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控诉足协杀人不打招呼 称曾把电话打给谢亚龙

老兵1956 收藏 2 45
导读:  记者葛爱平、特约记者小树报道   谁也没想到,武汉竟然玩真的。“退出”不是向足协施压的筹码,它现在是活生生的现实。武汉俱乐部董事长沈烈风和总经理徐志强都向记者表示:“退出,不后悔!虽然现在受巨大损失,可玩下去损失会更大。”   他们为什么怕申诉?   体坛(以下简称T):这个决定你们是什么时候作出的?   沈烈风(以下简称S):昨天(1日)早上,我实在是被迫决定的。这是一个痛苦的决定,一个无奈的决定,并且一切都是在太短的时间里作出的,很痛苦!   T:退出中超,你们考虑了多

记者葛爱平、特约记者小树报道


谁也没想到,武汉竟然玩真的。“退出”不是向足协施压的筹码,它现在是活生生的现实。武汉俱乐部董事长沈烈风和总经理徐志强都向记者表示:“退出,不后悔!虽然现在受巨大损失,可玩下去损失会更大。”


他们为什么怕申诉?


体坛(以下简称T):这个决定你们是什么时候作出的?


沈烈风(以下简称S):昨天(1日)早上,我实在是被迫决定的。这是一个痛苦的决定,一个无奈的决定,并且一切都是在太短的时间里作出的,很痛苦!


T:退出中超,你们考虑了多久作出这个决定的?


S:应该说,经过慎重的考虑。


T:是一时冲动吗?将来不会后悔?


S:肯定不是一时冲动,也不会后悔。


T:有没有想过,退出中超是对湖北球迷的不负责任?毕竟球队是全武汉、全湖北人的球队,而且在联赛中打了十几年。


S:确实有负球迷的厚望,我很热爱足球,但是现在环境不好,只能被迫退出。冲超几年来,我们一直在保障投资,今年投入最多。武汉队没有基地,我们新修了基地。如果不是为武汉队取得好成绩,我们干嘛要这样投入呢?


我们退出中国足球,是为了中国足球的新生。同样,环境好了,武汉队也可以重新进去,当然投资方不见得是我们。


T:退出只是因为足协对李玮锋的处罚?


S:这是一个导火索。我想说的是,这个处罚决定没有程序,很不严肃,很混乱,甚至不愿意听一点反对意见。当我们在电话中接到处罚通知时,我们提出文件先别出,让我们申诉一下,听一下我们的意见,但是他们不愿意。而且很快,他们的电话全打不通了,随后决定在网上就挂出来了。他们就是让它尽快成为既定事实,让我们有意见也没处去说。他们为什么这么害怕我们申诉呢?


我想,与其我们继续这么窝窝囊囊走下去,还不如轰轰烈烈就此结束。这里不是我们玩得起的,我们也就没有继续下去的理由。


T:具体到李玮锋这件事本身,你认为他当时没有故意犯规,还是有故意犯规但停8场太多?从录像上看,他肯定有故意蹬踏动作的。


S:这个问题我相信朱指导的解释,就是普通犯规,停两场。关键不在这,关键在于作出这个处罚并通知我们时,足协的官员们手机都开着,我们接到处罚后再打电话申诉时,手机都关了。我们最后把电话打到谢亚龙,他在日本,但他说:“我现在不管事。”


有这样的道理么?杀了人招呼都不打一个,作出决定了喊冤都没有地方。在市场经济下,公司都是平等的。在职业化足球的今天,各俱乐部都是平等的。单独听北京俱乐部一家之言,就做出处罚,这样合情合理合法么?足协刻意把武汉队往绝路上逼。


李伟峰?谁是李伟峰?


T: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与你的同事商量过吗?


S:我在决定之前,与俱乐部官员、教练组、队长和其他相关人员商量过的,得到了一致的理解和支持。


T:就这么简单地决定了?


S:当然不是。在我正式退出之前,我们曾经对外发布消息,是想有一个缓冲,给足协施加一些压力,希望他们能够慎重考虑,改变决定。但是,我们并没有得到好的回复。我们的总经理和李玮锋亲自去北京,交涉了几个小时,我也与南勇通了电话,通报了我们的想法。但是我们没有得到能够改变的说法,我们只好这样了。


T:根据你的经验,你当时认为这个挂着足协名义的行政部门,会改变他们作出的决定?有可能性吗?


沈烈风:至少这样的做法是有问题的,在程序上首先就有问题。


T:哪些问题?


S:就在9月30日下午,我们没有得到任何关于处罚李玮锋的消息,在武汉的足协纪委会委员也不知道有这件事。当时我们听到的都是关于马林和路姜的处罚,没有李玮锋的。但是突然之间,我们得到了这样的决定,我感到很惊讶。我们打电话给马成全,他说他刚下飞机,还没有看过报告!


T:报告?什么报告?比赛监督或者裁判的报告?


S:是的。他说他没看过报告。我感到很惊讶:连报告都没有看过,就能做出这样严厉的决定?不是太武断了吗?


另外,足协的这个处罚文件,也是满纸漏洞和错误。停8轮,倒底是哪8轮?几时开始算?什么都没有!李玮锋的名字三个字错了两个,写成“李伟峰”。我们完全可以让李玮锋继续打比赛,因为处罚文件上说的,不是李玮锋而是“李伟峰”。谁是李伟峰?!


由此可见,这个足协的工作是混乱的、草率的、错误百出和蛮横无礼的。曾经有一个公务员,在告示中把中秋节写成端午节,结果丢了饭碗。中国足协出了这个常识性的错误,该丢谁的饭碗呢?!又该怎么处罚呢?!


还有更奇怪的呢,落款是纪律委员会,盖的却是中国足协的章。我问南勇,为什么是代章呢?南勇回答,过去都是这样的。在这么混乱的、无序的情况下做出的处罚,我这里就不去说处理的是重还是轻,单就这个处理的过程来看,整个就是有问题的!


T:武汉队是政府背景的球队,退出得到了省市高层批准吗?


S:高层领导批准了,领导也和南勇谈过话。


玩下去损失会更大


T:你们退出后,还准备起诉中国足协?该以何种罪名?


S:中国足协程序不合法,也不近人情。国安单方挑起事端,即使足协要处罚我们,是否应把我们也叫到北京,三方一起谈?另外,这事当事人是李玮锋和路姜,为什么不能学习先进和经验,开个听证会?还有,你是根据什么处罚8场的?齐达内在1998年世界杯上踩人,国际足联也不过是停赛两场。


T:你们申诉和反映,有什么结果呢?


S:南勇说,这件事的处理上,足协确实有程序上的问题,今后我们能够改正。但是,你们今后的改正对我们有什么意义?既然你承认有问题,为什么不能现在改正,却要放在今后?


T:决定退出中超,有没有想过这支队伍将来怎么办?


S:我们正在考虑这些问题,因为还没有成熟,因此现在不便对外宣布。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对队员,我们都会尽可能地安排好。他们还要踢球,我们会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包括支持他们去国外踢球。


T:你不觉得俱乐部此刻退出,将蒙受很大的损失?


S:是的。但是,如果在这个不公平的环境里继续下去,损失会更大!


T:搞足球这些年,你的最深刻感受是什么?对中国足协的最主要认识是什么?


S:中国足协体制必须进行改革。我们是被迫退出中国足球,在现在中国足协领导的体制下, 已经没有公开公平可言。既然这样,不如我们退出,以行动来促使中国足球进行改革,创造一个好的环境。我们俱乐部的宗旨是阳光规范健康,我们这个规则在中国足协领导下的中超,无法生存,那我们只能退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