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铸剑阁 冰火两重天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3/


如果说在学校里面的日子平淡的像水一样的话,那么到外面的部队去驻训的生活就可以说是像火一般的热情了,也正是当上了国防生,才头一回听说大学里面自己原来还有一个被称作是小学期的日子,也和开学的军训一样,要足足持续三个礼拜,但是这三个礼拜远不像大一报到军训那样只在自己的学校里面"玩儿"一样的训练,而是要真正的深入到大山中的军营里面去和部队的官兵一同训练,感受真正的军旅生活,这段日子,大家名义上是都叫做小学期,其实私下里,说白了就直接说是去部队实习.


其实实习的日子,才是梦晖和大家最为向往的,累吗?当然累,当兵哪能不累啊,到了部队实习就是去当兵了,但是那些科目,足以让梦晖他们打起百分之百的精神去训练,光看一眼他们的培训大纲就可以让人很激动了,实习的日子,真的是丰富多彩的,实弹射击训练,山地越野训练,野外生存训练,专业技术科目协同训练,甚至还有,小规模的实兵军事演习......


下学期,期末,考完试的同学们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回家了,学校里面多少显得有点冷清,一排军绿色的大卡车很不协调的出现在学校的大门口,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滨海的太阳虽说不是很毒,但是因为万里无云,所以直射在身上还是很难受的,但是就是这样的天气,梦晖这群国防生还是被要求统一穿着,等待命令.昨晚上的时候中队长特意挨个寝室落实的,传达到梦晖的屋里的时候,几个人正在热火朝天的联机打战地2,中队长看见门是虚掩着的,就直接推门进来了.进屋就喊:"杨梦晖啊!"


由于几个人打得太专心了,结果都被吓了一大跳,梦晖那会儿整操纵着M1A2艾布拉姆斯坦克瞄准,准备给一伙的被困在一个土坡后面的晓旭做火力掩护呢,结果让中队长这一吓,手往下一滑,瞄低了找准了晓旭就是一炮,掩护是没成,直接把人家送上天了,随之而来的是晓旭的标准发音:"卧槽!"


梦晖缓了一下:"张中队,您老下回吱一声啊,这非战斗减员很郁闷的.",中队长也笑了:"呵呵行,来是告诉你们一声,明天准备小学期训练出发,每个人的着装要求和携带物品,你们大致记一下哈,每个人着全套的迷彩作训服,系武装带,带战术背包,军用水壶,被子去被罩打成背包,个人的行李只准带条例上面要求的那些,电脑你们肯定是甭想了,全锁柜子里面吧,手机嘛,名义上是不让带,但是带着也行,别让人看见就成,反正营区里不让用.哦了,就这些,别少啥啊,明早时间挺紧的,估计够呛能给你们重新检查的时间.我去年的经验,尽量少带东西,能不带的就不带,麻烦,还用不上,走了哈!"


"成,中队长慢走哈!"


"得了,先别打了哥儿几个,捯饬捯饬吧"浣熊说罢,屋里马上开始了新一轮的翻箱倒柜,说这平时吧,国防生的日常用品摆放是很讲究的,但是也仅限于"日常用品".像是军用水壶,野战背包这些东西,不去驻训就根本用不上的东西,早都扔箱子底儿了,所以把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翻出来啊,还真的耗费了这四个人正经不短的时间,把所有需要带的东西全一股脑的撂在了桌子上,梦晖开始一样样的往里装---夏常服衬衫,外套,裤子,大檐帽,贝雷帽,领带,军官鞋......唉~仔细看看啊,东西还真的是挺多的,不一会儿,野战背包里面已经是满满登登的了,而明早要穿的解放鞋,迷彩服和打背包要用的背包绳也已经放在了自己的床头,又检查了一遍没有什么落下的,梦晖扣好了背包的带子,又回到了电脑前面,但这一次不是继续玩儿战地2了,梦晖打开了自己的日记本,开始把对于驻训的向往和期待,一一的用键盘敲入了电脑里.


"7月12日,周三,晴的要死 明天我们就去小学期的实习了,当了国防生以来还是头一次,大一的时候没我们事儿,大二了,要去了,看到大纲上写得那些很吸引我们,但是谁知道到了那里以后会不会让我们失望,从小虽然自己实在部队的院子里面长大,但是真正去当兵,这还是头一次,自己不去体会这些东西以前看的就算是再多也是没有用的,屋里的哥儿几个还在手忙脚乱的收拾着明天要用的东西,早就告诉过他们了,就是不常用的东西也要摆立整一些,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用到,唉这些兔崽子就是不听啊,好了,这仨礼拜我算是和电脑拜拜了,手机虽然不让带,但是我还是带去吧,不用就是了,有点啥事儿搞不好还真能用上,只是有涉及机密的地区把电池拔掉就是了,不过估计训我们这些国防生也不会有什么机密的东西,明天,很期待,会是一段什么样的日子呢?"


敲完了以后,梦晖扣上了电脑,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要熄灯了,就端起自己的脸盆和洗漱用具,跑到卫生间刷刷牙洗洗脸,准备睡觉了,而这时候哥几个似乎都收拾的差不多了,也就都准备睡了,可以看出来,大家对于这次的驻训,还是很期待的,屋子里面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充满着军营气息了,迷彩服,野战背包都处于一个待命的阶段,上一次这样的时候,还是一年前的一次山地拉练吧.


灯熄灭了,大家上床,已经很久没有卧聊过了,但是似乎大家因为兴奋谁都睡不着."班长,你不是在军区长大的吗,打过枪没有?"根儿问梦晖."打过,不过一共没几发子弹,加上那时候也小,打了几枪大人们就不让玩了.那时候打得是56半,不过瘾."梦晖答道.


"哎那班长,咱们这次能打什么枪啊?"

"谁知道啊,我不是也和你们一样吗,都没见识过,以前军区也没有国防生训练这说啊,你我小时候那会儿,哪有国防生这名词啊?"

"真期待啊,不知道会让什么样的人训我们."

"是啊,听你这么一说我都有点想以前的教官了,也不知道连长现在过的怎么样,算了不想了,睡吧,明儿还早起呢."


......就这样,梦晖在对以前教官模糊的思念中进入了梦乡,而等待着他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