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戎生谈父亲粟裕大将:父亲的英灵永留赣江

粟戎生,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位戎马一生的军人。他是粟裕大将的儿子。他自己也从士兵升到了中将,曾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记者去年与粟将军同走长征路,看到他永远是短平头,军便装,一身军人装束。


南昌起义八十周年前夕记者再次采访粟戎生,他仍是一身戎装。他的家中也摆满了各种兵器模型,从枪械弹壳、飞机坦克到火箭导弹,还有许多粟裕将军的塑像和图像,以及指挥军刀,让整个家都散发着浓浓的军旅味道。


今年是南昌起义八十周年,恰逢粟裕大将诞辰一百周年――南昌起义时,粟裕年方二十风华正茂。后来他南征北战、驰骋战场出生入死,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立下了不朽的战功。如著名的苏中七战七捷,孟良崮歼灭张灵甫的王牌师。毛泽东说:淮海战役,粟裕立下第一功。新中国成立后,粟裕获授大将,列十位大将之首。


粟戎生道出了父亲和南昌的非同寻常和鲜为人知的情缘。


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南昌起义的枪声打响了。粟裕所在的中队担任起义军革命委员会的警卫队,主要负责警卫起义军指挥部所在的江西大旅社的安全。粟裕虽然是第一次正式参加革命战斗,但他显得是那样的沉着冷静、细心大胆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警卫任务。


起义军在广东潮汕地区失败后,他坚定地跟随朱德、陈毅转战闽粤赣湘后来参加湘南起义到井冈山。在随后长期的革命战争中,粟裕渐渐走上了军事指挥的岗位,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已成了身经百战、威震敌胆的传奇将军。


粟戎生说,父亲一生喜欢保存四样东西:枪、地图、指北针和望远镜。而这四样东西中,他最喜爱的要数枪和地图了。战争岁月里,粟裕将军枪不离身,即便成为高级指挥员,他腰里也总带着左轮手枪。全国解放以后,环境变了,他仍然保持着战士的本色,保持着对枪的爱好。


粟戎生记得,在父亲的卧室里,四面都挂满了地图,门的背后还挂着一张台湾地图。世界上哪里发生了动荡,父亲就挂那里的地图。“爸爸喜欢看地图,也要求我多看地图。他常说,看地图、看地形是军事指挥员的必修课,地图不仅要看,而且要背。粟戎生至今养成了随身携带地图的习惯,每到一地先看地图。


粟戎生对记者说,从普通士兵到共和国大将,父亲身经百战,战功显赫;但在荣耀的背后,身体六次负伤。让人惊叹的是,一九八四年粟裕将军逝世后,家人从他火化的头颅骨灰中,竟发现了三块弹片。这些弹片在将军的颅骨里已经整整五十四年,就是后来折磨将军数十年的头疼病的根源所在。


二00三年,粟裕大将夫人楚青得知军事科学院筹建院史馆,亲自把其中一枚珍藏近二十年的弹片赠送军科院史馆陈列,把另两枚交给粟戎生保管。


粟戎生回忆说,父亲对江西的感情很深,新中国成立后,父亲并没有带我回老家,而是带着我去了南昌和井冈山。我们在江西住了好几天。


一九八四年父亲过世后,根据他的遗言,把他的骨灰撒在了他战斗过的八个省市。在江西,他的一部分骨灰撒在了赣江里,就在南昌市八一大桥下游的那一段,那里还有沙洲。


粟戎生深情地说:我已多次来南昌了,每来一次,我都要捧着鲜花来到赣江边,将我无限的思念抛撒在赣江中。(记者 淮黎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