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二次希波战争以后,希腊世界群雄并起争夺霸权,雅典、斯巴达、底比斯都接近过成功,但是都在连年战争中打得筋疲力尽。此时北方山国马其顿的国王菲利普二世进行了军事改革。马其顿军制的改革最重要的,是比典型的希腊陆军多了一支精锐的骑兵。马其顿骑兵有一定的装甲防护,有点象后世的重骑兵,但是没有那么重,主要武器是长矛和剑。长矛经过改革,长达4到5米,冲锋时平端在手,矛头向下斜,刺中第一个敌人以后,就留在敌人的尸体上,然后拔出剑来砍杀。最精锐的骑兵近卫军(希腊原文叫伴随骑兵,因为作战时常伴国王左右,但是我这里按习惯称为近卫骑兵)全部由贵族组成,古希腊尚右,作战时总是部署在方阵右翼,由国王亲自率领投入战斗。马其顿步兵方阵也比典型的希腊方阵更有战斗力。方阵步兵使用4-5米的长矛,可以在对手的长矛够不到自己的时候杀伤对手。方阵纵深16人,比古希腊方阵深一倍,但是队形不那么密集,留下空隙,所以机动性比传统方阵要好。前4或5排士兵矛头对准前方,后面各排长矛有的向前倾斜,有的垂直。马其顿还很重视轻步兵,因为通常情况下,方阵重步兵是进攻发起的基地和防御中枢,骑兵近卫军是突击力量,骑兵的速度一定快于方阵运动速度,那么两者之间就一定出现空洞,这个弱点就要由轻步兵来掩护。轻步兵也有盔甲,只是稍轻,矛稍短,但是盾更大,作战时部署在右翼骑兵近卫军背后,当骑兵发起冲锋以后,就在骑兵和方阵之间展开形成一个机动枢纽。

注意这时的骑兵还没有马蹬,马蹬直到好几百年以后的中世纪才在欧洲普遍使用。虽然没有马蹬的骑兵,威力打了一个大折扣,但是并不妨碍骑兵成为当时的重要兵种。

我的看法是,马其顿军事组织几乎弥补了古典希腊方阵战术的所有弱点,但是因为步兵还是是用矛作密集队形冲锋的,因此还是有密集队形不便于机动的弱点。这就需要统帅的明智,如果统帅明白选择合适的战场地形,那么这种作战方式的冲击力,其实远远高过后世的罗马军团。怪不得美国军事学家杜普伊说,设若这支军队是一直由菲利普或亚历山大指挥的话,它可以战胜以后1千8百年整个冷兵器时代的任何一支军队。(这一点我并不赞同)

菲利普二世率领马其顿军队成为希腊世界的超强力量,他的儿子,年轻的亚历山大文武全才,不仅是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的入室弟子,而且在军中很早就协助菲利普指挥作战。菲利普遇刺身亡,留给20岁的亚历山大一支强大的陆军,和对马其顿闻风丧胆的希腊世界。亚历山大即位以后一年(公元前335年)就作了希腊世界的盟主,征集一支希腊联军,以马其顿军队为主力,远征波斯,由此开始第三次希波战争。亚历山大大帝远征波斯过程中,一共有3次大规模的会战(第四次会战是对印度国王波拉斯的):远征伊始击败波斯边疆总督联军的格拉尼古河战役,初次击败波斯皇帝大流士三世御驾亲征的伊苏斯战役,和最后彻底击败波斯皇帝和帝国主力的高加米拉战役(又称阿贝拉战役)。高加米拉战役作为对波斯帝国的最后一击,不仅规模最大,而且很能体现马其顿军队的作战特点。

是役亚历山大统率4万步兵和7千骑兵,所面对的是大流士三世指挥的一支数量上远占优势的联合兵种军队(最保守的估计是20万,有的估计100万),其中不仅有步兵骑兵,还有希腊雇佣军、大象、和装置长柄镰刀的战车。曾经有网友问,为什么是役大流士不利用自己的数量优势迂回并包围亚历山大呢?其实双方都想到了这一点,而且都有相应的行动。尤其是亚历山大这样的统帅,战前不可能不预料会发生被对方优势兵力迂回包围的情况,而且他也相应作好了事先的安排。和他的历次战役一样,亚历山大亲率近卫骑兵在方阵右翼作为主力。但和以往战役不同的是,他在主阵线后方安排了一个第二线,由左右两半组成,任务是在遭到迂回或者包围时,能够面向两个侧面或者后面旋转展开,让整个军队构成一个空心的大方阵,可以面对任何方向作战。

战役开始时,马其顿和波斯军都向马其顿军的右翼方向延伸,波斯军是想迂回,马其顿军是想避免被迂回,我觉得这有一点象一次大战中马恩河战役以后,德军和协约国军"向大海进军"的场面。当大流士发现两军运动的结果可能越出波斯事先选定并已经平整过地面,以便战车发挥威力的预定战场时,命令左翼骑兵发动攻击,截住马其顿右翼,并尽快迂回。这个时候,波斯骑兵也是有盔甲防护的,第一阶段与马其顿右翼掩护兵力交锋的结果,占了上风,但是马其顿的骑兵(不是近卫军主力)的反攻稳定了战线,而且中央部份马其顿的轻步兵掩护兵力也用弓箭和投石阻止住波斯军中央的战车冲锋。

这时候发生了高加米拉战役中有决定意义的一幕:波斯左翼骑兵数量众多,仍然迂回了亚历山大的右翼,但是迂回以后,波斯左翼和中央之间出现了一个空洞衔接不上,亚历山大看准这个战机,亲率右翼精锐的近卫骑兵,连同中央的四个重步兵方阵,向这个空洞后面的波斯军中央猛冲过去,这是波斯御林军和大流士本人所在的地方,大流士中军立刻乱成一团,皇帝本人落荒而逃,退出了战场。这大大影响了波斯军的士气,要知道,这种各部族联合的军队虽然数量巨大,却不容易管束和协调,一旦退却就非常容易"脆败",这和南北朝时前秦百万大军在淝水边一败涂地的道理是一样的。

但是马其顿军这时也发生了一个危机:因为亚历山大亲率右翼冲锋时的速度过快,和战线中央拉开了距离,马其顿的辅助步兵部队还来不及填补这个空隙,波斯军中央的骑兵就乘势也突破了马其顿阵线的中央部份。此时是马其顿军最危急的关头,如果中央突破的波斯骑兵能够向左或向右转弯,从侧面席卷马其顿的左翼或右翼,那么这次战役的胜负还未可知。但是波斯骑兵不知道是由于战术纪律不佳,还是指挥官见不及此,竟然放弃了这样一个大好机会,直接向前突进,扑向马其顿的军营(据说那里关着被俘的波斯皇帝的家属,有可能他们是想救出皇室,或是抢劫战利品)。此时,马其顿第二线预备队按照亚历山大战前的部署,以一个旋转的机动,重新封闭突破口,切断了突破的波斯骑兵,并从背后攻击他们。与此同时,马其顿左翼也不可避免地被波斯军迂回,已经陷入包围之中。但是波斯人现在还想谋求胜利已经为时过晚,因为亚历山大此时已经击败了波斯军的左翼和中央,再掉转马头,切断波斯军的退路,最终波斯全军大溃。对这次古代世界的经典战役,我个人从5个方面总结胜负原因。前两个因素是有关统帅亚历山大本人的,后三个因素就是波斯和马其顿各自军事体系的特点:第一是亚历山大在战前就预料到了可能出现的被包围的情况,并作相应部署,可以说是料敌机先,二是在战场上瞬息万变的形势下,能够非常准确地把握战机,在决定性的时刻作决定性的一击,这种判断 力 可以 称 之 为 "战场感觉",非身经百战之人不能获得,不是我们这些纸上谈兵的爱好者能够企及的。第三,马其顿官兵的纪律性和素质实在是此役获胜的关键。在被迂回、被包围、被突破的时候不慌张,顽强作战,而且能准确地按照事先部署的计划作出机动,这一点很不容易。高明的作战意图,还要有好的部下才能打得出来,历史上有多少次是统帅想得好,但是被部下搞糟的失败战例?远的不说,希波战争中的马拉松战役,就是波斯方谋略上占尽了优势,可是战场上实在太不争气。第四,希腊世界终于在马其顿军事改革以后有了可以与波斯相匹敌的精锐骑兵,这一战如果换了第一次或第二次希波战争中那样经典的希腊步兵,获胜是不可想象的。第五,波斯军队有许多乌合之众军队的典型弱点--看似数量庞大,但却尾大不掉,难以协调,而且缺乏纪律,容易脆败,这跟曹操在赤壁之战,前秦在淝水之战的败因是相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