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黄花岗的神秘墓碑:刺杀法国总督的越南志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范鸿泰烈士之墓

在广州黄花岗公园,除了七十二烈士墓和"浩气长存"纪功坊外,在公园东北角,赫然矗立着一座与众不同的墓碑。墓碑上赫然有"越南范鸿泰烈士之墓"字样,中、越两种文字对照。范鸿泰究竟是何许人?他的死与中国有什么关系?他的墓为什么出现在黄花岗公园之中?


范鸿泰(1892-1924),越南义安省北圻人,越南国民党成员,满怀为越南国民救亡图强的信心与热情。1924年4月初,越南总督、法国人麦尔林出访日本、广州、香港等地区。越南国民党认为,这是一个刺杀殖民元凶千载难逢的机会,广州是下手的最佳地点。有勇有谋、镇静大胆的范鸿泰成了行刺的首要人选。告别了新婚燕尔的妻子,范鸿泰暗藏一把精致的左轮手枪,提前出发,秘密潜往广州。


1924年6月18日上午10时许,广州沙面英法租界码头,人头攒动,几十个法国外交官和侨民恭候在此,迎接到访的麦尔林。在欢迎的人群中,有一些胸前挂着照相机前来采访的记者,范鸿泰乔装打扮,混迹其中。随着一声汽笛鸣响,麦尔林乘坐的法国军舰进港了,徐徐靠岸。范鸿泰看到春风得意的麦尔林走下舷梯,与欢迎者握手寒暄,赶紧趋步上前,准备动手。突然,他发现广州政府的几名官员和几名中国记者就在麦尔林身边,贸然开枪,极有可能误伤。他犹豫了,很快,麦尔林钻进小轿车,一溜烟儿地开走了。


当天下午,范鸿泰打探到麦尔林将出席在沙面租界法国领事馆举行的茶会,他装扮成记者再次出现。孰料,到会的嘉宾中又有不少中国名流、政要,还有各国派驻广州的外交官,如果动手,不仅会伤及无辜,更会有损越南革命者和民族解放运动的形象。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范鸿泰强忍仇恨,没有动手。


范鸿泰的行动,得到了越南在广州的革命组织"心心社"的鼎力支持。"心心社"成员、黄埔军校一期生武鸿英等人给他提供了威力巨大的炸弹,并随时提供麦尔林在广州的行踪情报。


6月19日晚,法国驻广州领事在维多利亚酒店为麦尔林设宴接风。范鸿泰感到,这是最后一个下手机会,否则,麦尔林很快就会离开广州,启程前往香港,那可就功亏一篑了。他对武鸿英等战友说:"事成与否,固不可期,然吾誓不入法人之手。惟君须将吾党宗旨宣示于外。"20时45分左右,范鸿泰又乔扮记者,镇定自若地进入维多利亚酒店。在酒店走廊中,透过半开半掩的窗户,他看见宴会大厅中麦尔林一伙正举杯狂饮,他掏出怀中的炸炸弹,拉开引信,从窗口奋力投掷出去。"轰"的一声巨响,宴会大厅顿时火光闪烁,血肉横飞,当场炸死法国官员三人,另有一对刚来广州的法国夫妇身受重伤,送至医院后死亡。但麦尔林却没有被击中要害,迅速跑入附近房间躲避而死里逃生。


范鸿泰投弹后,立即向沙面南面珠江方向跑去。大批法国军警围追堵截,他鸣枪数响,使法国人不敢过近追赶。最后,子弹打光了,他不甘束手就擒,毅然决然地跳下白鹅潭,由于不会游泳,不久,便被湍急的珠江水所吞没。6月21日上午,广州市警察局第12区一分署在江中捞到了范鸿泰的尸体,并证实了其身份。范鸿泰的遗书《告全世界人民》,随即在广州报章披露,拳拳爱国之心,殷殷报国之志,跃然于字里行间,阅者无不为之动容。


6月30日,沙面英法租界工部局借口强化治安,颁布《发行通行证条例》,宣布从8月1日起,华人出入沙面,一概须携带通行证,欧美人、日本人、印度人则可以自由出入。此令一出,引起了租界华籍职工的极大不满。7月15日,租界的华籍职工宣布罢工,英法领事要求广东革命政府镇压罢工,廖仲恺 (时任广州省省长)指出,此次罢工"全由沙面英法工部局颁布新警律所激而成",如果英法租界当局管不了沙面事务,那么中国政府随时可以接管。由于广州革命政府态度强硬,支持租界华籍人员的合理要求,最终迫使英法租界当局于8月19日取消了 "新警律",罢工斗争取得了胜利。


至于范鸿泰,中国人认为此人乃义士。史书记载,"粤人义之",收敛其尸骨,葬于二望岗,树立墓碑,镌刻碑文,以铭义举,墓向西南越南方向,使烈士的英灵永怀祖国。建国以后,广州市人民委员会将范鸿泰墓迁至黄花岗公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