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军统局局长戴笠死亡并非坠机(转帖)

1946年3月17日,国民党军统局局长戴笠,乘专机由青岛飞往徐州,又从徐州飞往南京,准备在南京下机。谁知,南京上空乌云密布,雷电交加,与地面联系劝其另降机场。戴笠不得已命令转飞上海,可上海仍然下着大雨,无法降落,戴笠的飞机成了无头苍蝇,不知如何是好的在天空中来回飞窜。待又飞回南京时,仍不能降落,不得已改飞徐州降落,再飞徐州时一下子撞上岱山,机上人员全部死亡。戴笠之死,国民党上层官员为之振奋,暗中拍手叫好,只差去军统局门口鸣放鞭炮了。从最新解密的国民党档案中得知,戴笠之死与谋杀有关,不是简单的堕机事件。

戴笠引起国民党上层人物的反对由来已久,用恨之入骨也不过份。原因是蒋介石多疑,利用戴笠这员大特务,对反对蒋介石的人暗中调查,蓄意谋杀,又心狠手辣,才让世人憎恨。许多国民党上层人物不明不白的死去,都是戴笠暗中杀害的。就连李宗仁、白崇禧、龙云、程潜、傅作义、刘文辉、户汉等国民党巨头人物,戴笠都敢派人侦探,成了人人口诛笔伐的靶子。戴笠死后,蒋介石终于感到恐慌,赶快让毛人风接任军统局长,防止他的统治地位受"地震"而摧毁。可表面上一再指示,戴笠是堕机而亡。这一点,更引起了人们对戴笠之死的怀疑。这时,民间流传出一首打油诗与戴笠之死有关,有人推断这是一处巧合,是天意:

三五三十七,骑鹤去辽西。

不怕南来一只虎,就怕北来一支机。

这首诗事出有因:原来,戴笠在北平会上多年不见的老同学李某,李某当时是某军旅长,自幼曾受异人传授,精于看解手相,并且非常灵验。那天给戴笠看了手相,嘱咐戴笠多加小心,戴笠不以为然。后来戴笠死亡后,李某曾惊呼太灵验,为戴笠之死可惜。"三五三十七",意思是民国三十五年的三月十七日那天要出大事,叫大祸临头,若在家中不出门,就躲过了灾难,这天正好1946年3月17日。骑鹤去辽西,是人死后驾鹤飞往无边的西方。这里的辽西,不是辽宁。后二句说明戴笠乘飞机而死,戴(岱山之岱)落笠(泥)沟,是戴笠人生注定的归宿之所,上天早有安排,在劫难逃。这样一看,是宿命论的思想,正说明戴笠该死。

这一消息传出后,许多人怀疑是蒋介石伙同他人暗杀了戴笠,用封建迷信阻挠人们追究戴笠的死因,掩盖极不光彩的内幕。并且已逐步摸清戴笠死亡之前的活动,从中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指出戴笠之死是谋杀,并非堕机而亡。在戴笠死后,戴笠的儿子也多次上书一定要求追查原凶。这件事要追溯到1945年的北平肃奸问题上。

北平肃奸委员会主任,是军统局的高级干将,时任北平民政局长的马汉三。马汉三到任后,开始雷厉风行,将政治汉奸、文化汉奸、经济汉奸一一抓捕,一时闹得北平人人自危。就在这时,有一巨商以18尊金罗汉买通马汉三,才得以无罪释放。18尊金罗汉,每尊500两黄金,总计9000两,这一命的价格真是天价了,戴笠虽不在北平,早巳耳闻,虽没有直接追究,是没找到借口。戴笠1946年3月9日乘专机到了北平,在翻阅马汉三上交的汉奸名单时,不见金璧辉的名字,不由大怒,追问马汉三:"金某是中国人举国公认的大汉奸,她在哪儿?"马汉三已吓得大汗淋淋了,一下子让戴笠抓住了狐狸尾巴。其实,马汉三得了金璧辉的好处,才从汉奸册上剔去她的名字。

原来,金璧辉就是妇孺皆知的川岛芳子,在日寇侵占中国时,干下了滔天罪行。她是朝鲜族人,被日本收买后当了日军特务。川岛芳子用许多书画古玩,还有一把宝剑,交给马汉三才免了死罪,被马汉三以日本人为由,要遣返她回日本。还有另一件事,就是那一把宝剑,是1928年孙殿英盗窃东陵时,在乾隆帝的棺木中得到,据说此剑削铁如泥,吹发可断,当年孙殿英托马汉三转交蒋介石,马汉三见"剑"起私心,私吞为已有。"七七"事变后,北平沦陷,马汉三在乎津做地下情报工作,不幸被日军侦破,马汉三用"剑"将日军司令福田隆吉买通,才得以释放出狱。川岛芳子以美色博得福田隆吉的信任,福田将剑转赠川岛芳子。马汉三见剑失而复得,用变通的手段,将川岛芳子以日本人之名,让其回日本。马汉三见不能隐瞒真像了,供出正准备遣送回日本的川岛芳子。戴笠穷追不放,又亲自审问川岛芳子,将马汉三所收贿物查得一清二楚,戴笠下令马汉三把一切赃物上交国库,不然以贪污罪处死。马汉三何等狡猾,赶快求饶,将一切赃物交出,那把"剑"也交给了戴笠。还说一时愚昧,该孝敬主子,戴笠也再没追究了。戴笠为了试剑,将30块银元叠起,用剑向银元一砍,均一分为二砍开,才知真是稀世之宝,把马汉三要责罚的事免了。

马汉三知道戴笠深不可测,深恐日后生变,怕戴笠在北平不好下手,才暂时不杀他,一旦他离开北平,会派人来暗杀,这是戴笠的一贯作法,心里十分不安。马汉三对戴笠多年的行为了如指掌,担心自己死期将到,不如先下手为强。当夜与机要秘书刘玉珠计议,商量了先下手为强的计划。刘玉珠明的是秘书,实际上是马汉三的情妇,尽心尽力支持马汉三,当然没同意在北平干掉戴笠。为暗杀戴笠,俩人击掌为盟,让刘玉珠去完成暗杀戴笠的任务。刘玉珠受过专门特务训练,也有她的一套,她相信只要她出手,戴笠必死无疑。

1946年3月16日,戴笠从北平飞往青岛,面晤美军司令柯克上将,马汉三特意将如花似玉的刘玉珠安排随时照料。戴笠见了刘玉珠美丽动人,一时爱不释手,巴不得得到这美人儿,还觉得马汉三对其忠诚,飞往青岛与刘玉珠鬼混了二夜,要不是怕其他女人责怪,还会带回南京。可是,柯克上将已去了上海,戴笠才决定3月17日飞回南京,与刘玉珠不得不告别。刘玉珠表现了对戴笠的忠心,不仅与戴笠陪睡,还在戴笠没登机之前,对飞机作了一番侦察,明的是怕人暗害其主子。就是这个爱护主子的人,将炸弹带上了飞机,将起飞和预定的时间已计算准确,确定了中午12点半爆炸。刘玉珠下飞机后,戴笠恐柯克上将等他,提前一小时上了飞机,刘玉珠一见心中大叫"不好",若提前飞回南京,戴笠下了飞机后爆炸,她和马汉三的计划就暴露了,这次暗杀也失败了。谁知,天助了刘玉珠,南京、上海均下大雨不能降落,飞机多飞行一小时后爆炸,真是"天公作美"。戴笠不得已改飞徐州时,炸弹爆炸,飞机堕落岱山,机毁人亡。对外界称为撞在山上,并没有指出是暗杀而死,实际上是暗杀而死。军统局一听说戴笠死亡,马上派人去调查,可没敢向外界公开实情。

马汉三活该去死。明明知道戴笠已死,该夹着尾巴做人,就不会引来杀身之祸。谁知他将川岛芳子从牢中用人顶替放出,将一个假川岛芳子杀死在狱中。顶替的死者叫刘风玲,其家属后来已供认,这一事实经人揭发,引起了国民党的反感,特别是罪大恶极的川岛芳子,举国上下恨之入骨,从这一线索追查下去,马汉三的马脚露了出来,不得不承认安排刘玉珠暗杀戴笠。

后来,军统局对青岛站站长梁若节严厉拷打,他才一一交待,刘玉珠在戴笠上飞机之前上了飞机,并与梁若节一起研究过爆炸的时间,选择离开青岛后的空中爆炸。梁当时属马汉三管,又得了好处,才一同干了这件事。后经技术人员对岱山飞机残骸检查,发现了有炸弹破片,应不是堕机而毁。再说,戴笠的专机,其性能是一流的,选择的驾驶员的飞行技术也是一流的,不可能撞上山。1948年9月,北平将马汉三、刘玉珠枪毙,而没指出暗杀戴笠的事,只是犯贪污罪,大概国民党当局怕招惹是非,故而不说吧。最近,从台湾国民党的档案中,才找到当时的真实情况,让这一历史之秘揭开。戴笠以杀人起家,最终被别人所杀,让其身验证多行不义必自毙。


本文内容于 2008-10-3 14:02:30 被共和国中尉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