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哲 我只要头 咬了咬牙

骨哲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size][/URL] 一百零九节 咬了咬牙 “皇儿长大了,娘能看到你一面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只要你好好的活着,娘不在乎你当不当皇帝。”美妇紧紧抓住骨哲的手,眼泪如断线的珠子般滑落,双手不停地抖动着。 “娘亲,你放心,要不了多久,我就让母亲搬出这地方,我和母亲再也不分开。”骨哲擦了一下眼泪继续说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


一百零九节 咬了咬牙


“皇儿长大了,娘能看到你一面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只要你好好的活着,娘不在乎你当不当皇帝。”美妇紧紧抓住骨哲的手,眼泪如断线的珠子般滑落,双手不停地抖动着。


“娘亲,你放心,要不了多久,我就让母亲搬出这地方,我和母亲再也不分开。”骨哲擦了一下眼泪继续说道。


“好,孩儿,一切你就自己做主吧,一切多问问你五总管,他可是从小把你带大的,就像你的亲人一样。”美妇轻轻地摸了摸骨哲的头发说道。


“咳咳”房门外轻轻传来两声不大的咳嗽声,美妇抬起头缓缓地说道:“皇儿,这里太危险了,你还是早点离去吧,只要你努力我们很快还会再见面的。”


骨哲哪里肯走,多年的思念怎能这么快就分离,骨哲摇着头,嘴里喊着“不,不”


“快走吧,皇儿,记住母亲的话,只要你好好的活着,当不当皇帝不要紧。”美妇轻轻地分开骨哲的双手然后对着门口轻声喊道:“五总管,带皇儿出去吧,好好带着他。”


五叔一直站立在门口,听到娘娘的喊声后,立即快步走了进来,“少主,我们走,来日方长,不急这一时的。”骨哲看了一眼进来的五叔,双手还是舍不得松开,五叔狠心地咬了咬牙,抓住骨哲的手用力地拽了开来,而那美妇也随即站起身来,几步走回到了内堂,任凭骨哲如何哭喊也不在出来。


“少主,我们走,我们还有大事,只要成了大事,您就可以天天和娘娘在一起了,今天就到这里。”五叔掺起坐在地上的骨哲,缓缓地向外走去。


“我们走。”五叔对着站在外面等待的老刘低声说道:“按原路。”,老刘微微地点了一下头,然后默默地走在了前面。


骨哲的心里很痛,不过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接下来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只好一步一步来,为了能和娘亲再相聚,什么付出都是值得的。在穿过重重院落后,三人来到了最外的一堵宫墙之下。五叔看了看左右,寂静的宫墙下空无一人,只要翻过这堵墙,就可以安全地返回,这种危险的事情真的是越少做越好。五叔轻出了一口气,皇宫大内真的不是随便可以来的,不知道哪里就会有杀机。


“小五子,来了也不多待一会啊,这么快就要走?”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五叔等三人的背后缓缓地响起。五叔心下大惊,急忙转身观瞧,只见十丈开外站着四个灰灰的身影,为首的一人正是说话之人。


“阁下是?”五叔警惕地问了一句,手中慢慢地攥成了拳头。


“故人,一个故人,好久不见的一个故人。”为首的人继续低声说道。


“这里不是讲话的地方,我们出去说。”五叔看了看对方,等待着回答,等待着对方的举动。


“也好,这里太压抑,走。”话音刚落,四个身影就飘出了宫墙,“什么来头?”老刘对着五叔问了一句,“不知道”五叔阴着脸说道:“已经被盯上了,走,看看是那路神仙,要是有敌意,就和他们拼了。”五叔的话音落下,三个人也是轻飘飘地闪出宫墙之外,如果躲不过,就要勇敢面对,死也要像个男人。


宫墙外,护城河边。


“这里很安全,巡视的军丁还有一刻钟才会经过这里。”先出来的灰衣人淡淡地说道:“我们可以在这里慢慢聊。”


“阁下对这里很熟悉啊,难不成也是宫里的人。”五叔站在灰衣人对面冷冷地问道。


“小五子,真是把我给忘了,不应该啊,我还帮过你啊,十七年前,你可是向我要了四个人啊。”灰衣人淡淡地笑着说道。


“八王爷,你是八王爷?”五叔有点不太肯定地说道。


“总算你有点良心,还记得我是谁。”八王爷在暗夜里微微地对着五叔点头说道。


“老奴见过八王爷,感谢当年出手相救之恩。”五叔对着八王爷深深地行了一个大礼。


“算了,过去的事情了。”八王爷摆了摆手然后突然指着五叔身后的骨哲问道:“这就是我侄子朱由检吧,这么多年没见了,也是大人了啊。”


五叔警惕地退了一步,虽然只是一小步,但八王爷还是感受了出来,“怕什么?我还能害自己的侄子不成?我要是想动手,这里没有人可以活着离开。”八王爷故作生气地说道。


“少主,这是您的八叔,当今的八王爷,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快来拜见。”五叔想了一下转过头来对着骨哲说道。


骨哲急忙跪倒在地,口中说道:“侄儿见过八叔,谢八叔当年救命之恩。”


“好了,起来吧,都是一家人,别见外,这么多年吃了不少苦吧。”八王爷感慨地说道,同时从袖中发出一股内力将跪在地上的骨哲轻轻地卷了起来。


“还好,五总管待我很好,教孩儿武功读书。”骨哲恭敬地回答到。


“小五子的功夫还是不错的,让他教,我放心,肯定也是一个好手。”八王爷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由检,见到你娘亲了?她现在可好?”


骨哲略微有些哽咽地点了一下头说道:“见到了,娘亲还好,谢谢八叔的关心。”


“你娘亲是吃了不少苦,不过也快过去了,等你当上皇帝,你们母子就可以团圆了。”八王爷点点头说道,语气里充满感慨的味道。


一百一十节 就此别过


“不知八王爷今晚到这里是为何事?”警惕的五叔向前走了一步问道。


“没有什么,看看皇侄叙叙旧,看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这皇帝的位子本来就应该是我由检侄子的。”八王爷点点头淡淡地说道,眼睛一直盯着远方。


“少主不想当皇帝,少主只是来看看娘娘。”五叔一字一句地说道:“少主已经十多年没有见到娘娘了。”


“哦,原来如此,那以后是不是隔一段时间就要来一次,侄儿不觉得麻烦吗?”八王爷对着骨哲说道。


“侄儿准备将娘亲接走,不在这紫禁城住了。”骨哲对着八王爷说道。


“走,走到哪里去,魏忠贤掌管着天下,你前脚走,他东厂的人后脚就到,你能躲到哪里去,你能上天吗?由检。”八王爷摇摇头说道。


“我可以保护娘娘和少主的安全,不劳八王爷费心。”五叔阴着脸说了一句。


“就凭你和他?”八王爷指了一下站在骨哲旁边的老刘说道:“你就是‘一刀切无名刘’?我听过你的名号,不错, 你的刀还不错,但你们想对付魏忠贤,不够,不够,远远不够。”八王爷边说边摇着头。


“保护少主和娘娘是我的责任,十几年前如此,现在也一样。”五叔的眼神变得冰冷,“想伤害他们,除非我死。”


“我只是想帮着侄儿重新回到皇位,既然你们不领这个情,我也没有办法,那我们就此别过,就当没有见到过,我们各走各路。”八王爷有点痛惜地摇摇头说道。


“多谢八王爷美意,如果有什么需求的话,我小五子还会去麻烦王爷的。”五叔拱手说道。


“好,小五子,只要皇侄有事情就尽管去找我,这是我王府的腰牌,拿着,没有人拦你。”八王爷边说边从袖子里拿出一块闪闪的腰牌扔了过来,五叔急忙伸手一探将腰牌紧紧抓在手中。


“谢八叔对侄儿的厚爱,待侄儿改日登门拜谢您老人家。”骨哲对着八王爷深深躬礼说道。


“好了,今日一见,不知何时能再相见,皇侄自己多加小心吧,八叔走了。”八王爷说完缓缓地转过身去,一步一步地走了开去,不一会就和三个随从消失在黑夜之中。


“我们走,回去就换地方。”五叔活动了一下满是汗水的右手低声地说道,随即三人也悄悄地消失黑夜中相反的方向,暗夜中一阵微风吹过,只有小草发出阵阵的微声,其它的什么也没有,没有对话没有会面,什么也没有。


“王爷,有必要和他们联手吗?”‘红尘秀极’对着刚刚回来的八王爷问道。


“打他的旗号,我们可以容易一些,能借力打力不是很好吗?再说,小五子手下也有一帮子人,这十几年他也没有闲着,这可是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犟人。”八王爷坐在椅子里品着香茗慢慢地说道。


“他们要是就不合作,或者看穿我们的计谋怎么办?”宋五有点耽心地问道。


“怕什么?不合作就不合作,我们各走各的,等我把消息露给魏忠贤,让他们互相打去,我就在旁边看,里外我是不吃亏。”八王爷胸有成竹地说道。


“他们不会主动来对付我们吧?我看那个小五子好像对我们有戒备。”‘杜杀’站在一旁冷冷地说道。


“那倒还不至于,他们没有那个力量,他们完全是想浑水摸鱼,他们不会主动出击的,放心,呵呵”八王爷得意的笑道。



一一一节 前朝太子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多尔衮对着坐在对面的司马总管笑着说道:“又出来了一个朱由检,而且就是妹妹要找的骨哲,想不到吧。”


“真是有意思,这大明朝就是有意思。”司马总管也是笑着点点头说道:“这戏是越唱越有意思了。”


“什么事情这么有意思,说来听听。”一个女子的声音从帐帘后面响了起来,随即一个绿衣女子缓缓地走了出来“哥哥好,司马叔叔好”


“小绿,身体刚好就出来乱跑。”多尔衮心疼地说道。


“哥哥坏,有好玩的事情也不告诉我,我都听到了, 你们刚才讲到骨哲了。”小绿撅着嘴说道。


多尔衮和司马总管相视而笑,“妹妹,你可知这骨哲是何许人也?”多尔衮面带微笑地问着小绿。


“我是不知,哥哥快讲。”小绿急急地问道。


“这骨哲就是十几年前逃出宫的前朝太子,他的真名就叫朱由检,他是当今皇帝的哥哥,这次他来就是要取回自己的皇位。”多尔衮一字一句地说道。


“怪不得他身边的人那么厉害。”小绿自顾自地说了一句。


“是厉害啊,把我关外第一女高手都给伤了。能不厉害吗?”多尔衮话里带话的说了一句。


“你说什么?”聪慧的小绿一下子就听出了哥哥多尔衮的话里有话。


“没有什么啊,我是实话实说啊,对不对啊,司马总管。”多尔衮继续开着妹妹小绿的玩笑,直气得小绿要起身追打多尔衮,而司马总管也笑笑地站在一旁,微笑地看着一切。


“报总管,外面有人求见。”一个侍卫的出现暂停了多尔衮和小绿的吵闹。


“什么人?哪里来的。”司马总管立即紧张起来。


“一共是五个人,为首的一人给了小的一个字条,他说只要总管看到字条就会让他们进来。”侍卫边说边将字条递给了司马总管。


“他们人呢?”司马总管一边接过字条一边问道。


“还在门外。”侍卫肃立在一旁答道。


司马总管轻轻地打开字条,字条上只写了三个字“木甄锡”,“朝鲜来人了。”司马总管先是对着多尔衮说了一句,然后对着送字条的侍卫说道:“快请他们进来,是贵客。”侍卫在得到命令后急急地转身出去迎客。


“他们来得好快啊。”多尔衮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走,去会会。”


司马总管点点头说道:“能不快吗,他们有求于我们。”


“小绿,你回去休息吧,哥哥见一下客人。”多尔衮对着一旁还在生气的小绿说道。


“哦,什么客人,不就是高丽棒子吗,我特别烦他们,你们聊,我走了。”小绿的身影在话音落下的同时就已经消失在帐帘之后,只留下一阵淡淡的幽香。


大堂,一个灰衣客和四个黑衣随从


“木公子来得好快啊,恕未远迎,见凉见凉”多尔衮对着正坐在椅子里品茶的木甄锡拱手说道。


“哦,大将军,这是何话?我冒昧来访原本就是不对,将军还如此自责,岂不折杀我木某人。”木甄锡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拱手说道。


“您是远客,我应尽地主之宜的。”多尔衮继续笑笑地说道。


“诶,我木某人是有求于大将军,大将军岂可如此客气,这让我如何开的了口啊。”木甄锡故作为难地说道。


“什么求不求的,我们是合作,我们是互利的,来,木兄快坐。”多尔衮扶着木甄锡又坐回到原来的座位,“这是我的总管,木兄就叫司马总管好了。”多尔衮指着站在一旁的司马总管给木甄锡认识。


“久仰久仰。”木甄锡急忙再次起身拱手行礼。


“木公子客气,木公子客气,快请坐。”司马总管也是笑笑地说道,随即也在座位上坐了下来,下人在上了茶后就纷纷地退了出去,大堂里就只剩下五位客人和多尔衮以及司马总管。


“这几位是?”多尔衮指着木甄锡身后的四个黑衣人问道。



一一二节 攻打大明


“这四个是我的贴身侍卫,来,拜见大将军和司马总管。”木甄锡微微地偏着头对着自己身后的四个黑衣人说道。


“见过大将军和司马总管。”四个黑衣人走到前面对着多尔衮和司马总管躬身行礼到。


“果然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多尔衮用眼睛扫视了一遍眼前的四个黑衣人后礼貌地应答了一句。


“诶,哪能和大将军的人比,差远了。”木甄锡笑着摇摇头说道,而四个黑衣人在见过礼后又走回到木甄锡的身后。


“木兄弟手里可是有着两万精兵。”多尔衮微笑地说道。


“区区两万人马,大将军怎么会看在眼里?”木甄锡摆了摆手说道。


“精兵可以做到以一当十,木兄的两万人马可以和大明的十万之众抗衡,我怎么会不放在心上。”多尔衮边说边举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但眼睛一直盯着木甄锡在看。


“我的军队和大明相隔甚远,是不会有正面冲突的。”木甄锡淡淡地说道,眼光故意避开多尔衮的目光。多尔衮轻轻地摸了一下下巴,嘴里什么也不再说,只是用眼睛轻轻地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司马总管。


“我们的军队是在中间,前面是大明,后面是木公子,我们如果顶不住大明,下一个直接面对大明的就是木公子,倒不如我们合力共抗大明。”司马总管接过话来说道。


“我的手里只有这两万人马,我可比不了大将军,我不会轻易地出手。”木甄锡摇摇头说道。


“我知道,木兄弟还要靠着两万人马夺回皇位,岂可轻易移作它用。”多尔衮微笑地点点头说道。


“是的,我的皇位被我的皇弟所夺走,我手里只有这两万人马,若非如此,我一定竭尽全力帮助大将军攻打大明,我也不愿意再做大明的附庸。”木甄锡表情严肃地说道。


“木兄弟的境遇我也有所耳闻,我愿意帮助兄弟夺回皇位,只要木兄弟愿意出兵助我攻打大明。”多尔衮平静地看着木甄锡说道。


“这倒是好,只是。。”木甄锡欲言又止,脸色阴晴不定。


“木兄弟是怕我说话不算数吧。”多尔衮笑笑地说道:“我可以先帮木兄弟夺回皇位,然后木兄弟再帮我出兵,这样可以了吧。”


“果真如此?”木甄锡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大将军果真愿意帮我回复皇位。”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过我有一个先决条件。”多尔衮站起来缓缓地说道。


“什么条件?”木甄锡也急忙起身相问。


多尔衮略微停了一下说道:“我希望木兄弟可以把你在京里的‘钉子’借我一用。”


“大将军果然消息灵通。”木甄锡笑笑说道:“好的,明天我就叫人把名单送过来,既然是合作,我们就彻底一点。”


“木兄弟果然爽快,我这就传令回去,让我的军队打过江去,木兄弟可以速速返回,里应外合,一举成大事。”多尔衮走到木甄锡的面前开心地说道。


一一三节 第一谋士


木甄锡的脸上是极其明显的满意神情,只用几个‘钉子’就换回多尔衮的承诺简直是太合算的买卖,一切好像太顺利有点不真实,但也不是没有可能,世界上的事几乎都是很难讲的,为了得到皇位,再大的险都是可以犯的。


“传令回去,大军随时准备开进朝鲜,杀,有了内应,我们行事起来会方便很多。”多尔衮在木甄锡走后对着司马总管说道。


“他会真的配合我们吗?”司马总管还是有点不太相信。


“会的,他的脑子里现在只想着夺回皇位,什么险他都会愿意冒的。”多尔衮胸有成竹地说道。


“我们最后是不是连他也一起。”司马总管用手做了一个挥刀的动作。


多尔衮微微地点了一下头,“可以一步一步来,先让他们自相残杀,然后我们再最后进入,这样消灭起来就少了很多的麻烦,这些棒子也是不可小瞧的。”


司马总管也是微笑地说道:“我们只需要出兵表明姿态,然后木甄锡自己就会拼命的,等到他当上皇帝,我们就叫他出兵,等他的兵攻入大明后,我们再灭掉他。”


“司马总管果然深得兵法真髓,不愧是我大金第一谋士。”多尔衮站在司马总管的身旁眼睛却盯着远方:“我要是再有几个像司马先生这样的谋士, 何愁天下不在我手里。”


“现在皇太极的风头太盛,我们恐怕很难与其抗衡。”司马总管略有些担忧地说道。


“现在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们的敌人是大明,先消灭了大明然后才是家事,只有这样才能确保胜利,这就是我们和这些汉人的区别,我们的团结是我们胜利的保证。”多尔衮显然看得要远一些。


“皇子果然轻重分明,将来必成大事。”司马总管拱手说道:“司马愿追随皇子一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多尔衮看了看站在自己身旁的司马总管说道:“先生已经为我付出太多,这么多年东奔西走,待日后我们坐稳江山,先生可要好好地享享清福。”


“打江山容易,坐江山难,打下大明只是时间问题,但要降服这千千万万的汉人可还真是个大问题。”司马总管淡淡地说道。


“现在还管不了这么多,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看一步,过几天可能我们就要回去了。”多尔衮说道。


“回去?这里还没有到最后关头,我们怎么能走?”司马总管有些诧异地看着多尔衮。


“他们会把我叫回去的,他们怕我再这里做的太好了,他们的脸上就挂不住了,我知道他们心里想什么?”多尔衮淡淡地说道。


“可是我们在这里已经投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离开了岂不是太可惜。”司马总管摇摇头说道,语气里充满了惋惜。


“国师和小绿会留在这里,国师想会会老朋友,小绿想会会骨哲,他们是不会走的。”多尔衮笑着说道,司马总管在听到后也是会心地笑了起来。



一一四节 一颗炮弹


多尔衮的心情是非常之好,刚才收到了木甄锡派人送来的‘钉子’名单,还真不少,在京城里就有六个,其中还有三个是在宫里,不错,很好的开头,多尔衮站在花园里微笑地看着风景,在任何时候,手里的人总是越多越好,没有谁知道哪一个人会在什么时候派上深用场。


“报。”一个侍卫略有些慌张地跑了过来:“报大将军,大事不好。”


多尔衮皱了一下眉:“什么事情如此慌张?快说。”


“刚才后方送来战报,大汗在攻打宁远的时候被袁崇焕用火炮击伤,现正撤往沈阳。”侍卫慌张地说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多尔衮几步走到侍卫的面前急急地问道。


“前天的事情,加急送过来的。”侍卫急忙答道。


“通知司马总管,我们立即走。”多尔衮的命令斩钉截铁,脸色青得就像一块铁板。


“怎么会这样。”司马总管一脸严肃地说道:“大将军有没有说是不是全走。”


“这个属下不知,我只是奉命前来通知总管。”侍卫站在司马总管旁答道。


“好了,你去吧,我自己去问。”司马总管急急地打发了侍卫,然后来到了多尔衮的房间。


“都走,除了国师和小绿,马上走,明天早上必需赶回去。”司马总管进去的时候多尔衮正伏在桌子写东西。


“小绿自己在这里会不会有危险?”司马总管对着多尔衮问了一句。


“妹妹要是回去更危险,家里比这危险。”多尔衮抬起了头,脸上阴阴的一片。


“皇太极要下手?”司马总管追问了一句。


“来不及多说了,现在情况不明,我不允许我们的内斗影响到大汗的整个霸业。”多尔衮终于抬起头来:“这个名单是我在京城里的最可信赖的眼线,我会通过他们来和小绿联系的,其它的我现在也顾不上,告诉小绿尽量不要乱动,虽然她和国师在一起,但这京城的水太深,不好乱动。”多尔衮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大明,要是没有袁崇焕,早就是我囊中之物,我要让他不得好死。”


所有的人在一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一大群人悄悄地分几路离开了住了十几天的大院深宅,所有的计划和雄心抱负因为一颗炮弹改变了轨迹,如果没有这颗炮弹呢?如果装火药的时候多一些或者少一些呢?不知道,历史就是历史,没有人可以改变。


城外,通外关外的官道。


小绿默默地站在国师的身旁,眼睛里注视着远去的马队,一滴淡淡的香泪悄悄的滑落,这是妹妹对哥哥最真挚的爱,没有什么可以代替。


“师父,我们能作些什么?”直到最后一缕身影消失在官道的尽头,小绿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


“听故事,看大戏。”国师从厚厚的斗篷下说出冷冷的六个字。


“听故事?看大戏?”小绿不解的问道。


“你不是想听前辈高人的故事吗?我就趁这个机会给你好好地讲一讲,而且你还可以见到他们中的很多人,这就是戏。”国师缓缓地转了过来对着身旁的小绿说道。


“太好了,我比哥哥有眼福。”小绿微笑地跳了起来,一扫刚才的阴郁,小女孩的脾气表露无遗,带着国师也是微笑了一下,真难得,很多人跟了国师多少年都没有见过国师说一句话,更别说是见到国师笑了。


就在小绿和国师谈话的时候,一队巡逻的官军策马奔了过来,“干什么的?鬼鬼祟祟的,一定是奸细。”一个武官在马上高声地对着缓缓前行的国师和小绿喝道。


国师连头都没有回一下,只是拉着小绿缓缓地向着来时的路走回去,“丫头,晚上想吃什么。”国师对着小绿问道。


“想吃烤羊,好久没有吃到了。”小绿歪着头答道。


“好,就吃烤羊,一人一半,吃不下的是小狗。”国师只有对小绿才会有如此地开心和放松。


“妈了个吧子的,老子说话你没听到啊,找死啊。”马上的军官气气地喊道:“来人啊,放箭,射倒了再问话。”几个军士听见军官发话,急忙从各自的马鞍上取下弓箭,挽弓扣弦搭箭,一下子五六支快箭就如连珠般发了出来,破空声嘶嘶如蛇。


“那酒喝什么呢?”小绿仰着头问道。


“女孩子不许喝酒。”国师故作生气地说道。


“为什么?”小绿撅着嘴问道。


“因为你是女孩子。”国师说完自己也笑了起来。


马上的军官觉得自己一定是看见鬼了,自己手下发出的箭总是在离前面说话二人身体极近的地方自己掉落下来,“妈的,砍死他们。”军官一声怒吼,十几人手持钢刀驰马冲了过去,闪闪的刀锋带着微微的血腥味道,只是这一次,他们面对的将是一生中见到的最可怕的对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