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很好,年轻给予了我们太多的激情,太多太多一生之中永远无法抹去的美好回忆.人们总是向往美丽的曾经,总是向往能够时光倒流,让光阴永驻于我们年轻之时,可岁月总是不经意的流逝.


也许有的时候,我们时刻都在感叹于一整天无所事事的难熬,无所事事的悠闲,可真正等到一年的光阴即将逝去,眼看又要给自己的岁月又增加了一个岁月的光环时,我们又不得不再次惊叹于时间流逝的飞快与无情.


年轻,同样给予过我太大的快乐,太多对于前途火热一般的激情与神往.年少的我,总是怀着一总自以为是的心情,奔波于如同大海一般茫茫的社会洪流之中,自是轻狂,自我感觉太过于良好,造就了一时之间,旁人对于我疑惑的无法理解.那时的我以为,自己如何的高贵,也许这更要从小的时候说起.家庭条件相对地良好,那时自己的学习成绩也总是在班级之上名列前茅,于是乎,便更加以为自己如何的伟大.


记得小的时候,有一次与母亲一同走在路上,迎面遇到了同班的同学.他向儿递来了微笑的问候,问我要去哪里.可我却潇洒地将头扭向了天空,一副仰天一般的神气,只感觉自己是一条即将腾飞的巨龙,自己是一只即将统治世界的雄狮.面对同学的问候,全然装出一副置之不理的样子.冷漠地,以冰冷的绝情回送了同学微笑的问候.


当同学情着尴尬的心情从我面前走过,那种无趣的表情,凭白地更加增添了我心中那种浓浓的轻狂.那时候的我,心情是如何的激动,如何的兴奋,一个即将成为人中之龙的人,永远是不懈于一般人"见识".而一直以来,这种感觉都一直困扰着我,直至若干年之后,融入真正的社会,我终于体会到了一种无奈的虚无.


曾经一度困扰于内心的这种自大,这种自以为高贵的性格,在茫茫茫的社会洪流的冲刷下土崩瓦解,只落下赤裸裸的悔恨.


当真正融入于社会之中,我才开始发现,在社会之中,自已只是一只可怜的小鸡,却枉然飞入浩瀚的天空,成为一只盘旋的雄鹰,天空何其大,任我独飞翔,一种永远美丽的梦幻,一种何其潇洒的意境与梦想.可千万次不知天高地厚的努力,千万次自以为是的赤手肉扑,我还是意识到了,自己仍然只是天空之下,一只坐井之蛙,明明只局限于微小的井中,可却自我感觉良好地以为自己坐拥了整个天空.


无奈而又可怜的悲哀.直至若干年后,我才开始悔恨于儿时那一直自以为是的样子,恰似一群太监逛青楼,仅仅只是奢望于精神上的狂放,却永远无法预知未来与自己可怜的缈茫.


若干年前的那天,当母亲问我,你的同学向你问候你怎么没有听到呢,还是故做不知.因为我的同志那充满善意的微笑与问候,任谁都可一眼知晓.可无知的我,却很果断地回答了母亲的疑惑."我听到了啊,他问候是他的事情,与我何事"!多么干脆,又没有任何的拘泥,何其的潇洒与洒脱....


可正是这种无知的潇洒与洒脱,一直以来,决定了我自视轻高的性格,才让我在若干年后,真正地融入生活,晃然间坠落于无底的深渊,四周俨然只是一副刺骨的冰冷..绝望之后,才得以真正地解脱,我不再是那个轻狂无知的我,也不再是那个自以为是,冰冷而又"洒脱"的我.一种何其虚无的精神枷锁被彻底地抛弃,虽然人生之中,不再以为自己何其的伟大,不再以为自己如何的英勇,可却真正地,二十多年以来,第一次地感觉到人生的那种轻松.我可以不再抬起高傲头颅,冰冷地回绝于旁人热情的问候.我也可以以真正和善的真诚,问候于旁人热情的相遇.


年轻没有什么不好,激情与斗志也是人生之中一种激情的态势,可年轻时的我,却全然理解错了这当中的含意.冰冷的无视,冰冷地面对他人并不能显现自己何其的高贵,而恰恰便是那种和善之中,隐隐闪现的那种霸王之气,才更显自己的博大.....


年轻的人,请少一些自以为是的轻狂,多一份真诚之中,永远无法抹灭的霸王之气,不需动怒,无风自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