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古代铠甲和弓弩兵器的一些资料(附发现黄谦疑似下落)

寄生室 收藏 5 1487
导读:大家去这些地方看一下,我怀疑斯芒多克就是黄谦 http://www.clanlong.com/forum/thread-61092-1-1.html 大家看看像不像呢? 先说说铠甲,古代的铠甲,有鳞甲、锁甲、板甲、棉甲、皮甲……等多种。 毫无疑问,只有鳞甲和棉甲的原理一直沿用到现代,现代防弹衣只不过是材料有发展,基本原理上,还是古代铠甲的模式。 “抗弹性能镶嵌或搭接的小片优于单块大片,薄片叠层的优于同等厚度整片的。” 《兵器材料科学与工程》1996年05期 很明确,小片结构的抗

大家去这些地方看一下,我怀疑斯芒多克就是黄谦

http://www.clanlong.com/forum/thread-61092-1-1.html

大家看看像不像呢?

这个是老斯在前线军事论坛发的帖子

用ddffg笔名写的,

明确地说自己就是老斯

可是别的帖子明确地显示IP在广西南宁,而不是他自称的上海

这就是他就是黄谦的铁证!

这个是网址

大家注意每贴最下面的IP地址:

http://www.qxwar.com/read.php?tid=10719http://www.qxwar.com/read.php?tid=10719

先说说铠甲,古代的铠甲,有鳞甲、锁甲、板甲、棉甲、皮甲……等多种。

毫无疑问,只有鳞甲和棉甲的原理一直沿用到现代,现代防弹衣只不过是材料有发展,基本原理上,还是古代铠甲的模式。

“抗弹性能镶嵌或搭接的小片优于单块大片,薄片叠层的优于同等厚度整片的。”

《兵器材料科学与工程》1996年05期

很明确,小片结构的抗射击物的防护力要高于大片整块的。

鳞甲是纤维衬连或皮革衬底的金属片,其实是融合了纤维的柔韧性和金属片的刚度,在金属片硬碰硬的基础上,纤维或皮革的柔韧性可以将能量缓冲分散,比单纯用金属片的板甲要高明的多。鳞甲的甲片重量轻,这样根据动能动量守恒,甲片被击中后获得的动能高,这些动能就是分散的打击物的能量,而且鳞甲的甲片还相互重叠,这样被击中后,很大部分能量就转化为各甲片之间的碰撞从而分担到更大的面积上;而板甲的甲片重量很大,根据动量守恒,击中后获得的速度小,分散的动能就小,而且板甲的胸背甲牢牢地接触,比如用铆钉钉紧,根本就没有活动缓冲的空间,其被箭或子弹击中后,受力基本上就是打击的接触面积。

事实上,现代防弹衣没有一个是板甲那种形式的,全是纤维衬甲片的鳞甲或棉甲模式,如拦截者,其插板的面积比板甲胸甲要小的多,而且重量要轻好几倍,关键是,插板不象板甲,胸背两块根本就不接触,有相当的活动缓冲的空间,其分散动能的效果就要好的多。美国最新的龙鳞甲就是标准的鳞甲。

早期的防弹衣,由于受到传统的影响,确实是板甲形式的,但很快就被纤维+甲片的防弹衣淘汰了,如美国在一战就开始用天然蚕丝+钢片的防弹衣,这也是有专业说法的:

“南北战争时期的钢制胸甲,二战时期用赫德费尔特钢制成的防弹夹克,都是整体式钢质防弹衣,是早期防弹衣的代表.”(《防弹衣的性能与发展趋势》《山西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报》第12卷第4期)

"关于世界上第一件防弹衣的诞生地,有文献认为是英国,该防弹衣由纯钢制成,重达10KG,看上去就像欧洲中世纪武士的铠甲,它只能抵挡低速流弹和碎弹片对士兵的伤害。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出现了以天然纤维织物为服装衬里配以钢板制成的防弹衣。1945年6 月美军研制成功铝合金与高强尼龙组合的防弹背心。"

(《防弹衣概述》《中国个体防护装备》 2003年 05期)

所以,板甲模式的,是早期产品,“只能抵挡低速流弹和碎弹片”

而纤维+甲片的棉甲模式才是真正的王道!

古人也不是傻瓜,

比如皮甲,早期如商代的皮甲就是整体一块的,后来也做成鳞甲样的。

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准格尔旗出土过公元前的匈奴青铜甲,也是整体一块的,可后来匈奴还是换成了鳞甲。

其实板甲只在西欧流行过,中世纪冶金技术大大超过欧洲的西亚、印度也根本对此不感兴趣。

板甲是当时欧洲贵族作秀的工具,如《骑士的战争》上说

“到了15世纪,一名装备齐全并有护兵跟随的“武装人员”,已被证明既在战场上无大效率,又难以昂贵的代价来维持。他们的实用性消失了,矫饰性增大了。他们的甲胄越来越华丽,举办比武越来越费钱,他们的社会地位越来越脱离军事作用.而同家族门第的关系越来越密切,适足以作为研究门阀、家谱的资料。“

我国在南北朝也流行过整体式的铠甲,叫做明光铠,那时是贵族割据,有点类似中世纪的欧洲,可是后来,我们还是又回到鳞甲上。

不光我国是这样,

17世纪号称欧洲最强骑兵的波兰翼骑兵,他们处在对抗土耳其的最前线,比躲在背后的西欧贵族老爷们要强的多,而波兰骑兵先前穿板甲,而后来恰恰就是把板甲换成鳞甲了

“Polish hussar armor was constantly evolving from the late 16th century with breast plates over mail shirts, to the highly ornate classical style of the 17th century to the Karacena scale suits worn in the late 17th and 18th century by the wealthiest of noblemen.”

17世纪波兰国王Jan三世Sobieski就是鳞甲的狂热爱好者。

这个是1683年波兰hussar骑兵的karacena鳞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实验也不是没有,著名的DISCOVERY曾经做过实验,这个是视频:

http://v.youku.com/v_show/id_co00XNDk3MjA4MA==.html

前三分钟说明了鳞甲模式对整体一块的防御射击物的优势,专门的比较实验,用相同的材料,整一块的被打穿,那人还用铁条去试,而鳞甲的没有穿。

而且在视频第30秒左右还有个动画模拟的,恰恰就是说搭接的鳞甲可以将能量传递到更大面积上,而且解说还强调这“非常重要!”

http://bbs.cjdby.net/attachments/month_0708/20070828_25442eea7913e7229b85HXuw2LoWfhDM.jpg

可见,鳞甲模式对付射击类兵器是有板甲不可比拟的优势。

关于东西方古代射击兵器的威力比较,

东方是复合弓,如早在春秋时期,《考工记》上就有详细的复合弓制作流程,需要干、角、筋、胶、丝、漆等六材,实际上就是利用不同材料融合成一种片簧结构,其弹力和蓄能率远远高于单一材料。

如An Approach to the Study of Ancient Archery using Mathematical Modelling Antiquity 71271) 124{134 (1997)这篇论文显示的蓄能率数据,复合材料是长弓紫杉木的近两倍,是现代弹簧钢的16倍之多。

而西欧中世纪的CROSSBOW都是用钢来做弓臂,虽然用的是机械齿轮来开,拉力非常高,但由于蓄能率很低,弓身重量太大,射出箭的威力却不大,这个也是有实验支撑的:

长弓和钢弩:

Stephen V. Grancsay 的实验数据(Paterson, W.F., A Guide to the Crossbow, Soc.of Archer-Antiquaries, c.1990, U.K.):

Type of Weapon Draw weight Bolt weight Speed of bolt Difference

Longbow 68 lb. 2.5 oz 133.7 fps not much!!

Crossbow 740 lb 1.25 oz. 138.7 fps not much!!

(lb:磅 oz.:盎司(28.3495克) fps:英尺/秒 Bolt:一种方头簇的箭)

钢弩的拉力是长弓的11倍,高达740磅,但发射1.25盎司的Bolt初速度却与长弓发射2.5盎司的Bolt差不多,速度都在40m/s左右。

钢的蓄能太低,仅为紫杉木的几分之一,拉开距离也太短,弓臂太重,效率比长弓低很多,弓臂太短,直接限制了弦速度和箭速度,造成钢弩虽然拉力大,但发射的箭威力却不大。

最权威的《科学美国人》也讲到:

"Crossbows of medieval and renaissance design were very inefficient devices.

Modern tests indicate that armor-piercing bolts, while heavier than war

arrows, achieved about the same velocity (130-40 fps) from a 700 lb. draw

crossbow as an arrow did from a 80 lb. draw longbow. The initial velocity转自铁血

imparted to a crossbow bolt is governed by the velocity of the bow tips as

the bolt and string part company. Despite their heavy draw weights, medieval

laths were too massive to accelerate rapidly. This was made worse by short

draw lengths, which reduced the time available for the tips to accelerate.

In addition, the massive bowstrings required for such heavy draw weights

robbed energy from the bolt. "

(Foley, Palmer,Soedel.The Crossbow,SCIENTIFIC AMERICAN, January 1985; pp. 104-110. )

700磅的钢弩在射重箭时,威力和80磅拉力的长弓差不多,原因也提到,钢弩太重,拉距太短,弦也太重等等。

关于复合弓的,Adam Karpowicz在2004年有实验,

使用的是土耳其复合弓,这种复合弓前面也有数据,和鞑靼复合弓在蓄能上完全一样。使用蚕丝做的弦。

67.4磅拉力下:

67.4lb @ 30", target bow, 51.5" long:

arrow grains: 1548(100克) 1067(70克) 739 522 360 204

arrow fps: 135.2 160.4 185.9 214.7 239.8 277.9

(1grain=0.065克, fps:英尺/秒)

这个拉力和上面那个长弓基本一样,但确实威力和效率比长弓高的多,相同拉力下,同样70克重量的箭,复合弓射出的初速度160英尺/秒,而长弓仅133英尺/秒,复合弓威力高出长弓44%。

同样34克的箭,67.4磅拉力复合弓初速度214.7英尺/秒,对比740磅的钢弩获得的139英尺/秒,箭的能量高了2.4倍。

所以,由于材料的先进,根本就用不着多么大的拉力就可以远远超过西欧CROSSBOW的威力。

至于神吹的希腊Gastrophetes弩,有人认为是“融合了当时最先进科技的机械复合弩,又称“腹弓”。

这个完全就是YY了,

事实上,这个弩没有任何出土,更没有任何记载的佐证,例如古希腊大量的战争记载中都没有见到影子。

而且按后人的说法,用人的腹部去呀,

那个作者说“后将Gastrophetes前端抵地,腹部抵住尾部的U型把手以腰腹力量加上自身重量把连接弓身的木槽往前推(“腹弓”称号由此而来)。如此张弦(实际上是推弓)方式,最大可产生超过三百磅拉力,而当时常规弓弩的拉力最多不过七八十磅左右。”

简直可笑,连反作用力的原理都不懂!

如果前推开弩的拉力达到300磅,那么显然,人的腰腹也要受到300磅的反作用力,请问这个300磅远远大于人的体重,岂不是要把人弹飞了?

所以这个弩即使存在,其拉力也绝对不会超过人的体重,古希腊人身材矮小,体重也小,这个拉力顶多能到100磅左右。

而中国古代的蹶张弩,由于是用蹬力,达到的力量远远超过300磅,

"统计的成年男子蹬力:取坐着的姿势,右足蹬力可达2568牛顿,左足为2362牛顿,保持时间为半分钟。"

(《统计与咨询》2001年01期;

还有:《人机工程学简析(续篇四)》《江苏陶瓷》1995年02期)

单腿就已经达到500磅的蹬力了,而且弩是拉力是渐渐变大的,拉满时才是最大拉力。

而且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所谓的希腊“腹弓“不过是YY出来的东西,

这个是查尔斯著的《技术史》

上面写的很清楚,只是来自一个人的一面之词,时间也不会早过公元前1世纪,没有任何其他记载,

连作者都说:

“无法知道是否就是实际用的武器”

这个是《技术史》的图片资料:

http://bbs.cjdby.net/attachments/month_0808/20080813_6101ce14ac34373e2763QWzUqrENs3BC.jpg

而且即使有,竟然是用羊角直接做的弓臂,看来是玩具一类的东西。

还有那些所谓的使用机械的弩炮,其实威力现代人也做过实验,

罗马军队装备极少,一个罗马军团装备不过四五十门,还不到1%的比例,而且发射速度极慢,根本不可能起到什么作用。

而且国外复制过这种弩炮,结构复杂,但其实其威力很逊,射普通箭甚至还不如秦汉单兵弩:

普鲁士将军Schramm在1916年复原后的希腊式巨弩。这台第二次布匿战争时期的巨弩和公元一世纪使用的车弩相比在机构上没有什么不同。后者中的一部分开始使用了铁弩架。这样在寿命上要长很多。这台巨弩在1979年的一次试验中将一支箭射出了285米远

Schramm用他的复原品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他的一种三倍宽巨弩可以将27英寸(70CM)的箭射出370米。他的最大的投石车可以将1.8kg的石块抛射到300米开外。可惜的是这两件复原品都毁于二战

Discovery也曾经做过这种实验,有一节叫做《古代兵器》,复制的弩炮射普通的箭,不过百多米穿了一个平张的草席而已。

威力确实逊色的很。

而机械开弩,根本不是西方的专利,早在春秋时期,中国就已经有威力巨大的床弩了,《墨子》上有过明确的记载:

《墨子·备高临》:

备临以连弩之车材大方一方一尺,长称城之薄厚。两轴三轮,轮居筐中,重下上筐。 左右旁二植,左右有衡植,衡植左右皆圜内,内径四寸。左右缚弩皆於植,以弦钩弦,至 於大弦。弩臂前后与筐齐,筐高八尺,弩轴去下筐三尺五寸。连弩机郭同铜,一石三十钧 。 引弦鹿长奴。筐大三围半,左右有钩距,方三寸,轮厚尺二寸,钩距臂博尺四寸,厚 七寸,长六尺。横臂齐筐外,蚤尺五寸,有距,博六寸,厚三寸,长如筐,有仪,有诎胜 ,可上下。为武重一石以材大围五寸。矢长十尺,以绳系箭矢端,如如戈射,以磨鹿卷收 。矢高弩臂三尺,用弩无数,出人六十枚,用小矢无留。十人主此车。遂具寇,为高楼以 射道,城上以答罗矢。

大体可以知道,连弩是一种齐射弩,发射大型的箭,用绞车张弦,最大型的箭可以回收,所以得名,墨子用这种武器攻击对方修筑的高台上的工事。连弩用的弩机的质量在一石三十钧,约合今制37.5公斤。出土的南朝大型弩机质量不详,按照成东、钟少异二先生合编的《中国古代兵器图集》的记载,郭长39厘米,宽9.2厘米,通高30厘米,按照青铜的密度做过一次粗略估算,弩机的全重应该在30到40公斤间。

这是一种巨大的能连续射击的巨弩,光弩机就有一石三十钧重,"连弩机郭同铜,一石三十钧 。" 明显提到了铜郭.而这还是春秋时期.

"矢长十尺,以绳系箭矢端,如如戈射,以磨鹿卷收 。矢高弩臂三尺,用弩无数,出人六十枚"

用的箭长达10尺,标准的长矛,弩臂长7尺,可连续发射60发,10人操纵,可见这种春秋时期连射弩的威力.

用的也是机械绞车,而且威力非常惊人。

至于明朝以及同时期的西方火器到底是什么水平,

明朝也不是没有火绳枪,

《筹海图编·鸟咀铳》记载:“嘉靖二十七年,都御史朱纨,遣都指挥卢镗,破双屿,获番酋善铳者,命义士马宪制器,李槐制药,因得其传而造作,比西番犹为精绝云。”

“比西番犹为精绝云”,可以造的比西方还好。

但并不为主,因为火绳枪的发射速度等劣势无法对付大规模骑兵。 东方的骑兵规模,无论鞑靼还是满清,都远非西欧骑兵规模可比。

而火绳枪的发射速度很慢,一分钟才发射一次,即使是多段击,间隔也有十几秒,根本不可能单独对付移动迅速的骑兵,而且对方还是优秀的复合弓射手,有强大的射击能力。

对付这样的骑兵,火力密度非常重要

明朝使用的多是霰弹,比如虎蹲,一发百子,戚继光说"比鸟铳一可当百"

还有各种佛郎机,在东方的种类远比西方多,

无敌大将军更巨大,一次发500子.而且都是铁子,穿透力不是火枪的铅可比。(这也从另一方面印证了铠甲的区别,一方是对付铁弹,一方是对付比铁软百倍的铅弹)

清中前期还有一些霰弹炮,比如大神炮,乾隆平叛时,用的大神炮,150个铁子,装药比无敌大将军少,身管3尺。 叛军受沙皇支持,装备了大量的西洋燧发枪和燧发炮。 阿尔楚尔山岭之战中,叛军埋伏了精锐燧发枪手,但受伏击的清军用大神炮轰的霰弹击叛军,反败为胜,叛军败退30里。 可见这些霰弹炮对付燧发枪都没有问题。

戚继光说

“若一日贼不退,便轮放一日不歇. 鸟铳快枪手速装,专听吹喇叭便放一次,以助大铳之迟也.”

鸟铳也就是火绳枪,只在大铳大炮燃放的间隙起起辅助作用。

所以明朝军队火绳枪不是没有,而且绝对数量在世界上也是无其他国家可比,但只是作为辅助。

戚继光还记载过火绳枪的使用方法,也是用小竹管装一次发射的药量,这样就不用量,备有30个竹管,还有装在牛角里的火药可以发射300次。

明朝是讲求多种火器配合,如车炮营,里面大小铳,佛郎机,火绳枪都有。

俞大猷曾指挥百辆炮车,步骑3500人,在安银堡大败数万鞑靼骑兵.

中国学的西方的佛郎机只是学了种子母炮分离的做法,而这种做法到了中国得到了更好的发展,如种类远比西方多,战术也更先进,红衣炮引进后也得到了发展,如铁芯铜体这种创造就不是西方有的。

而中国用炮比同时期的西方效果要好的多。明军炮比例是同时期西方的10倍.而且效果也非后者可比。

早在1449年,神机营在北京城外德胜门设伏,众炮齐发,瓦刺军阵势大乱,主将也先之弟死于炮火之中,也先惧怕神机营火铳的神威,撤围逃遁。

后来的俞大猷百辆炮车,步骑3500人,在安银堡大败数万鞑靼骑兵。

而直到17世纪之前,欧洲的炮也只是起心理威慑作用,在野战中的作用极小:

文艺复兴时期著名政治家马基雅维里说:“大炮经常打不中步兵,因为步兵的目标低,大炮瞄不准。如果炮口高了一点,炮弹就打到步兵后面去了;如果炮口太低,炮弹擦地而过,就打不到步兵跟前。”

一位英国作家一百年后于1604年写到同样的事情:“大炮很少伤人,或者从来没有伤过人”,只要步兵“蹲下来,跪着,直等飞走。”

另外一个诗人是这么说的:

“Gonners to schew their art Into the town in many a parte

Schot many a fulle great stone.Thanked be God and Mary mild,

They hurt neyther man, woman nor child; To the houses, though, they did harm.”

大炮很少伤人,对房子却有点损伤。

1503年的Cerignola战役,法国步骑兵力共32000名,只有炮40门!平均800个人一门炮!

而对手西班牙人只有兵力8000,火枪手只有1000,可以说还是以冷兵器为主.

如记载当时作战时,把火炮拉到军队的前面,或者军阵的间隙中,给对方来个齐射,还没有落下对方都吓跑了。

由于开炮的频率很低,并由于强大的后座力与瞄准误差,着弹点不准确,结果常常是根本不造成伤害。

16世纪末,欧洲才开始出现霰弹炮,到17世纪末,古斯塔夫军事革命之后,欧洲才真正走上火器战争的时代。

此前,大炮主要是心理威慑作用,还有用做攻坚,但效果很差,大家可以看看77事变宛平县城城墙被日军炮击的痕迹,不过几十厘米的坑,对于厚至少十几米的城墙来说(古代很多城墙上面都是集市,可见宽度),不过是蚊子叮咬,这还是现代用炸药的火炮,古代那种火炮能起多大作用,可想而知。

其实明朝末年,制作火器的水平,如大炮,其铸造技术恰恰是世界领先的,比如铜体铁芯技术,台湾教授黄一农说,这是当时世界火器技术的最高水平:

http://bbs.cjdby.net/attachments/month_0806/20080617_b815c82353dc8a2c8163IbO1FI81uFga.gif

“中土的铸炮技术在当时达到世界最高水平”

而且明末的时候,欧洲才刚用铁来铸炮:

http://bbs.cjdby.net/attachments/month_0806/20080618_5ff0bd9ec48fc96450b2F62eXLFB5v0C.gif

此外,再提供一些技术方面的资料,其实中国古代的冶铁技术,无论锻造还是铸造,都是远远超过欧洲的:

东西方冶金:

http://www.knifriend.com/viewthread.php?tid=84629

中国冶金:

http://bbs.cjdby.net/viewthread.php?tid=410291&page=1&extra=

一些图片资料:

http://bbs.cjdby.net/attachments/month_0701/175_5uoYLd8CYhIN.jpg

http://bbs.cjdby.net/attachments/month_0701/7_AtKEjP0oIBmI.jpg

http://bbs.cjdby.net/attachments/month_0701/2222222222222_l41OczbTW8Z9.jpg


本文内容于 2008-10-4 4:34:10 被寄生室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