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胜利前夜日本法西斯最后的疯狂计划

世界王牌 收藏 0 434
导读:  六十年前,在抗日战争即将结束之际,日寇制定了一个毁灭上海的决战计划,虽未得逞,但这触目惊心的计划却反映了日本侵略者野蛮疯狂的本性。 垂死的"玉碎战" 1945年元旦对于日本侵略军来说,意味着丧钟已经敲响。新年前的12月,美军攻克太平洋岛屿雷伊太岛,日海军联合舰队全军覆没。紧接着,坚持了近八年之久的中国抗日军民也吹响了反攻号角,日军已经陷入四面楚歌之中。 大厦将倾,困兽犹斗。1月17日,接替东条英机任首相的小矶国昭在东京召开了大本营最高战争

六十年前,在抗日战争即将结束之际,日寇制定了一个毁灭上海的决战计划,虽未得逞,但这触目惊心的计划却反映了日本侵略者野蛮疯狂的本性。


垂死的"玉碎战"


1945年元旦对于日本侵略军来说,意味着丧钟已经敲响。新年前的12月,美军攻克太平洋岛屿雷伊太岛,日海军联合舰队全军覆没。紧接着,坚持了近八年之久的中国抗日军民也吹响了反攻号角,日军已经陷入四面楚歌之中。


大厦将倾,困兽犹斗。1月17日,接替东条英机任首相的小矶国昭在东京召开了大本营最高战争指导会议,试图以新的阴谋来挽回败局。会上制定了所谓《帝国陆海军作战计划大纲》和《决战非常措施纲要》。他们要在日本本土和中国台湾、上海及南洋岛屿等"前缘生命线","展开登陆抗击战,以免日本陷入孤立无援"。而在这些命运攸关的作战中,将实行自杀式的"玉碎战",即要日本士兵和人民用肉体去硬拼盟军的飞机、舰艇、坦克和大炮,以此来为天皇"效忠"。


1月22日,一份日本大本营的密令到达南京日本中国派遣军总部:"把加强战备重点放在中国南部,尤其是长江下游领域","特别要重视上海及周围地区"。一向自信"武运长久"的日酋冈村宁次接受命令后,速命所属部队立即投入部署。这就是日军密谋实施的包括外围阵地战和巷战在内的"上海决战计划"。按照这一计划,将在大上海展开"焦土战"和"玉碎战",以"纵深防守"和"机动出击"给"敌军主力以成建制重创,减轻本土防卫压力"。


强化上海城防工事


"决战计划"的要点,首先是强化上海外围的城防工事。日军工兵部专门为此制定文件,明令要达到"既隐蔽又坚固,且便于出击"。日军当年进攻上海时,是从杭州湾偷渡登陆,从侧翼迂回夹击而获成功的。为防止中国军队和美军也用这一战术,日军1945年新年前后在金山卫大修碉堡工事,因施工中缺少钢材,把浙江义乌山中炸毁的中国军队旧口径大炮也拆下来派用场。


对上海北郊连接江苏的嘉定、太仓一线工事,日军明确划定几个防区,加紧督建。据当时人记载,"筑设防御网,掘壕建堡,开沟筑路,昼夜不息。"仅嘉定一县,即"强征民夫至十万余人,斫砍树木至上百万根,以供防御之用"。对被征民工,"稍有不遂,杀戮随之"。当年春夏,"历时近四月,地方人力物力消耗一空"。与此同时,日军驻沪西部队也劳师动众大修工事。一开春,驻守徐家汇的日军"枪部队"中队长宫之首大壮中尉,即命令伪徐家汇总联保长征调民工上千人。民工在饥寒交迫中被强令挖壕沟、垒工事,除少量津贴外,连事先讲定的每天两斤棒子面的口粮也赖掉了。


被视为"军用大动脉"的干线公路和桥梁,日军更是不敢懈怠。1945年的春节,雨雪交加。日军不顾天气恶劣,紧急命令再次赶修加宽锡沪、沪闵二路,"以应军事急需"。同时将连接市郊的维新、兴亚、合作、军工、沪太等五条公路再加长26公里,加宽至6米。在部分路段上,又新修十余座桥梁。为保证这些道路、桥梁能承受战车、大炮、辎重等安全通过,日第13军司令部制订了绝密的《军干线交通道路补修作业要领》,严格规定了路基、路面、桥梁、桥洞的用材标准和高宽度,无意间透露出日军将要调动战车师团到上海来参加决战。


除了陆上通道外,日本中国舰队司令部还下达密令,迅即凿深加宽内河港湾河道,以便河浜输送线路畅通。据日军调查,当时浦江两岸共有码头60余座,其中17座为日海军所有,6座为日陆军所有,余下全为日海军委托的日本航运、贸易会社等经营,以保证军队随时征用。



精心策划"巷战"


日军"上海决战计划"中最险恶的一招,便是"巷战"。根据中国军队和美军将从吴淞口正面登陆强攻的设想,"巷战"的布防线基本上沿着市区主要交通干线,由杨浦、虹口、沪北、苏州河两岸、沪南、沪西、浦东依次展开,在每一要冲地段和路口都设置了几个兵力集结点。这些集结点均配齐重武器阵地、军火库、火力交叉射点、阻击街垒、营房、野战医院等。日军计划在上海市内设置的火力点多达百余处,并形成十多道坚固的防线。如将这些"点"和"线"在市区地图上一一标出,真令人不寒而栗:累积百年形成的上海中心城区精华,将会在战火中毁灭殆尽!


尽管日军在投降前夕销毁了大量档案,我们今天仍可以看到上百份残存的"征用令"、"征借令"。例如苏州河两岸,被日军征用征借的有北苏州路的裕泰、诚昌、信大、同信、滋康等五家厂房及仓库大楼,江苏地方、浙江兴业等五家银行仓库大楼,苏州路的上海银行仓库大楼,甘肃路的浦东、金城银行等仓库大楼,河南路的市场大楼,宁夏路的青年会大楼,江西路的伪市府大楼,长安路的前英军兵营楼房、维多利亚看护妇大楼,南京路的大新公司大楼,大上海路(今延安东路)的中汇大厦、浦东大厦,莫干山路的统益纱厂大楼,西苏州路的永安三厂厂房,以及黄浦公园、胶州公园等。这些仓库、厂房、公司大楼,都是苏州河岸与交通要道的制高点,在防守上独占地利。


再如沪西南,这也是重点防区。日军征用征借的有建国中路周围的伪市卫生局大楼、建设局厂房、仓库、前法租界中央捕房宿舍大楼,绍兴路的前法租界巡捕总会大楼,陕西南路的伪市公用局大楼、回力球场、凡尔登公寓,淮海路周围的国泰大戏院、震旦大学、上海银行俱乐部、格林纳花园、法国总会、兰心大戏院等,还有大兴公园、衡山公园、贝当公园等。


沪西原本不是日军重点防区,但按照"决战计划",同样也是必争之地。日军征用的有江宁路华成烟厂厂房、夜来香舞厅,大西路(今延安西路)隔离医院,哈同路(今铜仁路)久安实业公司、爱文义公寓,静安寺防空学校、跑马场、德义大楼,卡德路(今常德路)伪市警局大楼,愚园路西童女校及邻近的西童男校、英军营房、开纳公寓和中山公园。


日军在上海市内征用、征借这么多楼宇备战,歹毒的是在每一栋楼的征用令上还注明:"所需部位为地下室及一二楼"。这包藏着极为险恶的用心,即为了抵抗进攻者的地空立体战,强迫居民或侨民住进顶楼,充当人体盾牌。当年华懋大楼在作为日军上海防卫军司令部时,顶层是敌侨收容所,关押着数百名英美侨民,底层地下室日军征用令上写明"作军火库"。日军的整个计划,无异于将大上海坐在火药堆上。


日军在每一征用区域,又选择了一两块公园或基地作重武器阵地。如外滩黄浦公园,计划架设各类炮十余门。陆家嘴外籍士兵公墓被征用后,就建起了两座大炮炮垒,它的炮口正对着浦江两岸市区,不难想像其"焦土战"之狠毒。


"焦土"计划破产


日军长期驻扎在上海及江浙的第13军,就是当年老上海十分仇恨的"登集团军",司令部设在五角场,下辖四个师团及一个独立旅团,驻军分散在苏州、杭州、宁波等地。"上海决战计划"出笼后,原属关东军的第6军由军团司令十川次郎中将率领,于2月19日抵上海,关东军在上海一露面,上海的中共地下组织就得到了情报,并据此判断将有恶仗要打。接着,原驻福州的日第161师团,也在师团长高桥寿庆中将率领下,于同年三月间调防上海,划归日第13军统辖,司令部设在市区内,成为警卫上海的主力部队。它辖下的第101、102旅团就是"八一三"时打头阵的部队,以凶残嗜杀出名。第102旅团有炮兵和战车大队,由它守城意味着将动用重武器。161师团到达上海后,知照伪市长周佛海:"真如本镇驻兵1000名,王家宅驻兵500名,陈家宅驻兵500名,杜家宅驻兵500名,限于19日前解决。"不久,日第13军下属原驻南京的第61师团也由田中勤中将率领抵达上海,并以它为主体组建上海警备队,所属步兵三个联队担负苏州河沿岸及以南的防守。


当年春天,日军在硫磺岛、冲绳岛的"玉碎战"遭到惨败,日大本营对上海仍声称"要加强压迫"。5月28日,原驻山西临汾的华北日军第69师团,也风尘仆仆赶到上海,他们在嘉定黄渡悄然下车,连夜移驻松江、金山一线。至此,日军在上海市郊及外围总兵力达到30万人。5月至6月,冈村宁次两次下达训令:"大战在即,勿容稍怠。"日本在乡军人会等团体也鼓噪"宁为玉碎"、"焦土抵抗"等口号,一时间,一场把"东方巴黎"化为焦土的巨大灾难威胁着上海千百万民众。


然而,战局的发展决非这些法西斯分子所能左右。8月6日至9日,美军在广岛、长崎投下了两颗原子弹。9日凌晨,苏联红军越过中苏边界,一举击溃盘踞在我东北的日本关东军。8月9日,天皇被迫命令大臣拟定无条件投降的"终战方案"。消息传到上海,冈村宁次不甘心"上海决战计划"就这样胎死腹中,曾上奏申诉:"岂有我百万大军在握、束手就降之理?"与此同时,日军在上海外滩公园和法国俱乐部总会等处加紧秘密销毁侵华战争的罪证。8月15日,日军在上海的陆海军少佐以上军官集中在华懋大楼防卫军司令部收听天皇宣读的投降诏书,一个法西斯顽固分子竟当场剖腹自杀,这大概算是这场上海"玉碎战"中上演的最有讽刺意味的一幕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