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风云 五 玉卿逃婚 玉卿逃婚

叶风沙粒 收藏 12 7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3/[/size][/URL] 在县城东,一个规模较大的园子,里面松柏翠竹郁郁葱葱,亭台楼阁水榭精致之极,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封建遗户,就凭门前那两个大石狮子就知道这一定是个有财势的家户。 “春兰,求求你给我开门啊!我们不是好姐妹吗?”只听得“啪啪”声把整个楼都拍得整天价响。 “小姐,我不能呀,老爷会要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3/


在县城东,一个规模较大的园子,里面松柏翠竹郁郁葱葱,亭台楼阁水榭精致之极,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封建遗户,就凭门前那两个大石狮子就知道这一定是个有财势的家户。

“春兰,求求你给我开门啊!我们不是好姐妹吗?”只听得“啪啪”声把整个楼都拍得整天价响。

“小姐,我不能呀,老爷会要了我的命的!你就答应了你爹爹算了,那家户也挺大的!“

“呸呸呸!你也想把我推到火坑吗?我死也不答应了!”

“ 听说他们办了个织厂规模好大,大公子人才也好啊!”

“我才懒得在乎什么权势,我都闭在这座臭园子里受够了,难道还要我一辈子都这样过吗?”

“小姐,我真的不理解了,女人不就是找个好婆家,还能有什么出息?”

“我懒得和你说哒!”姑娘感觉有点累了,失望地靠门缓缓蹲下来了。这时,她一眼瞥见那张半开的窗户,心里一动,因为这楼是后院,在围墙外正好有一棵歪脖樟树,她一下子就笑开了。

她迅速地翻过窗户,小心翼翼地踩在燕尾瓦上,那棵高大的樟树的一侧枝桠像伸张的手臂刚好越过楼顶,她把包袱挎在肩上,然后抱住树干慢慢地滑下去,好几次都险些从树上掉下来,手腕都勒出了几道红痕,她也顾不了这么多,随便整理一下衣服,把包袱提起来四周看了一眼,见无人瞧见,赶紧扯起脚跟飞跑起来。

正当她惊慌地不时回头看时,却不料撞到一个人,包袱一下飞出了手,人也跟着摔倒在地,她痛得尖叫一声,那个被撞的人赶紧蹲下来扶她,一看她手肘磨出血来,连连说要送她去包扎。姑娘也顾不了这么多,看了一眼这个被撞的男孩子,忙自顾爬起来又准备跑。男孩站起来,诧异的看着她跑走的背影,自言自语:“真是个冒失鬼!”这时他发现自己刚才也被撞痛了。

实在感觉有点透不过气了,她终于靠着街墙边蹲下来,用手背擦着脸上的汗,当她歇下来仔细一想,却又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到哪里去落脚了。

她开始在街上盲目地游走了,在这个县城终究会被家里人找到的,一边想着一边用脚踢着街面上的一块小石头,只听得前面“哎哟”一声,原来这块石头踢到一个人身上,她抬头一看,“啊!是你!”又是那个男孩,她不好意思的走过去问:“伤着你了吗?”

“我今天遇到你算是倒霉到家了。”

“我也不想这样啊!”姑娘一脸无辜的说。

“我不要你说什么对不起,只有一个要求,告诉我怎么回事?”男孩子只想弄明白到底发生什么。

“哎!先不说这些了,我肚子饿了!”

“那好,我们边吃边聊,我请你!”男孩子注意到凭着她的丽质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姑娘。

于是他们找到一家餐馆坐了下来,姑娘这才仔细打量这个男孩子,俊秀的面庞上有着几分英气,头发也剪得很短,不像有些人,虽然剪掉了长辫子,却还是齐唰唰的留了好几寸,那样子怪怪的;也不穿大褂,好象是刚兴起的学生装。男孩子看着她好奇的目光,笑了笑,问:“你认得我吗?”姑娘发现自己失态了,不好意思的垂下眼帘。

“可以说了吧?”

“可你得给我想个法子。”男孩子听了点了点头,姑娘于是就告诉了她是谁,又为什么出逃,现在又犯什么愁。不知怎么的,作为大家闺秀的她当逃出那个金丝笼时,就表现出了她的真性情,对这个男孩子也一见如故,感觉他应该不是一个有花花肠子的小子。

只有这个男孩睁大眼睛看着面前这个清秀的女孩,差点喊出来了,但一想,赶紧正了正神色:“哦,原来你是柳家小姐!”

“叫我玉卿好了!我最讨厌那两个字眼!”这个自称是玉卿的女孩爽朗的说着,没有那种小姐的忸怩作态。

“我叫徐东升,刚从省甲种工业学校机械科毕业,现在在织布厂当技工。你也出身大户,也应该识字,我可以介绍你去县女子速成师范学校读书,你不仅有落脚的地方也能学到很多新知识的。”玉卿看着这个叫徐东升的男孩子,重重地点了点头。

徐东升在心里默默地说:“大哥,对不起了!”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