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二季 大国崛起 第一百三十一节 五号特工组4

wuyanlai 收藏 17 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URL] [内容简介] 民国二十九年(1940)十二月十五日 北海道 日本皇室避难所 裕仁天皇 阿部信行 石原莞尔 已经在北海道幽居了几个月的裕仁天皇显然是对于现在的生活状态很不满意,这不,又开始摔东西了,原来咱们的这位鬼子天皇是一位考古爱好者,没有事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民国二十九年(1940)十二月十五日 北海道 日本皇室避难所

裕仁天皇 阿部信行 石原莞尔

已经在北海道幽居了几个月的裕仁天皇显然是对于现在的生活状态很不满意,这不,又开始摔东西了,原来咱们的这位鬼子天皇是一位考古爱好者,没有事情的时候常常喜欢把玩个古董玉器啥的,为此他还专门在特高课中设立了一个机关用于为皇室在亚洲各地搜罗各种古董,而所罗来的东西自然是被他当作是战利品陈列在皇宫之中,可是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不凑巧,一向贪财爱财的武太行将军居然指挥他的伞兵部队一次性的炸毁了东京,皇宫也自然是成了一片残垣断壁,至于那些古董,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

人说了,没了就没了呗,难不成不每天对着那些坛坛罐罐的会死人啊?这事情要是放在咱们这样的老百姓身上或许还真的就没有什么事情。可是这要是放在裕仁的身上就不一样了,日本皇室家族是一个很奇怪的家族,在明治维新之前的很长时期以来这个家族都是在不断的乱伦中传递着自己的血脉,因此就造成了皇室的成员多多少少的都有一点遗传病,病秧子大正天皇就不说了,是个人都知道这位天皇是一个遗传疾病患者,至于咱们的这位裕仁天皇,从表面上看来也确实和他的祖父一样的“英明神武”,可是就是这样一位给八千万鬼子带来了“希望”的天皇却又有一个致命的缺点——情绪周期性的十分暴躁,这家伙要是发起火来,打人毁物那都是轻的,一个不小心掏出武士刀来斩杀身边的宫女或者是近侍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为了陶冶这个孩子的心性,老天皇明治在裕仁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教导他鉴赏古玩字画,奇怪就奇怪在这上了,这个小家伙居然对于这些东西异常的着迷,甚至在某些时候这种沉迷能够让他十分投入的舒缓心情,于是在没有事情的时候鉴赏一下古玩字画就成了这位天皇的必修课程了。

这个刚来北海道的时候还好说,当时日本所面临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让咱们的这位天皇没有什么空闲的时间,加上北海道的皇室避难所多少还有几件拿得出手的物件,可是时间一长可就不行了,伴随着日本逐渐的走向稳定,我们的这位天皇的空闲时间也就多了起来,这空闲的时间多了的话,北海道的物件自然是就不够用了,所以特高课就通过各种手段向民间征集文物,可是征集上来的却没有什么像样的东西,这样,我们的天皇就开始打人毁物了。

其实也怪不得特高课,这日本民族的历史其实是十分的短暂的,在1549年织田信长死之前的日本文物由于数量本来就不多,加上当地的气候条件的限制,所以说能够留存下来的很少,即便是留存下来了也没有什么像样的东西,至于绳文时代(日本古代很著名的一个时代,主要是因为这个时代的陶器表面有绳型图案得名,在日本的时候太子也看过几个,实在是看不出什么浓郁的文化气息来,充其量就是早期的日本野人的作品。)的小罐罐在日本都是高档货色,而这些东西在看惯了中国的高档货的裕仁眼中实在是容不下。

本来从甲午年(光绪二十年)开始也确实的有不少的中国高档古董流入了日本,可是就在这几年日本市面上的中国古董的数量却在急剧的减少,原因很简单,从来没有把日元当作钱的武太行将军使用高价在日本收购流失的国宝,然后秘密的偷运回国,这就直接的导致了日本市面上好东西的减少,加上财阀们的收藏和中国对古玩走私的打击,现在的日本市场上真正意义上的高档货几乎已经绝迹了。

“陛下息怒!不能为陛下分忧是臣等的罪过!”看着眼前的天皇将一堆堆绳文时代的陶罐打碎,阿部信行首相是即担心又心疼。

“堂堂的大日本帝国的天皇居然已经沦落到了这样的地步,难道这不可悲吗?阿部,新东京的建设什么时候能够完工?朕,朕要离开这里,朕要离开这里!朕要到新东京去指挥朕的大东亚圣战!”裕仁歇斯底里的吼叫道。

“陛下是不是要新东京方面将沈阳清故宫的文物转运一批到北海道来供陛下把玩?”石原莞尔在一旁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不!朕,朕是大日本帝国的皇帝,是天照大婶的化身,朕还没有沦落到那个地步!拆东墙补西墙!不可以!”裕仁继续愤怒的说道,要说这石原莞尔也是个实在人,沈阳故宫在有清近三百年的时间里有多少文物恐怕连盛京内务府大臣自己的不知道,就更加的不用说裕仁这家伙了,你就悄悄的运来不就得了?

“北京人?阿部,我记得北京人头骨似乎还存放在上海,是不是?”裕仁突然眼睛一亮,十分兴奋的问道。

“北京人头骨?是的陛下,由于货物过渡的敏感,加上不久前的‘金船事件’所以说我们没有让回国的军队携带它而是将头骨和文物都存放在了我们在上海的一座秘密仓库里,我们准备等到风声过后再秘密的运来日本或者是满洲。”阿部信行解释道,作为考古爱好者,裕仁一直都对北京人头盖骨十分的热衷,所以从民国二十六年开始他便指示特高课一定要搞到这件东西,可是天不遂人愿,这件东西一直到不久前才被特高课搞到,可是偏偏这个时候又赶上了武太行在宁沪杭搞得那一出,所以一直拖延到现在。

“马上起运!年底之前我希望那个头骨能够出现在我的桌子上,你们明白吗?”

“陛下放心,臣定为陛下分忧!”

“好了,你们下去吧!”

……

十二月十五日下午 上海 黄浦江19号码头福田商行库房

“叔叔,这仓库里不就是军方来不及带走的一批物资吗?值得您亲自来看吗?”福田正信十分不在乎的说道。

“巴嘎!笨蛋,你以为这里真的只有一些武器装备吗!猪头就是猪头!跟我来!”于是福田赳夫就带着福田正信辗转来到了仓库角落里的一个用来存放杂物老式的中国木柜子跟前,福田赳夫伸手拉住了木柜子上的生铜环轻轻的扭了一下。

于是就听到“嘎巴”一声脆响,不远处地面上的方砖居然裂开了一个一米见方的洞口,这让每个月都要来这间仓库几次的福田正信心中不免有些不解,在这样的一间普通的仓库里居然会有这样一个密室。


“正信,你一定是在想为什么一直以来你都不知道这样的一个密室的存在吧?”看着福田正信惊愕的样子,福田赳夫一边挥了挥手让福田正信跟随着自己顺着洞口的楼梯向下走一边笑着说道。

“是的,叔叔,我每个月都要来这间仓库几次清点货物,为什么我就没有发现这间仓库里居然还有这样的一件密室呢?”

“呵呵,正信,作为福田家族的长子,很多事情我也没有必要对你隐瞒,我们福田家族作为大日本帝国谍报战线上的排头兵其实已经在这上海滩经营了将近五十年,日清战争到辛亥革命,从宁**流到上海事变,几乎每一件事情的都后都有我们福田家族的影子,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武太行反攻上海之前我们的家族甚至可以影响中国的政局!”福田赳夫十分自豪的向自己的“侄子”吹嘘。

不一会儿,两人便来到了一座巨大的铁门面前,福田赳夫将自己的手杖顺着铁门上的一个小洞伸了进去后顺时针转了几圈,伴随着又一声清脆的声响,电力驱动的厚重的大铁门居然缓缓的打开了,原来福田赳夫手上的这柄手杖居然是一个类似于金库钥匙的东西,其实这件东西可要比当时扑通的金库钥匙先进的多了,这一点单单从手杖上的几道看来是用作装饰的橡皮圈就可以看出来。

进了眼前的这间密室后就是核心区域了,不过这里并不是很大,也就不到五百平米的样子,从四周厚重的花岗石墙壁和墙上古老的电灯不难看出这间密室年代的久远。

“叔叔,这里的都是一些什么东西?”看着密室里整齐的码放着的一排排的箱子,福田正信问道。

“文物,中国派遣军在中国各地搜罗的,但是来不及运回国内的文物。”

“叔叔,只得这么隐秘吗?咱们洋行每年都将大量的中国银元和文物运回国内,从来就没有这样的神秘过。”

“笨蛋,这里的东西随便一件就能够顶得上你运回国内的一船垃圾!”福田赳夫忍不住用手杖狠狠地敲了一下脑袋后说道。

“叔叔,我不是别的意思,不都是文物吗?值得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笨蛋!你看看这是什么!”无奈福田赳夫从旁边的一张桌子上拿过来一个不大的方形的盒子在福田正信的面前打开。

“不就是一个骷髅头吗?叔叔如果喜欢,我每天可以送你一百个!”

“笨蛋!这个是北京人,是北京人头盖骨,是中国人的老祖宗!我受伤的这件东西如果任中国人知道了的话,我可以保证,武太行会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再一次的对大日本帝国开战!”福田赳夫面对自己这个“侄子”有些彻底的无奈了。

“这么重要?”福田正信也感到了自己的浅薄,连忙说道。

“那是自然的,天皇陛下想这件东西已经许多年了,所以说我们应该尽快的将东西安全的运回国内去!从本土出发的潜艇这几天就到了。”

“叔叔,那中国人那边呢?”

“不必担心,支那人那边我们不是还有黑龙会的五大顶尖高手吗?过几天他们一定会对张思齐动手的,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趁着混乱将这里的东西运出去,正信,你要知道,这里边随便的一件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东京算得了什么?在和平年代,这里的东西足够我们重建一座更大,更现代化的东京了!”

“怪不得叔叔对那五个家伙那么客气,原来是想要拿他们当枪使啊!”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