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听蓖麻花开的声音[乌龙山军团]

56 收藏 7 301

清清的马子河……

红红的蓖麻花……

清清的马子河,蜿蜒曲折,奔流不息,仿佛在诉说一个跌进命运河流的女人的遭遇,坎坷而动人;红红的蓖麻花,不娇不媚,不屈不挠,就像那个与命运抗争的女人,顽强而美丽。芳草人家的小说《蓖麻花》,在龙吟虎啸的铁血,在硝烟弥漫书库,犹如一朵小花悄悄地开放,散发着淡淡的幽香,使人在血与火的的洗礼中,感到一点清新。

趟过命运河,女人更顽强

在太阳快要落下去的时候,在日寇出没的马子河畔,一边是躺在炕上病体沉重的母亲,一边是走在路上、揣着草药心急如焚的毛妮,小说《蓖麻花》开篇就以蒙太奇般的画面吸引了读者的注意。尽管寥寥数语,已将人物的背景和所面临的危险和困境有所交待。接着,毛妮路遇鬼子,险遭不测,幸得货郎搭救,脱离险境。然而,待失魂落魄的毛妮赶回家中,却只能在满屋的草药味儿中看着母亲离开人世,至此,小说主人公毛妮的命运引起了我们的兴趣。

遵从母亲的遗愿,也为报答货郎的救命之恩,并为能够体面地安葬母亲,毛妮嫁给了张货郎,成了张家的四奶奶。同时,她也将自己对周正堂的爱恋之情埋在了心底。可是,当参加了八路军的周正堂重新出现后,她对周正堂的爱情之火又燃烧起来,犹如漫漫冬夜的一堆篝火,温暖着她的心。这心底燃烧的火,是精神之火,是圣洁之火。她关心着他的安危,支持着他的事业。传递情报,救助伤员,四奶奶深明大义,丈夫被抓,自己入狱,四奶奶不屈不挠。大战铁影洼,两千男儿血洒疆场,周正堂更是被日寇枭首示众,四奶奶欲哭无泪;游击队大闹关道闸,石传海巧取令牌,四奶奶手刃仇敌,周正堂尸首还乡……,这一切的一切,作者在告诉我们什么?

“人的生命是何等的短暂,生与死走得这样近,象一场梦,一瞬间便可跨越咫尺之遥的距离。活着,是一种艰难和困惑;死了,却是一种解脱和了结。有的人死了,会有很多身如草芥的人默默地怀念他、祭奠他,这些人都是世间最为平凡最为朴实的人,正是他们将历史的车轮扛在肩头一尺尺一寸寸向前旋转着。”

历史的车轮以它的沉重碾压出深深的沟痕,日寇也在炫耀它最后的疯狂。家破人散,流离失所,命运的河流又将走投无路的四奶奶推到了千佛山下。为了避免骨肉分离,四奶奶与自己的救命恩人,也深爱自己的男人杨名刚假扮夫妻,又不幸卷入冯、吴两家仇杀阴谋之中,虽然与货郎相遇,夫妻团圆,但杨名刚却长眠在了千佛山下。

作者以细腻的文笔,通过陈静水——昔日的毛妮、今日的四奶奶,在战乱年代的命运,让我们看到了在战乱中女人的艰难,更让我们看到了女人的顽强,就像那盛开的红红的蓖麻花。

传情凭借物,蓖麻花也红

在小说《蓖麻花》的开始,毛妮的母亲临终时,没有任何遗产可以留给毛妮,但是,她却给毛妮留了一把蓖麻籽:“妮,这把蓖麻籽你好好放着,算是娘留给你的一些念相吧。来年春天撒到地里,就会有大片的蓖麻长出来,结下一茬茬的蓖麻籽,能换上一些钱。人的命是贱的,就象这蓖麻,只要春天往地里撒下种去,就能成活;人的命又是硬的,也象这蓖麻,再贫瘠盐碱的土地它们也能活得旺旺的。”他为什么要给自己疼爱的女儿留这个呢?他希望毛妮能够像蓖麻一样,具有顽强的生命力,“不管遇到多大的灾多大的难多高的坎,都要想法活下去,活下去就有盼头。”

从此,毛妮的命运和蓖麻有了不解之缘,从此,蓖麻被作者赋予了更高的使命。借物传情,蓖麻成了人物命运的象征。无论是在清清的马子河畔,还是在静静的千佛山下,都有它郁郁葱葱的身影,都有它红红火火的花朵,都有它亮晶晶的果实。

在大千世界当中,在众多花草树木当中,作者却对蓖麻情有独钟。她以象征的手法,借助情景交融的描写,寓情于物,对蓖麻反复吟诵,可谓慧心独具,文思巧妙。首先,毛妮的母亲去世时选择蓖麻籽作为遗物留给毛妮非常符合人物的身份。她因为自己的贫穷不能给毛妮什么值钱的东西,可是她又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好好的活着,她也知道,在这样世道,要生活下去又是多么的艰难,因此,她给自己孩子留下的是希望的种子。其次,作者选择蓖麻作象征物,和小说中的主角陈静水又是非常得贴切。通过小说我们知道,陈静水(毛妮、四奶奶)是一个平凡的女人,她却有着不平凡的人生。她那不向命运低头的勇气和精神,却体现着小人物的高尚。而普普通通的蓖麻不正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人物吗?再通过作者的挖掘,蓖麻的形象更加鲜活,蓖麻花也更加美丽。第三,这小小的蓖麻籽也连着毛妮和周正堂的一份情缘。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两人,蓖麻地曾是他们的娱乐世界、游戏场所。当毛妮的救命恩人杨名刚埋骨千佛山坡后,四奶奶将蓖麻种植在他的坟前,那红红的蓖麻花也寄托着她的一份圣洁之情。

风格散文化,小说亦精彩

小说《蓖麻花》以陈静水的命运为主线,组织材料,构思全篇。作者以优美的文笔,抒情的笔调,使小说带有散文化的风格。但是,却也乏小说的精彩。

小说开头并没有冗长的铺垫叙述,交待时间背景等等,而是直接进入故事情节,进而在故事情节中再一一交待明白,真有“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的感觉。而小说在故事情节上也是紧紧围绕毛妮的命运展开,有所取舍,没有刻意去渲染主线以外的一些似乎有看点的情节。如鬼子在傍晚准备袭击张麻子庄,游击队得到消息,一边派人通知张有祥安排村民到南窑藏身,一边借夜色趁黑打小鬼子的埋伏一节,作者就没有去具体实写游击队的作战经过。而对于与小说主要人物直接相关的情节,则不惜浓墨重彩。如日寇围剿铁影洼,两千多抗日战士血流成河,四奶奶死里逃生,周正堂牺牲后被日军枭首示众等,读来令人血脉贲张。

个人认为,四奶奶到济南后的那部分更能体现作者驾驭小说的能力。先是吴府的少奶奶碧柳依仗势力想要强行索要四奶奶的儿子为嗣,逼使四奶奶与杨名刚假做夫妻,而吴府的吴老爷子却设计使杨名刚成了任他摆布的一颗棋子,以期在他的仇人冯远桥报复时替他卖命。冯远桥因吴华生(吴老爷子)陷害他入狱,抢走他的未婚妻,霸占他的财产而与其结仇。他隐居深山,伺机报复,先绑架了吴府的二少爷,囚禁于山洞,将其折磨成疯子;又令养女小雨潜入吴府,伺候大少奶奶,在药中下毒,致使其胎死腹中,不能生育。后又勾结日本官兵,准备彻底毁掉吴府。这期间收留了流亡途中卖身葬母的张货郎。而吴老爷子依仗在国民党中任职的大儿子,准备与冯远桥一决雌雄。当各方(包括货郎和四奶奶)汇聚吴家大院,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之际,恰逢日本投降,不战而败。冯远桥绝望之中向吴老爷子开枪,杨名刚舍身相救,饮弹身亡。在这里,各种矛盾交织在一起,在冲突中故事被推向高潮。而冲突的解决既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具有戏剧化的效果。同时,各种矛盾也迎刃而解。由此可见作者的写作功力。

但这并不是说小说《蓖麻花》就无可挑剔了,个人觉得有些细节的处理还是值得推敲或商榷的。如第一节中,货郎救毛妮时,看到了毛妮求救的眼神,才抡起扁担打死日本兵的描写。似乎不写毛妮的眼神更好些。因为凭货郎对毛妮的爱慕和对日本兵行为的愤恨也必然会采取那种行动。第三十一节中,四奶奶给铁影洼的游击队送信,她从南窑地道中出来,熄灭了火把,可后来又说“四奶奶小心翼翼地擎着火把”,好像前后不太一致。就算雾太大又点燃,可雾大到一步之外什么也看不清楚,点火把似乎也没什么用,她能够找到铁影洼凭借的应该是对峙一带地形的熟悉。另外,既然手里拿着火把,似乎也就不会在铁影柳上撞昏。第五十八节中,冯远桥带货郎穿房越脊,侦察吴府形势,有些牵强。因为这对货郎来说这太难了,尽管有冯远桥带着。

由于小说《蓖麻花》已有出版社准备出版,因此,小说不再更新。我们只好等着看实体书了。也因其如此,本人只就小说《蓖麻花》战争年代部分谈一点粗浅看法。尽管这部小说已有众多网友跟踪点评,但考虑作者不会怪咱多事,便也来凑凑热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