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麦凯恩,哪个上台会更好

给我个信仰 收藏 2 97
导读:奥巴马、麦凯恩,哪个上台会更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国大选看着很热闹,那么,这两党在思想上究竟有什么分歧,这一思想分歧对白宫的政策会有什么影响,哪一党的新总统相对比较好一些?本文将对这三个问题,作些简单的、以展示具体事例为主的分析。


9月26日,美国大选首场辩论如期举行。评论称,这是一场“自由与民主”对阵“保守与共和”的辩论。选举越深入,对于美国的老外们来说,陌生的话题就越多。在美利坚的语境中,何为“自由”,何为“保守”?两党的思想分歧究竟在哪里?究竟谁上台会带来更大利处?


不可忘却头顶上的“天国”


如果谈美国而忽略天国维度,便是从头就走岔了,从《独立宣言》开始就走岔了。


毛泽东曾说:“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这句话,用来形容美国的民主、共和两党,最是恰当不过。不但两党各自都有实力相当的对立党;而且,由于此处无暇涉及的种种历史原因,两党内部都有着形形色色的派别。某些派别的思想倾向,甚至与对立党的主流同流。有的选民,登记是民主党,却因价值观更投合共和党而投共和党的票,最后被人冠以“里根民主党人”的称号(里根是1981至1988年的共和党总统)。或者,派别主张的实际效果,与对立党的政策无异。例如,共和党内,有一群传统的地缘政治派,他们与民主党的主流一样,也对出兵伊拉克颇为反感。


由于这些个复杂性,要比较两党的思想分歧,难免长篇大论,一个简易的办法是对照双方的极端。这样的对照,并不能精确地反映全景画面。本文将在第二部分,即讨论两党思想分歧对白宫的政策有什么影响时,予以适度纠正。


共和党的极端是所谓的福音派基督徒;民主党的极端是所谓的学院左派——在哈佛、耶鲁等名牌大学里,教职人员的捐款,95%以上交给民主党。“文明冲突论”的倡导者、哈佛大学教授塞缪尔?亨廷顿(这位本身是终生民主党人)在2004年出过一本书,题为《我们是谁:对美国国家认同的挑战》,他在书中将这两端的分歧总结如下:


——随着全球化的进展,美国出现了一个生活方式国际化的精英阶层。他们仍然服膺美国宪法所体现的理想,仍然相信这些理想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适真理,但是,他们对美国文化抱着一种相对主义态度,似乎学英文读莎士比亚与学西班牙文读《堂吉诃德》没有区别。失去了文化上的偏向之后,他们的忠诚往往倾向于联合国和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机构,或者跨国大公司和国际非政府组织。他们在国内,从“美国大熔炉”转向文化多元主义;国际上则一贯是多边主义者。精英和民众最严重的分化,还在于对待宗教的态度。90%的美国人仍然声称信仰上帝;但精英通常对宗教敬而远之,甚至认为那是“落后”的标记。


美国的政教分离相当彻底,为什么对待宗教的态度如此重要?因为新教信条是美国立国基石。我们大概都听说过《独立宣言》中的警句:“我们认为下述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让与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其实,英文原义是上帝造人平等,上帝予人以权利。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约瑟夫?拜登(此人并非学院左派)曾任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他在一次大法官听证会的开场白里说:“作为天父之子,我相信我的权利不是从宪法里推导出来的……这些权利是造物主给予我和我的公民同胞的。”但是,对那些不信教的学院左派,权利的来源就不可能如此直截了当。


于是,对宗教的态度,就影响到理解美国宪法和政府如何卫护宪法的一个根本关键:民众的权利是宪法赋予的;还是民众在宪法成文之前已经拥有若干不可让渡的权利,宪法仅是保障这些权利?如果是前者,社会进步就意味着提出各种宪法修正案炮制权利,今天是不可歧视少数族裔,明天是妇女同工同酬。如果是后者,凡是宪法未曾明文规定的权利自动归民众所有,去实践就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奥巴马指责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约翰?麦凯恩就所谓的“女性平权修正案”投反对票,声称麦凯恩无视女性权利。但在保守派看来,从《圣经》到美国宪法,泛称人为 men(狭义指男人)时就包括了 women(女人)。读《圣经》的人都这样理解,有什么必要替不上教堂的女权主义者特意加一条修正案,虽非文字上但其真实含义是指明宪法(正文中没有“女人”字样)里的 men都有 women之义?吃饱了撑的?纯粹是政治作秀骗选票嘛。


福音派基督徒与学院左派的很多标志性分歧,都可追溯到对待宗教的态度。比如堕胎,后者认为是女权,前者认为每一条生命都是宝贵的,上帝造人自有他的计划,母亲不可僭越妄为。再比如佩枪,美国最高法院在6月底以五比四的投票结果裁决: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明文规定,宪法保护美国公民的个人拥枪自卫权。保守派相信佩枪是宪法成文之前民众已经拥有的权利;学院左派则认为粗野的美国人也该讲点文明了——如果权利是从宪法里(推)导出来的,解释宪法的人自然也可将某些权利推(导)出去。


中国人谈美国,看到的往往是中美两国。其实,这是一段三国(中国、美国和天国)演义。如果谈美国而忽略天国维度,便是从头就走岔了,从《独立宣言》开始就走岔了,在《独立宣言》的开头几句就走岔了。

“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


老布什有远见的外交政策,可以弄得他失业回家;但小布什盲目的外交政策,却会搞臭整个共和党。比较而言,治理国家还是要讲政策。


两党的极端成份对白宫的政策有什么影响?应该说,有影响,但并不那么大。毕竟,大多数美国人处于福音派基督徒(其实他们内部也有派别)和学院左派之间,或许在某个具体问题上同意极端成份的立场,但总体而言仍是温和的中间派。至于竞选,实际上主要是争取中间派的选票;而治国之道,更在于体认多数中间民众的意愿。


美国政界经常谈论“政治”(politics)和“政策”(policy)划分之重要。作为相对于美国人的外国人,这里举个外交例子来说明这一划分。


1987年12月,苏联前总统戈尔巴乔夫访问美国并签署削减核导弹协议。告别时,副总统布什送他到机场。老布什在车上悄悄对戈尔巴乔夫说,他的党内对手很右,为了初选获胜,他将不得不攻击苏联。但是,老布什请戈尔巴乔夫放心,他当上总统后,一定执行尊重苏联的外交政策。为争取党内保守派而说一些怀疑戈尔巴乔夫改革诚意的话,在美国这叫玩“政治”。老布什一当选,即宣布改善美苏关系为其任内最重要外交目标。这是治理全球性大国的应有“政策”。


戈尔巴乔夫在当年美国大选时没有回击老布什。三年后,1991年8月,老布什访问苏联时投桃报李,他在基辅发表演说,警告那些酝酿独立的加盟共和国:“美国不会帮助那些鼓吹基于仇恨的自杀性民族主义的人。”等着苏联垮台的美国保守派闻言大哗,痛斥老布什为“基辅孱鸡”。1992年的美国大选,老布什以接近票数输给克林顿,原因之一就是保守派对他不感冒。后来小布什接受教训,认真执行讨好保守派的政策,总统倒是选上并连任了,但终究搞到选民反水,参众两院都落入民主党之手。政界评论说,此中关节就是小布什的高参卡尔?罗夫没有厘清政治和政策的区别,以竞选手法治国,将国家管理当作玩政治。


可见政治和政策会互相影响。老布什有远见的外交政策,可以弄得他失业回家;但小布什太盲目的外交政策,却会搞臭整个共和党。比较而言,治理国家还是要讲政策。用毛泽东的说法就是“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


另外,美国由于两党轮换,新总统上台,如果继承的前任“遗产”来自对立党,则政策上必然受到这一“遗产”的限制。比如这次金融危机,住房次贷是导火线,根子却在上世纪60年代的福利政策。当时的民主党总统约翰逊要“向贫穷开战”,在城市为贫民建造了大量福利房。到上世纪90年代克林顿当总统时,这些房子已成了帮派、毒贩和妓女的大本营。克林顿推行私有化政策,将公房卖给住户私有。但克林顿的私有化是政府干预下市场的私有化,政府让房利美和房地美两公司为贫民放手提供贷款。房贷太容易,经济好时一片繁荣;经济差了,买房者还不出按揭月份钱,银行一家接一家倒。这不但是华尔街的问题,更是“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民生问题。


民主党是偏重国家福利的,但克林顿见到“大锅饭”吃不下去,也会搞私有化。共和党是强调个人责任的,但受到前任政策的限制,小布什只能搞“国有化”,政府成了美国国际集团的控股80%的大股东。


可见,从两党的意识形态分歧来预测进入白宫后的政策,这是很不准确的。具体的政策,要根据拟解决的问题和各种内部外部限制作具体分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