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二章 抗日战争中的川军(八) 第四章 台儿庄中悲壮之役,二十二集团军五千将士血洒滕县(九)

何允中 收藏 0 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URL] 受到意外打击的鬼子立刻集中力量报复,从邹县和曲阜两个方向调动千余鬼子,分成几路夹击过来。 鬼子吃了亏必定报复,这本是意料中的事,但却没有料到有一队鬼子竟还玩了一个化装奇袭的花招。 参加小薛村伏击的部队迅速转移后,来到邹县孟子山附近一个小村庄里休整。营部为了犒劳各连,特地买来一些牛羊肉发到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


受到意外打击的鬼子立刻集中力量报复,从邹县和曲阜两个方向调动千余鬼子,分成几路夹击过来。

鬼子吃了亏必定报复,这本是意料中的事,但却没有料到有一队鬼子竟还玩了一个化装奇袭的花招。

参加小薛村伏击的部队迅速转移后,来到邹县孟子山附近一个小村庄里休整。营部为了犒劳各连,特地买来一些牛羊肉发到连里,让大家饱餐一顿再说。不料第二天拂晓,十一连的炊事班刚生上火,把洗切好的肉块投到锅里,突然营部的传令兵气喘吁吁地跑来送达紧急命令:“着令该连立即轻装,抢占孟子山制高点,火速构筑防御掩体,并向西南方向严密监视。”全连顾不得饥饿疲劳,庚即跑步抢占孟子山,向邹县方向警戒。

曲阜是孔圣孔丘的故乡,邹县是亚圣孟轲的故乡。孟子山传说是当年孟子出生的地方。孟子山上有座孟母林,孟母林内有座孟母庙和孟母坟。相传孟轲年少时并不成器,全赖孟母精心培植,有“孟母择邻”的故事千古流传于海内外。人们为纪念这位伟大的母亲,将孟母葬于此地。此地松柏森森,古木参天,世代香烟缭绕,成为我国儒家大教的发祥地之一。只不过现在民族解放战争的战火燃烧到这里,昔日的香客罗驿不绝的景象变得冷清了。

士兵们也顾不得此地的庄严肃穆和老祖宗的威仪。连长廖璋溥立即命令一排长周勋率一排抢占孟母林后的孟子山山头制高点。其余两排暂在孟母林中隐蔽,炊事兵送来早饭,大家盐水泡白饭,先解决肚子问题。随后也登上孟子山,在后山的一座石彻寨子中作为预备队,顺便也将盐巴干饭带给一排。

九时左右,大雾迷茫中看见有一队穿灰军装的人急匆匆赶来,约有一百多人。哨兵向连长报告,一二五师换防的队伍来了。大家都以为是换防的部队来了,对此都没有在意。殊不知己经快到近处百米时,哨兵才发现这队人脚上穿的是皮鞋,肩上扛的是三八枪,而且还带有几挺转盘轻机枪和小钢炮,远处还有穿黄军服的人影在移动,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鬼子装扮成我军模样偷袭过来了,情况己经万分紧急!排长周勋一见不妙,立刻大喊:“是日本人,快开枪!快开枪!”一时间,枪声大作起来。

在寨子里另外两个排闻声立刻增援进入掩体,集中火力一阵猛烈射击,孟子山上顿时布满了火药味。这伙敌人虽是偷袭,但也没有想到这里就撞到我军的枪口上。这对敌我双方来说,都是遭遇战,但我方尽占先机,居高临下,一开火敌人就接二连三地被打倒在地。很快,敌人清醒过来,几挺机枪一起疯狂射击,子弹像泼水一样呼啸着扫过来,猛烈的火力压得我方几乎抬不起头。这时,山上的人透过烟雾看见鬼子的指挥官拔出白晃晃的指挥刀不停的舞动,听得见他嘴里“呀、呀”地怪叫,伏在地上鬼子纷纷拔出刺刀“咔嚓、咔嚓”地在往枪上安装。眼见鬼子就要发起冲锋,就在个时刻,排长周勋先下手为强,大喊一声拔出大刀:“弟兄们!跟我冲!”话音未落,跳出掩体就向敌人扑了过去。一排的士兵看见排长冲锋,都挺起刺刀、抽出大刀跟了上去。可是脱离掩体的士兵失去屏障保护,又没有火力的掩护,完全暴露在敌人密集的机枪火网之下,周勋还没有跑出多远,只见他双手往胸前一抓,踉跄了几步,大刀甩出老远,一头栽倒在地,壮烈牺牲了。跟随着冲出去白刃战的士兵瞬间就有十多个被打死在阵地前。剩下的被“突突突”的机枪子弹压制在地动弹不得。

连长一见脱离掩体吃了亏,立刻大喊投弹!顿时,二百多枚手榴弹像一群群乌鸦飞过去,山坡上火光四起,爆炸声不断,硝烟弥漫,鬼子的聚集地被笼罩在飞砂走石的烟雾之中,直到全连的手榴弹几乎被甩完。这时,只听得鬼子狂呼乱叫,向山坡下面的腹地退去。

当时每人一百二十发子弹,外加两颗手榴弹。缴获的那挺轻机枪己上交,全连没有一挺机枪。明知敌人就在山坡腹地的低洼处隐藏,但手榴弹己经用完,又没有迫击炮,步枪也拼命射击,但发挥不了多大的威力,只好干瞪眼。

敌人不知道我们的手榴弹己经用完,不敢再冲锋,只是不停用机枪火力封锁我阵地。大约半小时后,突然炮声大作,敌人的炮弹从天而降,在我阵地上不断爆炸,幸好山上隐蔽条件好,结果只有二排长陶叔庄和两名士兵轻伤。炮击一直到天黑,深夜鬼子乘黑撤走。

炮击停止后,连长派出十多个身强力壮的士兵摸到阵前清理阵亡烈士遗体,一共背回来十二具,送到后山,整整齐齐地摆成一排,安放在孟母墓前青松环绕、铺满雪花的草坪上。

第二天拂晓,我军再次清扫阵地,发现阵地前端还有三具烈士遗体仆卧成一团。而山坡上东倒西歪的鬼子尸体竟有三十多具,另外在山腹的低洼处还有两堆残骸二十多具,总共有六十多。这些鬼子尸体几乎都是被手榴弹炸的。有的己经被浇上了汽油,但不知为什么还没有来得及点火就撤走了。这一次手榴弹充分发挥了威力,乔装突袭我军的鬼子被炸死一半,难怪他们没有再发动进攻。从这些尸体的口袋里,士兵们搜出了不少的照片、情书、家信和护身符。

这些照片绝大多数是“出征前亲人送别照”之类和妻子、情人的单人照,惟有几张令人发指,目不忍睹,见者无不咬牙切齿。其中一张标注有“支那女谍行刑之留真”的字样,是一少妇被绑在一棵树上,全身赤裸,两目紧闭,右侧立了一个鬼子,双手举起战刀正作挥刀砍头状。另一张则是一中年妇女被枪杀于血泊之中,肚上还伏有一个正啼哭的婴儿。两侧站立有几十个鬼子兵,有的两手叉在腰间,有的抱着手,还有的在拍手狂笑。


在连长廖璋溥的带领下,全连在孟母墓前举行了简短而悲壮的悼念仪式,寒风吹拂着青松,十五具烈士遗体被掩埋在孟母林附近长满松树和火红色枫叶的山坡上。

到了响午时分,该连转移来到原驻的村子。炊事班已做好了饭菜,昨天就开始为大家精心烹制出来的牛羊肉已经端出来,按原来的样子每桌两盆放在打麦场上,炊事班长流着眼泪摆上了十五双筷子和空碗。

今天香喷喷的饭菜失去了往常的吸引力,打麦场上的空气就像凝固了一样,伏击战和遭遇战中取得的胜利没能抵消痛失战友的悲情。尤其是在一排,士兵们默不作声的盛饭、举筷,有的干脆放下了碗筷默默地流起泪来。一个年青的士兵再也忍耐不住,“哇”地失声痛哭起来。一下子,大家都放下了碗筷,多数人甚至嚎淘痛哭。以往部队每次吃饭,都有老乡在旁围观。这次,在旁围观的妇女也都忍不住地跟着哭起来。连长看见大家过于悲痛,连忙擦掉眼泪,对全连士兵又是劝说,又是下命令。旁边的老乡也参加劝说,才勉强把这顿饭吃下去。

当天晚上,该连在老乡的带领下绕出敌人的包围圈,从山区退回。


就在孟子山遭遇战发生的同时,另外两个营也同敌人发生了战斗。小薛村和凫村的伏击战结束后,团长王文拔带领全团迅速向南山山区转移,但担任后卫的二营五连却在一个叫土旺的要道隘口被敌人围住了。

该连担任排哨的少尉排长谢柱臣(四川安岳人)在土旺前方半里许的山腰监视动向,另派一个班占领左前方的高山。第二天早晨,忽听枪炮声不断从左前方和右前方传来,当地老百姓不停地跑来报信,大量日军正从两翼向我后方包抄,谢柱臣立即命令全排进入战壕,作好战斗准备。命令刚下达,敌人已经开始进攻,一阵小钢炮猛轰过后,随着机枪阵阵响起,日军迅速向谢排包抄。

谢柱臣一看,一面组织抵抗,一面命令三、四班交替掩护向土旺撤退。日军攻上谢排的阵地,又不断用火力向谢排追击,一些士兵在后撤时被重机枪子弹和迫击炮弹命中阵亡,一个士兵被打中三弹,肠子吊出一大节,还用手按住跑了二、三里地,才找到一个筐子,“哎哟、哎哟”呻吟声中被抬着走。

跑了一阵,走近一个静悄悄的村庄,正欲进村,忽然一个老乡从村内跑出来,不停地向他们喊叫和打手势,又是摇手,又是用手向后指。谢排的士兵气喘吁吁,见状正在惊疑,一声枪响,这个不知名的老乡已经被打倒在地。

好悲壮!好感人!一位鲁南老乡为了保护川军不遭敌人暗算,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献出了自己生命,至今没有人知道他的姓名!

谢排见情况有异,慌忙后退。此时机枪声骤然从村内响起,子弹“嗖、嗖”直射过来,又有几个士兵中弹。又跑了好一阵,忽听得山上有四川话在喝问:“是哪个部队的?”谢答:“王文拔团五连的。”上面又叫:“快上山来!”谢柱臣上山来,原来团长王文拔正在山上,问了情况,叫清点人数,全排还剩一半。

王团从山区钻出了敌人的包围圈,此次敌后游击,全团伤亡百余人,其中包括一名连长。总的胜负相较,取得的战果大大地高于损失,游击战取得了令人鼓舞的胜利。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