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FBI’

中国的国家安全局!

它的性质和美国的CIA、FBI性质是基本一样的,但它只有调查权力,没有其它权力。


目前我国地区或者地级市设置有国家安全局、省级有安全厅、国家有安全部,你可以直接去联系。


补充:有人说我说错了,呵呵。湖南的县级就没有。县级一般没有安全局的,个别重点地区的县级才设置。


中国国家安全局不属于国防部,总部名称叫国家安全部。下辖各省的国家安全厅和各市的国家安全局。


中国的国家安全部是中国政府唯一对外公开承认的情报机关,也是中国情报及治安系统中,政府参与层面最广的一个单位。国家安全部是在1983年7月,由原中央调查部、公安部两个主要单位,以及统战部、国防科工委等部份单位合并而成,是一个针对他国之国家资源做全面性谍报工作的情报组织。

国家安全部的任务角色,主要是执行中国政府对于世界情势的掌握为重点,除了广泛收集各国的军备动态之外,对于各国对于中国政府所采取的态度,以及该国对中国的经贸前景等,均列入情报收集的范围。因此,一般外界预估整个国家安全部分散在世界各国的谍报人员,人数绝不会低于4万人,其中绝大多数是以新闻工作者、学者、商人,甚至以政治流亡人士做为身份掩护,以进行一国的国家资源搜集工作。不过,国家安全部分散在中国大陆内部的「侦察员」,总人数也在五万馀人,因此国家安全部是中国国家机构中,一个「里外通吃」的超级情治单位。


国家安全部对于他国的军备动态极为重视,但在执行情报搜集的过程,却与属于中国解放军方总参谋部的第二、第三部所做的工作迥然不同。因为国家安全部所派出去的谍报人员并不具备任何军事背景,绝大多数也都没有在解放军中服过役,因而外界对于这些缺乏军人气质的人,并不会直觉的加以警觉或防范。


由目前已知的情资研判,国家安全部每一季均会依国际情报人员的「惯例」及「传统」,将新旧任驻外的情报工作人员名册传送至当地国,以做为国际情报市场的「礼貌行为」。不过,列名在这些名册中的正牌或所谓「合法」(LEGAL)谍报人员,事实上根本就是以驻外使馆或少数短期滞留该国的军事交流人员为主,完全无益于该当地国的反情报工作,只能算是一种国与国之间的情报默契。而且中国方面也时常出于「善意」,凡是「合法」(LEGAL)谍报人员,都统一依照英译音而改姓「李」。在另一方面,由国家安全部所付与任务的地下谍报人员,却以各种可能掩护的身份向外积极拓展情报来源,这批学有专精的民间人士多半具备了一个并不起眼的身份,其中尤以学术上具备科技专长的学者的比例最高。


另外对于新闻媒体的相互交流工作,也呈现积极的态度。只不过在我国,由于国内多数新闻工作者并未具备国家高层技术之专业研究,因此由中国国家安全部所指派的传媒,来台搜集情报多半徒劳无功。此外,国家安全部也培养一批专以至外国做临时工的劳工,每人付与一项简单的工作,例如在某重要路口计算政府高层人士的交通习惯等等。


由于国家安全部所派遣至外国的情报人员数目极多,且「流动率」也很大,造成各国对于来自中国的人士,均会相对产生一种避免接触的现象,同时由中国政府所提供的「合法」谍报人员名册,又是常常虚实不定,使的当地国往往要耗费巨大人力去「盯哨」,但总会发生一位训练有素的反情报人员,却长期对一位根本就缺乏警觉的平凡中国人进行追踪,平白浪费优秀人力。而这也是中国国家安全部的「人海战术」

之一。


如同中国解放军总参谋部的情报机构,国家安全部所编制的单位亦极为众多,由最新的情资显示,属于国家安全部管理的下游单位在15个部门左右,主要包括了技术局、外事局、特勤局、港澳局、台湾局、交通局、训练所、计划局、保卫局、通讯局,以及内政局等。


较值得国人关切的是台湾局以及训练局。这其中尤以后者更为适于成为对外渗透的管道,因为由国家安全部所直属的训练局,是由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学院以及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等三个「学术机构」所组成,而且每一年均参与北京地区普通大学的招生活动,一般外界并不了解这是属于中国国家安全部的直属学术机构。这些学术机构并定期发行「现代国际关系」杂志。


由于国际关系学院及国际政治学院对于来自台湾的报考学生有其一套内部的评分标准,因此是否也在同时「甄选」情报员,则是一个无法证实的情况。尤其是谍报工作对于来自台湾这个富欲国度的人民而言,「寻求刺激」以及「好奇」两大诱因,可说是中国所赖以甄选的法宝。但是,并非所有进入这些学校的学生均是国家安全部的当然情报员,而是只有部份具有「特异」的学生,才会被国家安全部所赏识,至于何谓「特异」,恐怕是除了当事人之外,是没有人可以证实的。


而台湾局的工作,则是针对台湾内部大小事务的资讯处理为主。每天上午10时,国家安全部便会将台湾各大小媒体的政治、经济、军事、民生、社会动态等,汇编成册,并且立即研判有关政治、军事及经济等三大类资讯,以做为每天下午3时30分,由国家安全部总部举行之内部信息报告的主要内容。事实上,台湾局的主要活动内容,是以收集国内各重点媒体的讯息为主,其原因不外是因台湾的媒体市场不但已面临饱和,同时政论性文章又比香港来得有看头,最主要是具备第一现场的真实感,且又没有香港媒体大篇幅对名人私生活的报导,这对的党高层,是一项坚持党的明确象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