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大帝——斯大林

弥撒 收藏 5 980

在俄国,对斯大林的的正面评价正在升温,胡适曾说过,历史是个任人涂抹的小姑娘,这话在俄国也是被确证无疑了,逝者似乎永远是生者可以涂抹摆弄的招牌和幌子。

历史的风已经拂去了斯大林身上的污泥,开始重新涂上油彩。

从赫鲁晓夫的改革尝试打破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偶像,到勃烈日涅夫的部分重新肯定,再到戈尔巴乔夫后期前苏联解体阶段的全盘否定。俄国民众对民主的试验的热情消退,许多选民宁愿将选票去换代表现实利益的优惠卷。

归根到底,这是前苏联重工业体系畸形发达,产业调整困难造成的,更是****先于经济改革的恶果。人民生活并没有从民主自由的变革中得到多少提高。而有趣的是恰成鲜明对照——中国,经济改革了30年,而政治体制的变革进程仍未真正启动,未来的改革之路能否顺利通过历史的瓶颈,有疑问的恐怕不仅是俄罗斯。

当俄国人民开始厌恶那些机械照搬西方模式的空头改革家,重新怀念起苏联时代的强大和富足。斯大林又回归于伟人和祖国保卫者的历史定位。

冷静回顾俄罗斯百年至今的发展,无不打着20世纪的红色大帝——斯大林的深深烙印。


当十月革命的硝烟散尽,饥饿和混乱如同瘟疫在俄国的大地游荡,布尔什维克依靠他们烧炭党式的严密组织和纪律性残酷果敢,侥幸战胜了保皇派和一切右的反对政治势力,但是当思想家的试验品共产主义经济制度被强制推行后,马上就出现国民经济崩溃的征兆。

列宁实行的新经济政策等于宣告了乌托邦理想主义时代的结束。

既然激情和变革不能够带来面包,那么生活会披着时髦的外衣沿传统熟悉的道路继续。

俄国的乌托邦的失败是民粹主义的失败,宗教般狂热政治情绪的失败,也是主观臆断的真理和主义的失败,俄国的乌托邦是植根专制土壤的罂粟花,它的外边是如此的美丽,诱人,象罗曼罗兰这样有良知理性的知识分子都无法回避在访问前苏联后美好憧憬破灭的痛苦,革命是不是也象醉酒?人类追求理想的精神彼岸的过程不是一直就充满了荒诞,错误与理想失败伤痛的过程?

如果说列宁是革命的先知和摩西,那么斯大林就是披着红色斗篷的彼得大帝。实际在列宁晚年实行的新经济政策,已经间接宣告了纯乌托邦理想共产主义的失败,斯大林则把共产主义体制改造成为实际的农奴制度,苏共则最后沦为类似中世纪等级森严的宗教政治僧团。

为统治而统治是许多曾经的革命团体理想泯灭后,所必然的结果。

如果是熟读历史并有点思索的话,常常有种无奈的悲怆感,几乎所有的以武断偏执仇恨为理论精神基础的对旧暴政的反抗革命,最终几乎无一例外导致新的更严酷的暴政!苏联时代的劳改营不是比沙皇的流放更加严酷吗,在非理性的土地上是开不出自由理性文明的花朵。当革命者砸烂人民身体上的旧锁链的同时,他们又把新款式的粉饰过的更粗的锁链套在人民的身上,归根到底许多的革命者本身就是与暴政有精神血缘的私生子。

苏俄共产主义制度的缺点和优点都会被人类社会记住,起码是经过了代价巨大的乌托邦时代,人类更有理性了,不再迷信靠思想家闭门造车臆断出的完美社会制度能够拯救人类,社会的进步只能靠循序渐进的改革和改良,确切的说好的革命不是对旧世界的彻底否定,而是对人类精神物质遗产中“善和是”的肯定和确认。苏式共产主义曾经的闪光点:重视公民的社会保障和福利制度已经被现代社会肯定并学习,反之它漠视民主人权法制,违背人性的社会体制已经被彻底否定和扬弃了。

但是,作为一个历史人物,再过一千年,世界和俄罗斯也永远不会忘记斯大林!

首先,我对历史的理解是在一个民族处于命运转折的十字路口,出现一个什么样的领袖,尽管有偶然但是更有必然性。

同美国的独立战争产生的不是那破仑而是华盛顿,在俄罗斯产生列宁斯大林也有历史必然性。在评价历史人物的时候,以超时代的观点来进行评判是完全错误的,是彼得大帝时代开创的积极进取尊重科技文化的传统熏陶了斯大林,同样彼得独裁专制侵略扩张的特性也在斯大林身上得到了体现。

每个大国领导者的身后都有一个民族的文化和历史传统。

在俄国和许多东方的专制国家,是独裁君主的意识和作为对国家历史走向发生重大影响,这在现代历史研究中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

这个集光明黑暗,伟大功绩与罪恶血腥于一身的人物,他曾经那么彻底地剥夺了人民的自由,却以最野蛮狂暴的果断方式把俄罗斯民族地位推到了例代沙皇都无法企及的高峰。

要民主还是民族,这是二十世纪许多有良知的人必须面对的痛苦抉择,在30年代,德国的希特勒出兵莱茵非军事区行使一个国家的正常主权时,在集中营关押的德国民主人士包括共产党几乎99%投票支持这个把自己投入监禁的独裁政府!

我们完全可以把斯大林看做彼得大帝事业的继承者。

这位暴君是有水平的,他决定性地把民族的文化水准和工业化达到了非常高的程度,比沙皇们干的更出色,我至今还记得:斯大林说过“向所有的人学习,不论向敌人或向朋友都要学习。”在丘吉尔称赞顽强抵抗住强大德军进攻的苏联军队时,斯大林说:俄罗斯人民不允许自己的军队有其他的品质!在斯大林这格鲁吉亚的身体上体现的却是令人震撼的俄罗斯的精神,最终把世界把俄罗斯从更加野蛮残酷的纳粹暴政下拯救出来,这是斯大林的重要历史功绩。包括西方世界都应该永远铭记。

如果不是斯大林,红色苏俄会更加短命

这里必须提到在历史中一个有趣现象,在二战初期西欧洲大陆所有的民主国家都战败投降后,唯有斯大林领导的苏联这个专制国家对抗住了当年最强大的德国军事机器,能够对抗野蛮的就只有更加野蛮。在41年爆发的苏德战争中,如果没有斯大林和联共在战前的军事重工业建设的巨大成绩(虽然这是靠残酷盘剥人民原始积累完成的)以及斯大林的顽强的意志,当然也有国土面积辽阔的优势。那么在沙皇或者民主主义者手里,苏俄的投降或者与德国合作是必然的。如此,世界的格局和历史走向会沿与现在迥然不同的方式进行。

斯大林基本能够坚持科学严谨的工作态度,对文学和艺术科学的相对保护宽容和鼓励,使俄罗斯民族向往光明人性进步的传统没有被泯灭,得以延续,在上世纪50年代的苏联文学作品中我们仍然可以品位那对真善美和人性美好生活的热爱追求。

斯大林是重视教育的,在他死后能够很快清算错误,是因为俄罗斯人民全体的文明意识随教育水平普及提高而显著提高,知识是人类摆脱愚昧和黑暗的唯一工具,俄罗斯人民91年抛弃挂共产主义招牌的特权政治体制,同样是人权意识的觉醒。

斯大林在国际政治上是个理智精明的扩张主义和大国沙文主义者,在这一点,曾经显赫一时的希特勒,只能是个缺乏耐心和灵活国际政治手腕,有着艺术家气质的不成功征服者。他的所作所为最后只不过是打倒了没落的大英帝国,为美苏争霸时代的到来扫清了障碍,并且彻底终结了德意志的帝国之梦。

斯大林的国家政策被证明是成功的,不仅完成了沙皇时代没有完成的国家资本的原始积累,并且使苏联彻底实现了工业化,在美国的援助下,有足够的实力打败了有西欧为后盾的德国侵略军。苏联的国土延续沙俄的传统继续扩张,并且在二战后有了大批充当附庸的东欧卫星国。

在亚洲,苏联的胜利使外蒙古的独立永远成为事实。并且控制了制约俄国太平洋出海口日本北方四岛。在他的生前,还看到亚洲最大的邻邦中国也成为了友好的社会主义盟友。

在他接手的时候,俄罗斯还是落后的农业国,到他去世的时候已经成为首屈一指的世界强国。

不管我们如何评论斯大林,都必须承认他之前的拿破仑,还是同时代的希特勒,墨索里尼大多在经历了非比寻常的喧嚣和显赫后,把自己毕生的功业和国家变成了一堆瓦砾废墟。而斯大林这个彻底冷静的现实主义者,以他的灵活与耐性坚韧使俄罗斯成为二战后主导世界命运的赢家,斯大林是笑到最后的胜利者。

在研究许多独裁者的时候,我们经常会发现他们如同硬币的两个面,民主主义者会看到专制的魔王,对公民人身自由乃至生命的粗暴践踏,可如果换个方向,我们发现他们也是有血肉有情感魅力的人,往往还是引领国家走向富强的建设者,危机时刻坚定的爱国者和保卫者,大国统治者的身后都有一个民族悠久的文化和历史传统。

一半是西方的,而另一半却永远是东方式的!

如果不能够正视斯大林,就无法理解俄罗斯民族的灵魂。观察今天俄罗斯所发生的一切。显然依靠全球油价爆涨而大发石油财的俄罗斯,并没有真正走出国家转型的过渡时期,如今俄罗斯的两大经济支柱,除了石油天然气能源出口,就是军火贸易,由于没有完成经济结构调整,粗放经济在合适的国际背景下似乎又重现生机。俄罗斯现在仍然走在前苏联构建的产业经济老路上。至今我们提到俄罗斯的品牌,首先想到的不会是类似“耐克”和奔驰这样的民品经典,而是苏27战斗机和基洛潜艇这样从苏联时代就驰名世界的军火和永远不能或缺的“绝对伏特加”。

在俄罗斯的历史上似乎有一条从彼得----斯大林--------普京的主线,这个民族的以多思著称,却又不乏如醉酒般暴烈彻底的革命。但是俄国历史上的民主尝试从19世纪十二月党人到1917年二月革命的民主立宪政府多以失败告终,从沙俄时代到前苏联始终延续的强大国营军事重工业,经济基础决定了文化,俄国始终有强烈的使命感和扩展支配意识,从沙俄帝国到红色苏联再到今后的俄罗斯,这是不会改变的。


没有一个民族是能够割断自己的历史。客观理性地回顾思索过去,往往可以更好地前瞻未来。俄罗斯将向何处去,仍然是一个未知数,靠商品优惠卷换来的选票,其民意成分是可想而知的。从这个意义讲,斯大林和红色帝国都已经走进历史。俄国却仍然生活在斯大林的影响下。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