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挽狂澜之中华帝国 辽东攻略 皇太极的阴谋

eagledragon 收藏 6 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


北京城内,破败的小院子,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人,就着一碟花生米,喝着闷酒,嘴里嘟哝着,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虚掩着的院门上传来敲门声,中年人也不起身,“门没关,进来吧,又来收房钱啊?”,声音尖细,有些不男不女。

门推开了,又虚掩上,走进一个书生打扮的年轻人,中年人还在低头喝着闷酒,“要喝酒就来一杯,要房钱没有,东西还没当出去,再过几天。”。年轻人哈哈一笑:“我可不是来收房钱的,高公公,一向可好?”,中年人一愣,“你是谁?你怎么会认识我?”,年轻人诡秘地一笑,压低声音说道:“高迁高公公,我怎么就不能认识你。你别管我是谁,只需要知道我是从北边来的,你可以叫我金公子。”,叫高迁的中年人浑身一震,压低了声音:“北边?!”,金公子微微一笑:“是的,北边!想不到啊,两年前,高公公在宫中也算是个角色。九千岁一倒,就潦倒成这般模样,要是本公子晚来几天,高公公只怕是要流落街头了!”,高迁脸色一变,“金公子是专门来看高某笑话的,好了,笑话你也看了,你可以走了!”,“金某胡言,还请高公公海涵!”,金公子正色说道:“受故人之托,前来看望公公,不知公公以后有何打算?”,高迁恢复了落寞的神情,“紫禁城是再也回不去了,家人也没有,高某一介废人,还能有什么打算,靠从宫里带出来的一点东西换点钱为生,过一天算一天吧。”,“高公公何必如此颓废,我这次过来,就是您的故人托我送钱来的。”,高迁眼中闪过一丝光亮,“你不怕我把你交给官府,讨个赏钱?”

,金公子哈哈一笑:“我能来,就自然有不怕的理由。公公原本是魏忠贤的手下,这才被逐出紫禁城,如果再加上以前往来的信件,高公公应该知道是什么结果。再说,官府的那点赏钱算得了什么,比起故人托我送来的,恐怕是连一个零头也比不上啊。公公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如何取舍。”,“别在叫我公公,叫我高先生。”,高迁沉思了一会,回答道,“金公子果然胆气非凡,说吧,要高某做什么?”,金公子拿出一叠银票,“爽快!先生暂时不需要做什么。这是五万两银票,去买一间像样的宅子,安置妥当后,想办法和以前有往来的一些官员取得联系。后面的事情我会再做安排,需要钱的话,我随时可以给你!”,说完,金公子放下银票,离开了破败的小院。高迁苦笑了一下,离开了遭受灭顶之灾的阉党贼船,又要被绑上皇太极的战车,管它那么多,有钱就好。


面对袁崇焕的关宁防线这块硬骨头,在付出了近万人伤亡的代价后,皇太极无可奈何地以天气炎热为理由撤回沈阳。皇太极没有召开御前会议来详细讨论此次作战,而是将自己闷在宫中,苦苦思索着对付袁崇焕的方法。对于关宁防线,硬攻是绝对不可取的,即使攻下一两座城,付出的代价大到足以令自己的军队伤筋动骨而失去继续进攻的能力,这样的代价对于人口不多的后金将是致命的。而原本对明军累试不爽的围城打援,对于袁崇焕也没有太大的用处,一则是袁崇焕不会轻易落入自己的陷阱,二则是关宁防线的骑兵开始具有了与后金铁骑对抗的能力,即使围住,也未必吃得掉。既然袁崇焕难对付,那么就想办法搬掉他,皇太极依稀有了一些打算。“来人,请范先生!”,皇太极大声命令道。

很快,范文程来到皇太极面前,皇太极客气地招呼范文程坐下,问道:“范先生,对面有什么动静?”,“禀大汗,从关宁防线的间谍传来消息,袁崇焕正在搞什么大比武,通过各种战术比赛来训练部队,选拔中低层军官。袁崇焕这样的举措对其部队战斗力大有帮助。”。

皇太极苦笑了一下,“袁崇焕真乃平生劲敌,有办法从侧面扳倒他吗?”,范文程笑着回答:“暂时还不行,袁崇焕刚刚在辽东和我们打了一场小小的胜仗,小皇帝又是写信、又是赏赐,是暂时不会对袁崇焕怎么样的。不过,我已经安排人和北京城内的一个以前的太监联系上了,此人原本就和我朝有所联系,名叫高迁,本是跟着魏忠贤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太监。魏忠贤倒台后,崇祯只是拿办了一些魏忠贤的主要党羽,高迁逃过一劫,被逐出皇宫,在北京住了下来。在我的安排下,此人已经为我所用。阉党虽倒,但还是有些盘根错节的关系,特别是以前或多或少跟随过阉党的一些官员,还有一些被袁崇焕排挤的军官在朝中的关系,和一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言官,这些都能为我们所用。这些天,应该有一些弹劾袁崇焕的奏折会呈给崇祯。但这些都只是增加小皇帝疑心的药引,还缺一味主药。”

皇太极聚精会神地听着范文程的话,满意地点点头,“是啊,我想借道漠南蒙古,破长城,取蓟镇、遵化,而威逼北京,这味主药应该够猛了!”。范文程不动声色地说道:“大汗英明神武,此计绝妙。不过,孤军远征,风险极大,也有极大的机会。”,“风险确实比较大,但若联合蒙古各部,兵力大增,除了袁崇焕的关宁骑兵,又有那支明军能挡住我的铁骑。而且一旦成功,不只是收获巨大,而且南朝京师动荡,袁崇焕的好日子怕是要到头了。范先生,我想听你谈谈成功的可能性。”

听到皇太极的话,范文程明白,其实皇太极心中已经基本上有了决断,于是接着皇太极的话头回答道:“南朝貌似强大,实则风雨飘摇。小皇帝虽然励精图治,但前几个皇帝荒废了几十年的乱摊子,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收拾好的。如今,陕西的民变愈演愈烈,陕西、甘肃乱成一团,山西也被波及。此时如果能破关威逼北京,对南朝无疑是雪上加霜。蓟镇一带,从间谍传来的消息,训练稀松平常,总兵黑云龙、麻登云经常饮酒作乐,仗着有燕山的阻挡、长城的把守,以及长城外的漠南蒙古的屏障,武备一直松懈。他们似乎并不知道蒙古各部已经完全倒向我们,所以此计成功的机会甚大!”。

皇太极打断了范文程的话,疑惑地问道:“我一直很奇怪,按袁崇焕蓟辽督师的身份,蓟镇也该是袁崇焕的管辖范围,为什么蓟镇方向会如此松懈?”,范文程笑着回答:“有两个可能性,一个是三个和尚没水吃。南朝天启年间搞的一些乌龙事,现在,蓟镇可以说是有三个头,一个是蓟辽督师袁崇焕,主要负责辽东事务;另一个是顺天府总督刘策,虽说蓟镇也归他管,但他实际的主要方向是保定,总督府也在保定;还有一个是巡抚王元雅,也负责遵化、蓟镇。行政、军事相互重叠,一个地方有三个头,都是三品以上大员,名义上都在管,实际上是三不管,这可能是蓟镇方向防守松懈的原因。”

皇太极点点头,“哦,原来是这样,那另外一个可能性呢?”,“另外一个可能性就麻烦得多,是否是袁崇焕的陷阱也未可知。不过袁崇焕手下兵力有限,即便是陷阱也没有太大的价值,除了袁崇焕的关宁铁骑,其它的明军部队没有抵挡大汗铁骑的能力。除非,袁崇焕从山东等地调兵。”

皇太极沉思了一会,抬头说道:“范先生说的有道理,我们也要小心这里面是否有诈。从现在起,加强对蓟镇方向的谍报工作。”


崇祯的面前,有两份言官弹劾袁崇焕的密奏,弹劾的主要问题,一个是关于袁崇焕阵前单刀赴会皇太极;另一个是袁崇焕改变祖制、在部队中排斥异己。两份密奏摆在崇祯面前良久,崇祯才提起朱笔,在弹劾袁崇焕会见皇太极的奏折上写下“军旅豪情而已”,在另一篇奏折上写下“奖优汰劣,祖制有之”。崇祯的朱批并未对袁崇焕有所追究,不过,上奏的言官也没有受到崇祯的斥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