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观《大战宁沪杭》[庆国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众多的战争历史题材影片中,我一直对《大战宁沪杭》怀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因为我似乎能看到外公的存在,他曾是国军,在渡江战役时投诚并参加了解放军,而后直接参加了郎广战役和上海战役。第一次看这部片子是在七八年前,作为八一厂的大进军系列的最后一部,《大战宁沪杭》出现了可贵的创新之处,片中不再出现前三部中老套的“我军机枪一扫,敌军成片倒下”的场面,也不再仅仅展现领导人的风采,而是除此之外又开辟了另一个角度,通过众多战争亲历者的回忆和广大中下层指战员的表现,既有故事片的精彩战斗场面,又不缺纪录片的严谨和真实,应该说是一次很有意义的尝试。

片头就是1949年《百万雄师下江南》的部分片段,这是当年那些冒着生命危险的摄影师留下的珍贵资料,在上半部,影片比较全面地展现了江阴要塞起义、紫石英号事件、郎广大追击、抢占钱塘江大桥等以往影视中基本未提及的故事,而百万雄师过大江和红旗升上总统府的场面也随着摄影技术的提高而比之前几部有渡江战役场面的电影更加壮观。我认为这部影片最值得关注的是下半部的上海战役,这座国际大都市没有像北平那样和平解决,却能在几十万人规模的大战中基本上完好无损地保存下来,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敌京沪杭警备司令汤恩伯集结20万大军,拥有长期经营的防御工事、海空军的配合和在黄浦江上的帝国主义军舰庇护。陈毅元帅当时就说,这一仗就像是瓷器店里打老鼠,既要把老鼠打死,又不能损坏珍贵的瓷器。外公也回忆说,他们20军是由浙北迂回到浦东的,也遇到了很多钢筋水泥碉堡,而敌防御重点的西郊,工事之坚固可想而知了。

我军高层自然很清楚一个完整的上海对即将诞生的新中国的意义,他们放弃了直接进攻市区和长期围困市区这两种自己伤亡较小、但会直接威胁上海的社会经济和人民生命的方案,而是决定将敌人主力吸引到郊区,尽量避免市区遭受战火。影片中的上海战役就这样在一个血色的黑夜里开始了。在月浦,我260团主攻营突入一个坟场,不料这些坟墓突然变成了碉堡,一时间毫无准备的指战员伤亡惨重(历史上的月浦之战,260团主攻营在这个夜晚伤亡大半,到天亮只剩64人);在刘行,我军侦察分队遭遇了地雷和陷阱,一个班长看到一个跌进陷阱的战士一息尚存,毅然走下去伸出手想救人,突然地雷爆炸了……;在杨行,敌人的飞机摧毁了我军的阵地,一个被轰炸震隆的战士面对耀武扬威的坦克,拉燃了集束手榴弹的导火索,冲上去同归于尽;在高桥,敌人猛烈的炮火使这里的动物都遭了殃,我守军坚守阵地,终因寡不敌众,经过了一番泥水里的殊死搏斗后全部牺牲。我军的攻击一时受挫,而汤恩伯则风风火火地在上海大开庆功会。

但事实上汤恩伯已经黔驴技穷,庆功会一过,他就把指挥部搬上了军舰,把杂牌将领刘昌义拉出来当垫背。粟裕大将下令总攻,同时也下达了各部队进入市区后不得使用炮火和爆破的命令。5月25日,苏州河上的四川路桥,敌人在北岸的邮政大楼上的火力点封锁了桥面,而我军却只能用轻武器发起一次次失败的突击。炮兵忍不住了,把大炮推上了阵地,只等上级一声令下,把对岸的敌人连同高楼一起灰飞烟灭。营长目睹着突击队一批批失败,却只能痛苦地对一旁抱者炮弹苦苦哀求“就打两发”的战士保持沉默。

在27军指挥部,大家纷纷要求聂凤智军长下令开炮,有人还尖锐地提出“我们是要资产阶级的大楼还是无产阶级的生命”的问题,聂军长打断了争论,他痛苦地指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胸章,阐述这个命令的道理。这时,四川路桥上的战斗仍在继续,在渡江战役中最先登上南岸土地的某连2班接到了突击的命令,他们义无返顾地冲上了桥头,最后全部牺牲在桥上……

四川路桥的硝烟散去了,刘昌义也起义了,人民解放军为了不打扰市民,冒雨夜宿在马路两边。50年弹指一挥间,外滩钟声依旧,黄浦汽笛依旧,影片在今日上海的繁华都市景象中结束了,但给后人的意义没有结束,正如在影片即将结束的时候,在深沉的背景音乐下,坐落在解放前写有“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黄浦公园里的上海人民英雄纪念塔上的浮雕记录着一个多世纪来为了独立和解放的奋斗历程,17000余名解放军官兵用他们热血甚至生命为新中国留下了一个完好无损的大上海,为新中国社会经济的快速恢复奠定了不朽的功勋。

7年前CCTV6曾有个“边看边说”的节目,其中就有一集是关于这部电影的,通过这集节目让观众了解了一些影片背后的故事。影片里的战斗都是实打实的,比如高桥血战,当时导演叫一个排的战士,一个月内猛练片中这些在一片泥水中的打斗动作,我想也只有军人能经得起在如此恶劣的场地条件下进行动真格般的格斗拼杀;在比如四川路桥之战,居然是真的在上海闹市区的四川路桥堆起工事堡垒,架起机枪大炮,可见制片方为了求“真”而表现出了如此严谨的态度。

宏大的历史背景,也使影片中的人物繁多,从国共的领袖、高级将领、普通官兵,到上海市民甚至流浪儿童,就像是一幅历史长卷。陈毅的豪爽,粟裕的沉着,毛泽东的洒脱,邓小平的诙谐,蒋介石的思乡,汤恩伯的自负……而一直让人难以忘怀的是在27军指挥部里,一群“三毛”被解放军从下水道里带了上来,他们个个蓬头垢面,目光呆滞,却又饥肠辘辘,一个女孩身上背的小男孩正在美滋滋地舔着一颗子弹!战争对儿童的伤害,往往打动着人们的心弦。

当影片中一位市民回忆说当年他在清晨推开窗户,望着眼前马路上酣睡的解放军,由衷感叹“蒋介石是回不来了”。在晨曦中,随着人群里爆出浓重的上海方言“解放军来啦”,人们用热情夹道欢迎着他们,阁楼上的市民还把热气腾腾的饭菜吊下来请解放军享用……是的,人民军队就是以这样的行动,每到一地,一下子就征服了人民的心,由弱到强,才打下了江山,直到今天,我们仍然可以处处看到、听到、感到这支军队与人民的鱼水深情。或许外公他老人家说得更精辟:“因为我们是人民子弟兵。”

本文内容于 2008-10-3 21:54:30 被傻豪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