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和了解李艳的人都会觉得李艳天生就是干刑警的料,说她“天生”不仅因为她长的人高马大、面相如男,更重要的是因为她具有男子汉的气魄和从事刑侦工作的智慧。


群众眼中的好警察,女儿嘴上的“坏妈妈”


李艳,35岁,中共党员,1991年8月参加公安工作,先后在派出所担任户籍内勤、治安内勤、社区民警,也曾在刑警支队当过侦查员、女子探组探长。先后荣记个人三等功1次;个人嘉奖4次; 2004年至2006年连续三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 2007年11月走上领导岗位任溪湖分局河东派出所副所长,主管刑侦工作。


李艳酷爱体育运动,更爱公安工作,她身高1米76,体重82公斤,走起路来两脚生风,干起活儿来雷厉风行。她曾经专业从事过女子七项全能运动,在市全运会上她创造过纪录,在公安工作中她谱写新篇。


李艳同志参加公安工作以来,始终保持了运动场上那种良好的竞技状态和人民警察的政治本色与高尚品格。她爱岗敬业,甘于奉献,时刻将工作放在第一位,用对党和人民的忠诚,用对警察这个神圣职业的无比热爱和满腔热血,抒写着自己无悔的人生选择。然而作为一名母亲,李艳却对她年仅7岁的女儿满怀着愧疚。96年底,怀有身孕的李艳被市局紧急抽调至北京工作,她担负的任务是打入本溪藉人员在北京市西城区高梁桥的犯罪团伙内部卧底调查取证,与狼为伍,她机智周旋,终于成功完成领导交办的卧底任务,然而她也为此也付出了她沉重的代价——由于神经保持高度紧张,工作过度疲劳,她流产了。


2001年,当28岁的李艳再次怀孕时,医生就一再叮嘱她,作为晚育孕妇应该加倍珍惜腹中的胎儿,多休息,避免精神紧张和身体疲劳。但当时李艳正担任平山刑警大队女子探组负责人,为了能够将这支本溪市首创的女子刑侦队伍带好,李艳将自己怀孕的事情放在一边,一门心思扑在工作岗位上。不幸的是,由于过于操劳,影响到胎儿的正常发育,在孕期仅仅28周时,李艳被迫剖腹早产,生下女儿,孩子出生时体重仅仅3斤8两,命大的孩子靠着医生护士的精心救护才顺利成活。


人们常说:“母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爱”,但是在李艳身上与神圣母爱并存的还有对公安事业崇高追求的执着。


2008年8月6日,在奥运安保的关键时刻,李艳的女儿却突然患病高烧不退。早上5点,李艳从派出所匆匆赶回家里,5岁的女孩恍惚中看见了妈妈,哭着喊着要妈妈陪一陪,高温烧红的脸颊上泪珠泛起晶莹的光亮。可妈妈却没有留在女儿身边多久,她一边叮嘱爱人把孩子送到医院,一边给孩子准备好所需用品,然后深情地抱起女儿亲了又亲,咬着牙推开女儿紧攥的双手,含泪走出家门,匆匆向派出所赶去。一路上,她眼泪像断线的珍珠一样摔在地上,她最害怕看见女儿乞求的眼神和丈夫无奈的叹息。回到所里,李艳把眼泪咽到肚里,带着民警于当天夜里开展抓捕行动,将一伙盗窃分子一网打尽,破获了一串20余起盗窃案件。


在以后的日子里,李艳在女儿嘴里得到了一个新称呼,那就是“坏妈妈”,年幼的孩子无法理解妈妈舍她而去究竟为了什么。但是李艳很坦然,选择了警察,就意味着奉献。她的付出得到了同志们和领导的好评,群众亲切地称呼她是好警察。


罪犯心里的“眼中钉”,民警心中的好领导


常言道:干一行,爱一行;爱一行,钻一行。2007年11月,李艳同志担任溪湖分局河东派出所刑侦副所长时,有不少人都提出质疑:男人都难干好的活儿,她一个女同志能行么?但事实证明李艳同志不但干了这个活儿,爱着这个活儿,更“钻”透了这个活儿。10个月来,她以超常的毅力和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的精神,带领河东派出所刑警中队克服艰难困苦,承受巨大压力,饱受酸甜苦辣,经受住了正与邪、血与泪、生与死的考验,使河东派出所刑侦工作有了长足的进步。今年初以来,她带领刑侦组累计抓获犯罪嫌疑人36人,完成全部指标的90%,破获各类刑事案件64起(其中重大案件30起),破案率68%,共打掉犯罪团伙4个,抓获犯罪嫌疑人22人,破获串并案件5串。抓获网上逃犯18人,河东派出所的刑侦工作达到了历史最好水平,实现了跨越性飞跃。2007年12月18日晚,河东派出所民警在巡逻查获一起团伙盗窃下水水井盖案件,当场抓获嫌疑人一名,其余三人逃跑。被抓获男子(姜远臣,男,44岁,溪湖区火连寨人)承认其与逃跑的三名男子在溪湖一马路上盗窃下水井盖的犯罪事实,但仅知道其中一人绰号“南豆子”,另外两名嫌疑人均不知姓名。


案件发生后,社会反响强烈,百姓更是对这种卑劣的犯罪行为恨之入骨,刚刚到任刑警副所长的李艳更是面临着巨大压力,她能否胜任这个岗位,大家都在拭目以待。在半年多的时间内,李艳副所长带领侦查员先后19次到溪湖区火连寨榆树底村摸排“南豆子”其人,终于查明“南豆子”真实姓名南玉红(男,37岁, 1991年因盗窃被劳动教养而注销户口,李艳利用侦查手段,追踪案犯。2008年5月16日21时,她得到线索,南玉红及另外两名犯罪嫌疑人在辽阳铧子某砖厂藏匿。次日一早,李艳带领6名民警赶往辽阳铧子,由于提供线索人对地形地理不熟悉,抓捕人员在辽阳的铧子、鸡冠山、银匠等地走访了12个砖厂,行程340余公里,仍未查实三人藏匿的地点,当抓捕民警返回派出所时已经是凌晨3点多钟。抓捕的挫折并没有让李艳灰心丧气, 5月26日23时,再次传来线索,犯罪嫌疑人南玉红潜回本溪,在平山老电影院附近出现,在不到10分钟的时间里,李艳带领侦查员赶到指定地点。5分钟后,她带领民警在一小歌厅内将南玉红抓获。为把握战机,审讯工作在回派出所的路上展开,南玉红承认了犯罪事实并交代了其余两名陈祥玉(男,1964年出生,一次教养,两次判刑前科)、“小平头”(不知姓名)藏匿于辽阳铧子某砖厂。为迅速扩大战果,李艳决定立即押解南玉红连夜赶往辽阳铧子协助抓捕陈祥玉、小平头。次日4时许,当他们赶到犯罪嫌疑人陈祥玉、小平头的藏匿地点,将正在熟睡的陈祥玉、“小平头”抓获归案。


一起疑难案件的主要犯罪嫌疑人至此被全部抓获并移送检查机关起诉。办案民警松了一口气,李艳的工作热情和刑侦能力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作为刑警中队的负责人,她不但在工作中带领集体取得荣誉,在生活里也发挥女性优势,处处关心爱护侦查员。她把每个侦查员的生日牢记在心,每次都有意外惊喜送给过生日的同志。侦查员张殿光的心脏不好,工作量一大就需要保证休息时间,她主动替张殿光值班熬夜;侦查员张环志上高中的儿子要代表学校参加演出活动,没有合适的服装,她就找熟人拉关系给孩子借来了合适的演出服装。她努力使每名同志感受到集体的温暖,努力解决同志们的后顾之忧,使每个人都能自愿、自觉地全身心投入工作。罪犯把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而她在河东派出所刑警中队侦查员的心里却是一名可敬、可亲的好领导。


亲朋眼里的“假正经”,执法中方显真本色


作为警察,李艳同志深知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她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打铁必须自身硬。工作中,她时时刻刻以身作则、廉洁自律、作风民主、冲锋在先,她把“立警为公、执法为民”的思想贯穿于自己的一言一行。她经常对侦查员们说:我们是警察,代表党和人民执法,我们的行为和形象与党的形象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人民赋予我们权力,我们就要用这权力为民服务,绝不能因私废公,徇情枉法,我们要对得起人民的信任。她说在嘴上,落实在行动中,在办案中常常有亲朋好友找到她说情、“走后门”,但她严格履行职责,不办人情案,不办金钱案,廉洁自律,坚决保持清廉本色。


2008年初,在办理一起寻衅滋事案件过程中,有亲属找到李艳,希望能对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彭少帅办理取保候审,并给李艳送去5000元钱作为“表示”。但彭少帅涉嫌参与重两人伤轻伤一人,按照法律规定不适用取保,李艳婉言回绝亲属的说情,拒绝了送上门儿的5000元钱,依法将彭少帅刑事拘留。后因主犯未能及时到案,被刑拘29天后,彭少帅被依法取保候审。李艳的亲属非常不理解:人情你不送,给你钱你不要,现在人家不找你了,你却把人放了,你这不是“假正经”么。最终,无论李艳怎么解释还是得到“假正经”的称呼。在办案过程中,亲朋好友多次找她说情走后门,都被她拒绝了,“假正经”的称呼也就这样在亲友中叫开了。


2008年7月3日23时,李艳接到哥哥的电话,称其父亲突发脑出血,已经不省人事,正在医院抢救,面对来自300公里外父亲病危的噩耗,李艳冷静的回到单位,向领导请了假并将手头急于处理的几起案件的工作进展情况以字条的形势留给所长边永新,才踏上回家的路。等她赶到时,面对刚刚去世的父亲,她泣不成声地说:“父亲对她没有遗憾,所以没有等她”。如果她不回单位处理遗留的工作,也许就能够看到父亲最后一眼。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李艳同志的努力得到了各级领导和广大民警的认可,当面对掌声、鲜花和荣誉时,她没有骄傲自满,而是以更饱满的工作热情,投入到新的工作,以实际行动报答党和人民的教育和培养;以更扎实的工作态度,全心全意投入到为人民服务中去。在平凡的警察岗位上,她将自己比做泥土,让众人踩成一条道路,以泥土的品质和胸襟,牢记宗旨,永葆本色,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 “巾帼不让须眉,女警书写忠诚”的诺言。