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后悲惨的生活[第一军团原创]

无敌哥 收藏 14 437
导读:她曾经是一个活泼的小女孩,也曾经快乐过。她早已不能记得自己父母的样子。现在的她只是一个生活在一个被社会遗忘的角落里。她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但那只是曾经。中秋之夜,独自坐在那破碎的房屋门口,望着月亮,月光下的泪水向钻石一般闪耀。她想到自己唯一的亲人,她的弟弟。 1931年,东北一个农家小院里生活着一家人,父亲是一个煤矿工人,每天挣取微薄的工钱供家里开支,母亲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每天耕种着她那一亩三分地。家里不算富裕倒也算过的无忧无虑。她和弟弟最喜欢用高粱秆的皮做成蜻蜓用一根麻绳迁在蜻蜓的下面在田梗上奔跑,

她曾经是一个活泼的小女孩,也曾经快乐过。她早已不能记得自己父母的样子。现在的她只是一个生活在一个被社会遗忘的角落里。她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但那只是曾经。中秋之夜,独自坐在那破碎的房屋门口,望着月亮,月光下的泪水向钻石一般闪耀。她想到自己唯一的亲人,她的弟弟。

1931年,东北一个农家小院里生活着一家人,父亲是一个煤矿工人,每天挣取微薄的工钱供家里开支,母亲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每天耕种着她那一亩三分地。家里不算富裕倒也算过的无忧无虑。她和弟弟最喜欢用高粱秆的皮做成蜻蜓用一根麻绳迁在蜻蜓的下面在田梗上奔跑,弟弟在后面追赶。母亲做好饭菜便在门口叫喊他们“望弟,君子吃饭了”姐弟远远的望着母亲。嘻嘻的笑着蹦跳着回家。炊烟拂拂,夕阳照在他们的房子上。姐姐和弟弟在母亲的周围嬉戏,日子就这样过着。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的那么的快,直到有一天姐姐和弟弟在他们熟悉的田间小路上看到一群群逃难的人群连绵不绝的往关内奔去。母亲急急的找到他们说:“孩子快回家,我们快走,日本鬼子打来了”姐姐和弟弟痴痴的望着母亲。在姐弟俩的概念里不直到什么叫做侵略者,也自然的认为他们的生活没有招惹任何人,为什么要逃命。回到家中他们在焦急的等待父亲回家,等着当家的做个主意。就这样等待着,直到晚上父亲回家了。父亲坐在炕上默不作声。死一般的沉寂后,母亲问父亲说:“当家的,我们走吗?”父亲犹豫了一会儿说:“他们打他们的和我们老百姓有什么关系,一朝天子一朝臣,谁手里不是活,再说老家山东已经荒芜了,家人也死光了回去做什么?”母亲没做声只是呆呆的望着父亲,父亲又说。那我们想想再说便倒头睡下。

最后的机会就这样错过了,第二天父亲依然去煤矿上班,父亲发现煤矿山脚下的国民军已经不在了,心里想:“军人还真不错,多半去打日本人去了”走到煤矿后,他看到煤矿上跪了一大群人,全部抱头蹲在煤堆周围。父亲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日本人抓住了。之后一个日本人说:“你们的国家,你们的军人都是懦弱的,你们这个民族是注定战败的。所以我们希望你们归顺日本帝国,你们还是上你们的班工资我们一样给你们,愿意的请站起来走到山田队长这边。不愿意的可以马上走,皇军不为难老百姓”父亲窃喜,他第一个站了起来,走到了这个日本人旁边,日本人夸奖了他,还让父亲做了队长。父亲亲自去劝说工友让他们归顺皇军。大部分人听从了父亲的那句话“谁治理国家都不关老百姓的事情,何必为国家去当替罪羊“而走到了父亲的旁边。有的工友不愿意在日本人手下做事情就起身走了。父亲和那日本人说:“皇军,您放心我会把煤矿队长做好的,走了的工友我负责把他们找回来”日本人说,他们会自己回去。刚刚过了一刻钟,山脚下响起了一整枪声。日本人说:“他们已经回了天国,自己回去了”顺手给了父亲一摞银元。父亲却吓的腿直哆嗦。

回到家后,父亲把银元放在桌子上,叫母亲过来示意拿酒来。母亲把酒温好给父亲送去,看到桌子上一大摞银元,便问父亲银元哪里来的。父亲阴沉着脸哭了说:“日……本人,给的。他…他们把柱子他们都杀了”母亲安慰父亲说,既然要杀人,那我们不去上班了。我们种田就是了。弟弟吓的直哭,姐姐安慰弟弟,一家人哭作一团。

就这样担惊受怕的过了3天,日本人上门了。父亲赔笑着过去给每个日本军人散烟,点烟。说身体不舒服,这几天没去矿上。一个日本军人一枪托打在了父亲的脸上,说你敢欺骗皇军,父亲倒在地上。擦去嘴角的血跪在地上说:“不敢不敢,我不会和皇军作对的”日本人说“迟了,我们必须拿你做出典型和表率”几个日本军人便用枪托砸碎了父亲的双腿。日本人走了,母亲嚎啕大哭。在田野里边跑边哭,她去找邻居想让他们帮忙把父亲送到医馆去。不管母亲敲哪家的门,往日的邻居没一家人开门。母亲回家后跪倒在门口绝望的呼喊着“救命呀,救命呀”姐姐和弟弟已经吓的连哭都不会了。姐姐抱着弟弟的头,傻傻的站在墙角。

因为没得到医治父亲的脚残废了,家里从此没了欢乐。姐姐和弟弟试着帮母亲分担着家里的生计,姐姐每天都去捡煤渣,弟弟跟在姐姐后面,姐弟俩都不说话。他们觉得笑是苦涩的,哭则让自己更加无奈,不如就这样沉默着。时间就这样推移着。

有一天村里在遥远的地方听到枪声,他们高兴的跳了起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高兴。枪声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只是单纯的高兴。第二天村里有人说,邻村的日本人小队被天兵天将偷袭了,杀了好多日本人。他们很快就会把日本人赶走。父亲听到消息后,第一次笑了。天黑的时候,家里人都准备睡觉了。一整敲门声,把他们叫醒。母亲开门后看到的是一伙土匪打扮的人被邻居狗子领着。母亲还没开口狗子就说:“三哥就是他家,全家都是汉奸,他们害死了几十人”母亲愣住了。一伙人把母亲推开,径直走进了父亲的房间,把父亲从炕上拖了下来。为首的三哥说道“这家汉奸,我们必须拿他们做出典型,做出典范。把他打死”他指了指父亲,一伙人一哄而上,把父亲打的半死不活。姐姐依然抱着弟弟的头,站在墙角。母亲又一次绝望的呼喊着。却依然无能为力。天刚亮,这伙人就把父亲捆了起来,绑在村口的大树上。父亲的那死去的工友家属轮流着用锄头打死了这个汉奸。父亲临死的时候只是看着姐姐,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姐姐。一句话也没说。弟弟在哭喊,母亲在咆哮。只有姐姐没哭,父亲被打死了打的血肉模糊,母亲把父亲从树上解下来,抱着父亲的尸体哭喊:“当家的呀,你怎么就这么傻呢?……那些事情和你无关呀。……怪我……怪我,怪我没劝住你呀……”就在母亲哭泣的时候一声枪响,母亲倒在了父亲的血肉上。

后来听说这伙“土匪”被日本人反围剿的时候全部打死了。不管他们死没死已经和姐姐和弟弟没任何关系了。他们从此成为了孤儿,没有了家。房子已经被那些人占去了。他们是汉奸的子女,在家乡被所有人歧视,他们甚至不能去邻居家里要到一碗饭吃。那是一个雪夜,姐姐和弟弟坐在父亲和母亲死去的树下,冻的打哆嗦。姐姐依然抱着弟弟的头,眼泪在流淌着,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杀死自己的父亲,母亲。他也不知道乡亲们为什么要说他们是汉奸。她只知道现在她和弟弟在饿肚子。弟弟问姐姐说“姐,我饿,我们去隔壁三婶家里要点吃的吧,她家的馍馍可香了”说完咽了咽口水。姐姐没说话,只是摇头。

就这一夜的风雪,弟弟病了。在病中弟弟不断的说:“姐,我要吃馍”姐姐没任何办法,虽然她已经15岁了,她知道在这大雪天里,她和弟弟只能被饿死。天上的雪依然下着,他们依稀的闻到邻居家里飘出来的香味。姐姐对弟弟说:“弟,我们走,我们去奉天的大伯家去”姐姐背着弟弟,漫无目的的走着。直到他们看见列火车经过,姐姐对弟弟说:“弟,母亲说,去大伯家要坐火车,我们去坐火车。”他们走到县城的火车站,却被列车员赶下来”弟弟依然发着高烧,姐姐顺着火车走看到一个开着的门,她把弟弟放上去后自己也上去了。他们不知道,他们坐上了一列去上海的火车。她和弟弟藏好后,门被人关了。一整漆黑,姐姐不知道她和弟弟会不会饿死在火车上。但没任何办法,只能幻想着到大伯家后大伯给他们坐牛油馍馍。不知道什么时候弟弟醒了,她摇姐姐说:“姐姐,袋子里面是豆子,是豆子。”姐弟俩便把着难以咽口的生黄豆当做了食物。在黑暗中,弟弟抱着姐姐,依靠着姐姐。姐姐把水袋拿出来给弟弟喝了一点点,她知道他们不能多喝,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奉天。就这样过了不知道多少天。

门被打开了,一整强烈的光线刺来,弟弟摇着已经昏迷的姐姐说“姐,我们到大伯家了,姐……姐……”两个皮肤黑黝的人上来了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装卸工人,其中一个说:“又是一个逃难的便让他们马上滚下去,另一个说,都是穷苦人。不要这样,便把他们抱了下去。醒来的时候,他们躺在火车站后面的一个野地上。一个大妈在给他们喂粥。看他们醒了,大妈说:“你们醒了?可好了,总算熬过来了,没有饿死,孩子来把饼拿上,去找你的亲人,大妈也不能帮你们”说完就走了。

姐姐和弟弟搀扶着,向路人打听。只有一句简单的话“大叔(大婶)我大伯家住在哪里?”别人都会回答一句他们听不懂的话。他们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在上海找着在那几千里外根本不存在的大伯。他们在一个桥下,用一些木板搭成了一个能避风的“房子”大妈给他们的饼吃完了,姐姐和弟弟不想饿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他们的大伯。第二天,弟弟拿回来了一个烧鸡,姐姐和弟弟狼吞虎咽。吃完姐姐才问弟弟“鸡哪里来的”弟弟说“姐,我趁烧鸡店老板不注意,我偷的”姐姐脸色突然就变了,她发疯的打着弟弟说:“弟,咱饿死也不能当小偷呀”弟没有躲姐姐的巴掌,很冷静的对姐姐说了一句:“姐我们要被饿死的”姐姐看着这么冷静的弟弟,突然觉得弟弟长大了,便抱着弟弟痛苦,姐弟俩相互靠着流泪。

欲知姐弟命运,请听下回分解!

…………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为了避免某些事情,所以删减了很多地方。写这个文章,只为拷问人性。已经写了快7万字,先发出一章望各位网友指正。顺便请各位给这个小说起了名字。无敌在此谢过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