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仵德厚其人

作者:皇甫永盛

这几天纪念抗战胜利,仵德厚这个老头又出来这里说说,那里谈谈,本来他好几年前就老出来,本人一向对他的这些言论一直不以为然,不过既然他当年背着血债被判了10年徒刑,后来又去劳改,也算是挺惨的,稍微吹吹牛弄点虚名实利也是情理之中,所以就懒得说什么。不过今年看他实在是吹的有些过了,见谁都诉苦,好像有多大冤屈一样就随便说两句吧。

‘我营阵地左翼为175团,我们的共同任务就是全力阻止侵华日军南下。日军的战术是先群炮轰击,然后是集团冲锋。每天轮番冲锋三、四次。而且,日军不断从后方调来大口径重炮参加战斗。这一仗,我们一直坚持到九月中旬。后来,我接到命令:‘部队向北平南口方向撤退,掩护汤恩伯部队向南转移。’这样,我们才开始撤出战斗。’

这是他回忆在南口的一段经历,不过稍微看看历史就知道,当年的国军30师在南口抗战时候阵地在房山,房山是在南口南面,日军是攻占了南口以后,才向南攻击的,于是乎,30师在日军攻击下一天都没有坚持到,直接是溃败。

当时汤恩伯的部队在南口和日军激战数日,可以说是汤恩伯在抗日中少有的硬仗恶仗,结果最后,一支一触即溃的部队成员居然敢出来吹牛,说自己向北撤退,掩护汤的部队转移,这个牛吹的有些大了吧。

后面的武汉会战,偶看到的资料也和他说的不太符合,30师从来都没有在武汉外围作战过,都是在河南和湖北交界处的大别山北麓作战,而且也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另外,这几年对他的采访甚多,他诉苦的也不少,不过他基本不提为何当年给他判10年徒刑。

其实原因很简单,解放战争时候太原会战期间,时任第30军军长的黄谯松(台儿庄战役时候的27师师长)要起义,结果被当时的27师师长戴炳南告密后被杀害。

当时黄谯松将起义的决定告诉戴炳南后,戴炳南比较犹豫,找来当时的27师副师长仵德厚商量,结果仵德厚戴炳南两人商议后决定告密。后来解放太原后,戴炳南被枪毙,仵德厚被判了10年,说实在的,当时他能留条命就不错了,判10年一点都不冤枉(转贴者评论:当今可是共产党的天下啊。回想同是抗战名将的黄谯松,他可是被国民党当局立即就枪杀了的,人家并不因为黄抗日有功就放其一马。相较之下,忤名校一点都不怨啊)。

而且黄樵松军长从当团长起就一直是这个忤德厚和戴炳南的直接长官,黄军长在抗战中屡立战功,当师长时曾经抬着棺材死守县城。

当决定起义时,就直接告诉了戴炳南。结果这两个被认为自己亲兄弟一样的家伙为了升官,就连夜出卖了自己的军长。阎锡山当晚诱捕了黄樵松,升戴炳南为军长,仵德厚为师长。

原军参谋长看前途不妙,连忙调走。当时黄军长已和解放军约好,身为纵队政治部主任的胡耀邦准备亲自进城协助黄军长起义。大家不放心拦住了他,改派参谋主任晋夫(副参谋长)进城。这两个家伙把人骗进来后也逮捕了他。黄樵松和晋夫被送到南京杀害。

解放军攻进城以后,立即全城搜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定要给冒险到南京为黄军长收尸的黄军长夫人一个交待。

仵德厚插翅难逃,当场被生擒。戴炳南比他狡猾,城破前几天就躲到新娶的小老婆家里,然后找人声称自己已被炸死,大肆发丧。结果被我政治保卫部门数十人从小老婆家大柜子里揪了出来。公审枪决!仵德厚被从轻发落,仅判十年。

仔细查一查,还真是这么回事。

黄樵松是何许人也,很多熟知国军历史的人都很清楚。黄当年可是西北军的悍将,做过冯玉祥的警卫连长,本名黄德全,后来因为与冯夫人李德全重名不得已改名为樵松。

此人无愧勇将称号,台儿庄大战日寇。不过黄毕竟是条汉子,45年后就不太情愿打内战,后来在太原密谋起义,结果关键时刻被自己的两个老部下——戴炳南、仵德厚“这两个家伙”合伙给卖了,最后一代勇将,殒命雨花台。

据说戴原本在是否出卖老上司这个问题上还犹豫不决,结果和把兄弟仵德厚碰了头之后就坚定了决心,这才要了黄樵松的命。

仵老先生后来在媒体的宣传下有了点名气后,还有人写信就黄樵松之死质问他。这也大概是为什么老人接受采访时闭口不提自己被判刑的原因,只是含糊地说“因为我是国民党的师长,拿着枪杆子打了共产党的”的原因吧。

事实上拿枪杆子打共产党的国民党战犯多了去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关了没几年就特赦了,还进了政协,成了“党和国家的领导人”,而只有他下场这么惨?恐怕还是因为他手里有血债:要知道死在他手里的可不止是他的老上司黄樵松,还有当时进城和黄联络的八纵参谋处长晋夫;当时18兵团的政治部主任胡耀邦本来想自己亲自去和黄联络,因为徐帅不同意才作罢。也算胡耀邦命大,不然和黄樵松一起被绑赴雨花台枪决的就可能是他了。

仵德厚老将军确实不简单,不但卖了老上级,还差点改写了中国历史。这样的人,可实在不多也。

做人起码应该有点良心吧?黄樵松从团长起就是仵德厚的老上级,同生共死这么多年,那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交情,关键时刻你就算不同意黄起义,也没必要告密揭发老上级致其于死地来换取自己的红顶子吧?而且黄要论对抗战的贡献,比仵德厚之流多太多了。

当年黄曾发铮铮豪言:“南阳就是我的葬身之地,各位好友来生再见!”而仵在抗战中的功劳是否有他自己所说的那么多尚且不能下定论.

黄樵松被杀后,戴仵两人都升官晋职,可怜一代抗战名将死于自己信任的老部下之手,谁敢说仵德厚的为人就完全没有一点问题?况且他在国共内战里本身就站错了队。

还是那位网友的话:黄是一代抗日名将,贡献那么大,国民党说杀就杀,还是立即枪决了;仵德厚贡献不如黄,如果落到国民党手里,早就立马毙了,还能活到现在?共产党关他十年,甚至不是因为他打内战,而只是因为他害死了黄晋两位比他功劳更大的抗战英雄.关了十年就放了已经够宽大了,起码我认为,比国民党在处理类似案件时的手段宽大太多了。

不过仵到底是个聪明人,这就是他为什么在接受凤凰采访时绝口不提黄樵松之死的原因吧。难得的是凤凰卫视还很配合他,一手炮制出一个遭受不公正待遇和迫害的含冤受辱的英雄,引起巨大反响,确实有手段,佩服,佩服.

我的观点:确实是个犯过很大错的家伙。功过相抵,已然足够,做媒体应该客观全面,做人不可偏听偏信滥洒同情之泪。

仵本身人品未必那么高尚,功劳未必那么大,在陕西小山村里聊度余生对他来说是最合适的.很多人写关于他的文章,对他之所以被判刑的原因--出卖了黄樵松避口不谈,似乎此事从未发生过,看来也确实认为这是仵人生的一个大污点.

如果这么多人为仵愤愤不平,那么早已化为雨花台下枯骨多年的名将黄樵松和晋夫,又有谁为他们讨个说法?

见有人又提到这个姓忤的特此转帖同铁血网友共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