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军校的故事之 军校恶斗 转贴

国民党上将 收藏 0 287
导读:总结蒋的三大罪状: 罪状一:不抵抗政策; 罪状二:不会打仗,每仗必败; 罪状三:造成大片国土沦丧。 关于不抵抗政策,其实本身并不成立。外国势力在中国的存在并不是一天两天,918的时候,日军并不是从鸭绿江那边打过来的,而是在沈阳城外打进来的。即使老蒋在918的时候下令抵抗,我估计我们仍然可以质疑为什么618或者318的时候不抵抗。 事实上,蒋的“不抵抗”只是针对一个特定事件的不抵抗,当日军开始全面侵华战争的时候,蒋难道没有抵抗吗?在918之前和之后,难道蒋不是在砺兵秣马准备抵抗吗

天下大势,以利分之以利合。即使是革命的阵营,也从来不是那么纯粹。在最初的国共合作时期,黄埔军校名义上是以国民党为主导,但实际上却是国共两党的夫妻店。一个三民主义,一个共产主义,硬捏到了一起,矛盾自然产生。从军校的领导层到普通学生,无不分为左右两派,明争暗斗,无日无之。 蒋校长在这一时期的表现是很有意思的。在孙中山面前,他有着坚定的左派面目,也因而入主了国共交融的黄埔军校。在外界和部下面前,蒋介石依然以左派自居,将“联俄联共”喊得山响,俨然是共产党和左派人士的好朋友。实际上,蒋介石对共产主义是极为厌恶的。他去苏联考察过,对共产党的组织能力相当欣赏,但从经济基础上,他绝不能容忍共产党人的主张。总的来说,蒋介石是一个封建专制意识极强,但又有着强烈民族主义情绪的人。也正因为如此,在反对外来侵略上,蒋介石和共产党人有合作基础,而在阶级本能上,他们最终又势必要分道扬镳。在国共合作时期,蒋介石将这一分寸拿捏得相当好,也因此左右逢源,终于培植起了自己的势力。

蒋介石在黄埔的领导方式是:口吐左派高调,但又暗中支持右派,使两派势力伯仲相当,因而他就当稳了仲裁人。可以想见,在这种暧昧态度下,黄埔军校中的左右两派会如何动作了。

在黄埔的高层中,蒋介石是居中偏左的态度,廖仲恺和蒋的态度近似,但他绝对惟孙中山马首是瞩,不会对共产党人存什么歪心眼。汪精卫继廖仲恺后任军校党代表,也是一个坚定的左派分子。只是这人能力稍差,学生们都不怎么信服他。周恩来就不用多说了,因为他的能力和个人魅力,在左右两派中都有极高的威望。蒋校长说话不好使的事,周恩来说话好使。像何应钦、陈立夫、顾祝同、王柏龄等人,则绝对是蒋介石的心腹。而恽代英、熊雄、萧楚女等人,又是标准的共产党人。只有邓演达、张治中、叶剑英等人,当时还处在中立阶段。总而言之,黄埔的高层当时还不是分化得那么厉害,有矛盾也是暗潮汹涌。学生中就不一样了。

黄埔军校初期招生时,因国民政府只控制两广一带,因而生源多是南方近省的人。北方当时还处在军阀政府统治之下,采用的是秘密考试招生的办法。中共此时显示出了强大的组织能力,主持了北方学生的考试,乘机加进了很多共青团员和倾向共产党的进步青年。在黄埔一期生中,共产党员就有十几个。这样,中共在争取黄埔学生的政治归属上占了先机。后来,右派看到了这一严重局面,也在招生中引进了大量政治偏右的学生,从而导致了黄埔军校中的学生对立。

最初时,中共在黄埔是分散活动,没有形成一定的组织。像蒋先云、陈赓、李之龙等人,也只是秘密开支部会,秘密发展学生,没有大张旗鼓。在这一时期,发生了宣侠父事件。宣侠父,浙江诸暨人,上过日本帝国大学,1922年加入中共,1924年入黄埔一期。在黄埔军校最高机构特别党部的选举中,蒋介石等五人当选为执行委员,蒋又被选为监察委员。从国民党一大制定的纲领来说,特别党部下属的各个机构也必须由选举产生,任何人不得自行干预。然而蒋介石拧着干了。他以校长、军校特别党部执委、监委的名义,直接指定了各学生区队的党小组长,并要求党小组长每周直接向校长书面报告党内活动及工作情况。命令一出,党内高层并无什么反响。国民党从来都不是一个纪律严明的组织,对自己的党纲也并不尊重,由此可见一斑。宣侠父这时站了出来,直接上书蒋介石,批评了他这一违规之举。对于宣侠父,蒋介石是相当欣赏的,不仅因为他急公好义有才有德,还因为他同是浙江人。蒋介石亲自找宣侠父谈了话,好言相劝,要求他收回指责认错道歉。宣侠父没有因校长的好意而放弃立场,年轻人的血气方刚使他慷慨陈辞。蒋介石下不来台了,开始不讲理。一直到日后多年,蒋介石一下不来台,就开始不讲理。他绕开了这一事件的政治涵义,而是指责宣侠父目无师长,不执行命令,要他写悔过书,否则开除。宣侠父是个硬骨头,当然不会退步。三天后,宣侠父愤然离开军校,临行前留诗两句:大璞未完总是玉,精钢宁折不为钩。

这一事件,从反面折射出了中共在黄埔中的组织机构还不是那么强大,竟然无人声援和支持宣侠父。此后,中共加快了在黄埔发展的脚步。在黄埔第一届特别党部的选举中,五名执委,除校长蒋介石外,其他四人都是共产党员。而在第二届选举中,蒋介石竟然落选,选出的七名执委有六名是共产党员,弄得右派人士一片惊慌。其实这基本是中共组织在幕后运作的结果,如蒋先云主持的黄埔一期中共党支部、周逸群创建的火星社等。周恩来、杨其纲、陈赓、李之龙、许继慎、王逸常、余洒度等人都是骨干。在一期学生中,很快就有80多人加入中共,其中有徐向前、左权等后来大名鼎鼎的人物。中共黄埔支部领导了中共在军校中的各项活动,在每一期学生中发展力量,为中共后来的建军做出了极大贡献。

1925年2月,在中共的运作下,黄埔军校中成立了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蒋先云、李之龙、周逸群等人成为主要领导,将中共在黄埔中的活动公开化了。右派当然不会坐视左派的扬眉吐气,1925年12月,在王柏龄、谢持等人的主持下,孙文主义学会成立了,贺衷寒、冷欣、缪斌等人成为骨干,网罗了大批右派学生,从而和青军会针锋相对。

从理论上来说,青军会宣扬的是国共合作及共产党人的主张,而孙文学会宣扬的是“戴季陶主义”。所谓戴季陶主义即是他用封建伦理的方法来解释孙中山的思想,从而搞出的大杂烩。双方都竭力宣传自己的主张及争取中立学生。从辩论到口角,再到拳脚相加,矛盾越来越升级。 

青军会方面可说人才济济,笔如刀剑者如蒋先云、周逸群,能说能演者如李之龙、杨其纲,打架方面更有好手,如陈赓、许继慎等。相较而言,孙文学会方面略逊一筹,拿得出手的就是贺衷寒、缪斌、胡宗南等几人。真正的辩论辩不过,打架又不如青军会人多势众,无奈之下,只好以强词夺理乃至死缠烂打相对抗。黄埔岛上有热闹可看了。

吵架。黄埔以政治建军,理论宣传乃至争辩是家常便饭。而左右两派一旦对立起来就有意思了。左派说国民革命秉承孙中山先生的新三民主义思想,右派说孙中山的思想是渊源于老子的仁爱之学说,决非什么联俄联共;左派说共产党人的理想是解放全人类,右派说共产党是共产共妻、买空卖空;左派说三民主义和共产主义都有实现民族独立的任务,右派说两个主义水火不容,还是早分为妙。。。。。。就这样,两方面的人言来语去,见面就论,逢会便吵。未来的国共军队两个著名人物,林彪和胡琏,就在这时结下了梁子。吵不过战场上比呗!可惜胡上将一直没和林元帅交上手。

平时没事就打。孙文学会方面的打架高手如杨引之、谢廷献、谢纯安、胡靖安等人,经常无事生非,看到青军会的人便无理谩骂,以此引发殴斗。陈赓有心给他们一个好看,便暗中布置了人手,当杨引之等人又来谩骂时,突然大举出击,将孙文学会的人打得头破血流狼狈逃窜。结果吃饭时孙文学会的人以摔勺为号进行报复,双方锅铲乱飞、汤水四溅的又打成一团。陈赓从厨房端出一锅开水,与青军会的一些人加入战场,将孙文学会的人烫得叫苦不迭。

开会时也打。李之龙能言善辩,经常引得大量学生来听讲。贺衷寒等人恨得牙发痒,便带人来搅局。若说贺衷寒也是国民党方面的名嘴,可却讲不过李之龙,于是就让手下人乱喊口号,乘机将李之龙挤下台。青军会人哪里肯让,一拥上台。贺衷寒急了,便一拳打向李之龙。于是,演讲台变成了练武场,一顿好打,直到双方的长官来领人。最有意思的是第二次东征前,双方又为抢演讲台大打出手。结果受伤上百人。伤员到了医院还打,气得蒋介石取消了很多人东征的资格。

急眼了动枪。青军会成员、一期学生李汉藩在政治部工作,平时免不了要上管理处领些办公用品。偏偏管理处处长是孙文学会成员林振雄。这天李汉藩来领纸要印传单,林振雄不但不给,还出言谩骂,口角之下竟将领物单撕个粉碎。李汉藩人高马大,心想还怕你不成,于是上前就是一老拳。两人一顿撕打,林振雄很是吃了一点亏,情急中拔出枪就打,亏得李汉藩动作敏捷,伏身躲过。闻声而来的青军会成员上前将林振雄扭住,而孙文学会的人则堵住门不放行。聚来的人越来越多,左右两派学生都四处串联,桌子板凳都抄了来,眼看着就是一场血战。直到总值日官张治中赶到,随后还惊动了廖仲恺,这才算把事情平息了。

孙文学会有两大恃仗,一是理论祖师爷戴季陶,二是出谋划策的军师王柏龄。凡是和共产党作对的事,此二人都不遗余力。周恩来和蒋先云经过研究,想了两个办法。一是由李之龙出手画出了一幅漫画,上有一人,形如戴季陶,身穿长袍马褂,头戴瓜皮疙瘩小帽,吃力地背着孙中山的塑像奔着破败的孔庙而去。意为戴季陶曲解孙中山思想,形意相通,构思堪称绝妙。此画复制百十幅,贴遍军校。一时间黄埔岛上此画议论纷纷,看过的学生无不笑倒。戴季陶此前还来岛上讲讲课,以后再也见不到他的影了。二是由李之龙、周逸群等人组成宣讲团,通过宣讲及画报剧的形式,将王柏龄播弄是非、诽谤他人,打仗贪生怕死,平时妓院花酒的丑事揭露了出来,弄得教授部主任王柏龄很快就名声扫地,只好卷铺盖离开了黄埔。

青军会的领袖是蒋先云。此人考入黄埔是第一名,毕业又是第一名,真正的人中龙凤。毛泽东、蒋介石两大领袖都对他极为欣赏,视作股肱栋梁。蒋先云在黄埔同学中有极高的威望,不独左派同学,就是右派中人,平时打打杀杀,蒋先云真要出面,谁都敬他三分。另一个能人是李之龙,入黄埔之前他就已当过俄国顾问的三年政治秘书。李之龙能言善辩,而且擅长演戏,扮相也俊,是青军会的头号宣传骨干。也因此,李之龙在军校结识了前来参观的女学生潘慧勤,终于成就了一段革命加爱情。李之龙一出军校就官拜海军局中将,和校长军衔一样。出头的椽子先烂,蒋介石后来反共时第一个打击的就是李之龙,与此不无关系。

孙文学会也有几大高手,号称“文有贺衷寒,武有胡宗南”。贺衷寒这个人确实相当有才能,有极强的宣传和鼓动能力,也因此成为后来的复兴社“十三太保”之一。不过他太聪明,在西安事变时押错了宝,从此被蒋校长踢到一边,只好一辈子温饱了事。胡宗南在黄埔时是很牛的,接人待物时也很傲。根据他后来的表现,我很怀疑他有什么资格这么傲。难道个子矮也是资本?胡宗南字写得漂亮,因此常到政治部起草文件,和周恩来颇有接触。因为这个关系,胡宗南谦逊了许多,也不太和孙文学会的人混在一起打打杀杀。胡宗南对周恩来的尊敬保持了一生。 

青军会和孙文学会斗到后来,明显占据了绝对优势。在出席国民党二大代表的选举上,当选的几乎都是青军会的人,这还是在孙文学会大拉选票的背景下。此时蒋介石的态度已向右转,不能再容忍手底下有一个如此蓬勃发展的共产党组织。于是,他强令解散军校内的小组织,将青军会和孙文学会一并解散。我们的蒋校长此际已专意要北伐了,跟着自己的人自然会在战场上打出来,卧榻边的异己分子的己方调皮捣蛋的人都不需要了。

本文内容于 2008-10-3 13:26:09 被国民党上将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