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二季 大国崛起 第一百三十三节 五号特工组6

wuyanlai 收藏 19 4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URL] [内容简介] 民国二十九年(1940)十二月十五日傍晚 上海郊外某地 那么究竟站在张海鹏身边的另外一个人是谁呢?原来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日本黑龙会五大高手之首的龟头正鸿。要说这龟头正鸿能够出现在这里还要从不久前张思齐收到的那份日本共产党中央发来的急电说起,原来当时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民国二十九年(1940)十二月十五日傍晚 上海郊外某地

那么究竟站在张海鹏身边的另外一个人是谁呢?原来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日本黑龙会五大高手之首的龟头正鸿。要说这龟头正鸿能够出现在这里还要从不久前张思齐收到的那份日本共产党中央发来的急电说起,原来当时的日本共产党发急电来的目的就是要告诉张思齐,经过日本共产党特工人员的努力,以龟头正鸿为首的五名前日本共产党的人员已经决定反正了。至于其他的几个我不说大家一定知道他们就是另外四位传说中的高手了。

开始的时候这张思齐对于龟头正鸿等人还是有保留的,可是便随着龟头正鸿的出现大量的关于日本在上海以及整个的长江中下游地区的不断的出现在社会部机关的桌子上,这就由不得张思齐不相信龟头正鸿等人的身份了,要知道小鬼子真的想搞事情的话也不至于下这么大的本钱。

本来这张思齐还想再等等,可是就在今天上午张思齐同时得到了两条来自龟头正鸿的情报,一份是有关福田洋行秘密的出价五百根金条购买欧阳剑平等五人性命的情报;另一份就是关于顶级国宝“北京人头骨”化石就藏匿在上海的情报。这下子张思齐可就坐不住了,要知道五号特工组的那几个家伙可是他们军长点名要要的人,至于“北京人头骨”就算是他张思齐再傻也明白那东西就是咱中国人的老祖宗啊!老祖宗在小鬼子手里边,这他娘的还了得。

于是张思齐只得主动地联络了龟头正鸿,于是两人分工,龟头正鸿一波监视福田叔侄的以最终搞清“北京人头骨”的位置;而张思齐则带领着自己的人秘密的潜伏在五号特工组附近策应。至于最后两个人又凑到了一起倒不是因为龟头正鸿要帮助五号的几个人,只不过搞清楚状况的他需要向张思齐报告罢了。

“张思齐!你,你小子居然敢擅自掳劫党国要员,你不想活了!”显然已经认出张思齐的张一鹏嚎叫着。

“党国要员?龟头君,你看到这里有党国要员了吗?”张思齐没有搭理张一鹏,只是对龟头正鸿微笑着说道。

“张桑,不要开玩笑了,在这里只有一伙中国土匪在劫掠五个老百姓,哪里有什么中国要员啊!张桑,你不要吓唬我!”龟头正鸿自然是明白张思齐是在有意的奚落张一鹏,于是附和着说道。

“好啊!张思齐,你完蛋了,你小子居然还勾结日本人!我一定要向上边举报你!一定!我保证一定会整死你的!”发觉了龟头正鸿是日本人的张一鹏就好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说道。

“勾结日本人,张一鹏,你小子什么时候能够长点智慧啊!我,张思齐,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八集团军红星联合体的主席勾结日本人,你出去说去,你觉得会有人相信吗?倒是你,收受福田洋行五百根金条的贿赂,公然组织土匪在上海市区截杀军统高级特工的事实就摆在这里,你觉得我把你送到宁沪杭特别警备区(有人提议应该尊重史实改为京沪杭,但是为了容易理解这里就不改动了。)司令王铁汉将军那里你的上峰还能够救得了你吗?”

“不!不要啊!”听张思齐这么一说,张一鹏的脸色刷的就白了,这王铁汉将军将军是何许人也?这个人可是东北军出身,他娘的,绝对的心狠手辣,一般共产党的官员不敢使用的酷刑到了他那里就是家常便饭,进了他的司令部的汉奸特务还没有听说有能够活着出来的主呢!

“不要?怕了?哈哈哈哈!熊包一个!党国就坏在你们这些人的手里,你真的以为今天你看到了我们、五号特工组、还有日本人在一起的情形我还会放过你?你真的以为自己还是个孩子吗?不要天真了,告诉你,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张思齐,你!你真的敢杀我?”恐惧已经让张一鹏的面部极度的扭曲了起来,一股暖流也出现在了他的双股之间。

“啪——”伴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声,张一鹏的身体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张思齐看了看自己手中还冒着烟的自动手枪,再看看眼前如死猪一般的张一鹏,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丝快意,原来杀人是一件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啊,和其他人不一样,咱们的张思齐在这一点上似乎和他的军长特别的相近。

“张老板,感谢张老板出手相助,我等一定不会忘记张老板的恩情的,只不过……”欧阳剑平看了一眼旁边的龟头正鸿,没有继续说下去,虽然他自己也是共产党的干部,可是对于张思齐和日本人搅和在一起还是不敢苟同的。

“噢,是这样啊,诸位不要误会,其实我也是刚刚知道,这位龟头正鸿先生不是外人,他其实是日本共产党中央的高级间谍,由于斗争的需要才和五大高手一起加入了黑龙会,现在他们已经再一次的接受了日本解放军的领导,所以说他们也算得上我们的同志了。”见对方误会了,张思齐连忙解释道。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们误会张老板了,我就说嘛,这共产党人里边怎么会出软骨头呢!”一旁的马云飞恍然大悟的说道。

“也愧得你现在告诉我门,要是晚了的话说不定我们真的会对龟头君他们下手的。”虽然这欧阳剑平也不是当年的豆蔻少女了,可是当着这么一群大男人就啊这么一口一个“龟头”的还是让她很难为情,心中不免对这些连名字都不会取的日本人多了几分敬仰。

“青山常在,绿水长流,张老板,这次的恩情咱们弟兄记下了,改日一定回报!”这李智博见这么一群人在这里对着这么一堆的死尸站了也很长时间了,不免觉得有些不得劲,于是就打算离开,倒不是他有些什么其它的想法。

“李兄,不知李兄现在还能够去哪里呢?”见李智博就要离开,张思齐连忙说道。

“思齐兄,你我也算是亚琛大学校友,在你这里我就不绕弯子了,你的意思我明白,你的诚意我也很了解,只不过……”李智博何许人也,哪里会不明白张思齐现在的想法呢?

“只不过李兄担心你们五号当年在上海的时候得罪的我们的人也会容不得你?是不是啊!”张思齐笑着说道。

“正是,我们五个人这些年虽然和贵党是井水不犯河水,有时候还接受贵党的帮助,可是咱们毕竟是军统的人,多多少少得罪了你们不少的人,有的说不定我们自己都不记得了,我担心今天我答应了你,明天我的人头就会被你们用来祭旗!”李智博万分伤感的说道。

“不知道李兄觉得自己比起当年在河西走廊屠杀红军的韩启功将军比起来哪一个和我们之间的仇怨大呢?当年韩启功将军在河西走廊屠杀的我军官兵和革命群众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可是现在呢?韩将军不也加入了我们七十八集团军了吗?我可以透露一个机密给你们,在不久的将来,韩启功将军将会有机会率领着中国的铁骑去继续当年汉武大帝未能完成的事业,为我中华开疆拓土!”

“此话当真?”李智博难以置信的问道,韩启功他怎么回不知道,当年这个韩启功率领着马家军的部队和当地的民团在河西走廊多次重创红军的长征部队和西征部队,甚至连中共四方面军的徐帅都对他忌惮三分。

“千真万确!若是韩启功将军远了,那咋们就往进了看,李士群、汪精卫,这两个人哪一个在上海的时候不是沾满了我党的鲜血,可是现在呢?我们不也是可以合作吗?时代不同了,中国现在统一是一个大的趋势,没有哪一个人或者哪一个政党能够阻止我们国家的统一与富强,你明白吗?”

“欧阳,你们的意思呢?”李智博没有搭理张思齐,只是转过头来问一旁的欧阳剑平,其实他的心里此刻已经动摇了。

“智博,现在除了中共还有谁能够容得下咱们吗?”欧阳剑平反问道。

“也是!”李智博无奈的点了点头。

“干!大姐,你放心,只要是打鬼子,就是干土匪我也肯定是跟着你!”马云飞也在一边说道。

“我没意见,云飞既然决定了就行了。”高寒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别看我?我何坚从来都是听大姐的!”

“好!好!好啊!那么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我们就是同志了!”张思齐兴奋的说道。

“等等!思齐兄,加入你们归加入你们,可是咱们有言在先,我们几个加入你们的队伍不等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要知道直到现在这一刻我们都还是三民主义的忠实信徒!而且,一旦有一天,当中共的决定和党国的利益抵触的时候,我希望思齐兄你能够让我们自由离开!”李智博又补充道。

“智博兄,这一点你不必担心,真的到了那一天的话,我张思齐晖和你一起离开的!”张思齐凛然道!

“好!我们五个人从今往后就跟着共产党干了!”

……

第二天,在龟头正鸿等五个人的帮助下,王铁汉将军的部队迅速的包围了黄浦江19号码头福田商行库房,将还没有来得及转移的大量的文物和武器装备一起起获,这其中自然是包括各方力量的眼睛都盯得紧紧地“北京人头骨”化石,为了确保安全,在武太行将军的授意下,在当天夜里,七十八集团军的空军部队就派出重兵将头骨化石押运到了北京协和医学院存放,事隔多年,属于中国人的“北京人头骨”终于再一次的回到了应该呆的地方。

本来这一次起获了这么多的武器和文物,张思齐以为福田赳夫叔侄这一次一定是摆脱不了干系了,可是结果出来后却让所有的人大跌眼镜,原来一直以来都是日本人使用的黄浦江19号码头福田商行库房的产权所有者居然是一间在澳大利亚注册的英国公司,这样,即便是在仓库里搜出了堆积如山的日军制式武器也是那福田叔侄没有办法的,只不过在咱们武太行眼中,福田叔侄就是再重要也是没有“老祖宗”重要的,只要“老祖宗”找回来了就好。

……

十二月十八日下午 福田洋行

“叔叔,潜艇今天晚上就到了,可是咱们到时候拿不出那个化石可怎么办啊!要知道,那可是天皇陛下点名要的东西啊!”福田正信慌张的说道。

“混账!怕什么!我们福田家族的嫡长子难道就是你这幅德行吗?你这个样子要怎样继承我福田家族的事业啊!”福田赳夫愤怒的骂道。

“是!叔叔,可是……”

“不用怕,你看看,这个是什么?”福田赳夫轻轻的一排墙壁,墙上的一幅山水画应声落下,露出了后边的一个暗格。

“叔叔……”福田正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暗格里赫然放着的就是“北京人头骨”化石。

“这个是赝品。”福田赳夫满不在乎的说道。

“可是天皇陛下……”

“正信,你要学会思考,天皇陛下虽然在其他人的眼睛里是神,可是他毕竟还是一个人,是人就一定不是十全十美的,陛下只是一个不入流的考古爱好者,你真的当他是考古学家啊!这个化石即便是大日本帝国的一流专家也是分不清楚真假的!”

“为什么呢叔叔?”

“因为这个化石虽然不是陛下想要得到的那一块化石,可是他却是使用许多块同时期的北京人头骨化石拼起来的,在帝国没有人真正的碰过那块化石,所以说不会有人出来告诉陛下这一块化石是赝品的.”福田赳夫十分自信的说道。

“叔叔真的怎么有信心?”

“信心不是叔叔的,是中国的那些造假者的,他们造假的技术绝对在世界上都是一流的(靠,让你个小鬼子知道几十年后的中国人都能够把毒药当奶粉卖了还不把你给吓死啊!),所以,我们丝毫不比担心。”

“叔叔英明神武,小侄佩服。”

“行了,正信,你把这个和我们其他的文物一起交给潜艇指挥官就好了。”

“其他文物?叔叔……”

“都准备好了,那些都是我请中国专家精心仿制的,国内的二流专家根本就不顶用,再说了,即便是看出来了又如何?他们敢说陛下认为是真的的东西是假的?”福田赳夫笑着说道。

“叔叔英明啊,即便是假货,只要是陛下说那是真的东西那就是真的,用中国古代的一句成语来说是不是‘指鹿为马’啊?叔叔。”

“尧西,正信,你的,知道长进了,好,只要你肯学,叔叔一定会帮助你成就一番事业的!一定会的!”其实这古今中外就没有哪一个家长不希望自己家里的孩子长进的,当然了,福田赳夫这家伙也不会例外。

“正信一定不辜负叔叔的教导。”

“不过,正信,据我所知你又让栀子怀孕了是不是啊?我说过多少次让你注意了,你怎么就是不听呢?你记住,等栀子二十岁了我会把她献给天皇陛下,到时候我可不希望她见不得人了,你的明白?”

“哈伊!可是叔叔,这一次确实不是我经手的,我刚做了包皮手术,很长时间没有碰她了。”福田正信十分委屈的说道。

“巴嘎!是哪一个混蛋敢于碰我们福田家族的女人?正信,告诉我究竟是哪一个混蛋?”自己儿子用了也就用了,这要是外人用了可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叔叔,是野原新之助。”福田正信恨恨的说道。

“是他,罢了,死人而已,正信你就不要介怀了,下去吧!”

“哈伊!”

……

那么为什么福田正信会说野原新之助是一个死人呢?原来就在十二月十八日早上,上海的水警在黄浦江里发现了龟头正鸿五个人的尸体,最后经过日本领事馆的确认这五个人就是酒醉后“溺水身亡”的龟头正鸿等人。

至于这五位坚定的日本共产党斗士的死因还要从几天前的延安说起。

十二月十六日 延安 七十八集团军留守兵团司令部

“军长,头骨化石都找到了,你为什么还这么不高兴啊?”看到愁眉不展的武太行,李向阳关切的问道。

“向阳,你觉得龟头正鸿五个人如果联起手来想要取我的性命是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武太行没有抬头,只是一边思索一边说道。

“应该不会那么简单吧,毕竟军长你也是高手,不过……”

“不过换做是一般的领导人就不一样了,他们五个人若是经过精密的策划的话,我相信我们国家九成以上的领导人都会中着的。”

“不会的,军长,他们也是日本共产党的党员啊!大家都是盟友,他们为什么要背叛咱们呢?”李向阳不解的问道。

“日本共产党?哼,日本共产党能够背叛一次,我们就不敢保证没有第二次,向阳,记住,这个世界上国家之间永恒不变的只有利益,哪里会有什么友谊啊!一旦有一天我们和日本共产党反目,不对,是一定有一天我们会反目的,到了那个时候,这以龟头正鸿为首的黑龙会五大顶尖高手始终是我的心腹之患。”

“可是到了那个时候他们说不定都老了啊!”

“那他们还会有后代,有弟子。向阳,做事情要看得远一些,你明白吗?”

“军长,你的意思是?”李向阳轻轻的用手做了一个砍的手势。

“告诉张思齐,做的干净一点。”

“我明白。”

……

十二月十七日夜 上海 百乐门大酒店

“张(思齐)老板,按理说这几个都是日本忍术界的高手,怎么这么就轻易的放倒了?”看着在包房里昏睡的龟头正鸿等人,封在高十分不解的询问张思齐。

“狗屁高手,我用的是混合毒药,他们的清酒里边有一味,房间里的薰香里有一味,他们的那点道行还算是高手,我这方子可是咱们军长向天下第一高手金庸先生求来的!”张思齐十分自豪的说道。

“金庸先生?张老板,我们也算得上是武林中人,可是我们怎么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江湖上有这么一号啊?”封在高搜肠刮肚的也想不起来江湖上还有这么一号人。

“你知道?你小子要是都知道了的话那还算得上是高手吗?”

“也是!”

……

不久后关于五号特工组的工作安排就放到了张思齐的办公桌上,欧阳剑平调任京津唐特别警备区情报处主任;李智博则被派往京津唐特别警备区主管工业建设,也算得上是人尽其才;至于高寒则被派往青海湖秘密训练基地担任教官,专责培训密码破译人才;这几个人里边最苦的可就是马云飞、何坚二人了,由于两个人实在是太适合做特工了,所以说到了最后还是被留在了七十八集团军的情报部门工作。后来两个人又被派到了中东情报科买买提科长手下工作。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