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六章:第二十九节

liudongfeng0223 收藏 13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size][/URL] [内容简介] “先把它打下来保住生命再说!”除了已经永远不会再下命令的乡井中队长之外,其余几个小队长尽管有一、两名头脑聪明且冷静的怀疑到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应该需要解释一下的念头,但现场之中生死攸关并迫在眉睫的现实和如此惨烈恐怖的情景,还是让他们有了一种惊人的一致想法和一致的行动!因此,现场上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二十九


当一架巨鸟般的日军侦察机贴着峭壁顶端低空掠过的瞬间,戴云飞声音不大但足以让刘刚听得清楚的低喝了一声同时对着几乎整个机身已经掠过头顶的飞机开了火!


“哒哒哒!”


“哒哒哒!”


戴云飞和刘刚两挺轻机枪呈并列形射出了两串子弹,其中当兵已经六、七年的戴云飞多少懂得打飞机要根据所距离的高度提前若干个机身的长度,所以他的点射打在了飞机的正中间!而刘刚的枪除了打得很准之外,在战前的多次战例讲解的学习活动中,连队的军官们在讲到打飞机时也都把提前量的原理讲述的很明白,所以他的一梭子也没白打,均打在了飞机的中下部!


那日军侦察机的驾驶员驾机刚刚掠过头山顶,忽听机下响起一阵清晰可闻的射击,然后就觉得飞机的机身微微一颤,接着一股汽油味飘进了鼻孔里!他急忙加速并提起了高度然后盘旋了回来一边用无线电通知了附近的三架轰炸机、一边按着机翼下机关炮的按钮向山壁顶上正在观察着他是否要被打下来的一大群似乎正在高声喊叫并前后奔跑、指手画脚的人群狠狠地打去!


本来他一早接到了命令后绕了个圈子从西南向东北和西北一带做侦察任务,先是在茫茫沂蒙山的一小块固定的范围内看见了若干运动的和驻守的日军部队,又在经过一块山壁顶上时还看见大约一个骑兵中队的皇军士兵们正在向他招手致意!他在第一个盘旋搜索后的时候正好听到了地面佐野的电台联络,佐野告诉他目前被追剿的支那军队正处于沂河南岸的某个地方,他们的特征是不到二百余人、有军马装备并且身穿皇军的军服等等。听到这些,这位侦察机驾驶员顿时想到了在刚才搜寻过的途中一共看到了三伙有如此特征的部队!于是,他立马用无线电转告了后面的三架轰炸机领队并掉过头来想再此地做进一步的搜索。在确认了另两股日军马队似乎没什么破绽、又转向最后的一伙处于山顶上的骑兵中队时,在他刚刚进行了一个低空观察之后,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峭壁上化装成皇军的支那小部队终于在沉不住气的状态下向他的飞机开了枪!


一个超低俯冲过去,驾驶员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在他的机关炮直扫过去的目标里有十几个人被打得血肉横溅而摔倒在地上!然后他又转了回去拉起了飞机在远距离又对着正惊慌失措、抱头鼠窜的人群扫射着!看着一粒粒的大口径子弹钻进这些东倒西歪的人的肉体上面骤然让他们的躯体蓬起一朵朵耀眼夺目的血花时,日军驾驶员在内心里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过的报复的快感!


又一个俯冲过去后,驾驶员又狠狠地把机关炮的子弹打向了飞机下面的人群,却发现了下面忙乱的人们有几个挥舞着双手拼命地大喊大叫,更有几个人扯起了一面小旗子打着旗语告知他:赶快停止射击,下面的皇军部队是自己人!


“自己人?”驾驶员见之冷笑了一声愤愤地想:“自己人刚才想把我打下来!现在挨了狠揍就变成了‘自己人’?糊弄小孩子的伎俩只能骗骗地面的陆军吧!混蛋之极的东西!”


正在这位侦察机驾驶员第二个俯冲完成并返回了原来的迎头位置后,驾驶的飞机在机舱内的浓烟已经开始弥漫,然后驾驶台上的气压表和油压表的指针开始失控地胡乱摆动!于是,该驾驶员拼命地想把飞机拉高!当飞机几乎不受控制地向下面沉重地垂落时,驾驶员愤怒地骂了一句把机头拉到了最大的高度对准前下方峭壁顶上撞了过去!只是在飞机撞向那光秃秃的峭壁顶上之前,驾驶员在百忙之中却忘了此时的高度已经无法打开跳伞的实际情况仍是按了一下伞座的按钮!


弹出了烟雾滚滚的驾驶舱,日军驾驶员腾空在蓝天丽日下一升一降的瞬间,他清清楚楚地看见了自己心爱的飞机正一头撞在那伙可恶的“支那军队”所盘踞的山头上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而腾起的一团巨大火柱的壮丽景观!与此同时,又听到下面一点的什么所在响起了两声清脆的枪声,然后左胸一痛并脑门上一震之下便什么也不再知道如同一个从飞机上面失落下来的肉球般急速地向下面百十米的地上摔去------


从日照前来配合佐野联队的一个日军大队根据佐野的紧急部署指派了用整个大队的军马暂时装备起来的另一个中队前来驻守这个山梁要地,由此可以居高临下地监视正北、西北和东北三个方向的广阔平川几十平方公里的范围。该中队长得令:据佐野联队长通报告知,该支那军队正沿着峭壁向西北或者正西逃窜,这是他们的必经之路。但怎么逃也逃不出这座山梁顶上的视线以及火力控制!如果一旦在这个位置上发现了逃窜的支那军队并将之堵住,一待佐野联队的主力以及附近的另几支皇军部队赶来一起将之彻底消灭,他本人以及他的中队可谓是首功昭著!


于是,这个日照的中队刚刚下马,这位中队长就在山顶上对着崖壁下的通路布置好了三挺轻机枪和同样数量的掷弹筒,同时也派出了若干观察哨不断地用望远镜注视着远处沂河沿线的情况,其余二百余人均在山顶上待命。只是他不太相信该支那军队能从这里经过,他认为他们会向北、或向东北渡河东窜的可能性较大。再者,他也绝对地想不到就在目前,就在他的眼皮子地下他所看不到的峭壁死角处,做逃亡运动小部队尖兵的姜大岭带领一只有着人类无法相比的超乎寻常的猎犬在看不到他们的情况下早早地感觉到了他们!于是,这个日军中队长怀着一种以逸待劳的心态只是对几个观察哨下了郑重且明确的命令后,便和几个下属伫立在高峰之巅望着脚下重峦叠嶂的远景开始指点着江山,也正在此时,他们被峭壁下冒险前来的韩大海隐蔽潜行过来所发现!


半小时后,正当该中队长有点不耐烦之际,忽听到他们侧身后的头顶上传来飞机的轰鸣声,待一架涂着红色膏药标志的日军侦察机从他们的头顶上缓慢飞过时,他及他的一些部下还扬着手并挑起刺刀上的膏药旗摇晃着向天上致意!此时,这个中队长看看自己麾下的200多名士兵,又看看渐渐远逝的虽然只是一架侦察机和三架相随不远的轰炸机但也足以显示出大日本皇军的空中打击力量的飞机,心里立即构成一幅步、骑兵和航空兵立体配合协同作战进攻顽敌的生动画面!


“暂且不论是否能在眼下的几个小时内找到并歼灭该支那小部队,仅就在支那辽阔的国土上的崇山峻岭之中数千大日本皇军在帝国航空兵的掩护配合下进攻敌人的宏大场面,这数千勇士们之中就有我这个堂堂的帝国上尉,带着二百多名官兵骑着高头骏马驰骋于战火硝烟的疆场上挥刀杀敌的生动场面,就足够我乡井边夫自豪终生,真不枉我此生作为一名天皇陛下的一名武士!”这个叫乡井边夫的日军上尉此刻很惬意地想到。


乡井边夫,名古屋一个农夫的儿子。十八岁那年因为在家里排行老二之故分不上父亲的几亩水田,于是便报名当了兵。自昭和12年(1937年)踏上了中国的国土后,在战场上先后杀了总计十几名中国军人,所以从一个小队长取代了两名战死的上司而晋升为中队长。此刻正当他踌躇满志地在脑海里勾勒着美好的蓝图时分,忽见那架侦察机以及更远一些的轰炸机又转了回来向他们的右后侧绕去。


侦察机在一个地区反复盘旋并低空侦察,本来就是一个再也正常不过的战术动作,所以乡井边夫也没多想,甚至他的士兵们坐在地上连头也没有抬一下,个个仍在微闭双目享受着深秋时节上午的阳光。又过了十几分钟,当侦察机又一次地从他们的头顶上向前面的山涧边飞掠时,离山涧边不远的乡井突然听到他脚下的山涧处响起了“嘎嘎嘎!”轻机枪的射击并眼巴巴地看着那架侦察机在空中摇晃了一下便冒出了一缕青烟!


惊呆间,乡井边夫看见那飞机拉上了高处转了个弯猛然间向他的头上直冲过来时,一种下意识让他顿时感觉不妙:“不好!赶快卧倒!”


乡井边夫的话音尚在喉头上形成了语音还没等喊出来时,只听到“邦邦邦!”一串机关炮的震响,然后就一头仰面栽倒在地上———他刚才还显得俊逸而生动的面孔一下子就被掀掉了一半的头颅而显得恐怖怪诞!


毫无一丝危险征兆的仍然显得闲闲散散茫茫然的众日兵们刚刚听到了身后的轻机枪响,便条件反射地抓起了手中的枪并跳了起来!身形还未站稳,就见那架飞机冒着烟拐了个弯冲向他们的头顶!这些士兵们尚未弄明白这给自己指示方位的侦察机为什么冒起了烟并向自己俯冲下来是什么意思的瞬间,一溜粗大的机关炮弹头直泻过来,先是中队长被打翻,然后又有十几个聚在一起正茫茫然不知所措的官兵被打倒!


战友们的骤然被打死、自己命在旦夕的危机关头、身边现场上一蓬蓬的鲜血和碎肉,极富刺激地震撼了所有还活着的日军士兵们!当飞机过后又盘旋着向他们冲击扫射、把旁边一些躲闪不及的众日兵又打倒一些后,手中紧握钢枪的日军官兵们眼看着自己的生命将要被这个天上的怪物吞噬的险要关头,人类的自卫本能以及日本军人凶残嗜血的天性一起在瞬间涌入他们的血液中!于是,在他们中间官兵们的不断中弹倒地时,数十支步枪、几挺轻机枪甚至几只手枪一起向半空中打去!


“先把它打下来保住生命再说!”除了已经永远不会再下命令的乡井中队长之外,其余几个小队长尽管有一、两名头脑聪明且冷静的怀疑到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应该需要解释一下的念头,但现场之中生死攸关并迫在眉睫的现实和如此惨烈恐怖的情景,还是让他们有了一种惊人的一致想法和一致的行动!因此,现场上就出现了几个军官同时抽出指挥刀和手枪大声喊叫着带领着众日兵们用轻机枪和日军飞机的机关炮硬碰硬对射的罕见场面!


当半天空上机舱内起火的飞机似乎完全失去控制而再一次地摇晃着机体变成一枚巨大的炸弹向山顶上落下来时,山顶上的一百多条步枪和所有本来是在山顶阵地上布置在各个位置的轻机枪一起布成了密集而散乱的弹网兜头向飞机打去!当射击的瞬间,下面的日军官兵们也看见了如巨大炸弹呼啸而至的飞机上方弹出一个人影,但他们也顾不上掉转枪口或者产生别的想法,此时他们的念头只有一个———那就是拼命地射击,也许可以在众人的努力下把这遍体浓烟以及烈火的大炸弹打成碎片或拦住!直到它彻底地在他们的脑袋上产生出巨大的爆炸之前------


爆炸出的巨大火焰和浓烟仍在人们的眼帘中映现时,接到侦察机通报的三架轰炸机也赶到了!按常规,他们一般是在自己的机场待命等候通知的,但军部的命令是有一股战斗力很强悍的支那军队正在沂蒙山的某个部位逃窜,你们必须和侦察机同时起飞出动,否则在侦察机报告方位的短暂时间内、哪怕是一两分钟,该支那部队就有可能会轻易地逃掉!要轰炸非固定的目标,轰炸机的航空兵们对此命令倒也理解,于是便抱着轻松闲适的心态来作一次尽管向支那军队的头顶上扔炸弹的航空任务出来了。


三架轰炸机在搜索面积并不是很大的范围内转了两个圈子后,忽听前面清晰可见的侦察机通过报话机通知了目标所在的方位,并且,他们还吃惊地看到了这架侦察机如一只疯狂地秃鹫般不仅没有把轰炸的任务交给他们,还不断地向目标作着俯冲、扫射、最后竟然带着一身的浓烟和烈火一头撞上了目标的所在!


粗大的火团和烟柱在山顶上如一座巨大的烽火台燃起了狼烟,让这三架轰炸机以此为中心点,在比侦察机更高许多的半空中把成串的炸弹如同人大便一样让一颗颗屎团子散落在该日军骑兵中队躲藏处的四周爆炸!目力可及处,三架日军轰炸机相互交叉着从不同的方向先从远处打着机关炮,然后在近处开始扔炸弹,从峭壁顶开始至斜坡、一直到山坡的小路全无落下!大约两分钟后,从高处看去,直至把这大约一百三十多平方米的山壁顶端以及后坡给炸成了一片焦黑和血红色交织在一起而构成的一副惊心动魄的屠宰场景象!这三架轰炸机扔光了全部的炸弹后如同一个憋了好几天的人淋漓畅快地拉光了满肚子的屎而感到了异常的舒服和痛快,这才向机场作了汇报然后轻快灵巧地飞向了天边------


“王志刚,”这边是吴志伟以及林如水包括所有的官兵们正为他们自己炮制的这场突然的变故而震惊的目瞪口呆时,韩大海突然下令了:“你带二排的弟兄们骑马直奔河边渡过沂河,然后一半弟兄到前面警戒,另一半弟兄在河边掩护全连过河,马上行动!”


王志刚带着二排行动后,韩大海大声道:“左前方的鬼子需要最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弄清真相,右侧我们暂时看不到的鬼子大队也可能在一个小时后才能到达这里,所以我们必须在一个小时内撤到他们的视线之外。全连马上集合整理马匹和物资,一会王志刚他们打来招呼,大家一起迅速渡河,弟兄们用三分钟的时间让军马饮水并灌满全连的所有水壶,然后准备更加漫长的转移了!”


以后的是否更漫长、更艰苦以至更危险的战斗历程先不去说,只是此刻这些官兵们尚没有完全在韩大海一手导演、戴云飞和刘刚、姜大岭三人一起推动的日军步兵、航空兵地面空中大火拼的壮观、骇人的情景中清醒过来!但惊骇与振奋、喜悦与激昂,刚才在绝境中的沉重和此时的柳暗花明的欢欣统统交织在一起,均不由地对韩大海产生出更钦佩的敬重心态!他们觉得:刚才如此的险境韩大海都能以超乎他人的奇思妙想从而化险为夷,那么前面更漫长、更艰苦的困难又有什么不能克服的?


于是,在经过了刚才几乎比他们与日军作战更紧张、更刺激和更震撼的短短的几分钟,整个的全连,包括林如水、陈玉林等五人无不个个精神大振、情绪甚佳!他们甚至觉得这一夜半日以来紧张、危险、残酷的突围转移和不断的拼杀在此时居然变成了极为丰富、生动且极富刺激性的、让他们可以回味终生的一段经历!尤其是他们在韩大海的带领下终究会回到五莲山营地进行休整之后------


“弟兄们,我们尽量找山边、沟坎和有树木的地方向正东运动,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到达李家坡!”当全连人马度过沂河后,韩大海对着半个小时前已经吃饱而现在又喝足的众官兵们下令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