“历史性会晤”云云的话语。

是的,世界上两个最大国家的历史性改革的伟大设计师的会晤,称之“历史性”当之无愧。

遗憾的是,其中的一位的“历史性”未免有些短暂:回国不久,他的“民主的人道的社会主义” 、他的总统宝座、连同他所改造的共产党,一起“休克”得烟消云散。

美中不足,诚为可惜。

所以,纪念文字也要与时俱进,墨守陈规难免僵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