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和谐文化:公道论概述一至三卷出版了!

王炳坤 收藏 2 9

通向“文化自觉”的“公道主义”

在费孝通晚年时,一位友人问他“‘费孝通’,这篇文章将如何结尾?”费孝通说:“我这一生过得很不容易,到现在已经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了。‘啼不住’是指别人的议论纷纷,‘啼不住’就让他去‘啼’好了。两岸猿声可以不问,国家的前途可不能不想。从小农经济走向跨国经济,我们不是一叶轻舟,而是一艘沉重的大船!一个知识分子应该怎样去履行时代赋予的责任,确实值得想一想。”他认为:“五四”这一代知识分子生命快过完了,句号划在什么地方确实是个问题。“我想通过我个人划的句号,把这一代知识分子带进‘文化自觉’这个大题目里去,这就是我要过的最后一重山。”

费孝通总结他九十余年的人生,得出的结论是把一代知识分子带进“文化自觉”这个大题目里去,可见这个问题在他心目中所占的分量。

关于“文化自觉”,费孝通解释道:“文化自觉是指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对其文化有‘自知之明’……自知之明是为了加强对文化转型的自主能力,取得决定适应新环境、新时代对文化选择的自主地位。文化自觉是一个艰巨的过程,首先要认识自己的文化,理解所接触到的多种文化,才有条件在这个正在形成中的多元文化的世界里确立自己的位置,经过自主的适应,和其他文化一起,取长补短,共同建立一个有共同认可的基本秩序和一套与各种文化能和平相处,各抒所长,联手发展的条件。”

怎样对自己的文化有“自知之明”?怎样才能通向“文化自觉”?关于这些问题,公道论以自己的方式,建立了一套通向文化自觉的途径。

“自己的方式”,一是指公道论理论体系的独特性,既有个人独立创作的主观色彩,理论本身又是前无古人,独一无二的。二是指公道论以中国的历史和传统为创作的根和种子,充分认识到曾经或正在发生在中国民众日常生活里的真情实事,是从中国悠久的历史文化培养出来精髓,旨在把我中华文化发扬光大,这也是中国的“公道主义”的“自知之明”。

通向“文化自觉”,仅仅了解自己文化的传统基因那还是远远不够的,传统还必须同现代的创造相结合了,从传统与创造的结合中去看待未来。公道论作为一种创造性的新型理论体系,在同现代的结合的方式上,一方面表现在公道论是按现代的认知和需要来诠释自己民族的历史文化,也就是做到向现代文化和他种文化学习。另一方面,公道论是在多元文化的背景下找到民族文化的自我,明确展示出新时代下中华文明存在的意义,公道论又可以为世界的未来发展作出什么样的贡献。

西方学者里夫金曾在《欧洲梦——欧洲是如何悄悄地使美国梦黯然失色》中提出,“人类需要的是一个多极均势的‘社会世界’,一个文明开化、多元发展的联盟。要达到这个目的,人类精神需要发生一次‘人类心灵内在性的巨大提升’,它表述的是对另一个全球化的期待,这将是一个‘基于生活质量而非个人无限财富的可持续的文明’,也就是全球的多极均衡、多元文化共存的新的文明。”

在全球化的今天,西方人为通向新的文明,掀起了文化自觉的热潮,他们审视历史,以他者为参照系,反观自己的文化,进而走出封闭的自我,对文化作出新的诠释。

“穿越中国也是更好地阅读希腊。”他们认为,中国的历史文化可以作为最好的参照系来审视西方文明,用以通向新的文明。而中国传统思想中的那些深邃智慧,能否作为解决当今世界问题的宝贵资源呢?在促进“人类心灵内在性的巨大提升”方面,中国的传统文化又能怎样重新组织融合来体现它永恒的价值呢?

公道论可以说用内容回答了上述问题,它时刻体现出一种“多元文化共存的新的文明”,势在指引人类走向一条通向“文化自觉”的所谓的“可持续的文明”。



本文内容于 2008-10-4 22:13:34 被藏东浪人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