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北京10月3日电 (记者 杨博 全晓书) 2008年秋季的一天,上午的股市刚刚收盘。在中银国际证券为股票大户特设的VIP房间里,张诚直端起一个精致的茶壶呷了一口,然后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写他的“股市日记”。


他面前的液晶屏幕显示,股市似乎没有停止下滑的迹象。


“上证指数跌破了2500点,这是很多投资者最后的心理防线。股市已经大大背离了经济基本面。”张诚直在日记中写到。


69岁的张诚直1993年从中国科学院退休后,就成了一名股民。15年来,“股市日记”是他每天必做的功课。


虽然账面上亏损了一大半,张诚直还是觉得在7月中旬把手头的股票“清仓”是一步幸运的好棋,因为并不像大家所期望的那样,北京奥运会未能给股市注上一支强心剂。


但是,更多的人被深深地“套牢”了。


在VIP客户房间外的交易大厅里,焦躁的股民们零零星星地靠在一排排的简易折叠椅上,等待着下午的开盘。他们中的很多人已是两鬓斑白。大厅里的气氛有些凝重。


而在去年秋天,这里的景象完全不同。那时,这间位于北京繁华的庄胜崇光百货商厦附近的证券交易厅几乎天天爆满,热情的小额投资者们每天都来,他们盯着电子屏幕上不断上涨的曲线,兴致勃勃地相互交谈着各自的炒股经验和股票市值。


2007年,中国股市可谓“牛气”冲天。自2005年第三季度股市脱离了“熊市”行情,上证指数翻了六番。2007年10月,上证指数更是突破了6000点,创下新的历史记录。


越来越多的白领、退休人员、家庭妇女投身股海。2007年4月到10月间,每天新开的股票帐户数达到30万左右。


据上海国泰君安证券公司估计,随着新开账户的不断增加,散户投资最多时曾占据了市场份额的60%,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现象。在美国,这一比例仅为5%,机构投资者才是股市的主导者。


像张诚直这样的交易能手则是新入行的股民们崇拜和追捧的对象。他已经用从股市里赚来的钱在北京买了三套房子,其中一套2007年买下的房子估价达450万人民币。


张诚直在股市的收益也让他从客户大厅进驻了VIP客户房间。通常,这些房间是给持有股


票价值在500万人民币以上的客户准备的。


但是,在股市中,没有人总是成功的。张诚直还记得1994年7月,他开始炒股的第二年,上证指数暴跌79%,他投入股市的多年积蓄几乎全部陪了进去。这让他不得不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卖掉祖上传下的四合院,重新筹措资金入市赚回本钱。


“那样做还是值得的。我的生活从此改变了,这种变化我从前想都不敢想。”张诚直回忆起他六七十年代的生活。 他说:“那时 ,人人看起来都一样,说的话也一样,挣的钱也一样。”


1986年,中国人知道了一种新的赚钱方式--投资股市。在那年的9月26日,由中国工商银行(4.35,-0.02,-0.46%,吧)上海信托投资公司静安分公司设立的中国第一个股票交易柜台正式开始对外营业。


“清晨7时,股票交易所门口就被围得水泄不通。人群中,有需要抛出股票的股东,有手持现钞急于买进股票的投资者,也有许多不知股票为何事的年轻人。” 当时的上海《文汇报》描绘说,“9时整,交易开始。喧闹声震得人耳膜嗡嗡作响……”


在当天出售的两支股票中,飞乐音响(5.80,0.08,1.40%,吧)公司的700股股票,在开业两小时内出售一空;延中实业公司的1000股股票也在下午4点30收盘时卖出了840股。


张诚直被这件事震撼了。他把这份报道从报纸上剪下来,贴在记事本里。在剪报旁边,他写道:“我不知道这件事是资本主义性质的,还是社会主义性质的,但是我希望这样的事也能发生在北京。” 这几句话正是他“股市日记” 的处女篇。


那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8年,许多领域还存在“姓社”“姓资”方面的顾虑。


1992年,被中国人称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中国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视察深圳时的讲话, 进一步打消了想要在中国探索资本市场的改革者的疑虑。 他说:“证券、股市,这些东西究竟好不好,有没有危险,是不是资本主义的东西,社会主义能不能用?允许看,但要坚决地试。”


毫无疑问,邓小平的话鼓励了更多的中国人走进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这两所国家级的证券交易所都成立于1990年。


“普通人竟然可以通过买股票,变成集体企业的股东!”张诚直翻着三本厚厚的“股市日记”说。 “想想看,那个时候,私营经济还有争议呢,更不用说私人产权了。”


而现在,炒股已经成了张诚直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就像吃饭、睡觉一样。


“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人都吃大锅饭,干多干少都一样,人们失去了成就感,” 北京大学心理学教授施俊琦说,“但是股市从某种程度上重塑了这种被遗忘已久的成就感。”


“股市的适时发展也满足了当时中国经济对于资本的迫切需求。” 上海证券交易所研究中心总监胡汝银解释说。


中国政府采取了持续的措施保证股市的稳定发展。1992年,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成立。一系列相关的法律法规也相继颁布,包括1992年的《公司法》,1998年的《证券法》和1999年的《期货交易管理暂行条例》。


在过去两年中,中国政府修改了一些法律法规,使其能够更好地保护投资者权利和规范上市公司。


今天,数以千万计的中国人已经熟悉了股票市场。正如邓小平那句推动了中国过去30年一系列改革的“四字秘诀”——“致富光荣”一样,很多股民已经体会了这种荣耀。但是,从去年10月起,大幅下挫60%的股市也让他们尝到了风险的滋味。


“股市比我研究了几十年的齿轮复杂多了--齿轮有公式可循,股市可没公式可依,”张诚直说:“但有一点是确定的:股民的神经会在每次大跌之后变得更加坚韧,他们对股市的不稳定性也更有免疫力。”


去年,在股市发疯一般上涨的时候,中国政府曾经发出警告信号。但是,两轮抛售高潮过后,股市迅速复元,这让许多股民认为,没有什么能够击跨股市。更多的人涌入了股市。


“我可能不比那些新手更聪明,因为我的股票不是最‘牛’的,” 张诚直说:“我和他们的不同在于,他们像初生牛犊一样不怕虎,而我知道什么叫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