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四十章阴谋(六)之倚翠楼争锋(中)

gaoyu19840128 收藏 3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


“我家小姐的上联是:松声竹声钟磬声声声自在!”

老龟奴问题刚一出口,就听楼梯口处一人朗声接茬道:

“让我来试试!”

大堂中的众人随着声音望去,就见从一楼走上一个二十来岁的翩翩公子,只见他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身穿一件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缎排穗褂。面若中秋之月,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眼似朗星。儒雅中自带有一股英武之气。

老龟奴一见此人,笑着向他拱了拱手,道: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柴绍柴公子,老奴这厢有礼了!”

“原来是嗣昌兄啊!你什么时候来的太原,怎么也不打个招呼...”

“是柴公子啊!见过柴公子了...”

“嗣昌兄到我这里来坐...”

...........

柴绍的祖父柴烈曾与隋文帝杨坚同朝为官,官至北周骠骑大将军,历任遂、梁二州刺史,他父亲柴慎,为隋太子右内率,封钜鹿郡公。柴绍出身于将门,自幼便“趫捷有勇力”,少年时便当了元德太子(隋炀帝长子)的千牛备身(陪伴)。若论起身份背景来,柴绍可不比李建成和李世民差,所以大堂里的这些纨绔青年一见此人是柴大公子,便纷纷上前与他来套近乎。

“原来他就是柴绍!果然不是凡品...”

罗士信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柴绍,心中不由得赞叹道。自从柴绍和李建成来到太原后,罗士信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今晚一见,此人果然是人中之龙凤,难怪李秀宁对他倾心至斯。自己和柴绍站一起,给人家当衬托用的绿叶人家都得嫌自己长得太挫。自己又凭什么和人家去争李秀宁的芳心呢?罗士信也只能在心中遗憾的悲叹一声,从此断了对李秀宁的念想。

柴绍与众纨绔打过招呼后,径直来到老龟奴跟前,一抱拳,道:

“老家人,柴某想试试对上一对,可否?”

老龟奴闻言微微一笑,还了一礼,道:

“柴公子哪里的话,小姐所出的上联人人皆可对上一对,柴公子自然也可。”

柴绍闻言又转身向大堂内的众纨绔抱了抱拳,道:

“那柴某就献回丑了!”

“嗣昌兄请!”

“柴公子客气了...”

“嗣昌兄才高八斗,我等洗耳恭听了...”

..........

柴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背着手踱了两步,摇头晃脑的道:

“江小姐所出的上联是:松声竹声钟磬声声声自在。柴某所对的下联是:花香草香女儿香香香醉人。”

“好联!”

“对得好!”

“对得妙!”

...........

柴绍话音刚落,大堂内马屁声立时此起彼伏。罗士信对这种行为很是不屑,一个人如果没有可用之处,那就算马屁拍得再响,人家会理你吗?一群人围着一个人摇尾乞怜,真是丑态尽现。

柴绍抬手示意所有人安静,然后冲着老龟奴道:

“不知柴某的下联可否能让洛琪姑娘满意?”

老龟奴冲柴绍微微一笑,道:

“合不合姑娘的心意老奴说的可不算。还请柴公子在此稍后,待老奴上去问过我家小姐,再给公子您答复。”

“老家人请!”

说完那老龟奴转身上楼而去,不多时,他又返回到二楼大堂,向柴绍抱了抱拳,道:

“我家小姐说了,柴公子的下联对仗十分工整,是一副不错的下联。只不过...”

“不过什么?” ,柴绍闻言猴急的问道。

“我家小姐说公子的下联对仗虽然工整,可意境却与上联不符。所以公子的下联——不算对上!”

老龟奴此话一出,柴绍立时就瘪了茄子,也没了刚才的风骚劲。向楼上大声恳求道:

“洛琪小姐真的忍心不出来一见吗?绍自从在大兴初遇小姐,就对小姐一见倾心,从此便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只望能多见小姐几面。小姐在大兴,绍就在大兴;小姐来了太原,绍也跟来了太原。小姐就请看在柴绍的一片痴心上,出来见上一面吧...”

这柴绍对那江洛琪的着迷程度看来真是有点走火入魔了,他也不顾身后站着的那群太原有头有脸的“青年俊杰”了,就在那死乞白赖的向空气表白。估计这件事明天就会传遍太原城,也不知道李渊知道此事后会是一副什么表情,自己未来的女婿向一个青楼女子深情告白,虽然当时的豪门世子就算在成婚之后,也经常出入那些风月场所,沾花惹草更是实属平常,可像柴绍这么丢人的却不多见。

从柴绍这通絮絮叨叨的表白中,罗士信听出来了,敢情柴绍跟着李建成赶来太原,既不是来看自己的未婚妻子,也不是来探望身染重病的未来丈母娘。而是作为那江洛琪的忠实fans,从大兴追星一路追到太原,这小子还真是他娘的有毅力。

柴绍正在做着深情告白,楼上突然传出一个悦耳之极的声音将他打断,道:

“柴公子对洛琪的痴心,洛琪甚是感激。不过家有家法,院有院规。刚才洛琪已然定下规矩,说若是有人对出那个上联,洛琪便现身与大伙相见,否则,就请诸位改日再来。现在怎可因为柴公子的几句话就让洛琪自食其言呢!”

“这个...”

那江洛琪几句话就让柴绍无言以对,卡在那里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看着柴绍那副衰样,罗士信心中一阵的暗爽:“怎么样?吃瘪了吧,不要以为自己长得帅就可以为所欲为。美女并不是都没脑子的,这个江洛琪的处事风格就不错,我喜欢!”

“江小姐,我有一个下联,不知可否一试!”

罗士信心情不错,于是在那朗声道。他一方面是想糗一糗柴绍,让他知道人上有人的道理;另一方面,罗士信也真是想看看这个江洛琪到底长成什么样,能让柴绍痴迷到这种程度。

“你小子算什么东西!嗣昌兄满腹经纶,他都不曾对得好的对子,你个黑小子就能对得上来?快些下去吧,莫要在这丢人现眼!”

柴绍和楼上的江洛琪还没做声,大堂中的一个纨绔倒先开口叫嚣道。

“这位公子此言差异,洛琪提出上联时就曾是说过,今天在场的任何人都可以作答,柴公子可以、公子你可以、那位公子也可以!至于对得如何,就要由洛琪说的算了!”

楼上那江洛琪的声音还不是一般的甜啊,纵是斥责人的话,让人听起来心里都感到腻腻的。那个纨绔青年被江洛琪给呛了回去,也不好反驳,只好讪讪的退了下去。

“那我就可以作答了吗?”

“公子请!”

罗士信起身踱步来到大堂前边,学着柴绍的样子摇头晃脑的道:

“小姐的上联是:松声竹声钟磬声声声自在。我对的下联是:山色水色烟霞色色色皆空!”

“对得好!真乃绝对啊!”

罗士信话音一落,江洛琪的赞叹声也马上传了下来。罗士信闻言,转头挑衅的看了看柴绍,然后又向楼上道:

“若是在下的下联还合小姐的心意,那小姐可否现身一见?”

江洛琪没有做声,少顷,众人就听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从楼上传来。大堂中的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了三楼的楼梯口处,全是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柴绍更是丢脸,江洛琪还没下来,他就已经是一副猪哥相,口水流得多老长,眼巴巴的看着楼梯口。

不多时,众人就见一位天仙似的美女在一个小丫鬟的搀扶下,款款从楼上踱步下来。罗士信定睛一看,只见此女十六七岁的年纪,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梦绕。

难怪柴绍对她痴迷至此,天下间只要是个男人,被那双摄人魂魄的眸子看上一眼,就都会心甘情愿的去为她做任何事。

这江洛琪一现身,在场的人就全都变成了一个模样:眼泛桃花、面如红漆、口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肚子坏了,病了一天,就少发点吧。因为这病,本应在这几章写的内容不得不往后延了,所以章节题目也要做出些调整。大伙见谅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